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球球成精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老师!球球成精了(白星时砾)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白星时砾小说————老师!球球成精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空夜无愿所著,讲述了文案一:时砾,主职钢琴老师,副业网络up主,又美又飒迷妹一大堆,然而某天在家直播一道女声对她怒吼:你

白星时砾内容介绍

日薄西山,纤云弄巧,初秋的余晖散落在江面。
苍茫暮色映在窗边身材高挑的女人眼中。她一手捏着玻璃杯,偶尔抬起抿一口水,粉霞为微挑的眉清凌的眼添几分柔和。
房间里没开灯,空气中暗香浮动,万籁俱寂,她于瞭望中放空。是手机铃声打破了这份宁静。
女人回过神,手中水杯随意搁在窗台,迈开颀长匀称的腿去床头柜拿手机。
扫眼来电显示,神情不换,回到窗边淡淡接起。

老师!球球成精了白星时砾全文阅读

她还没开口,电话那头传来女声:“喂喂时砾?今晚出去玩吗?”
时砾另一只空着的手去抚摸全家唯一的植物——白星仙人球,低沉的嗓音闲懒回应:“今晚直播。”
“害,你不是刚投了个视频吗,换个时间播不行?”
“答应了的。”
“答应可以鸽呀~又不是没试过,你说你暑假忙完,好容易得空就应该出去放松……”
好友念个不停,时砾半垂眸,耐心听她的‘劝说’,手指轻柔地揉捏半个拳头大如糯米团似的白色软刺仙人球玩。
听完之后,仍然婉拒:“今天真不行,或许下星期可……”
“水……”
突然,一丝轻细缥缈与好友声线完全不同的女声传进时砾耳朵。
水?
谁在说话?
许是独居家里太安静,显得那陌生声音尤其突出,使人戛然止住话头与手上把玩的动作,下意识看向刚才放在窗台水杯。
时砾疑惑拉下耳边手机,回忆那一声轻,不像通过电话介质传播的。难道是隔壁家,或楼下传来的?
时砾头抵在玻璃往外瞧。
“或许啥,下星期可以?你在干嘛呢,约你真难。”没得到下文的好友对着电话叫唤,打断时砾的思虑。
时砾没多想,回到话题上面:“下星期休假可以。”
“那先约定好啦!”
“嗯。”
挂了电话,窗前人揉了揉眉心,略带英气的眉目蹙又松,眼尾微扬的凤眸恢复清明。
可能前段时间太累了,她想去床上歪着歇一歇,好准备晚上直播事宜。拿走窗台喝剩下的水杯转身,不想走开几步又听见那女声细碎话音。
“给……我浇水……”
???
这次多几个字,听清了,声音很近。
时砾身形一顿,猛地回头寻声源。
她常年独居,家里就不存在第二个人,所以对此感到惊讶。
这房子隔音效果非常好,她也没开窗,应该不是隔壁或者楼下的人说话。
既不是外面传来,自家再无他人,那难道……
时砾歪了歪头。
累得出现幻觉了?她自嘲一笑,又用手指摸了摸白星当做解压,然后仰头把剩下一半的水喝完,去床上躺着。
说起来,她根本不懂养植物,自身技能全点在琴艺上了,照顾自己尚且过得去,哪还会养花。
这棵仙人球是两个月前糊里糊涂从一位装扮古怪的女人手上买的,那天下班晚天色昏暗,绕了一条不常走的道去车站,在一家店门前看见各样的沙漠植物。
当时她纳闷,怎么以前不知道这家店还卖植物?摆道上是违法的。
时砾路过看了眼,看见一些浑身强刺霸气的仙人球,也有无刺的奇形怪状的球形柱形。
正因为这一眼被对方逮住目光,一通巧舌如簧塞了一盆到她手上,而她鬼迷心窍付了款,甚至给的现金,不是手机支付。
她是理性人,至今想起仍觉得奇怪。后来上网查买来的仙人球品种,得知名字叫[白星],普货中的普货,方知买贵几十倍之多。
她没打算追究,可是之后再走那条路发现那家店根本不卖植物的,店主也不是女人。
时砾几度怀疑自己休息不够,神思不清,现在更出现幻听。
她翻了个身,赶紧闭眼小憩。
天光一寸一寸挪移,在窗台殆尽,不久便由黑暗取替,默默伫立窗沿的红褐色陶盆蓦然几下抖动。
*****
晚上七点四十五,时砾在自家琴房准备直播。
她是钢琴老师,闲来无事录些视频投稿,偶尔直播。
事实上她并不适合当主播,她虽然温雅耐心,但性子偏冷,话又不多,整个人沉闷如石,以真名同音字【石粒】做ID实在贴切。
不过她在网上意外的受欢迎,目前拥有两百多万粉丝。
可能颜值高琴技好比较吃香。
但她直播几乎不露脸,镜头自左方拍摄,立式钢琴黑白键占据屏幕主要位置,其余便是架上的曲谱。没上镜的右方另有电脑、电容麦之类的设备。
八点整,后台打开直播。
身穿软质海蓝衬衫,纽扣随意松开两个的人绕到琴凳前坐下,淡然道了声:“晚上好。”
随后,左右挽起衣袖两节,纤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出现在镜头里。
在她整理之时,直播间弹幕乱飞。
【老师晚上好~】
【嘿嘿嘿老婆我来辣!】
【好久不见,你终于直播了】

