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风流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盛唐风流(林香儿白宋)

主角是林香儿白宋小说名字是《盛唐风流》为你提供盛唐风流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说话前音长、后音虚,脚步空浮,气短不接,当是连日操劳,行无规律所制。最近是不是惧冷却虚汗,口干发苦,精神不聚?刘管家你不单是肾阴虚,还有湿热聚积之症。

小说简介

说话前音长、后音虚,脚步空浮,气短不接,当是连日操劳,行无规律所制。最近是不是惧冷却虚汗,口干发苦,精神不聚?刘管家你不单是肾阴虚,还有湿热聚积之症。

盛唐风流完整版全文

士族林氏小姐不幸染病,药石难治,需以婚事冲喜。
一月前,寒士白宋入赘林家,然林小姐病情任不见好转。

带着入骨之痛,白宋睁眼。
周围环境阴冷、昏暗、只有一束幽光透过门缝打在了角落的柴堆上。
血腥和朽木的味道混杂,让人极度不安。
两段记忆重叠,白宋意识到自己穿越了。
白宋,二十四岁,现代某知名大学医学博士,主要研究中医的科学论证关系和西医的突破和改进方向。
被誉为彻底实现中西结合的未来之光。
不想一朝入梦回到大唐贞观年间。
新的记忆如潮水一样涌入,白宋还需要时间消化。

废弃的柴房内,白宋感觉到自己浑身是伤,像是刚经历了一顿毒打。
但人却躺在一个柔软又温暖的怀中,带着女人独有的香气,淡淡的,像青涩的苹果,也带着一股亲切和熟悉的感觉。
晶莹的泪珠吧嗒吧嗒掉在脸上,白宋才看见怀抱自己的女人正抽泣不止。
淡淡的光鲜映照着她苍白的小脸,稚嫩、无暇,如一块璞玉尚未经过时间的雕琢,显得简单天真。
可爱柔美的脸蛋带着古人的柔美,哭泣的样子人见犹怜。

白宋将欲开口,不禁一咳。
哥!你没死?
哥?
白宋稍缓,记忆瞬间涌现。
这个年不过十六的青涩姑娘是自己这一世的妹妹,如她的柔态一般,单名一个柔字。
这是个善良天真的姑娘,只是因为太饿了才会去偷吃。
仅仅是一个馒头,林家的下人们居然要对这么个瘦小的丫头处以杖刑!
白宋入赘,名义上虽是姑爷,但在林家诸人眼中,他只是个给林家冲喜,给小姐消灾的摆设。
没人会在意他们的死活,能不能赏口饭吃,全看下人的心情。
为了妹妹,白宋领受杖责,不想林家的家丁下手太狠,竟把白宋给生生打死了。
白柔还不知道,现在怀里的兄长已经换了个全新的灵魂。

