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燃情祈总他又宠又撩第3章好看章节在线阅读

甜甜,你怎么出来了?身体如何?

桂甜甜穿着病服,梳的是黎晴少女时代爱梳的麻花辫发型,如还和黎晴是闺蜜时一般楚楚可怜。

祁夜目光落在她的发型上,大步上前,桂甜甜‘不慎’娇弱一倒,立即倒入祁夜怀中。

他们背后,黎晴心口一阵刺痛,惨然一笑。

桂甜甜一来,祁夜就把她忘了。

这二人,男方是英俊多金的豪门总裁,女方是弱风扶柳的娇柔大小姐,从任何人看来,这都像是一对伉俪情深的情侣!

至少,比起她这个不合时宜的原配更像。

桂甜甜长相与黎晴有七分相似,所以,祁夜才会说黎晴是桂甜甜的替代品。

黎晴,我永远只爱你一个人。

黎晴回想起那些不堪回首的甜蜜回忆,那个冰山一般,却只对她绽出真心笑容的少年。

呵,替代品!

阿夜,我已经开始备孕怀你的孩子,可惜,子宫受损阴寒了,被小叶捅的,但你不要怪他,他才三岁。

桂甜甜脸色惨白,看上去比黎晴更加虚弱。

甜甜,你总是如此善良,自己变成这样,还总是替别人着想。

祁夜脸色一变,怜惜地看着桂甜甜似曾相识的面容。

梳着麻花辫的桂甜甜,和少女时代的黎晴看起来太像了。

小叶还是个孩子,你一定要原谅小叶。黎晴姐姐带他也很不容易。他用刀捅我,骂我抢了他的义父,呜呜归根究底,她也只是个渴望父爱的孩子罢了,即使阿夜不是他的亲生父亲。

祁夜怀里,桂甜甜一边说着,一边偷偷抬头,朝祁夜背后的黎晴阴险一笑。

桂甜甜,你这个血口喷人的骗子!你明明知道小叶是我和祁夜的亲生儿子!你害死了我全家,如今还想害死我的小叶吗!

瞪着疯狂飙戏的桂甜甜,黎晴黯淡的眼睛升起激怒火光,恨不得生吃了她。

说来也是孽缘,桂甜甜是黎晴的远亲妹妹,气质好比甄嬛传的安陵容,都是弱风扶柳,一副清白无辜的影帝样子。

桂家是本地的老权贵,因为上届家主也就是桂父挥霍无度,财政已经亏空。

在黎家作为商业新星冉冉升起,有钱有势,黎晴还是大小姐时,桂甜甜拼命巴结黎晴,好让黎父黎母多给桂家一些援助,两人仿佛闺蜜般同穿镯子裙子。

但在黎家产业经营遇到困难后,桂甜甜以黎晴为人质,趁机威逼黎家将事业拱手送给桂家,最终害的黎家一步步家破人亡,落得了个树倒猢狲散的下场。

甜甜,你快去喊人,让他们住手。

黎晴清楚地记得,当一群黑衣人在家里烧杀劫掠,她以为突然出现的闺蜜桂甜甜是听到音讯来救她和家人的时候,桂甜甜如何在她面前甜美地笑着,抬起高跟鞋跟,一下踩入她母亲的眼睛,直没脑髓。

现在,她还要照葫芦画瓢,污蔑她的亲生孩子!

黎晴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

桂甜甜惊惶地睁大了双眼。

桂甜甜!少在那里大放厥词!

黎晴狂叫一声,新仇旧恨一起上,朝桂甜甜扑去。

然而,还没等她接近桂甜甜,祁夜已经回过身来,一双大手掐住了黎晴的脖颈。

黎叶喊我义父,贱妇,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你再侮辱甜甜,再想伤害甜甜,我就杀了你!

义父!童言无忌,黎叶果然不是他的种!

骨节攥在黎晴脖颈上嘎吱作响,想起那天从荣家别墅窗外看到的荣宁和黎晴在床上翻滚娇笑的场景,森然的憎恨从祁夜好看却狠厉的双眼中喷涌而出。

他其实并不在意桂甜甜肚子里的孩子怎样了,然而,黎晴母子现在矫揉造作的狠毒荒淫,让祁夜方才软化的心灵,渐渐刚硬了起来!

黎叶是你的亲生儿子啊!黎晴竭力哭喊,仿佛要窒息了一般,杀了我无所谓,救救小叶!

想到那张稚嫩的脸庞,那双抚过钢琴、拿起画笔的小手,正在生死煎熬中抽搐,像每次黎叶心脏病犯时一样,生死威胁远甚此前,黎晴不禁泪流满面。

救那个野种?可以!

祁夜冷然一笑,讥讽地看着黎晴:只要你一边道歉,一边舔甜甜的鞋底,我就救那个野种。

祁夜,你

祁夜已经松开手,黎晴却仿佛没听见他说了什么一般,呆呆地看着他。

良久,才惨然一笑。

好,我舔!

在一群人看热闹的目光下,黎晴狗一般爬到甜甜面前,抬起她的拖鞋,舔了她的鞋底。

对不起,甜甜!

黎晴,你真的是一条狗!

黎晴按照祁夜说的做了,祁夜却一点儿也没感到自己有高兴起来。

反而,看着黎晴颤颤抖抖地站起来,一张秀气面孔苍白之至,还有桂甜甜的浅笑,他反而觉得自己的心口一把火烧得很邪。

难道他对她仍有感情?

怎么可能,这么恶毒的女人,他才不爱!

你去,通知把黎叶送进急救室!

祁夜吩咐一旁的保镖去通知医生抢救黎叶,听到黎叶暂时脱离了危险,昏迷不醒,但安然无恙,黎晴才从地上缓缓爬了起来。

情绪激荡,导致遗症还在发作,从昏倒起过了一天一夜,黎晴也没吃什么东西。

黎晴捂着肚子,一步步走向椅子,坐下来。这时,一杯红糖水突然放到了她的手中。

喝一口。

祁夜的语气是命令式的,经历过今天的种种耻辱,黎晴木然地喝了下去,一阵温热的触感,她的痛楚似乎好过了一点。

她抬起头,看到的祁夜却不是冷漠暴怒的,他的眼里似乎带着柔情,让黎晴在麻木中,有种回到过去的感觉。

祁夜,我们回不去了。

黎晴喃喃道,闻言,祁夜伸出的手,渐渐放了下去,握紧。

这个女人,怎么总是想让他打她!

哗!

恍惚间,黎晴被打横抱起,落入一个带有熟悉的古龙水香味的怀抱。

祁夜,你做什么?

黎晴惊呼一声,却抗拒不了这熟悉的,多年未见的宠溺,一滴泪水,落在祁夜的西装领口。

祁夜动作温柔地把她放到病床上,仍然冷着一张俊脸。

野种的抚养费和医疗费,以后,我来出钱。但是,等他成年以后,你再也不要让我看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