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太太她深爱不悔第4章 情深缘浅完整版在线阅读

顾成川不可置信地将眸光落在云念离身上:你同意的?

他问。

云念离怔忡地谈起头,千言万语卡在喉咙里,眸光百转千回,却迟迟没有说出一句话。

这是她和冷厉南的结局,再好不过的结局。

泪水,开始抑制不住,在眼眶里打转。

是,是我同意的她哽咽,还是将那句话原原本本地说出来了。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半晌才深吸了一口气,强制自己保持镇定。

离吧,也好!

他说。

可这话,却好像莫名的在告诉冷厉南,赶紧离了吧,我好趁虚而入。

顾成川,就算她跟我离婚,也绝不会成为你的妻子!他冷声警告,在她出现之前,他们兄弟两人的关系很好,可是却因为她的出现针锋相对。

对此,云念离心中有愧。

你既然要跟她离婚了,就无权再干涉她的事情了,我和她怎样,与你无关!对面的人也不甘示弱,开了口。

两个人是针尖对麦芒。

云念离不安地咽了咽口水:你们别吵了

她记得,自己所认识的顾成川不是这个样子的,他温柔,阳光,何尝会和人言语相讥?

就算我不要她了,我倒要看看,谁敢要她!他咬牙,他冷厉南在京城独步商界,他说一就没人敢说二,自己这个不识好歹的弟弟是第一个。

他又何尝不知道反驳他的下场?

可是,为了云念离,他也要搏一搏。

呵,冷先生,你还真是家大业大啊,不过既然是你不要的,你又有什么资格决定她的去留?他不甘示弱。

听到他的话,冷厉南忍无可忍。

他咬牙,扬起拳头,重重地打在了顾成川轮廓分明精致的右脸上。

顾成川哪里是会吃亏的主?趁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还了手。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谁都不占优势。

你们别说了!云念离觉得头快要炸开了,她从来没想过,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因为自己的关系变成这个样子。

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两个人都怔住了,原本凌空的拳头也顿住了。

定定地看着她。

你们以为我是什么?她开口,心如死灰。

冷厉南,我嫁给你一年,不奢求你把我当妻子对待,可你却将我伤得遍体鳞伤,我以为忍气吞声不要激怒里,就可以苟且偷生,可你呢?你为什么要当着成川的面说这些?为什么要用这些事情刺激外公?她问。

冷厉南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冷哼,正欲说话,却被她打断了,这让他很不满。

顾成川,你口口声声说你有多爱我,可是,你所谓的爱就是得到么?还是说我就是个物件,你们随时随地都可以用来羞辱和争夺的物件?

她冰冷的话音让面前的两个人猛地一怔。

云念离是个寡言的人,她性子淡漠,很少会因为人或是事而生气,可是,此时她却觉得自己好像放在笼子里的小宠物,被他们呼来喝去。

冷厉南,你要离婚,我无话可说,当初我不择手段想要得到你,是我错了,可是,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的弟弟,我希望你能给他留一条活路!仅此而已!她说。

用完浑身的最后一丝力气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就要离开,孰料,却被冷厉南叫住了。

好,云念离,要我放过他可以,你留下,任我折磨!

他冰冷的声音她微微一怔,错愕地转过脸去看着他。

冷厉南,你在说什么?顾成川也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哥哥,本以为,小打小闹,至少不至于要将对方赶尽杀绝。

可此时

冷厉南的话音无比严肃,一丝不苟。

我说什么,你心知肚明,顾家几斤几两你比我清楚!他要毁掉顾家,不费吹灰之力。

顾成川顿住了。

云念离站在原地,只觉得双腿好像灌了铅一样,一步也走不动。

她苍白无力的小脸上最终流露出了几分错愕:冷厉南,你还是三岁小孩子么?结婚离婚当儿戏是么?一会结婚一会离婚

话音被他无情地打断了。

云念离,你没资格说我,你不也是么?他问。

她不安地看着他。

念离,你别听他的,顾家还不至于他顾成川慌张地说,他怕了。

害怕她再次在他和冷厉南之间选择了放弃自己。

呵呵,顾家什么情况,你比我清楚,否则当初你为什么嫁给我?他笑了,松开地上的对面的人,整理着衬衣领,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的人。

不错,云念离知道顾家的情况。

否则,顾成川锒铛入狱前夕,她不会千方百计地要嫁给冷厉南保住他一条性命。

想到这儿,面上多出了几分迟疑。

什么?顾成川问,他似乎,从冷厉南的话里听出了什么。

她看着他,沙哑话音。

成川,对不起!她含泪,应下这句话,抬眸,对上冷厉南的眼睛。

一年前,顾家遭人陷害,涉及行贿受贿,而矛头所向,正是顾成川,云念离走投无路,只得向冷厉南求助,可他却三番两次将她拒之门外,最后,她不得不将自己送到了他所住的酒店里,制造了一番‘抓奸在床’的闹剧,最终,在父亲冷华的逼迫下结婚。

好,我答应你!

她说。

冷厉南笑了,他觉得自己又赢了,心情暴爽。

好,你说的,你应该知道给我承诺意味着什么,如果你后悔,我保证,他将会万劫不复!他冷声警告。

是啊,冷厉南手中还掌握着一年前那件事的证据,如果不是他,顾成川怎么可能这样安然无恙地从监狱里走出来?

她咬着唇。

不,念离,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牺牲!顾成川着急了,定定地看着她。

听到他的话,面带苦涩的小女人笑了:成川,这不是在为你做牺牲,你知道的,我喜欢的那个人,一直都是冷厉南!

她说。

话音却在颤抖。

若换做一年前,她会毫不顾忌地告诉别人,她喜欢的人是冷厉南,可现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