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遭权宦强娶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惨遭权宦强娶后(温疏眉谢无)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温疏眉谢无小说————惨遭权宦强娶后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荔箫所著,讲述了一朝天子一朝臣。皇位上换了人,太子太傅举家入狱,曾经的名门闺秀也落入青楼。适逢西厂督主谢无权势滔天,

温疏眉谢无内容介绍

秋意萧瑟,落叶金黄。
青楼聚集的平康坊里白日里惯没什么客人,名气最盛的浓云馆也不例外。
三楼供花魁居住的雅间里,温疏眉静立在窗前,静听老鸨苦口婆心地“规劝”。
这老鸨是个狠厉的人,平日对楼中姑娘们打骂惯不留情面。在她面前总一副点头哈腰的模样,倒也算楼中奇景了。

惨遭权宦强娶后温疏眉谢无全文阅读

温疏眉知道,这是拜西厂督主谢无所赐。
“……姑娘,我们也是没法子了。”老鸨在她身后,躬着身,沉叹,“照理说,四年前谢督主开口时我们就该把你送去谢府。但那那时他发了话,说不逼你,便也罢了。如今……如今……”
老鸨只消一细想,就打了个寒噤。
四年前新君登基之时,谢督主只是有从龙之功,如今却一夜之间将东厂也扫清了。皇帝对他愈发倚重,连开国摄政王离世后空置多年的豪阔王府也次给了他居住,说他权势滔天已毫不为过。
而在昨日,谢督主又着人往浓云馆送了两千两黄金来。
各种意味不言而喻。若他们再不将温疏眉送去谢府……老鸨禁不住地想到了自己人头落地的模样。
看温疏眉没反应,她又继续劝道:“姑娘,这等的人物若得罪了,与你也……”
“你不必这样要挟我。”温疏眉微微转过头,面容娇俏,却锁着眉。
她自幼便生得好看,三四岁时就已是长辈们交口称赞的美人坯子。十一岁时她家道中落进了青楼,当即便成了京中一桩大事。世族权贵、文人墨客,一时都想来一尝温柔。
若不是谢无在她落入青楼的第四日就出重金将她包了下来,她现在已不知会是什么样子。
这般想来,她很该谢他才是。
樱唇抿了抿,她沉了口气:“我去就是了。”
“哎……”老鸨如蒙大赦,重重地松一口气,指向不远处的案桌,“这些……这些钱你也都带去吧,还给谢督主。四年前有一千两,昨日又添了两千两,一共是三千两。另有这四年来督主着人给你送来的月例,一个月五两黄金,共是二百四十两,都在这里了!”
她不多言,应了声:“好。”
跟着,老鸨又折到桌边,将放在椅子上的衣裙捧到她跟前:“谢督主专门着人送来的……”
大红的衣裙,绣满象征吉祥如意的绣纹。
是婚服。
她别开眼:“不穿。”
老鸨刚堆起笑的脸就又僵住,温疏眉薄唇轻抿:“我要到谢府才会见到他,到时他若不快,自会直接拿我出气,犯不上再找浓云馆的麻烦了。”
老鸨想了想,也罢。不找浓云馆的麻烦便好,其他的事与她何干?
翌日清晨,青绸马车轧过石板地驰出平康坊,一路向西,到颁政坊门前才停下。
颁政坊紧邻皇城,许多权贵都居住于此。说来也巧,温疏眉原本的家也在这里,与皇帝新赐给谢无的府邸仅一墙之隔。
下车时,她下意识地往温府方向看,又在真正看到那一片寥落之前狠狠将目光收了回来。
抬起眼,她认认真真打量眼前这刚成为谢府的地方。
这处宅院原是开国之初摄政王的宅邸,太|祖皇帝念其功勋,赐其摄政王之位。但这位摄政王心思却通透,为免功高震主,在得封后的三个月里就渐渐推掉了一切实权,只求了一处豪阔的府邸安享晚年。
做臣子的如此通情达理,太|祖皇帝便也没有小气,为他修的府邸足有皇宫的三成之大。以致于后来摄政王离世,儿子们无一敢承继这样逾制的王府,只得恳求皇帝将它收了回去。
一隔近百载,尘封已久的府邸终于又有了新主。
却是个宦官,奸佞。
温疏眉叹气,明眸也黯淡下去。守在旁边的宦官只当没看见,低头不吭声,不多时,府中有人迎出门来。
是个与温疏眉年纪相仿的姑娘,穿着一身鹅黄的衣裙,一直迎到他们跟前,眉眼含着笑:“是温家小姐吗?”
“叫我阿眉吧。”温疏眉扬起一抹笑。
现如今,哪还有什么温家小姐呢?
“好,阿眉。”面前的姑娘眼睛亮晶晶的打量着她,“叫我小五便好。我们快进去吧,督主等你多时了。”
温疏眉点点头,随着她一并进了府门。
行走之间,温疏眉的心弦越绷越紧。她害怕了,甚至后悔,后悔没依谢无的吩咐将那身婚服穿上。
可她祖父配享太庙,祖母诰命在身,父母即便已被流配四载也仍流芳民间,文人墨客无不称颂。
她实在没办法让自己穿上那身大红婚服,“嫁”到一个奸宦府中去。
迈过一道院门,小五轻声说了句:“到了。”

