赐他绮梦一场第2章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阮绮年抿抿嘴,到底是壮着胆子,抬起头对上他的目光:嗯。阿佑他父母已经同意了。

是强撑说完的话,话尾还带着心虚。

她和关佑崎虽交往不久,但关家妈妈很喜欢她,一心想让她做儿媳。

他歪着头一笑,放下撑在门框上的手臂,一边将衬衣口往手臂上挽,一边缓缓地走向她,直把她逼到厨房中岛台边,那架势仿佛是精锐的兽,胸有成竹地逼近自己的猎物,满是危险的气息。

她的勇气在这三两步间又消散了许多。

她垂下头,盯着他垂着的遒劲前臂,上面是淡青色的血管,男人味十足,自然反应般地动动喉头。

上次他用这双结实的手臂抱她,那异样的感觉,酥酥痒痒地又爬上心头。

像心有灵犀似的,他的右前臂抬起,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的下颌,强迫她抬头,看着他。

他看着她心虚的眼神,笑得潇洒:我是你的谁?

她皱皱眉头,不想回答。

他手上用力,掐得她下颌两边疼痛,痛得她不得不认输:哥哥。声音小得像蚊子。

他不满,眉头一挑:嗯?年年,我是你的谁?说!

怕他又使劲,她慌了,清晰又大声地喊道:你是我的哥哥!

阮一岚二婚嫁给了翟星湳的父亲翟有为,而他比她年纪大,她一直叫他哥哥,两人没有血缘上的关系。

他笑了笑,帅气的眉宇间都是满意,没放开她,但松了手上的劲:好妹妹。

刚才她和阮综胜的吵架,他听得一清二楚,就是喜欢她这个在别人面前凶巴巴,到他这里,只能当个小猫咪的可怜模样。

想到这里,他脸上笑意更浓:哥哥还没同意你嫁人,你怎么可以随便跟人结婚?

你阮绮年正要反驳,眼睛怒瞪,忽的眼前这张英俊的脸放大,她的唇也被他一口含住,所有的话都被他吃了下去。

她眼睛瞪得大大的,还来不及反应,他的舌已经探了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他那熟悉的清甜气息。

等她缓过神来,才傻乎乎地用手推他结实的胸膛。

他眼睛一挑,嘴角一弯,她越挣扎,他越是将她箍得不能动弹。

一直吻到后面,她的心跳得飞快,都快要软下来

皮肤上那酥酥麻麻的触电感让她慌张不已,急得眼角都有泪光,慌乱下狠狠地咬了他的舌头。

他却不管不顾,就算嘴里有点点的铁锈味,也直到吻够了,放开慌乱的她,笑道:放心,年年,我不会在这里办了你的,只要你答应我,不跟那个什么男的上|床。

我的年年,一定要干干净净的。

他嘴唇上还有丝丝血迹,笑得玉树临风,又像个嗜血的兽。

她把他当哥哥,他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她心里委屈,一时脱离他的桎梏,胆子又大了:我和阿佑要结婚了,为什么不能啊

话还没说完,她人已经被他横抱在怀里,下意识地圈上他的脖子,一脸都是想怒而不敢怒。

他抱着怀里的女人,嘴角是戏谑的笑,眼里闪烁着野兽般的精光:年年,这是你自找的。说着,便朝一楼的客房走去。

阮绮年反抗不了,闷着气,话语里已经带了哭腔:翟星湳,我们这样是会遭报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