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臣引我竞折腰第3章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好好,只要阿禾高兴,今晚就不惩罚他。

云千禾松了一口气,安顿好楚老太太睡着了之后,这才出门。

院子里面,裴佑安依旧跪在那边,笔直挺立,清澈的月光落在他身上,给人一种雨雾青山的朦胧感。

云千禾看得有些恍神,此时的他才十五岁,可奸臣就是奸臣,一身的傲骨怎么都挡不住!

想着楚家将来的遭遇,云千禾迟疑片刻便迎了上去。

小舅舅两个字没有说出口,裴佑安便转身,她恰好就迎上了他那双冷漠且足以冻死人的的眼神,吓得她后面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好浓的恨意,云千禾感觉那眼神像是要把自己凌迟处死一般,让她渗得慌!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原主之前那么作,几乎是将他按在地面搓,他能对自己有好脸色才怪。

云千禾尴尬的笑了笑,小舅舅,外祖母说了,让你回去好好休息。

裴佑安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云千禾,你又在搞什么鬼?

误会,小舅舅之前的事情都是天大的误会。云千禾解释道,其实大家都是一家人,应该相亲相爱才对。

裴佑安眉头紧锁,你之前不是说我跟这个家没有血缘关系,是个外人吗?怎么相亲相爱?

云千禾,

小舅舅,之前都是我脑袋拧不清,才会说那些混账的话,你叫外祖母一声娘,叫外祖父一声爹,自然而然就是我的小舅舅,也就是的家人,今后我一定会好好对你。

云千禾说得天花乱坠就差点没有发毒誓了,可裴佑安只是深深的看着她,明显就不相信。

最后,云千禾实在是没有办法,这才道,小舅舅,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怎么才相信我?

除非你去死!

云千禾,这是有多大的仇恨,才巴不得自己去死?

除了这个,能不能换一种方式?云千禾哀求道。

裴佑安冷眼看了她一下,没有诚意就不要来跟我说话。

云千禾,她总不能真的去死吧?

她迟疑的时候,裴佑安已经起身绕过来她回了自己的房间,临走的时候还深深的看了一眼云千禾,警告道,还有,今后不要在我面前玩什么花样。

若不是顾忌着楚老太爷,他在河边就会杀了她!

看着他修长的身影消失在月光之下,云千禾望天无语。

不管如何,既然已经穿越到这里来,她就只能接受现实。

如今跟大佬关系不是很好,她势必得在想个办法才行。

阿禾,你没事吧?

云千禾正想着回房间,转身便迎上了一个长相偏粗狂的少年,他人高马大,长脚长手,若不是云千禾知道他是个少年郎,她还以为他是个中年猎户,看上去长得着实是有些着急了一点。

这应该就是原书的楚清潇,她的的二表哥,喜欢玩弄刀枪,武艺了得,是原主的忠实拥护者。

粉丝呀,云千禾连忙扯出一个笑容,我没事,二表哥,天色晚了,早些休息。

看着她的笑容,楚清潇愣了一下,只是片刻便恢复了正常,阿禾,若是有人欺负你,你记得一定要跟二哥哥说,我一定不会饶了他。

云千禾十分感动,没有想到自己还有脑残粉。

书中说的是,只要原主有任何问题,楚清潇都会毫不犹豫的挡在她前面。云千禾打心眼里面对他多了几分亲近,语气软糯,我知道了,二哥哥,你也早些休息。

好不容易回到房中,云千禾的心情颇为沉重。

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楚家的三个孙子都是人中龙凤。

大表哥楚沐司,医术了得,是将来名闻天下的圣医,可是却听信了奸佞小人的话,去给朝廷大官看病,最后落得个身败名裂,含恨而终。

而外祖母跟外祖父在大表哥死了之后,也因为伤心过度,不久就撒手人寰。

二表哥楚清潇,喜欢玩弄刀枪,武艺了得,原本有大好的前程,也是听信了小人的话,最后做了个流寇,落得个尸骨无存。

三表哥楚流白,风流不羁,文采了得,是个有真材实料的,一心想要中科举光宗耀祖,可还是听信了小人谗言,科举考试却人陷害作弊,被逐出盛京,永生不能参加科举考试,最后回到鹿城郁郁寡欢而死。

三个儿子死了之后,大舅跟大舅妈伤心过度,打算会老宅,可是在半路沉船,尸沉江底。

而造成这一切根源的就是她的相公秦寿!

书中的奸佞小人,他原本是鹿城太守的养子,可实际上却另有身份。性格孤僻阴暗,受尽太守一家人的欺负,阴差阳错下认识了云千禾,花言巧语哄着云千禾嫁给她,并借着云千禾一家子一步一步爬上权利高峰。

她当初看书的时候还在吐槽这个恶毒女配,秦寿不等于禽兽,她竟然分不清楚谁是好人,所以看见她最后成了炮灰之后,心中还觉得大快人心,终于让恶毒女配领了盒饭,结果她醒来就书穿了!

楚家人对自己很好,如今她也已经成为了楚家的一份子,她不能眼睁睁看着楚家人将来的悲惨命运,所以她不仅要改变自己的命运,还要改变楚家人的命运。

而改变她们命运的第一步就是讨好她这个名义上的小舅舅裴佑安。

想起这件事,云千禾就有些头疼,她穿过来就跟裴佑安结下深仇大恨,也不知道能不能跟他和解。

不过呢,现在已经没有后路可走,云千禾只能硬着头皮上。

楚家在楚家村也算是个大户人家,楚老太爷是个看病的郎中,平日不仅帮助村民看看病,有些时候也去镇上药铺里面,所以楚家在楚家村的日子还不错。

楚老太爷跟楚老太太有一子一女,外加一个养子。

大儿子跟楚刘氏有三个儿子,女儿出嫁到邻村,过得不好,前些年被休,带着她这具身体回了楚家,没过多久便郁郁寡欢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