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别离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求你,别离婚!(杨菱琴邹凯捷)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杨菱琴邹凯捷小说————求你,别离婚!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大漠善焉所著,讲述了文案一:杨菱琴26岁成了两个女娃的妈妈,天天手撕婆婆,鞭挞老公,腌炒绿茶xiaosan。年轻帅气的丈

杨菱琴邹凯捷内容介绍

“哇哇—-”婴儿清亮的哭啼声音响彻整个房间,还没睡够两个小时混混沌沌的杨菱琴猛地惊醒了过来,她连忙起身哄孩子,换尿不湿,喂奶,拍嗝,等重新把睡着的婴儿放下床盖好被子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她打了个哈欠,看向床另一边丝毫没有被小女儿哭声影响到依旧呼噜声震天的年轻老公,再看看睡得七仰八叉滚落到床尾的两岁半大女儿,杨菱琴忍不住踹了邹凯捷一脚,起身把大女儿拉过来躺在自己身边,掖好被子。
被踢了一脚的邹凯捷呼噜声顿了顿,没啥反应依旧继续熟睡。
两个月大的婴儿通常睡两三个小时又会醒来,杨菱琴想抓紧时间睡觉但邹凯捷此起彼伏的呼噜声跟敲鼓似的,使得她根本睡不沉,头疼欲裂,耳朵轰轰作响,烦躁不已的情绪一涌上来,她刷地坐了起来,又重重地踹了他好几脚!

求你,别离婚!杨菱琴邹凯捷全文阅读

“嘶….”邹凯捷吃痛地皱了皱眉,迷茫睁开眼睛瞪向杨菱琴,恼道,“做什么?!”
“你打呼噜吵死了!”杨菱琴把枕头砸过去。
“吵你不会堵住耳朵!?”邹凯捷还理直气壮。
“你就不能侧着睡吗!?”
“老子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那你滚出去睡!”杨菱琴气急地指着门口。
“要脸吗?你的房子?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出去睡!”邹凯捷白了她一眼,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杨菱琴更加生气了,与此同时心里涌起浓浓的委屈,“我不要脸?我日夜辛苦地带两个孩子没人帮忙没一觉好睡也就算了,你还好意思说我不要脸?!”
邹凯捷索性背对着她,打了个哈欠道,“别吵吵了,睡觉!”
杨菱琴恼恨,“我就吵!我没得睡你也别想睡!”
邹凯捷回头瞪了她一眼,“我这不是侧睡了吗?!警告你别得寸进尺!”
被吼的杨菱琴噤了声,眼眶却红了,她看着老公漠然的背影,听着他很快又熟睡均匀的呼吸,又看看两个睡脸天真的孩子,心里难受得要命,她摸了一把眼角的湿润,重新躺了下来。
她不能生气,心情不好容易回奶堵奶,她必须抓紧时间睡觉,睡不好头晕头痛更没精神带孩子。她得调整好自己,因为没有人会疼惜她,更不会帮她。
可越是强迫自己睡就越睡不着,明明整个人又困又累,可一想到刚才丈夫那样对她的态度和语气她就禁不住阵阵委屈和伤心。
别人的老公就算不能起夜帮忙带孩子但还是会疼惜老婆的,根本不会大声吼一句,而她的呢?白天吃喝玩乐不管不顾,晚上睡成猪还不准她说一句,她怎么就嫁了这么一个男人?
