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女曹操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三国]女曹操(孟小满郭嘉)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孟小满郭嘉小说————[三国]女曹操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墨墀所著,讲述了曹cao出师未捷,死在逃命路上。他的替身护卫孟小满为了保命下定决心: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曹cao!——

孟小满郭嘉小说简介

经过一个漫长的夜晚,东方的那抹金光终于再度跳了出来,有些惫懒的照亮了这片人烟绝迹、满目疮痍的荒凉大地。黄土滚滚,给眼前这支正在行军的军队增添了几分狼狈。
这是一支百余人的步卒,人人满身血污,不少人身上还负了伤,领头的将领丢了头盔,骑着一匹没精打采的马儿,任由身边的一个壮汉一手提刀,一手牵马,神色疲乏木然的辨认着方向带队缓缓前行。
他们刚刚吃了一场败仗,士气低沉,气氛凝重,一路上也无人开口,直走到近午,那牵马的壮汉才打破了沉默:“主公,咱们快到了!”
眼看远处营地那高大的辕门已经隐约可见,壮汉和兵士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激动喜悦的神情。他们一夜奔逃,到现在才算是稍微松了口气。
那壮汉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紧紧攥着手里的马缰,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天幸主公命不该绝!此番回去,倒也叫那些太守、将军们看看,谁是真心保大汉江山百姓的栋梁,谁是想盗得天下的竖子!”

[三国]女曹操全文阅读

马上的将领微微苦笑,却没开口。
此时乃是汉献帝初平元年。西凉太守董卓屯兵洛阳,以年幼的献帝为傀儡,把持朝政,行事残暴,文武百官敢怒不敢言,洛阳的百姓民不聊生。
各州郡长官纷纷起兵,以时任渤海太守的袁绍为盟主,为讨伐董卓屯兵酸枣。董卓见联军势大,难以抵挡,索性弃洛阳而去,强挟皇室、臣工、百姓数百万之众逃往长安,并在洛阳城内燃起大火。众将踌躇,不愿发兵,唯有奋武将军曹操连夜带兵前去追赶。不料董卓听谋士李儒计策,留大将徐荣埋伏断后,曹军在荥阳卞水与董卓军大战。曹军寡不敌众,将兵溃败。
牵马的这个壮汉,就是曹操的从弟曹洪。曹洪在乱军中找到曹操时,见曹操狼狈得连马都没了,就把自己的马让给曹操,自己保护曹操突围。也幸亏徐荣唯恐酸枣屯扎的数万联军真的打来,并不恋战,这才让弃了马的曹洪也跟着一起逃出生天。
曹洪自言自语的发了一番牢骚,见马上的曹操既不反对也不应声,便猜主公是心里有气。他知道这次曹操出兵追击董卓,诸侯竟然无一人赞同。曹操手下兵少,本就不敌董卓,此次独自出兵,早料到了这一仗多半必败,这次恐怕是拼着性命出去也要争这一口气罢了。不想雪上加霜,还遇到了徐荣的伏兵,连曹操自己也险些丧命,生气也是理所应当。
曹洪只顾为曹操平安脱险高兴,却不知道他救下来的这个曹操不应声是另有原因:他一路牵着的高头大马上坐的人,根本不是曹操,而是他以为早已死在乱军之中的曹操亲卫之一,孟夏。
孟夏自曹操陈留起兵就追随在他身边,虽不能说话,但体型与曹操相仿,似乎因此得到了曹操的信任和重视,一直作为亲卫跟在曹操身边。可是谁都不知道,曹操如此重视孟夏的原因不是因为他是哑巴,不是因为他和自己体型相仿,而是因为“他”其实是她。
——孟夏原本是个小姑娘,还是个精通易容术的姑娘。
