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若影独孤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她是惊鸿照影来(顾若影独孤漠)

《她是惊鸿照影来 》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顾若影独孤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优浅所编写的,讲述了顾若影独孤漠的精彩故事。兴许是太医担心顾若影对这些东西不太懂,一边思忖着一边与顾若影解释:蝉蜕是一味中药,我买的常作避孕之用,孕妇长期服用会见红。

小说简介

虽然平日里两人针尖对麦芒,可到底都是女人,顾若影难免会心生恻隐之心。
她与独孤漠一同坐了下来,向太医问道:甄孺子的身子一直都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就见了红呢?究竟是吃错了什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顾若影能想到的事情,太医也一定能想得到。早在此之前,太医就已经让人好生查验过了。

她是惊鸿照影来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虽然平日里两人针尖对麦芒,可到底都是女人,顾若影难免会心生恻隐之心。
她与独孤漠一同坐了下来,向太医问道:甄孺子的身子一直都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就见了红呢?究竟是吃错了什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顾若影能想到的事情,太医也一定能想得到。早在此之前,太医就已经让人好生查验过了。
回太子妃,方才已经让人查验过了,是甄孺子吃的补品里让人掺入了蝉蜕,才令甄孺子见了红。
太医的话才说完,顾若影便能隐隐感觉到一阵不安在向自己袭来。
这蝉蜕是什么东西?
兴许是太医担心顾若影对这些东西不太懂,一边思忖着一边与顾若影解释:蝉蜕是一味中药,我买的常作避孕之用,孕妇长期服用会见红。
听到这里,独孤漠朝屋里的侍女问了一句:你们平日里伺候着,怎么也不知小心一些。究竟是什么补品里,会掺了这害人的东西?
几个侍女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开口回独孤漠的话。
此时,还是甄夫人走了出来,先是看了顾若影一眼,而后才回了独孤漠的话。
太子殿下可要为甄孺子做主,那补品,正是太子妃让人送来的。
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顾若影就知道,甄怜儿此时出了事儿,必定是她好心让人送来补品让人动了手脚。
她不甘示弱,反问甄夫人一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若不是在你看来,本妃让人送来的补品里,加了这害人的东西,有意要让甄孺子小产?
即便太子妃怪民妇说的话难听,民妇也要说。甄孺子先太子一步怀上了太子殿下的骨肉,太子妃难免心生嫉妒,处处为难。
别的事情也就罢了,甄孺子腹中怀的,可是太子殿下的孩子,即便是庶出,那也是凤子龙孙,太子妃只因为嫉妒,便如此狠心,想要去伤害一个无辜的孩子,着实是没有气度。
甄夫人的话才说完,独孤漠的右手轻轻抬起,重重落在手边的桌上。
他怒的,并非顾若影,而是甄夫人对顾若影的指控:甄夫人,本宫敬你是甄孺子的母亲,念甄孺子有身孕,难免会思念双亲,才让人接了你来东宫照顾她。即便你是长辈,也不能对太子妃如此无礼。
甄孺子之事,本宫相信,并非太子妃所为。有人想伤本宫的孩子,本宫必定会让人查证清楚了,给你们一个交代。
甄夫人见独孤漠如此帮着顾若影说话,十分不甘心,看到女主的眼神里充满了敌意:那补品是太子妃送的,不是太子妃下的手,还能是谁下的手?
太子殿下,这东宫里除了太子妃以外,还有谁敢对太子殿下的孩子下手。若不是因为太子妃嫉妒,甄孺子也不会在这后院里住着。

