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姝宁谢长霁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赵舒宁谢长霁小说(赵姝宁谢长霁)

主角是赵姝宁谢长霁的古言小说叫做《失忆后我和王爷和离了》,小编分享赵姝宁谢长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经过了周围人的解释,她才弄清楚,原来眼前这个男人是当今端王,而她是端王妃,因为夫君不喜,一时间想不开投了湖,被救上来之后就失去了记忆

小说简介

当赵姝宁醒来的时候,眼前映入了一个陌生男人的脸,不得不说这个人是她见过为数不多的美男,但是自古男女授受不亲,他又怎会出现在她的房中?男人随后递来了一纸和离书,竟然是要休妻!可她才刚刚过了及笄礼,哪里来的夫君?经过了周围人的解释,她才弄清楚,原来眼前这个男人是当今端王,而她是端王妃,因为夫君不喜,一时间想不开投了湖,被救上来之后就失去了记忆

赵姝宁谢长霁小说免费阅读

醒了?你看看这和离书,若是想通了,便签了吧。一道陌生的男声在耳边响起。

赵姝宁方才苏醒,这会儿脑子还一阵阵的发着懵,闻声望去,便瞧见了一个陌生男子,着一身赭红色长袍,身量颀长,气宇轩昂。

只是不知因何如今薄唇紧抿,双目满是淡漠,手中捏着张纸。

察觉到他眼中的不满愈甚,赵姝宁收回了目光,呆愣愣的接过那张纸。

这是什么地方,眼前这人又是谁?

她看向手中的纸,和离书三个大字赫然纸上。

若是现下和离,本王便将端王府三分之一的产业赠与你,往后便是和离了,你也不必寄人篱下。那男子继而又道,要是还执迷不悟的继续犟着,往后本王也不会再见你,你便在这佛堂吧。

赵姝宁呆愣愣地眨了眨眼,抬起手抚了抚脸,确认自己没有在做梦,方又问道:你在与我说话?

谢长霁似是没有想到这个回答,呆愣了瞬息,继而更加的厌恶,只以为赵姝宁在做戏:本王决意已定,你自己好生想想,若是想明白了,让人来告知本王便是。

说罢,转身便走,到门外的时候似是嘱咐了几句,随后一个丫鬟不情不愿地走进来。

赵姝宁昏昏沉沉的脑袋艰难地消化着方才的信息,侧过头打量了这间屋子。

她记得,她分明是才过及笄礼,怎地突然躺在这儿了?

这里不是她的闺房,也不是任何一个她去过的地方,陌生的很。

挣扎着坐起身,发觉脑袋像是针扎一般的疼,嗓子也像被刀割了一样。

方才进来的丫鬟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也没有打算上前搀扶一下,见她要下床了才凉飕飕地说道:娘娘您就别折腾了,殿下是不会回来的。

你在说什么?赵姝宁眉头紧蹙,为什么这些人都这么讨厌她?

丫鬟见她这般,更是不耐烦:您看您连投湖了殿下都没心软,这般造作也就是苦了咱们这些做奴婢的。

投湖?赵姝宁抓住了重点,我什么时候投湖了,我为何投湖?

她昨日才及笄,年华正好,有什么想不开的要投湖去?

丫鬟冷嗤一声,还不是为了把事情闹大,让王爷可怜你。

赵姝宁越听越不明白,心头烦躁。

你究竟在说什么?赵舒宁平日里也不是会吃亏的性子,刚刚还没缓过来,这才任由这两个陌生人冷嘲热讽,现下终于慢慢清醒了,厉声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小丫鬟被噎了一下,扫过赵舒宁的脸,暗自思忖道,王妃不受宠是府内人尽皆知的事,若非如此她也不敢这般嚣张,倒是没想到寻了次死,倒像是立起来了。

可那又如何,想到方才王爷出去的时候脸色,估计这位马上就是个弃妇了,丫鬟想到这便又提了嗓门,冷笑道:王妃在水里泡久了,脑子不清楚了不成,这是咱们端王府的小佛堂,娘娘犯了错在这儿受罚呢。

端王府,城郊别院,受罚。

赵舒宁心头一跳,又问道:现下是什么日子?

八月初五。

不对,这日子不对,她的及笄礼是四月,一股寒意慢慢从背后升起,赵舒宁挺直了背,强装镇定地继续问道:哪一年。

永安三十五年。小丫鬟看着赵舒宁越来越不对劲的脸色,心里发毛,借口去拿药转身便走。

赵舒宁此刻哪里还顾得上这些,脑子里一遍遍地回想着方才听到的,永安三十五年,距离她及笄,已然过了五年!

