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疏眉谢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惨遭权宦强娶后(温疏眉谢无)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温疏眉谢无,惨遭权宦强娶后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一朝天子一朝臣。皇位上换了人,太子太傅举家入狱,曾经的名门闺秀也落入青楼。适逢西厂督主谢无权势滔天,

温疏眉谢无小说简介

走出书房过了好一阵,温疏眉心底的慌乱才逐渐消散,继而想起自己忘记告诉他老鸨归还黄金的事了。
……罢了,日后总该有机会说的。再不然,三千余两黄金那般显眼地放在马车中一并带回来,他手下的人应该也会同他提起。
小五领着她一路前行,穿过曲折回廊,步入一片竹林。竹林中有羊肠小道,清风一过,两旁竹叶晃动窸窣。
温疏眉儿时曾与身边的婢子偷偷□□溜到这边玩过,却对这样的竹林毫无印象。一时疑惑便举目张望,小五见状笑说:“此处原是道墙,分隔前宅后院。督主得了这宅子后命人将墙推了,栽了竹林。”
以竹代墙,倒很别致。

惨遭权宦强娶后全文阅读

十数步工夫,竹林行至尽头,天地豁然开朗。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宽阔的湖泊,湖上烟云缭绕,湖边花草丛生,是片如画的美景。温疏眉放眼望去,能看到近处湖边有错落的亭台楼阁,再往远就被雾气蒙了眼,瞧不清楚了。
又听小五道:“这湖四周围的花木是工匠们精心挑过的,四时皆有花开。花瓣吹下来常落到水上,督主便给这地方起了名字,叫‘飞花触水’①。日后你若听府里有人提起这四个字,指的就是这里,女眷们也多住在此处。”
“女眷们也多住在此处”。
温疏眉便问;“聆泉斋也在这里?”
小五却摇头:“不在。”说罢就领着她一路往东行,折过两道弯,湖就瞧不见了,只余道边一条清溪汩汩流淌。再前行,小溪又在一方清池中汇集成一片塘。
那池塘后又假山,假山后有回廊,廊后白墙上是镂窗,乃是苏氏园林移步换景的妙处之一。池塘当中有块巨石,巨石平坦,一佳人侧坐石上,面容清素,正自抚琴。
琴声淡泊优雅,温疏眉循声望去,小五随口说:“那是二十。”
二十,小五?
温疏眉眉头微微皱起来:“这不是名字,对么?”
“自然不是。”小五轻快地笑了声,“府里人多,各司其职。研墨的不奉茶、奉茶的不调香,二十善琴就只管抚琴。其中大半的人督主平日里都不太见,便也懒得记这么多人名,索性依照入府的顺序编了号。除却跟前最得脸的四个,就皆是叫数了。”
“那你呢?”温疏眉忍不住的追问,“你原叫什么?目下做些什么?”
“我收拾督主的卧房。”小五一五一十道,“我原姓苏,叫蘅儿。”
苏蘅儿,温疏眉默默记住了这个名字,心下觉得还是名字重要。只叫个数,直显得人都不像人了。
又听苏蘅儿说:“你该是‘三十’。具体做些什么要晚上再问督主了,他近来忙得很,总不在府里。”
忙着斩杀忠良,为如今那暴君扫清朝中阻碍么?
温疏眉低了低眼,嘴角勾起一缕讥嘲。苏蘅儿没有察觉,领着她离了这方池塘,又走了一小段,拾阶而下。
地势一低,方才的水流就成了上流。入得一道月门,温疏眉便见乱石堆砌的假山替了一道墙,洁白的瀑布从假山上翻涌而下,落进下方的塘里,塘的一侧有暗渠通向墙外,塘边有石桌石案,可供饮茶小憩。
正对假山的便是几间房了,房门闭着,门上牌匾上以暗绿色的墨书着几个清雅而大气的字:聆泉斋。
“就是这里了。”苏蘅儿顿住脚,眼里含着笑,“督主已着人提前布置过。若缺什么,你来找我便是,我在飞花触水的怡心阁。”
“有劳了。”温疏眉朝她欠了欠身。苏蘅儿无意多留,转身便走了。她脚步明快,温疏眉不禁盯着她的背影陷入思量——看她的样子,倒好像府里的日子并不太难过。
转过身,她上前推开了正当中的房门。
房间是最常见的格局,正中是一方厅,右转是卧房,左转是书房。温疏眉且先进了卧房去,见被褥都已铺好。打开衣柜,里面有几身提前备下的衣裙。
她没心思细看,关上柜门坐到床边,没精打采地发愣。
听苏蘅儿方才所言,府中职责分得详细,有些差事清闲得很,而且,不太见得到谢无。
却不知他想让她做什么。她私心里盼着自己也能得个日常不用见他的差事来做,若这一点能实现,便是让她做些浆洗衣裳、洒扫庭院的粗活她也愿意。
但想想那三千两黄金,便知不可能了。
没有人会花三千两黄金买一个粗使丫头。
.
大半日没有人扰她,她就这样在床边枯坐了大半日。窗外光阴流转,阳光在正午时分照得四处光明,继而又渐渐西垂,汇做一团红晕洇上窗纸。
温疏眉在那团红晕也消失后起身燃明了灯火。屋中死角皆有罩着白绸罩子的笼灯,她心不在焉地只燃了对角的两盏,暖黄的光晕在屋中散开,但不太明亮,倒显得压抑。
温疏眉叹一声,正要再去将另外两盏也点起来,外面响起脚步声。很快,那脚步声进了屋,她侧首看过去,是个青灰衣裳的宦官进了屋来,看见她作揖说:“姑娘,督主请您过去用膳。”
温疏眉的心颤了一颤,薄唇亦被牵扯得发抖。应不出一点声音,她只好颔首作为回应,就提步随着那宦官往外去了。
那宦官叫孙旭,乃是谢无的亲信。他走在前头,一壁为温疏眉打着灯引路,一壁在心中为督主高兴——等了四年,温氏到底是从了。
管她是什么世家女,什么太傅千金,还不是要向他们当太监的低头。
目下这京城之中,也已没有什么权贵敢怠慢太监们了。
这都是督主的本事。
孙旭带温疏眉去的地方,不再是白日里的那一方书房了,也在后宅之中,飞花触水东边的一方院子里。
是谢无的卧房。
温疏眉步入院门的前后脚,谢无也刚好进来。身上犹是白日里那身银灰曳撒,外面多了件同色的斗篷。深冬傍晚的寒凉为他镀了一层冷意,于是在他离温疏眉还有两步远时,温疏眉就凭着这股冷觉察到了,她蓦地回头,随即神情一僵,向旁一退让出们来,束手束脚地向他福身:“督主……”
声音低得只有她自己能听见。
谢无顿住脚,目光落在她的羽睫上。她卷翘的睫毛颤个不止,极轻却极快。好像他叫她过来不是为了用膳,是为了送她进诏狱一样。

