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晚音陆北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法承受的厌恶(盛晚音陆北晟)

盛晚音陆北晟《无法承受的厌恶》是由大神作者火火姐写的一本爆款小说,盛晚音陆北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到那个时候,那些所谓的照片,不过就是一堆废纸罢了!盛晚音心里已经有了打算,眼神也变得坚定起来,她挺直背脊,以同等的姿态来和陆北晟对峙。

小说简介

陆忻将一个专柜的袋子递到盛晚音的手里,把这个换上,晚上陪我出席一个很重要的饭局。
闻言,盛晚音有些羞愧的泛红了脸,暗怪自己想歪了

无法承受的厌恶全文阅读

脱了。
啊?
陆忻将一个专柜的袋子递到盛晚音的手里,把这个换上,晚上陪我出席一个很重要的饭局。
闻言,盛晚音有些羞愧的泛红了脸,暗怪自己想歪了。
她是他的助理,陪他参加饭局也是她分内的工作,至于是什么饭局倒并不重要,在陆忻力排众议决定录取她这个坐过牢有案底的助理的时候,她就决定要好好珍惜这份工作,报答陆忻的知遇之恩。
下班后,盛晚音跟着陆忻一起走进预定好的餐厅。
服务员将他们引到一个僻静的包房门前,盛晚音低着头,跟在陆忻的身后走了进去,一抬头,却愣住了。
是他?!
韩北晟!!!
男人坐在包间的角落,一双幽深的眼瞳也正看着她,眼底仿佛表面平静的大海,底下却汹涌着她无法承受的厌恶和愤怒。
六年的时光仿佛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痕迹,虽然冲洗了他身上的少年书生气,越发凸显了他作为一个成熟男人的魅力。
盛晚音刻意忽视了心中黯然,抿唇想,他不是一直都在国外的吗?
盛晚音出神的空档,细心的陆忻替她拉开了椅子,安排她在自己身边坐下来,然后开始热络的介绍。
小叔,这位是盛晚音,我的助理。他朝韩北晟使使眼色,后面一句话没有说出口,就是我经常跟你提到的那位。
小叔?!
盛晚音在看到陆北晟的第一眼,就已经没法做好任何的表情管理,全身僵硬,特别是在听到陆忻叫他小叔的时候,她甚至连敷衍的微笑都扯不出来。
韩北晟没有说话,不知道为什么,陆忻能够感觉到他兴致并不是很高。
晚音,这是我小叔,陆北晟。陆忻又看向盛晚音,半开玩笑的口气:别看他年纪和我差不多,但是的确是我爸爸的亲弟弟,我正儿八经的小叔叔。
陆陆先生。她声线冷硬。
她不敢看韩哦不对,是陆北晟,却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在审视着自己,锋利又冰凉,让她觉得自己好像一丝不挂的站在他的面前。
陆北晟的确是在看她,就这么沉默的看着,打量着。
没有人说话,气氛一时凝固起来。
这种令人窒息的氛围,让盛晚音伪装不下去,猛地站起身来,非常蹩脚地快速说了句不好意思,我去趟卫生间后,就惊慌失措的逃离了包间。
盛晚音刚出了包房的门,陆忻就一改严肃沉稳的模样,大大咧咧的凑到陆北晟身边来,满怀期待:怎么样?
他这位小叔叔是少有的能够说得动他那固执父亲的人,之前一直都在国外学习,难得能够见上一面,所以今天一听到他回国的消息,他立马就带着盛晚音堵人来了。
陆北晟眸色一暗,故作不解:什么怎么样?
晚音啊!在小叔面前,陆忻也不藏着掖着:就是我电话里说的那个我喜欢的女孩子,她家境不太好,我爸妈那关你可得帮帮我!
盛晚音?!原来让他这个眼高于顶的侄子喜欢的女人,居然就是盛晚音!
陆北晟嘴角勾起了一抹讥讽的笑意。
盛晚音,六年没见,手段还是这么厉害!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他突然开口,语气不甚在意。
陆忻以为他答应帮自己,立马答道:我大一的时候,有五年了吧,语末还不忘夸夸她:她真的很好很好。
闻言,陆北晟的脸色更冷了。
陆忻还想说些什么,为盛晚音加加分,他那位冰块脸小叔叔却已经起了身,甩下一句我出去打个电话。,消失在了包房门外。
卫生间里。
盛晚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恨自己没有出息。
他们六年前就已经分手了,她今天只是陪陆忻过来应酬,她要拿出自己专业的态度才对!
她深呼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等到她觉得自己不会再失态的时候才走出了卫生间。
没想到前脚才刚踏出卫生间的门,就有一只滚烫的手紧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拉进了卫生间旁边的包房里。
砰!
那是门被关上的声音。
盛晚音还没来得及反应这是什么情况,只觉得眼前一花,两个手被迫高高的举过头顶,整个人被粗鲁的按在了墙上。
她心惊胆战,正想呼救,背却刚好抵到了墙壁上的开关,清脆的啪嗒一声,白炽灯冰冷的光盈满了整个房间,也照亮了眼前男人的脸。
是陆北晟。

