冷太太她深爱不悔第5章 已成定局完整版全本阅读

不是的,他那样伤害你,一次又一次顾成川想不明白,为什么她愿意这样义无反顾地爱着冷厉南。

成川,我爱的是他,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又怎么样呢?云念离问。

比起自己给顾成川的伤害,她此时的痛真的已经微不足道了,今天把话挑明了,也好断了他的念想

她的话,让男人浑然一僵。

站在原地,说不出话了。

是啊,只要是爱,一次又一次地伤害,又算得了什么呢?

对你,我只能说对不起云念离小声地说,她的话音被冷厉南听在耳朵里,男人无比得意地挑起了一抹笑容,尽管知道她要断了他的念想,可他还是觉得,自己心里美滋滋的。

至少,在顾成川和他之间,她选了他。

念离不可能,这不可能

顾成川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在监狱里的这一年,云念离无数次出现,给他希望和念想,可如今他终于走出了监狱,没想到等待自己的竟然是这些

说完了么?冷厉南阴鸷的眸光落在云念离身上。

看着她这难受的模样,他很不高兴,心口上莫名地多出了几分情愫。

嗯她唯唯诺诺的应了一声,冷厉南的无情,她算是见识到了,还是不要得罪他的好。

哥,你明明忘不了白宁,你又何必抓着念离不放呢?顾成川不肯放弃。

他相信,云念离是为了自己,才会答应冷厉南无理的要求。

冷厉南挑眉,冷然望着他。

白宁,是他心口不可提及的伤,五年前,白宁为保护冷厉南,在一次意外当中送命,他放不下对她的爱,更放不下对她的愧疚。

你没有资格提她!冷厉南厉喝。

云念离听出来了,这次他是真的怒了。

没有人能够像白宁这样左右冷他的心情,这说明他爱的人,从始至终,只有她一个。

我没有资格么?顾成川仰头大笑:你以为白宁的死谁应该负责?

冷厉南微微一怔。

真正该为她的死负责的人是你!他一字一顿,重重地说着。

顾成川的话里充满了讽刺,在他听来分外刺耳。

面前的人蹙眉,阴鸷的眸光落在他身上。

饶是云念离也没见过这样的他,当初白宁的事情,她也只是从顾成川的口中听说了一些,具体的不得而知。

此时,男人就像一头困兽,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你再说一遍他说。

顾成川看着他,肆无忌惮地笑着:你将所有的责任怪罪在我们身上,可是,冷厉南,你忘了,真正害死她的人是你!

他毫不畏惧地说。

这话响起的一瞬间,冷厉南暴走了,一把抓住他的衣领,重重地一把将他摔在了别墅的落地窗脚,顾成川吃了痛,没打算还击,可是对方却有箭步走了上来。

站在云念离慌慌张张地冲上前去,抱住他的腰:厉南,别

放开!他冷呵。

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打!冷厉南不打女人,他的羞辱无非言语上的,看来,顾成川这次是真的把冷厉南惹怒了。

云念离死死地抱着他的腰,见他抬手,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然而,冷厉南的手却僵在了半空中。

够了,都给我住手!只见顾家老爷子怒不可歇地出现在楼梯的转角处,杵着拐杖,憋红了一张布满皱纹的脸。

他大口大口地喘气,被这几个孩子气得不轻。

云念离松了手,直起腰板,看向老爷子:爷爷,您

话没有出口,被阻断了。

厉南,你闹够没有?老爷子问,遇到这种事情,作为长辈,老爷子自然不会怪罪云念离,可冷厉南就不一样了,在顾老爷子看来,这罪魁祸首还是冷厉南。

当初结婚,的确是你父亲逼迫,这一点无可厚非,可你这婚都结了,还不知道安心过日子吗?老一辈人的思想,自然是不会支持离婚的。

爷爷,这婚,我能不离,厉南只是一时气话,您可别放在心上。

云念离笑了笑,风轻云淡地说。

这话,若是冷厉南说,或许老爷子不会相信,可这话从云念离口中说出,他就不得不信了。

真的?老爷子将信将疑地看着冷厉南,是在问他。

嗯!冷厉南应了一声。

就在刚才,他用尽一切办法,要将云念离囚禁在自己身边。

既然这样,我也就不说什么,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老爷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走下楼来,坐在藤椅上。

听老爷子这么说,云念离才走到墙角,扶起了顾成川:你没事吧?

她关切的问。

这话,无疑让冷厉南心头不是滋味,他冷冷地开了口:外公,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他说着,看了云念离一眼,示意她跟自己一起走。

云念离起身,跟在他的身后。

既然答应了我的事情,就别后悔!上车,冷厉南开口。

云念离系上安全带:冷先生,你就放心吧,只要你信守承诺,我是不会违约的!需要一份合同给您进行自我约束么?

她冷冷地问。

听到这话,冷厉南蹙了蹙眉,冷笑:云念离,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男人,就这么蹉跎了自己一辈子,你觉得值得吗?

他冷声问。

她笑,话音像是一枚小石子,在他的心口上惊起波澜:那你呢?为了一个死去的女人,执意不肯放手

我那是爱!他笃定地说。

那你怎么断定我对顾成川不是爱?她还击。

一年前,为了救顾成川,云念离嫁给了他,一年后,又是为了顾成川,她要和他蹉跎一辈子。

冷厉南顿时间觉得心头不是滋味,他侧身,大手摁住她的后脑勺:云念离,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他冷声。

却见她笑了笑:怎么?冷厉南,许你对别的女人朝思暮想,就不许我对顾成川芳心暗许?

她笑着问。

反正,该失去的,不该失去的,她都没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