赐他绮梦一场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赐他绮梦一场(阮绮年翟星湳)

《赐他绮梦一场》是作者李紫苏所著的言情小说,主角是阮绮年翟星湳,为你提供赐他绮梦一场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如果这里还是她的家,家中陈设没有丝毫变化,和她离开时候一模一样,甚至让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出了错误。坐在沙发上的阮综胜瞥了她一眼,嘴里满是不屑:在国外呆了四年,人都呆傻了?连舅舅也不知道喊?

小说简介

如果这里还是她的家,家中陈设没有丝毫变化,和她离开时候一模一样,甚至让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出了错误。
坐在沙发上的阮综胜瞥了她一眼,嘴里满是不屑:在国外呆了四年,人都呆傻了?连舅舅也不知道喊?

赐他绮梦一场完整版全文

翟星湳抢先一步,帮她解围:阮阿姨在美国开车超速,所以上了法庭。资本主义国家么,大小事情都爱打官司。外婆别担心,小事情而已。他眸子明亮,似乎十分诚恳。
外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哦,忽的她盯了两眼眼前的英俊男子,瞳孔略微聚焦,你这孩子是谁啊,你是小年的,男朋友吗?
看外婆嘴角浮起一丝慈爱的微笑,阮绮年忽的想笑,她在国外这几年,每逢跟外婆通电话,外婆都十分关心她的私人问题,总要问她,交男朋友了没。
她现在是有男朋友啦,但不是眼前这头狼呀!
阮绮年刚打算否认,被一旁的男人抢了先:嗯,外婆,我是年年的男朋友,我叫小湳。他声音放软了调子,竟是别样的柔情。
她一怔,转过头,瞪圆了眼睛。
他无视她的怒气,嘴角扬起诚恳的笑容,盯着外婆。他这种诚挚的模样,总是特别让人信服,包括外婆。
外婆看着眼前的英俊男子,瞬间忘记了自己的女儿,她慢腾腾地转过头,看向阮绮年,满脸含着和蔼的笑意:小年和小湳,好好好,真好,模样也配。
见外婆的精神似乎好了些,她也不想拂外婆的好心情。
外婆似乎对年年的男朋友特别上心,对着翟星湳问了好多问题,那架势倒真像见了外孙女婿。偏偏他还真像登门的外孙女婿,耐心地一一解答。
外婆十分满意,又问了阮绮年其他的事情,她胡乱地搪塞过去。
外婆对着翟星湳,笑呵呵地说道:小湳啊,你要好好对小年。她可是我的心上宝呀。
就冲这一句话,她好不容易压在心里的难受,一股脑儿地又涌了上来。
他脸色不变,顿了顿,也笑着回应:好。
听起来真心实意,让她一时恍然。
临走之前,阮绮年满心舍不得,抱着外婆撒了好一会儿娇,又仔细叮嘱照顾外婆的护士。
护士推着外婆进了里间,外婆苍老又颤微的声音传来:小年呢?她怎么还不回来?
她心里一涩,眼角是阵阵酸意:外婆这个情况,她想要知道的事情,还能怎么问得出来呢?
翟星湳开车,阮绮年在副驾驶座。她侧头打量着两眼身旁的男子,五官分明,高挺俊秀的鼻,一双深邃又难以捉摸的眼,上下睫毛很浓黑。
他有新|疆人血统,因此长相里又带了一点张狂之气。气宇轩昂的一张脸,配上让人如沐春风的气质,因此成为海上城中的耀眼之星。
他嗤笑:看不够啊?
她脸上一红,偷偷摸摸地说了句自恋。又转移话题:你干嘛在我外婆面前乱说话?
他不以为意,嘴角起戏谑的笑,毫不在意:反正她等会就忘了。
说的也是实情,可在她听来,心里又涌上淡淡的愁情,有些低落:我想把外婆接回来住。
他没回头,冷峻的脸上起了笑意:你和那个男的分手,我就同意。
跟关佑崎分手?她现在做不到,不是因为多喜欢他。而是她现在孤立无援,更需要关家的帮助,而且关妈妈对她实在太好