无法承受的厌恶免费阅读

他漆黑的瞳里映着她惊恐的脸,翻滚着浓烈的情绪。
她的呼救声卡在了嗓子眼,无奈的避开了他的眼睛。
下一秒,她的下巴被粗暴的抬起,剧痛迫使盛晚音迎合着那只手的动作,抬起头来,和陆北晟对视。
盛晚音,他冷冽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叫她身子不自觉的一颤:你怎么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盛晚音脸色刷白。
怎么?你那个相好不行了?又看上了我小侄儿?他高大的身躯压得更近,盛晚音呼吸之间全是他的味道:可惜我的侄儿还不知道,你这副皮囊之下,隐藏着多么肮脏恶臭的内心!
想起那天早上看到的情景,陆北晟心脏一紧,手上的力气越发大了,盛晚音只觉得自己下巴都要被他捏碎,眼泪不受控制的溢出眼眶,滴落在陆北晟钳制着她的手上。
盛晚音挣扎着扭动着身体,想从他的手里挣脱。
她痛得不能呼吸,大脑因为缺氧迷迷糊糊,陆北晟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盛晚音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陆北晟恨她,恨到要杀了她!
她费力的呼吸着,说出来的话都是支离破碎:我和陆总只是单纯的老板跟员工的关系!
陆北晟并不相信她:一起睡觉的老板员工关系吗?你当真是下贱到了什么都可以做的地步!
盛晚音摇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她甚至怀疑自己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陆北晟眼神里满是厌恶,她忽然松了手,仿佛丢垃圾一般把盛晚音的下巴往旁边狠狠一甩。
突然没了支撑点,盛晚音身子晃了晃,整个人失力的顺着墙缓缓的坐在了地上。
陆北晟居高临下的睨着她:我警告你,不要再打陆忻的主意,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说罢,他转身离开包间,猛地把门带上,巨大的关门声吓得盛晚音整个人一颤,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过了这么多年了,她还以为自己再也不会难受了。
她显然是高估了自己的自控能力,也低估了陆北晟对她的恨。
盛晚音没有办法再回到包间装作无事发生,她拖着疲倦的身体,踉跄着走出了餐厅,在路边随意拦了一辆车,报了个地址。
司机从后视镜里奇奇怪怪的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启动了车。
盛晚音知道司机想说什么。
陆北晟下手粗暴,在她脸上和手上的皮肤上都留下了可怖的红印,头发也散乱着,恐怕谁看了都会以为她受了什么欺负。
车慢慢驶离,盛晚音这才渐渐平静下来,她掏出手机给陆忻发了条短信,找了个借口解释自己离开的事情。
陆忻很快回了消息,连着好几条,盛晚音只是任凭手机震动,没有回复。
盛晚音到家时,盛母正小心翼翼的从卧室里退出来,转身看见她,连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压低了声音道:嘘,小声点,贝贝已经睡了。
盛晚音作为陆忻的助理,工作总是很忙,她又拿不出钱来请保姆,只能麻烦盛母帮忙带带。
看着母亲忙碌的模样,想着自己这些年来不仅没有做到为人儿女的责任,还给家里惹了不少麻烦,盛晚音心里涌起一阵愧疚。
桌上的饭菜早已经凉掉,盛母熟练的拿过围裙,准备要给盛晚音热菜:今天怎么这么晚?
陆北晟的眼睛在盛晚音脑海里一闪而过,她无奈的闭上眼睛,只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梦。
一场无法醒来的噩梦。
盛晚音拦住盛母系围裙的手,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用麻烦了,您就休息去吧,我去看看贝贝。
盛母只当她在工作上遇到了什么难题,也不劝她,点点头,由她去了。
走进卧室,盛诗贝果然已经睡得很熟了,她整个人窝在松软的被子里,只露出一张软乎乎的小脸,透露这健康的红润颜色,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脸颊上晕出浅浅的梨涡。
盛晚音在床边坐下来,替贝贝理了理头发,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小脸,看着她恬静的睡颜,只觉得自己总算活了过来。
她在想陆北晟的话。
他好像误会了自己和陆忻的关系。
虽然她自认为没有做过什么逾矩的事,不过也是,自己在陆北晟眼里原本就是个水性杨花四处留情的肮脏女人。
时过境迁,现在他不再是当初那个谁都能踩上两脚的穷学生,他的警告也不止只是警告,她相信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他那么恨她,如果让他发现贝贝的存在,一定会狠狠地报复自己的!
她是无所谓了,可是自己的女儿还这么小这么乖巧,她必须要让她好好长大!
盛晚音再次看向贝贝,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第二天一早,陆忻一到办公室就看见了盛晚音,心里松了一口气。
昨天盛晚音提早离开,甚至没有回复他的信息,这反常的举动让他提心吊胆的一晚上,现在看她照常上班,才觉得放下心来。
但盛晚音接下来的话又让他紧张起来。
盛晚音恭恭敬敬的递上了手里的文件:陆总,这是我的辞呈。
陆忻满脸惊讶,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没有接的动作:这是怎么回事?
盛晚音摇了摇头,保持着递辞呈的动作。
见她神色不像是在开玩笑,陆忻慌神了:是最近太累了吗?还是觉得工资不够?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告诉我
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辞职啊!
陆忻的挽留让盛晚音更觉得愧疚,她只能解释道:不是,是我私人的原因,和公司没有关系。
不管陆忻怎么说,盛晚音都没有改变决定的意思,他只能换了个思路,先把人留下再说。
你再上半个月的班吧,为了能够把盛晚音留下来,陆忻搜肠刮肚的想着理由,你突然辞职,我这边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合适的人,对吧?
虽然很想马上逃离,但陆忻待她不薄,她只能点头答应下来。
盛晚音刚一离开办公室,陆忻便立刻拨通了他小叔陆北晟的电话。
他心情低落,忍不住在电话里抱怨:早知道昨天就不带她见你了。
陆北晟半眯了眼睛,显出危险的光芒:盛晚音这几年来是出息了,还学会告状了?
他语气讥讽:她说什么了?

小编点评

盛晚音陆北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