孟夏的真名叫做孟小满,因出生于小满节气这日而得名。曹操年轻之时曾在洛阳遇到过一位异士高人。这人言辞不俗,且似有预知未来之能,对曹操今后发展很是看重,曾许诺今后必将在恰当时机出手,好助曹操成就一番大事。孟小满就是数年之后这位异士送给曹操的第一名手下,有着天下独一无二的一手易容术。
一年前,曹操在洛阳刺杀董卓失败,仓促逃亡时险些被抓,幸好孟小满手持异士所传令牌及时出现,帮曹操易容改扮,才帮助曹操顺利逃回陈留。而后曹操在陈留募兵,又号召天下英雄反董,孟小满就一直假扮亲卫孟夏跟在曹操身边。
曹操心里对那位异士这般预知未来的本事虽然既佩服又有些忌惮,可对孟小满是很满意的。要是他当年结识的那位异士给他送来个精通易容术的男人,以他的脾性,多半要疑心,不敢留下这么个手下。
但既然只是个小丫头,那就不怕最终搞得真假难辨,被人偷梁换柱鸠占鹊巢,至少一开口说话就能分个真假。而且小满年纪又小,比曹操长子曹昂也没大多少,曹操看她就如同子侄,心里先有几分好感。
等孟小满主动假扮成孟夏跟在曹操身边,随时准备在危机时帮曹操挡灾解围之后,曹操对孟小满就更放心了。
谁知道就是孟小满这样准备,这一仗,乱军中还是没能保住曹操性命。
越是接近联军大营,孟小满就越觉得觉心头狂跳不止,耳边再听得曹洪哈哈大笑,更让她心神难安。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奉命来保曹操,才刚一年,就把事情彻底办砸了。
这次曹军出兵前她就知道情势危急。她本来已经打着关键时刻豁出性命,要当个替死鬼的念头了。谁想得到就是这样,死的还是曹孟德而非孟小满。更要命的是,随后赶来的曹洪竟把她当了真曹操,豁出性命也要护着她安全回到酸枣的联军大营。
曹洪一路上拼了命的保她,她哪里敢同他说实话?要是说曹操在她保护下最后还是送了命,曹洪只怕当即就会把她活砍了生祭曹操。
人起初拼着一口气,兴许还能不怕死充充好汉,等到真的从死到活走了一遍了,那才真知道什么叫惜命。孟小满在见着曹洪来救时就是这样。她知道,自己只有继续冒充曹操,才能逃出乱境。
更何况她本来就不是真不怕死的人,她小时候遇到黄巾之乱,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跟了这个教她本事的高人活下来的。所以这些年在师父手底下学本事,她最下功夫,其实就是想在乱世中活下去罢了。
乱世中人,不敢奢求在床上老死善终,好歹多活几日是几日。孟小满思忖着,也幸亏自己当初功夫下得深,若扮成曹操能骗过身边这些人,兴许真能博出一条生路。只要她能找机会偷偷溜出军营,到时候混迹百姓之中,天下之大,恐怕就再没人能找到孟小满这人了。
她瞥了一眼前面牵马的曹洪,心里默默对这个奋勇保护自己一路的大汉说了声抱歉。你说天下可以没有子廉,却不能没有孟德,可是你哪知道,曹孟德那时候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孟小满还待仔细琢磨脱身保命的办法,可已经没这个时间了。辕门就在眼前,辕门下已经站了高矮胖瘦一大群的人,个个顶盔掼甲,看样子全是来迎曹操的。
孟小满立刻收了心神,她知道这些人都是和曹操十分相熟的。虽说自己在混乱中骗过了曹洪这个武夫,可不见得就能骗过这些一肚子心眼的各方大吏。一旦被拆穿,那也不是闹着玩的。
领头那个将军打扮的男子看见曹洪和孟小满狼狈回营,早就疾步迎了上来,他头盔缀着白布,相貌英武,孟小满以前虽没身份和他谈话,却因是曹操亲随之故认得这人就是当下联军的盟主袁绍。
今天一早就有斥候来报,说曹军大败,曹操本人生死不知,身为盟主的袁绍心里便有一番盘算。
这次起兵,乃是曹操最早举义兵,号召天下英雄除董卓、保皇室。袁绍所以后来居上做了这个盟主,虽然是曹操领头推举,袁绍却知这不过因曹操眼下官职低微,而他袁家四世三公,门生遍天下,威名素著罢了。
更何况袁绍起兵之后,董卓杀了袁绍叔父袁隗及袁家在京宗族,如此一来袁家与董卓结下死仇,袁绍号称与董贼有国仇家恨,盟主当得更加理直气壮起来,浑然忘了当初大将军何进邀西凉刺史董卓进京诛除宦官势力,结果反而引狼入室,就是他出的馊主意。