惨遭权宦强娶后免费阅读

谢无心底轻笑,复又提步前行,经过她身前:“进来。”
孙旭留在了门外,温疏眉硬着头皮跟他进去。她又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砰砰砰砰,比白日里跳得更厉害。
进了屋,桌上的菜肴皆已备好。谢无解了斗篷,信手扔在几步外的空椅子上,在桌边坐下。
温疏眉闷着头上前,扫见桌上多备了一副碗筷,椅子也有。
说明她真的是来用膳的,不是来侍膳的。
其实她情愿他让她来侍膳,这样她便清楚了自己的差事。而他忙起来的时候,或许一天也不得空在府里用上一顿,那可真是太好了。
温疏眉抑制住这些心思,也抑制住心底的恐惧,低眉顺眼地落座。
谢无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脸色难看到极致的样子,手中筷子一磕,碰齐,执箸夹菜。
温疏眉死死低着头,同样拿起筷子,手发着凉打着颤,夹面前的白米饭吃。
她觉得自己好似正置身一方树林,他是狼,她是兔子,可她偏要被迫在他面前啃胡萝卜吃。
啃了两口,狼动了动爪子,在胡萝卜上放了一枚宫保虾球。
温疏眉双肩一紧,眼睛下意识地扫过去。他倒没在看她,自顾自地吃着一口炒羊肉。她凝住心神,狠狠沉下一口气,壮起胆子开口唤他:“督主……”
“嗯?”
“浓云馆……浓云馆的老鸨让我把督主放在浓云馆的钱带回来了。一共是……三千二百四十两黄金。”
她的声音糯糯的,低得像在认错。
谢无伸出去正要在夹一口菜的手顿了一下,才又夹了一筷,丢在碗里,蹙眉轻笑:“花出去的钱岂有收回来的道理?崔鸨儿这个老东西,看不起我?”
“不是!”温疏眉矢口否认。
其实她并不需为浓云馆争辩什么,这否认全然是下意识的,是被惧怕逼出来的。
说完,她自己便也愣住,哑了哑,声音再度弱了下去:“她……她没这个意思的。”
谢无“哦”了一声,丢了颗花生在嘴里嚼着:“那你留着吧。”
“这怎么行?”温疏眉直惊得连后脊都绷直起来。
三千二百四十两黄金,实在称得上是笔巨款了。即便她自幼便不缺钱,即便她父亲曾经位至太傅,她也没底气收下这样多的钱。
但在谢无的视线划过来的刹那,她的心就又不争气地虚了。她躲开他的眼睛,肩头紧绷着,心惊肉跳:“那我……我收在库里……”
谢无挪开眼,又吃了口花生:“随你。”
温疏眉暗自松气,不动声色地缓了几息,心情平复了些,再度启唇:“……蘅儿姑娘说府中各司其职,督主想让我做些什么?”
“蘅儿姑娘?”
“就是小五。”
他又“哦”了一声,反问:“你会什么?”
“我……”温疏眉到底没把“浆洗衣裳洒扫庭院”这种蠢话说出来,美眸一转,吐了两个字,“研墨。”
“有人了。”
“奉茶我也……”
“有了。”
“刺绣一类的活计我打小……”
“十八是宫中绣房出来的。”
温疏眉不吭声了,贝齿紧咬着朱唇,手不知不觉地已放下了筷子,紧张地绞起了衣袖:“那听督主的……”
“嗯。”他点头,执起汤盅抿起了汤,口吻悠然,“少个暖床的。”
温疏眉嚯地抬头。
一切镇静都再维持不住,她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如同遭了雷劈般小脸变得煞白。
可他就这么拿定了主意,全没看她的脸色,又抿了口汤:“我还有事,你先睡。”

小编推荐理由

惨遭权宦强娶后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