可她丝毫不记得这五年经历了什么,再一想醒来之后他们说的话,这五年里她竟然嫁给了端王?!

赵姝宁谢长霁小说全文阅读

赵舒宁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下的心情,心跳加速,额头慢慢渗出了冷汗,开始努力的回想一开始那个男人的话。

若是现下和离,本王便将端王府三分之一的产业赠与你,往后便是和离了,你也不必寄人篱下。

这么一想,那人便是端王了。

端王府三成的产业,谁人不知端王富可敌国,这京城东边整条街都是端王府的产业。

赵姝宁跳动的心慢慢平复下来,虽然不知道这五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会嫁进端王府,但就方才端王的态度来看,她现下的处境应当尚可。

毕竟她答应和离,端王府的产业就有她的一份了,财帛动人心,赵姝宁该死的心动。

五年时间,换这么多钱,怎么算都是值当的。

正想着呢,就看见门又开了。

王妃这回可真是豁出去了,连跳河都敢了。周思月掩嘴嘲笑道,只是现下怎么还在这小佛堂里呢?

与你有何干系?

怎么无关。周思月眼珠子慢悠悠的扫过屋子,你可知道,王爷现下在何处?

不等赵姝宁开口,周思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王爷正陪着我姐姐挑首饰呢,明日便是我祖母的生辰了,端王爷和我们周家的关系,想必你知道的吧?

赵姝宁当然知道,周家是端王爷的母爱,而周思月姐妹俩便是端王嫡亲的表妹。

到这时了,赵姝宁终于明白过来自己的处境了。

虽不知道端王为何娶自己,但想来必定不是因为喜欢,许是有什么难处,迫不得己,如今寻到心上人了,便想着和离了。

只是没想到,五年后的自己竟然这般没出息,和离书都送到眼前了还寻死觅活的。

既然如此,和离便和离。

用个有名无实的端王妃之位换端王府的三分之一的家产,值当的很。

等她想明白了,回过神来的时候,赵姝月已经不见踪影。

摇了摇床边的铃铛,唤人进来。

方才我醒来时见到的那位是何人?

进来的还是原先那个丫鬟,看傻子一般看着她,说道:您是说王爷?

赵舒宁点点头,表示自己知晓了,她猜测的果真没错。于是吩咐道:你把他叫来,便只说我答应了。

您这是说什么胡话?小丫鬟以为她想见王爷,王爷岂是你说见就能见的。

找不到王爷便找他身边的人来。赵舒宁本来就烦心的很,见这个丫鬟三番四次嘲讽自己,当即冷笑道:便是王爷再不待见本宫,本宫如今也是端王妃,想处理一个两个奴才也是轻而易举的事,你算个什么东西!

小丫鬟是个欺软怕硬的,见赵舒宁冷了脸,立马服了软,匆匆忙忙地往外头跑去传话。

最后来的是王府的总管,人来的很快,几乎是一听到消息便飞奔过来了,快的让赵姝宁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平日里苛责下人了,要不怎么一个个的都恨不得她赶紧离开。

王妃您说的可是真的?李忠还是不相信,毕竟这也不是一次闹和离,每每王爷一提,王妃便开始闹幺蛾子。

取笔墨印泥过来。

是。眼瞧着赵姝宁是认真的,李忠赶紧出门去准备。

赵姝宁心里呵呵两声冷笑,这王妃做的是当真没意思,随便拎个下人出来都敢对她指手画脚,可见平日里过的有多憋屈。

但凡端王爷平时表现出一丝对她的尊重,这帮下人也断断不敢如此。

可即便是这样,失忆前的她还是不惜以命相挟企图留住这个男人。

可笑又可悲。

赵姝宁叹了口气,撑起身子下床简单打理了一番,换了身整齐的衣裳,坐在妆台前等着李忠过来。

不过片刻,李忠便带着笔墨进来,放在赵姝宁眼前,盯着赵姝宁,示意签字。

赵姝宁一言不发,干脆利落的签下自己的名字,又摁了印泥,将和离书甩给李忠。

这般,奴才派人替娘娘收拾一番,搬回主院。

说完便着急忙慌地带着和离书去了前院书房。

书房里,谢长霁正看着练字,便听到轻微的扣门声,冷声道:进来。

只见李忠屈着身子急匆匆地进来,面上带着笑意,道:启禀王爷,方才奴才去了一趟小佛堂,王妃答应了。

呵。谢长霁手中的笔丝毫没停顿,不在意的说道,不答应便让她在那儿多待几天,醒醒脑子。

说完意识到不对劲,愣了片刻:你方才说什么?

李忠笑呵呵地重复了一遍,又将签了字的和离书递上:恭喜殿下,王妃答应了。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赵姝宁谢长霁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