老师!球球成精了白星时砾免费阅读

【上一次看播我刚放暑假,现在都开学了】
【嘶——杀人了,今天穿的衬衫吼吼看!】
【报得上她的班跟她学琴的人太幸福了叭】
【呜呜我隔得好远这辈子都没机会摸到老师的手,哭了】
【她们公司为什么不办线上教学?没机会花面本尊,线上一对一也好哇……】
除了弹幕,还有夸张的礼物动画不停跳。
这些都不在时砾眼里,她整理好袖子,素指轻抬,优雅落下。十指行于黑白键,满室琴声悠扬,透过麦克风传递给实时在线三十几万观众。
直播看不到脸,不妨碍网上经常有她照片流露,大家早知道她长什么样——面相清丽隽秀,既有女性的柔和,眉目又带点英气。人瘦而高,起码一米七以上,及肩中长发,气质清凌。
并且过她课的人透露,完全是又美又A的神仙。
即使不知道镜头背后的人长这样,光那双弹琴的手,足以杀死一大片手控,看看弹幕里迷妹的鸡叫就知道。
【老婆别弹琴了,来弹我】
【惊了这手速,我想试一试[狗头]】
【试?怎么试,是我想的那个吗】
【拜托你们好好学琴听琴,别整天肖想我老婆】
【啧啧鸡笼没关吧?跑出来这么多】
【这就是秋名山速度吗?i了i了】
【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
这直播间除了迷妹,其中有一个不得了的常驻人物——时主播的亲妈,时信。
不是外四路的野生妈,是现实真亲妈。
暑假时砾忙着带学生考级,天天就知道上班,本就回家不勤快,连网上见面都变少,时信只能蹲直播跟唯一的宝贝女儿玩了。
每次见那么多人喜欢孩子,时信既开心又犯愁。
她用微信私聊时砾:【粒粒,你在网上那么多老婆,怎么就没一个真的呢?】
【依我看你干脆弄个抽奖,抽到谁谁和你谈恋爱,好不好?[偷笑]】
粒粒是时砾的乳名,全称屎粒粒,原因是小时候拉臭臭被嫌弃,这一叫27年,她都从小娃娃长成171高的人了。
正是如此时信才担心。
因为她从没见过女儿对钢琴以外的人或事产生同等浓烈的兴趣,不得不怀疑她对人类没欲望。所以不管她喜欢男生女生时信都无所谓,只要不是钢琴这种非人类就行。
当妈的着急,时砾却对此满不在乎。
一曲弹完,不紧不慢伸手拿手机,大致扫了眼内容旋即放下,顺便看了眼电脑,从弹幕中选出观众点的歌,指尖回到黑白键盘上。
双手起伏柔美,琴声婉转,时砾目视前方,隔空回复亲妈的消息:“妈,我有分寸,你就别担心了。”
她不仅人生得好看,嗓音也好听,不似一般女生的娇柔,是偏低御姐音,加上闲淡慵懒的咬字,听她讲话像蚂蚁跑进耳朵,酥酥麻麻会脸红。
话一出,那些粉丝又疯了,要么啊啊啊我死了,要么直接喊时信婆婆。
尘世间的热闹汇聚网络一处,时砾一旦碰到琴便十分专注,方圆半米外事物与她无关。她没注意到身后房门门把轻微一动。
只是一动,门没开。
过了片刻,一缕带微弱金光的轻烟从门缝飘进来,不明显,很微弱,仿佛下一秒就要消散。
房里琴声依旧连绵不绝,时砾最多单手翻过曲谱一页,无暇顾及其它,丝毫不觉琴音掺杂诡异声音响动,也没见各位对此感到疑惑的言论。
她自顾地与钢琴交换灵魂。空拍停顿,双手悬在空中。
她的节奏很稳,即将进入激烈的变奏。
哪想,在她的手重新落下之前,一道空灵的女声暴喝:“喂!你已经两个月每给我喝水了!”
那声音响亮,琴声戛然而止,独居人士猛地一哆嗦,毫不夸张地说,几乎从琴凳翻下去。惊慌中时砾下意识试图抓住什么,手砸在琴键造成尖锐刺耳,观众也被吓得天灵盖一跳。
不是幻听,这次是真的有人说话!
时砾直觉背后发凉,身体生锈般慢慢循着声音转过去,入目的竟然是一个趴在地上不着寸缕女孩。不对,她看起来不是人……
不不不,肯定不是人。人怎么可能不见血色苍白如纸,身上脸上长羽毛?
再说了,家里落了三道门锁哪轻易进来人?除非会飞。
“……”
时砾瞳孔骤缩。
见鬼了,她这么想到。
基于自身沉稳和直播进行中,她没惊慌到喊出声,只是短暂失了声。
第一反应是逃走,可那个东西堵在门前,要出去没那么容易。
时砾僵在原地。
待到地上的不明生物抬头,吃力往前爬了小半步,她才知道反应,身形后仰话音不可避免颤抖:“你,别过来!”
白星爬都爬不动了,虚弱地放弃挣扎趴在那儿,唯有一双碧绿色琉璃眸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她。缓了缓,用最后一丝力气冲她叫喊。
“让我喝水!!!”
无法窥见固定镜头以外景象只听得见对话的几十万在线观众集体:???喝什么水?

小编推荐理由

老师!球球成精了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