赐他绮梦一场免费阅读

四年来,阮绮年第一次回家。
如果这里还是她的家,家中陈设没有丝毫变化,和她离开时候一模一样,甚至让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出了错误。
坐在沙发上的阮综胜瞥了她一眼,嘴里满是不屑:在国外呆了四年,人都呆傻了?连舅舅也不知道喊?
阮综胜成为旌闰集团的代董事长四年多,气势越发咄咄逼人。
阮绮年抿抿嘴唇,心下不乐意,可教养不允许她这么没礼貌,毕竟眼前这个男人也是她在这个世上,为数不多的血亲了。
她抬了抬眼眸,语气都是明显的不情愿:舅舅。
阮综胜听出了她话语里的不乐意,有些不高兴,话有意无意地重:哼,在国外躲了四年,家里的事情都甩手不管,现在玩够了才回来,还带个野男人?
野男人这三个字让她莫名地心惊,家里这么快就知道关佑崎陪她回来。
她下意识地朝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的男人看去,恰好地对上了那男人冷漠的目光,这目光里有着一丝难以言喻的情绪,让她的心冷不丁地,抽了一下。
阿佑他阮绮年吸一口气,鼓足勇气,他是我的男朋友。
整个客厅的气氛一下子降到冰点。
阮绮年感到沙发另一侧的男人在盯着她,她实在没勇气面对他,假装没看见,侧着头瞥着阮综胜,避开那男人如芒刺的目光。
阮综胜明显一惊,嘴微微张开,诧异地望了男人一眼,见他没打算表态,又转过头,训斥起她来:胡闹!你妈妈的官司,还没处理完,你怎么有心思谈起那些风花雪月?
三年前,旌闰集团董事长阮一岚在美国卷入了枪杀案,轰动一时。
舅舅,她也是成年人了,谈恋爱也没什么。沙发上的男人插话,看似在为她解围,可话里话外的冷意让人无法忽视。
忽的手机震动的声音打断了这谈话,男人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垂下眸子看了一眼,说道:我接个电话。
他那磁性又低沉的声音,没有一丝情绪,却让阮绮年心里跟着一颤。
四年了,她只能通过电视或者视频听到他的声音,而现在他们之间,距离不过咫尺,她发现他的声音,居然还是那么撩人心弦,比电波转过的声音好听太多。
等她反应过来,他那颀长的身影已经拐过洒满阳光的阳台,只在地面上留下一半影子。
发什么呆?舅舅跟你说话,你就这个态度?没教养!阮综胜抓住她不放,似乎是教训人上瘾。
阮绮年眉头紧蹙,毫不客气地怼回去:你凭什么教训我?妈妈的官司一打就是三年多,这三年来,你来美国看过一次她吗?你这个弟弟,也没见出什么力!
阮绮年心里也来了气,心里烦透了舅舅这欺软怕硬的性格,在她面前就拿出长辈的姿态来教训她,在那男人面前,怎么就怂包一个?
你!真以为自己毕业了,又找了个野男人,就翅膀硬了!
阿佑不是野男人,我们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她一恼怒,什么都说了。
兴许是那男人不在,两舅甥无所顾忌,胆子都肥了,吵得天崩地裂,直到最后阮综胜先败下阵来,人气得面红耳赤,摔门而去:哼,就凭你那个野男人,迟早有你哭的时候!咱们走着瞧。
听到门外汽车引擎远去的声音,阮绮年才松懈下来,随即又满心满脑的懊悔,怪自己管不住脾气。
她往阳台一看,那斜斜长长的人影子已经不见,心想他大概跟阮综胜一起走的吧。
主阳台上有道小门,从里面开了,走几步阶梯就可以离开这别墅。
阮绮年口干舌燥,刚下飞机就急着回来,回来又是一顿吵,没来得及喝水。
她径直走到厨房,咕噜咕噜地喝了满满一杯水,又接了半杯,转身正要离开,却被门口的身影,吓得手一松。
玻璃杯碎在地面的声音清脆又刺耳。
只见那男人一只手扶着厨房门,一只手懒散地揣入裤兜,修长的腿微曲,可人长得高,头依然快顶着门框。
他穿着熨烫服帖的暗纹白衬衣,下身是九分墨蓝色西裤,整个人是一种懒散又有威慑力的气势,一张精致的脸上,深棕色的眸子里满满都是玩味,嘴角微弯:年年,你说要结婚?

小编点评

赐他绮梦一场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