袁绍本就是个有野心的人,当了几日盟主之后愈发的得意。他与曹操乃是少年至交,素来知道曹操才干不凡,起初还曾盼着曹操能因此一战附骥于他。但这些日子相处下来,袁绍便知曹操虽然态度还算恭谨,其实并不把他这个盟主真放在眼里,否则就不会接连在议事时屡次驳了他的面子,这次更是不顾他的反对,坚持发兵去追赶董卓。
昨日曹操发兵之后,又有时任豫州刺史、本次联军先锋的孙坚自作主张出兵去洛阳救火,行动前压根没和袁绍这个主帅打招呼,还是袁绍派出的斥候打探回情报来的。
袁绍憋了一肚子火气,这次特意邀齐各方将帅前往辕门,说是迎接曹操回营,显得他关心曹操安危,实则是带人看戏,故意让溃败回营的曹操在众人面前丢丑,也好出一口气,顺便给他人一个教训——这就是擅作主张的下场。
这点小心思,在场的人没有哪个不明白的,就连曹洪远远看见那一帮子不动兵的太守、刺史们,也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但是知道归知道,此时谁也不好再直接驳了袁绍的面子,于是以袁绍为首,众人不等孟小满等人走进辕门,就先迎出来,每个人都是满脸诚挚,一副关切之意。
孟小满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仿照曹操平日举止,先在马上提鞭抱拳回了一礼,冷冷的扫了一眼这些甲明铠亮、不肯发兵上战场的将军们,然后才不紧不慢的下了马。这下马的动作也是她私下细心留意揣摩过的,连细微习惯都和曹操如出一辙。
孟小满尽量模仿曹操平日举止,可等候的众人看她脸上、身上虽满是血污,发髻歪斜,头盔不见踪影,一身铠甲也多有残破,但这下马的动作潇洒矫捷,精神不见萎靡,非但看不出丝毫狼狈,倒是显出几分征战杀伐的血腥霸气,心里不禁把幸灾乐祸的心思收了五分。
袁绍眯了一下眼睛,一脸欢喜的迎上前,“孟德,你终于回来了。”
“累诸位在此久候,操如何敢当。”孟小满清了清嗓子,开口答道。
若是曹操还在世,恐怕也要大吃一惊。他一向只知道孟小满精于易容,却从不知道她居然还有这等口技。孟小满虽是个女孩儿,但模仿起曹操的声音却惟妙惟肖,毫无破绽。
袁绍压根没想到眼前这人已不是曹操,还亲切的拍着孟小满的肩膀道:“昨夜听斥候来报,闻说孟德孤军中了董贼埋伏,我等俱忧心不已。如今孟德平安归来,真是万幸。我已命人置下酒宴,好为孟德压惊。”
孟小满勉强一笑,心里对袁绍假惺惺的关心很是不屑,对他略一拱手:“多谢本初及诸公关心了。”

[三国]女曹操免费阅读

原本孟小满担心自己露出破绽,不想多说,只打算应付两句好尽快脱身。偏偏袁绍直觉感到今天的曹操虽然下马时不见萎靡,但神色间似有几分外厉内荏,忍不住又得意的多说了一句。“幸好这次无事,可孟德今后切不可再冒失行事了。”
虽然袁绍语气显得亲昵关怀,可是这句话现在说出来,言语态度之间就颇有指点训诫之意了。其实差不多就是指着对方鼻子数落:看吧,我昨天不同意你出兵,你偏去,结果吃了败仗,下次还不听我话么!
曹洪在孟小满身侧后方,听了袁绍的话,脸色顿时黑如锅底,几乎发作。
孟小满虽然不是真正的曹操,可也被袁绍这番做作说辞气得怒火冲头。她跟在曹操身边也有一年多的光景,相处下来,对曹操是真心尊敬佩服。曹操这次不幸殒命,相识的士兵也死的死,伤得伤,她心里又是难过又是愧疚,怎么听得了袁绍这种幸灾乐祸的话。
何况昨晚她同样参与了这场战斗,深知这场惨败除了被徐荣伏击的原因之外,也是因为双方兵力相差悬殊。董卓这次留下约有两万人马断后,其实就是怕身后驻屯的联军追来。假如联军众人听从曹操一开始的计策倾巢出动,说不定打败仗的人就是董卓了。
结果追倒是追了,可是曹军骑兵步卒加起来也不到六千人,这其中还有陈留太守张邈看在和曹操的交情上借出的千人,徐荣带着数倍于曹军的人马在中途以逸待劳,曹操怎能不败。
“冒失?”孟小满双眼微眯,脸露怒容看向袁绍身后众人:“诸公也认为操昨日所行之事过于冒失?”