惨遭权宦强娶后温疏眉谢无免费阅读

温疏眉忽而连心跳也变得不稳,掩在袖中的手一分分凉下去,直冻得指尖发颤。
紧跟着,她们便又迈过了房门。
温疏眉再不敢抬头,跟着前头的脚步一起穿过外屋,向侧旁一拐,迈进内室的门槛。
站定脚的时候,她已不知不觉被让到了前头,小五退到了她侧后。
慌张激起无措,温疏眉鬼使神差地抬眸,落在窗前银灰色的背影上。
不及细看,裙角忽而被人拽了拽,她侧首才见小五已俯身跪地。她刚要屈膝,余光却睃见窗前的人正转过头来。
温疏眉蓦然僵住,浑身的血液都好似在这一刹凝固了,让她想动也动不得。
她只得死死低着眼,在如鼓的心跳声中感受着他的目光。
谢无眯眼打量着她:玉色衣裙娉婷而立,像春日里一颗漂亮又柔弱的小花苗。
没穿婚服,不乖。
小花苗还怪倔强的。
他闲闲地踱向她,温疏眉只觉一股阴冷的寒气直逼而来,就像书里写的有地狱魔物靠近时的感觉。
在他更近一些的时候,她便愈发厉害地发起了抖,从指尖开始,不受控制地一直蔓延到肩头,牵扯着她鬼使神差地想象起了日后的生活——她听说过的,她听说愈是位高权重的太监愈是扭曲得可怕,总有颇多不可言说的癖好,折磨得人生不如死。
于是在走到足够近时,谢无听到一声彰显恐惧的压抑吸气声。
他顿住脚,挑起眉头看眼前的小美人。
至于吗?
他觉得好笑,伸出手指,抵在她下颌上。
温疏眉打了个寒噤,如同碰了静电。
下一刹,他的手指上挑,硬让她抬起脸来。
温疏眉禁不住地再度吸了口凉气。
——她没想过,权倾朝野的奸宦竟也能生这样一张脸。
他的整张脸洁白温润,偏又弓眉剑目含着英气,那上挑的眼角里再浅含几许难言的韵味。
这样一张脸,实在是称得上俊美了。
不,不止是俊美……温疏眉直想起儿时读过的几句乐府诗来: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①。
郎艳独绝,
世无其二。
她一时怔忪,谢无玩味地睇视着眼前这僵住的明眸丽色,勾唇笑起来:“知道我是谁么?”
带着邪意的声音犹如恶灵,直将绝伦风姿点缀出的那一点儿虚浮的美好都击了个粉碎。
温疏眉骤然一栗,虽被他迫得低不下头,眼睛还是在恐惧中硬低了下去。鸦翅般的羽睫一颤再颤,她仔仔细细地斟酌过一遍答案,开口时还是声音极虚极轻,几近染上哽咽:“您……您是西厂督主。”
伴着一声轻嗤,修长而苍白的手指收了回去。
温疏眉一下子将头低得更死了,雪腮阵红阵白,羽睫更低地压下去,掩藏慌乱。
谢无的目光在她面上转了两度,终是移开,落在跪在她侧后的小五身上:“带她去聆泉斋。”
“诺。”小五一叩,拎裙起身。谢无已转过身,不紧不慢地走向了墙边的书架。
“走吧。”温疏眉被轻拽衣袖,陡然回神。点点头,忙不迭地随着她走了。
她一刻都不想在谢无面前多留。

小编推荐理由

惨遭权宦强娶后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