小柔,别哭了,哥没事。
白宋试着坐起来,尽管身上带伤,但重生的机遇似乎激发了身体的潜能,所有的伤势都在渐渐好转。
看着妹妹已被泪水涂花的脸蛋儿,白宋有些心痛。
虽是第一次相见,但骨肉至亲的感觉深入骨髓,让白宋对这个妹妹有一种天然的亲近和爱怜。
白柔扑到了哥哥怀中:哥,我以为你死了!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不该偷吃东西,哥哥放心,以后小柔就是饿死也不会吃他们林家的东西。
别看小姑娘体虚羸弱,但骨子里却透着股刚强,经此一事,小姑娘已经知道,他们兄妹根本不算林家的人,不会有人在意他们的死活,她要小心地活着,不给哥哥惹祸。
是谁说不吃咱们林家的东西呢?
细长尖锐的声音从柴房外面传来。
听到声音,白柔害怕地躲到了哥哥身后。
房门打开,刘管家慢吞吞地走了进来。
正是这个刘管家处处刁难,也是此人对白宋施以重刑。
白宋起身,挡住妹妹,警惕地看着刘管家:怎么?还打得不够?
刘管家上下打量,觉得白宋的语气和以往不同,却也不以为意:哟,原来还没死,倒是没负了林家一片好意。
说话间,将背着的手拿出来,才见刘管家正提着一个精致的涂漆纹彩的多层盒子。
赶紧吃吧,别说林家亏待了你们。
刘管家打开了盒子,里面上下四层,装的竟是热气腾腾的白米饭,一整只的烧鸡,大碗的黄酒,还以一大盘葱烧驴舌。
米香、肉香、酒香混在一起飘然房中,白宋的胃里立马翻起一阵酸水,实在是太饿了,口齿生津,怎么都忍不住。
白宋咽了口口水,警惕道:你你什么意思?
这是小姐赏给你们兄妹的,赶紧吃,吃完了好跟小姐一起上路。
上路?
刘管家不再说,只是冷笑。
到了现在,白宋的记忆已经很清晰,瞬间想到了一种可能。
小姐是不是快不行了?
没想到你小子挺聪明。
入赘林家一月,林家小姐的病并未因为这场喜事而好转。
白宋也只是在成婚当日与林小姐匆匆见了一面。
回想当日情形,林小姐虽是病体虚弱,但还没有严重到危急性命的时候。
短短一月,病情恶化这么快?
现在的白宋可是超前一千多年,结合中西医学研究成果的专家,医学研究生导师,他的判断岂能有错?
林小姐若是死了,白宋就得陪葬。
这是入赘林家时的条件!
初唐时期,赘婿地位极低,但也好过在外面饿死。
想要入赘林家的可不止白宋一个,正是白宋答应了林家的条件,才和妹妹有了庇护之所。
贞观年间,是寒门崛起的时代,但士族依旧掌握着大多数权力,尤其是在偏远的边陲小城。
林家便是这一代的土皇帝,要一个赘婿陪葬,不管白宋答不答应,都是没得商量的事情。
也就是说,从入赘林家开始,白宋的性命已经跟林小姐连在了一起。
面前的酒是断头酒!
白宋再饿也没了食欲。
不可能!林小姐不会有事的!
听白宋所言,刘管家笑得更加轻蔑:呵呵,当初是你自己答应的,入赘林家便要跟小姐同生共死。先前大夫已经看过,说小姐熬不过今夜。要怪,只能怪你命不好。
什么狗屁大夫!老子才是真正的大夫!林小姐的病我能治。
哈哈哈你能治? 你还是先治一治自己的失心疯吧。
刘管家已经失去了耐心,正要转身离开,呼听白宋沉声说道:刘管家,你身上一股药味儿,想必近来身体多有不适吧?你若不信我能治小姐,不如听我讲一讲你的病如何?
刘管家驻足,回望一眼,闻了闻自己身上:一股药味儿而已,谁人都闻得出来,有什么稀奇?
而白宋之后的话却让刘管家目瞪口呆。
你在三刻前服药,药味之中有黄柏、生地黄、丹皮、茱萸、茯苓、枸杞子、覆盆子、五味子、车前子。此药方叫地黄汤配五子丸,专治少精坏精之症。我观刘管家你说话前音长、后音虚,脚步空浮,气短不接,当是连日操劳,行无规律所制。最近是不是惧冷却虚汗,口干发苦,精神不聚?刘管家你不单是肾阴虚,还有湿热聚积之症。
刘管家愣了足足一分钟,回神之时不觉出了一身冷汗。
原因无他,是白宋之言无一错谬,竟被他隔空观察,一一言中了?

盛唐风流免费阅读

心说这个白宋不是个寒门书生吗?怎么摇身一变成了个大夫?
这一段话不论真假,此番口若悬河,实属唬人。
若没有点儿真本事,即便要编,也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出来。
关键他所言关键之所,处处言中刘管家心头所惑,简直匪夷所思。
刘管家,只要你照我说的,将药方稍作调整,不出三日,精气神必然会有改善。至于肾虚一事,还得多谢时日慢养才行。
你你真会治病?
既然林家请的大夫说是没救了,不论真假,让我去看看总行吧?刘管家你看不起我兄妹不要紧,林家小姐想来也是你看着长大的,哪怕只有一线生机,你也不愿意试试?
说了这么多,就这句话最让刘管家动容。
这年头是察举制和科举制交替的关键时期,士族和寒门之间的矛盾即将爆发在历史的舞台。
民间各地寒门和士族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士族之人对寒门的鄙夷和仇视已经到了极端的程度。
身为林府大管家,看着自家小姐长大,本以为小姐应该嫁给达官显贵,怎么也想不到林家会给小姐招来一个寒士当上门女婿!
所以,刘管家连日来的刁难和苛待是对寒士的仇恨,也是出自对小姐的爱。
如今小姐危在旦夕,若是真有人能救小姐,哪儿还管人家的出生?
你等等,我去禀告老爷。