眼下这个局面要是换了曹操本人,绝不会当着周围许多普通兵士的面这样质问这些太守刺史。再怎样生气,也要把话说的柔和一点,绵里藏针还击几句才是上策。袁绍说置酒给曹操压惊,那曹操就可以把丑话留到酒席上说,酒桌上谈话,总归气氛会好些。
更何况诸侯之中与曹操的关系有亲有远,也不好这样质问,一下子就把所有人都推到自己的对立面上。孟小满的易容术和口技再好,可终究不是曹操。
比如陈留太守张邈听到这话,嘴唇一颤,就把起初想安慰曹操的话咽回了肚子里。他和曹操、袁绍是少年相交,关系不错。可是现在听曹操这样质问,他不满之下也不想开口再继续得罪袁绍了。这次曹操坚持出兵,他私自借出一千人马,还一直帮曹军解决部分补给,自问论交情也算够尽心了。
不过,孟小满也无意等着这些人给她什么回答,她冷笑一声:“敢问本初及诸公可还记得,我等因何事起兵,因何事聚于酸枣?”
其他人可以无视孟小满的这句话,袁绍却不能保持沉默,他挤出一个笑容道:“孟德何出此问,我等自是为保我大汉社稷而来。”
袁绍也算是个聪明人,故意避开原本是为诛除董卓这个最大目的不提。
“只屯兵酸枣,便可保我大汉社稷?只屯兵酸枣,便能让天下国泰民安?只屯兵酸枣,就能令董贼不战而降?”孟小满丢出一连串质问,连袁绍也哑口无言了。
孟小满这番话,说得袁绍不好意思接口,反倒是一旁袁绍之弟袁术袁公路冷哼一声,语带嘲讽:“败军之人,有何妙计,敢如此问天下英雄?董贼的凉州兵兵强马壮,声势浩大,兵力不输联军,麾下又有李儒狡诈,吕布凶猛,你有何妙计退敌?”
说完这话,袁术还轻蔑的看了一眼袁绍。
虽然袁术开口也算是给袁绍的尴尬解了围。可袁绍还是在心里暗骂了一声愚蠢。这大庭广众之下,就算这是实情,又如何好这样直接的涨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他和袁术虽然是亲兄弟,但同父异母,兄弟俩并不和睦。袁绍嫌弃袁术愚蠢不知进退,袁术看不上袁绍出身卑贱——袁绍乃是侍婢所生之子,确实不比嫡出的袁术。
“若得本初引河内之众,临孟津;酸枣诸将固守成皋,据敖仓,塞轘辕、太谷,制其险要;公路率南阳之军,驻丹、析,入武关。如此,可震慑三辅之地,届时吾等无需与董贼大战,只需小股疑兵,自可引动天下大势,共讨国贼。”孟小满一边说一边觉得心里发酸。这主意还是曹操活着的时候她从曹操口中听来,谁知今日计策还在,曹孟德已经不在人世?若是这些人昨日一起发兵,哪有今日之败孟德之殇?
计策说出来了,但不出孟小满预料,和之前一样没人响应。酸枣屯军的众诸侯之中,曹操没有自己的地盘,势力较弱。曹操曾多次献计献策,但他官职不高、资历不老、势力不大,就算计策再好,在场众人也不会愿意听他调遣。而唯一能理直气壮按照曹操计策调配兵马的袁绍虽然身为盟主,更不肯采纳曹操意见,唯恐曹操抢了他在军中的威望。
看到袁绍等人的木然表情,孟小满心里更气,忍不住讥讽:“大丈夫为国为民,敢不效死。吾始兴大义,为国除贼。诸公既肯仗义而来,为何临到此刻迟疑不进,叫天下人如何相看?如此怯懦,岂非尚不如我麾下小兵,尤有为国一拼之勇?”