每每回想起来杨菱琴都觉得后悔。
二十三岁大学刚毕业就听从家人的安排下跟新坛镇首富邹家儿子相亲,邹凯捷与她同岁,甚至比她还小一个月,当时看他高高帅帅的,虽然有点玩世不恭,但家境确实很不错,老家这边不仅经营着一家百年品牌家私店,有房有地有车,就连深圳东莞那边也建有房出租。
父母当时夸得天花乱坠,满意得一塌糊涂,杨菱琴对他身高相貌也颇为心动就此坠入爱河,完全没想到过婚后的日子会是这么的累死累活,而邹凯捷就是个彻头彻尾毫无责任心的未成熟大男孩!
相亲本就是从没感情开始的,她当时傻白单蠢得很,邹凯捷拽得跟二世祖似的她还觉得他酷,跟他处了一个多月后就住在他家里了,第二个月就怀了孕,第三月给了订金定了日子,第五个月就正式摆酒结婚,她稀里糊涂地把自己嫁出去花了不到半年时间,大好的青春年华还没绽放就被婚姻和孩子给束缚了。
她数不清多少次带着孩子哭唧唧地回娘家,过不了几天又灰溜溜地回来继续过着日复一日枯燥无味的生活了。
都说路是自己选的,哭着也要走完,心灰意冷时杨菱琴只能心里默念自己老公还年轻,再过几年成熟了就懂得什么叫责任了,或者再过几年孩子大了好带了就轻松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晚上频繁起夜再加上心情抑郁,杨菱琴折腾到凌晨四点多才睡着,然而还没睡够两三个小时,七点两岁大女儿瑶妹醒了,在床上滚来滚去地玩,一会揪她头发,一会挠她脚底,稚声稚气地叫她起床,要她陪她玩。
杨菱琴困得不行,最终还是被她弄醒了,只得坐起来给她穿好衣服鞋子,一边给她冲奶粉一边没好气地骂着,“喝完奶叫你爸爸跟你玩!”
“爸爸….猪猪….”瑶妹坐在床上指着邹凯捷嘟囔道。
杨菱琴捏了捏她脸蛋,“爸爸是猪,那你是什么?”
“窝系佩奇!”瑶妹笑嘻嘻地露出一口乳牙。
大清早看着女儿天真可爱的笑容,她心情才好了许多。
早饭是家婆白盛芳随手煲的粥,她晚上睡得早起得早,当她慢条斯理地和邹隆华吃完后,杨菱琴就带着瑶妹下楼来了。
白盛芳逗了逗瑶妹后,神情缄淡对杨菱琴说道,“等下你喂她吧,我要过去开店了。”
邹家的家私店开在闹市,规模很大,还请了好几个帮工伙计,因为有资历有名气,生意无论淡季旺季都很不错,还有几处收租的铺位,光是一个月收到的租金相当于一个人出去打工一年的收入。
所以家境普通的杨菱琴能嫁过来算是高攀了,所以门不当户不对的后果就是—–人在屋檐下常常被瞧不起,受了委屈没资格撒,也没底气撒。
杨菱琴困得一直打哈欠,正想随便喝点粥回房间补觉,听到白盛芳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大清早的谁会来买家私用得着赶着去开店么?明摆着出去跟朋友打麻将也不肯帮忙带下瑶妹,再怎么说瑶妹也是长孙,可她带过她的次数却屈指可数。
家公家婆出门后,杨菱琴喝完半碗粥后就给瑶妹喂,可两岁的小孩正是顽皮捣蛋的时候,一会跑来跑去的,一会拿勺子乱搅或者含着一口粥迟迟都不肯吞,杨菱琴骂她几句就扁嘴,打她手就哭嚎十多分钟,喂她一碗粥足足折腾了一个小时。
而这会房间里突然传来了婴儿的哭声,小女儿晴晴又醒了,她想补觉是不可能的了。
杨菱琴叹了口气,心中一股烦闷烦躁的情绪到了极点,见还有碗底一点粥瑶瑶不肯吃了就重重把碗搁在桌子上,坐着不动身。
她打算让小女儿的哭声吵醒那个死男人最好,凭什么他能睡得那么舒服而她熬得眼圈都黑了!