她是惊鸿照影来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太子殿下驾到。
话音刚落,一双鎏金长靴便踏进了昭阳殿,随后便是一身绣着黑色暗纹的玄色长袍,独孤漠眉头微蹙,眸子中寒光暗涌,叫人看一眼便能冷到心底。
顾若影挑眉,心中暗道不好,独孤漠却已经踏步进来,顾若影只得道:见过殿下。
嗯独孤漠的声音淡淡的,眼珠微微一动,就注意到了躺在地上的甄怜儿,而甄怜儿的下腹,已经渗出的一片刺目的殷红。独孤漠不由得皱眉,扭头直勾勾地盯着顾若影质问道:太子妃,这是怎么一回事?
地上的甄怜儿眼角闪过一丝得逞的笑,嘴里惨叫得却更是厉害:啊好疼,太子,太子,我的孩子,孩子
独孤漠脸色更是不好,一把横抱起下半身已经染满鲜血的甄怜儿,迈步就朝着门外走去,走了两步,顿住了回头,眼神像是毒箭一般冷冷地射向顾若影,一字一顿咬牙切齿:顾若影,为什么怜儿会这样躺在你面前,今天的事,你要给孤一个交代。
说罢,独孤漠头也不回地抱着甄怜儿绝尘而去。
娘娘扑通一声,画扇在顾若影面前跪下,不住磕头道:娘娘,都是奴婢的错,奴婢一时冲动,才会害的娘娘为了维护奴婢动手。奴婢罪该万死。
顾若影摆摆手,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起来吧。
娘娘。画扇此刻已经满脸是泪。
摇摇头,顾若影冷笑一声:难道你真的以为,甄怜儿刚刚那一出,是因为我的一耳光?幽幽地看着前方,顾若影眼中多了一丝苦意:咱们是被人暗算了。
太子原本喜静,素日里丫头婆子在殿里走路都是小心翼翼,今日的太子正殿,却是传来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
啊啊
稍稍在太子宫中呆的时间久一点的奴才们都能听出,这是前些日子刚刚怀孕的甄怜儿甄怜儿的声音。
正殿之上,独孤漠的脸沉的像是一块黑炭一般,听着甄怜儿的呻吟,他的心里更是烦躁:胡太医,本王的孩子到底怎么样了?
胡太监须发皆白,乃是宫中的老太医了,此刻紧缩眉头,似乎面临着极为棘手的难题。又是思索了片刻,才回过头朝着独孤漠深深行了一个礼。
独孤漠面色一紧,一把伸手扣住胡太医的手腕,声音更是森冷:胡太医,你这是什么意思?
太子殿下,胡太医双手抱拳行了一个礼,眼中似有痛惜,沉吟道:甄怜儿腹中的胎儿,恐怕
恐怕?独孤漠挑眉,扣住胡太医的手更加用力。
胡太医摇摇头:太子殿下,这位甄怜儿乃是服用了极寒之物,胎儿本就不稳,而后又受到外力的猛烈撞击,两相合力之下,胎儿受到极大损伤,此刻已经保不住了。顿了顿,胡太医继续道:微臣开一个方子,可以帮甄怜儿止血化瘀,保甄怜儿性命无虞。
松开扣着胡太医的手随意挥了挥,独孤漠示意照做。
甄怜儿还在床上一阵阵地哀嚎,此刻她的嗓子已经喊哑了,脸上更是多了几分憔悴苍白之色,可是若是细看,那脸上竟然铺着细细密密的脂粉。唇上原本的血色,也被刻意的抹白了许多。
独孤漠不忍再看,抬脚走出正殿,只留下一句好好照顾甄怜儿,就转身离开。
一连数日,独孤漠都没有回太子府。一直到十日后的傍晚,独孤漠才从皇宫回来,前脚踏进太子府,后脚就召来了甄怜儿和顾若影两人。
而和十日前的场景不同的事,此刻甄怜儿却是端坐在金丝楠木椅上,顾若影却没有被赐座,直挺挺地站在殿前。
怜儿的孩子没了,独孤漠开口,语气低沉:大家也都知道了。
顿了顿,独孤漠继续开口道:那日本王进殿,就见到怜儿已经躺在地上,再去请太医前来,已经晚了。
太子妃,独孤漠的声音多了三分冷意:你给本王一个解释,为什么怜儿会倒在面前?
顾若影一怔,老老实实回答:是本宫打的她。
为何?
甄怜儿目中无人,妄自尊大,该打。顾若影抬首,丝毫不畏惧独孤漠的质问。
姐姐甄怜儿眼中含泪:我不过是说了一句,主子说话,下人不要插嘴,怎么就说我是目中无人了?说罢,甄怜儿扭头望向一旁的独孤漠:太子殿下,您评评理,难道我说错了吗?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顾若影独孤漠完整版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