孟小满顶着曹操的脸和袁绍谈话时,曹操麾下其他将领也已各自收拢残部陆续回到辕门前,虽然最后只剩千余兵马,但孟小满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让众兵心中蓦地涌起了一股自豪感。
——咱们是小兵不假,可是咱们这些小兵,做的事情比眼前这些大官们还强呢!
孟小满这番话一说完,残存的一千多曹兵不论伤势如何,一下子就有了精神,刚刚的颓势一扫而光。曹洪和刚刚赶到的曹仁、夏侯惇、夏侯渊、李典、乐进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大感出了一口闷气。同时,众人也暗自松了口气:看来主公自己并未因此情绪低沉,而一场惨败之后,最怕的也莫过于余下兵士心灰意冷、战力低迷,如今能这么快振作士气,实在是一件大好事。
孟小满这番话全是出于一时义愤,可说完也有些后悔自己太过冲动,唯恐露出破绽,一时倒没想到居然还起了这种效果。
其实,她这番话除了振奋了士气,对于聚集在酸枣的诸侯倒也不是没有触动,许多人脸上都露出几许羞惭或是不自在的表情。倒是袁术,不见羞惭,反而气得哇哇大叫:“我袁家四世三公,怎可与寻常小卒相提并论!孟德怎敢如此无礼!”
孟小满很想讽刺袁术几句,但心里犹豫了一下,只冷哼一声,不再争论。
袁术见孟小满不理他,气呼呼的拂袖而去,袁绍脸上也挂不住,沉着脸带着手下转身离开。袁氏兄弟一走,其他大部分人也都敷衍的和孟小满拱了拱手,就各回营帐去了。不论孟小满这番话给他们什么触动,现在也不是个商谈事情的时机。
张邈看了看袁绍的背影,又看了看仍有怒容的曹操,长叹了一声,也跟着走了。他内心的惭愧又比其他人更多几分。
他虽然自问对得起曹操,但曹操也同样对得起他。借给曹操的一千人马回营可比孟小满他们早了不少,而且还剩了五百有余,比起曹操自己部下,损失比例要小得多。可以想象,曹操是把这部分人马放在了最后,才使它的损失降到了最低。想到自己刚才没有开口劝和,张邈又觉得对曹操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看孟德刚刚的表现,恐怕真是气的狠了……张邈一边朝自己的营帐走,心里还想着这样的念头,竟然也没察觉刚刚的曹操已经是个西贝货。
平原令刘备和他两个义弟关羽、张飞也在散去的人群之中,刚才孟小满和袁绍兄弟俩的对话,他们虽然因为身份卑微站的靠后,也听得一清二楚。
刘备这次以小小平原令的身份就能参与到联军当中,是托了北平太守公孙瓒的福。公孙瓒和刘备曾同在大儒卢植门下求学,两人是故交。
之前关羽在汜水关斩了董卓的大将华雄,但因职位低微,非但不曾得到什么赏赐,反而还被袁术以身份低微为由赶出议事的中军帐,只有曹操私下送来酒菜安慰。因此,关羽和张飞议论起今天这事,也为曹操这场败仗打抱不平。而刘备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暗自赞叹了一句:曹操果然不是一般人物,经过这一败一吵,他的名望恐非之前可比了。
若是像曹洪那样,以为曹操昨天发兵追击董卓,是为了和这些按兵不动的诸侯们赌一时之气,那实在是小觑了曹操。
曹操决心动兵,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董卓迫于联军压力逃离洛阳,并将城池付之一炬,令最先作檄文邀请天下豪杰的曹操意识到这次联军其实已经失败了。不但没能除掉董卓,还把事情搞得更糟。就算今日之后联军不散,也很难说接下来情势如何。
既然如此,曹操就决定把握这次机会,能追上董卓打个胜仗固然好。就算是输了,借着一场败仗,向天下人表明自己的态度立场博取名望,将来才能寻得立足的机会。
只可惜,曹操算到了一切,就是没算到自己竟然在这场战斗中战死沙场。
这真是:空费心思算曲谋,壮心未遂命先休。谁能窥透天机路,自有英雌定九州。

小编推荐理由

[三国]女曹操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