杨菱琴邹凯捷免费阅读

小女儿的哭声此起彼伏,一声比一声响亮,一声比一声委屈,杨菱琴听着心里煎熬得不行,恨不得立刻飞上去,可心里赌着一口气让她不甘心就这样屈服。
然而,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听着晴晴快要声嘶力竭却依旧没得安抚停不下的哭声,杨菱琴深深叹了口气,给瑶瑶放了动画片看让她自己玩后,匆匆上楼。
进房门后,出乎意料的邹凯捷醒了,只见他顶着鸡窝头坐在床上睡眼惺忪地抱着晴晴烦躁地哄着,见杨菱琴终于上来了松了一口气之余他又开始责骂道,“死哪去了那么久!?你女儿都要哭晕过去了!”
杨菱琴没想到他会起来哄孩子只是哄不停罢了,心中的气恼和不甘稍微降了些,没好气道,“她不也是你女儿吗?哄个孩子都哄不了!”
邹凯捷像是丢个烫山芋似的把孩子地给她,然后抓了抓一头乱毛重新跌回床去。
“吵死了一天天的….”他嘀咕,几乎眨眼又睡熟了去。
杨菱琴挽起衣服喂奶还不到两分钟就听到了他的呼噜声,她偏头看着身边这个年轻的男人。
五官端正,皮肤白皙,相貌还算英俊耐看,但那脾气性格太过狂躁,一点成熟稳重的样子都没有,她当初怎么就偏偏选择了他呢?真是应了那句话,知人口面不知心,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邹凯捷睡到十点多才起床,起来后磨磨蹭蹭地刷牙洗脸换衣服照镜子撸发型折腾个半天才出来。
不得不说,本就长了一副不错的相貌和身材的人一旦注意形象和收拾,自然是璀璨夺目,光彩照人。
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杨菱琴每次看到他神采奕奕,一表人才的样子,糟糕的情绪都会不知不觉地消散,然后回顾自己蒙头垢脸,睡衣拖鞋,撩起半边衣服喂奶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油然而生的自卑和惭愧。
邹凯捷从不留意她的情绪变化,去厨房瞄了一眼已经凉了的粥,他皱了皱眉,也没打算煮热,一边拿起手机车钥匙,一边对杨菱琴问道,“晚上要买什么回?”
杨菱琴把喂饱的小女儿放到婴儿车玩耍,闻言顿了顿,说道,“晴妹纸尿裤没了,瑶妹昨天吵着要吃松糕。”
邹凯捷‘嗯’了一声点头,走到瑶妹那边摸了摸她的脑袋就要出门,瑶妹也不缠他,正在认真地看动画片,杨菱琴忍不住说道,“你不吃早餐?锅里还有两个鸡蛋。”
“外面吃。”邹凯捷头也不回。
杨菱琴暗骂自己滥发关心,明知道他那么聪明的人出街大把新鲜滚热的美味早餐吃,哪里还吃你的凉粥。
白盛芳和邹隆华负责打理家私店和其他店铺铺租,而邹凯捷则是浑水摸鱼,在店里时会帮忙接待下客户或者开车送送货,不想去店里就跟那些狐朋狗友去吃喝玩乐打游戏,工作轻松休闲,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杨菱琴觉得邹凯捷真的活得没有一点压力,大学毕业后不用经历社会的摧残,直接在家鬼混,父母给他盖了别墅楼,买跑车,还赚钱给他花,娶老婆不费吹灰之力,要什么有什么,不用为生活所迫不用带孩子不为一日三餐所愁,日子过得不知有多潇洒自在。
相比自己,她只觉得悲催,旁人都说她嫁了个富贵好人家,却不知她踏入了多深的淤泥坑。
杨菱琴刚嫁过来那会,许是觉得高攀了邹家,所以她家人三番四次叮嘱她要在婆家乖巧勤快,懂事贤良,所以当白盛芳做饭时,她是抢着过来帮忙炒菜洗碗打扫卫生,本来他们家请了一个亲戚过来帮忙煮饭的,但后来因为她做得一手好菜很合他们口味,所以那个亲戚辞掉了,久而久之,所有的家务事就全都落在了她头上。
再后来,因为她不是赚钱的那一个,带娃做饭,成为了理所当然的事。
下午三点杨菱琴终于哄睡了大的小的,自己也小憩了大半个小时还没睡够,白盛芳回来了,径直进来她的房间,把两条新款的背带和几套婴儿衣服丢到床尾。
她语气有点盛气凌人,“你娘家买来的背带太旧了,扔了用我买的这两条吧。”
杨菱琴睡得迷迷糊糊的,闻言坐了起来,看着床上的东西反应了一会后才嘟囔道,“我妈买来的背带好用啊….”
之前背瑶瑶的背带是她妈妈亲手做的,上面绣了花,现在都还经常用来背瑶妹,她以后还打算用来背晴妹。
“哪里好用?绑带又长款色又老土,背出去笑掉大牙。”白盛芳没好气道,她拆了包装,把新款背带拿出来展示给她看,“呐,我买的这条简便又好看,背前面后面都可以。”
杨菱琴看着那条比较新款流行的背带没说话,她不喜欢用这种,看着简便时尚实则不够实用,背着大人小孩都很不舒服,但碍于家婆的脸色她没敢说不要。
“晴妹快三个月了白天可以背着她煮饭做家务什么的了,省得整天躺在床上无所事事。”白盛芳说话声音向来直白伤人,懒得转弯抹角。
杨菱琴被她说得很是委屈和不忿,她哪有整天躺床上无所事事,一天下来洗衣做饭还要带两个孩子都要折腾得筋疲力尽了!
她张了张口想反驳,但心中一阵无力感 ,她深深知道一旦反驳白盛芳肯定会说谁谁家的媳妇带三个娃去种田锄地都不喊累你喊什么累?嫁过来这边不用你耕田种地不用你打工赚钱都算你福气了!
可是,比起带孩子,她真的宁愿去打工!
白盛芳见两熟睡的孩子似乎要被她吵醒了,便赶紧事不关己地转身出去,边走边念叨着,“客厅里玩具什么的丢得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收拾一下….”
“呜哇—–”杨菱琴还没转身,身后传来婴儿心躁的哭啼声,明显是没睡够眼被吵醒的样子,这样是最难哄的,她连忙抱起晴妹撩起衣服要奶睡她,可晴妹哭着就是不肯吸,放声大哭得怎么都哄不了,小丫头的哭声把大丫头给吵醒了,瑶妹揉着眼睛也开始嘟囔着要妈妈。
杨菱琴分身乏术,被吵得头痛极了,一股浓浓的烦躁怨气油然而生,眼角余光看到床尾白盛芳买来的新背带就觉得闹心得很,她一气之下就忍不住抓起它扔出了门口!
好巧不巧,白盛芳刚从自己房间换了家居服出来,而那背带正好就被扔到了她脚下!
白盛芳的脸色瞬间难看不已。

小编推荐理由

求你,别离婚!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