林府大院正厅,林氏宗亲齐聚,正为林家大小姐准备后事。
林父庭正接管林家不过一年,家主之位不稳,如今嫡女即将病去,此非吉兆。
宗室兄弟表面悼念、惋惜,而借机生事之心久已。
此间内忧外患,让人心烦,可恨发妻不懂体谅,终日只会以泪洗面。
旁系宗亲往来不绝,内外哭声不断,都说想看看香儿。
厅中,林庭正强打精神,安排各项准备。
乎见刘管家疾步行来,进到大厅慌忙说道:老爷,或许小姐还有一线生机。
此话一出,大厅中忽然安静。
刘管家继续说:那个白宋说能治小姐的病。
白宋?哪个白宋?
这两个字对于林家的人还有些陌生。
就是那个赘婿,给小姐冲喜的白宋。
刘福,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什么鬼话都敢在这里说?厅中的年轻男子不屑一瞥眼,府上事情可多了,你要是得闲,赶紧去置办多些纸钱。
老爷,我说的是真的,那个白宋真的会医术!
刘管家很认真,又将先前发生之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但在场人多,却都不以为意。
寒门贱民,即便懂得医术又能如何?方圆百里的大夫都来给表妹看过,没有一个说能治。现在都在准备后事了,难道还能起死回生?为了一口饭就要入赘的垃圾,不过是知道自己要陪葬,编的谎话罢了。
林庭正听了也点点头,摆手道:眼下诸事繁多,下去忙你自己的吧。
刘管家一想,也觉得此事不妥,心说自己怎么就脑子抽了,居然相信一个寒门子弟的鬼话?
正要离开,厅外传来一声低喝:站住!
原来是主母来了。
她在外面听闻女儿的病还有一线生机,哪管是真是假,当即决定让白宋去试试。
没人会相信一个寒门子弟能让林小姐起死回生,但也无人敢在主母伤心欲绝之际说一句反话。
所有人都只能顺着林母的性子,既然林母要让白宋去试,那就去试吧,反正也不会对大局造成什么影响。

林家小姐到底有没有救,白宋心中没底。
一切还要等见到林小姐之后才能作出判断。
他是大夫,不是兵王,若这些人真要他的命,白宋只能束手就擒。
但穿越之事,本就是与天争胜,哪怕只有一线生机,也要尽力争取。
白宋相信,既然上天让他来到了这个时代,就不会让他随随便便就死掉。
半个时辰后,白宋被带到了林小姐的房间,隔着一层珠帘只能看到林小姐躺在床上,裹得严严实实。
明明是夫妻,却连正脸都不让见,赘婿这个职业还真不好做。
小子,你最好言之有物,若想耍什么花样,林某保证让你生不如死。
林庭正有些不耐,他是望族之主,跟一个寒门子弟出现在一个地方都是羞辱,况且更不相信他能医治自己的女儿。
所有的一切,都是这小子设计想要逃走。
别说话,叫他好生瞧瞧,你若能治好我女儿,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林母垂泪,声音细微,尽是小心。
小姐,请伸手。白宋言道。
床上,一只白皙的小手伸出了帘子,精雕玉琢,一尘不染,宛如一件艺术珍品,叫人不敢轻碰。
白宋小心拿捏,顿觉一丝冰凉,但肌肤丝滑如玉,指尖触碰感觉不到一丝毛孔,像剥壳的鸡蛋一般。
半分时间,白宋小心将林小姐的手放回被子。
林父沉声问道:情况如何?
林小姐的病是否昨日突然恶化?
第一问,林父就皱起了眉头,林母也浑身一颤,激动地看了丈夫一眼,然后答道:对对对!香儿昨日清晨还是好好的,不知为何在午后便犯了病,握在床上就没起来。
此乃气火攻心所至,并非疫病而起。林小姐本就体弱,昨日必然出了什么事情,让林小姐情绪激动。
那那可有医治之法?
白宋自信一笑:取一副银针来,只需针灸理疗半个时辰,林小姐便可保住性命。
听此言,林母掩面而泣,低声答应着出房传话。
林父强忍心悸,凝神质问:你确定能行?
自我入赘以来,我的命就跟林小姐绑在了一起,自然不会胡来,行不行只稍待半个时辰便可。
片刻间,寒门赘婿能医治小姐的消息就传开了。
若非小姐需要隔离,估计整个府上的人都要聚拢在小姐的闺阁庭院外。
林府上下,议论纷纷,都说是主母病急乱投医,居然轻信一个寒门赘婿的鬼话。
林氏宗亲们聚在客厅之中,嘴上乞求神灵保佑,心里却暗自冷笑。
若一个寒门赘婿都能治病救人,起死回生,那他们这些世家子弟起飞各个都能飞升成仙了?

小编点评

盛唐风流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