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穿成万人嫌炮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玄学大佬穿成万人嫌炮灰(苏蘅芜)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苏蘅芜小说————玄学大佬穿成万人嫌炮灰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水仙乘鲤所著,讲述了【你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最近的你,有点倒霉、有点不shuang,有点不顺心。】【那还在等什么呢?快

苏蘅芜内容介绍

“妈的,你这个死胖子竟然也敢爬我的床!”
“呕!苏蘅芜,你真恶心!你以为脱光了往我床上一躺,我就能对你有心思?!”
“呕……”
这回是真吐了,苏蘅芜还未睁眼,听到刚才的人去而复归,接着怒骂。
“我告诉你!老子不会喜欢你的!人跟人是有差距的,无论你怎么做,也比不上月徽一根手指头!真他妈晦气!”

玄学大佬穿成万人嫌炮灰苏蘅芜全文阅读

这回苏蘅芜睁开了眼,眼前骂骂咧咧男人的模样并不清晰,大致能看出个轮廓,短发、轮廓流畅分明,放在时代下是个顶流的帅哥。
一段段记忆汹涌而至——
他,苏蘅芜,身世悲惨,爸爸去世以后,妈妈跟人跑了,年幼的苏蘅芜在亲戚中辗转。小时候生了一场病,喝了一年多的中药后,整个人跟皮球一样鼓胀起来。青春期里,他自卑胆怯,又偏偏不是个读书的料子,大学考了四次,连三本线都没摸到,现在还在复读。
人太倒霉,上天就会给点好运。在苏蘅芜15岁那年,许家找到苏蘅芜,让他给许家独子许星河冲喜。
许星河早年病恹恹的,靠着冲喜活蹦乱跳,硬是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从此以后,便对苏蘅芜这个胖子百般嫌弃,恨不得远远打发掉他。
但很快苏蘅芜意识到,现在发生的内容是某本看过的小说里,名字、人物都在一一对应,苏蘅芜记得清楚,完全是因为可怜炮灰的名字与他一样。
炮灰苏蘅芜,勾引许星河失败后,原地猝死了。
书中主角是他养母的儿子,林月徽。
林月徽,人如其名,温柔大方,容貌清秀,跟许星河青梅竹马,有个系统辅助,一步步带着他走上了人生巅峰。
又因为是天命之子,得到天道宠爱,好运连连,走到哪里都有一群优秀的追求者。
包括并不限于,影帝、玄学大佬、隐士玄门天才、商业大亨……当然,林月徽在最后踹掉了苏蘅芜这个炮灰,成功上-位,成了许星河的另一半。
而现在,他夺了这个炮灰小可怜的身。
苏蘅芜心里微微闪过一丁点愧疚,还不待细细感受,就看到许星河指着他的鼻子开骂——
“你说我们许家对你好吧,你居然这么不知廉耻!”
“月徽可是把你当亲哥哥看待,你居然背刺他!真不要脸!”
“不是哥哥我说你,摆脱你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行么?还真把自己当天仙啊!”
许星河剑眉星目,一副娇养出来的富贵公子哥模样。他看着苏蘅芜那副呆愣充傻、双颊酡红的样子,又想起刚才进屋看到的一坨猪肉,顿时火气又上来了。
“你他妈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哦,没有。”苏蘅芜淡淡开口,眼睛斜睨,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碎屑,打算走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对方的举动无异于火上浇油,让许星河有了发作的理由,他伸手就去拿旁边的网球拍,打算让苏蘅芜长长记性。
手刚摸到球拍,就看到苏蘅芜转身,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嘲弄。
一瞬间,许星河觉得他有些不一样了,尤其是那双眼瞳,明晰惊艳,像是一汪死水突然活了过来,但不加掩饰、满溢而出的嘲讽之意让许星河太阳穴突突直跳,他伸手就想打过去——装样子而已。
没想到苏蘅芜不躲不闪,他立在门边,抬手对着门拍了一下。
“呵,你确定要跟我打?”
只见那扇重达七八斤的门,连同牢固的螺丝钉,瞬间化成一片片木材。
大块实心木伴随着木灰在地上发出沉闷响声,迎面而来的灰呛了许星河一嗓子,他理智被这一掌打了回来,背心冒出冷汗,弯腰咳嗽间瞪大了瞳孔,满脸写满了不可思议——卧槽,苏蘅芜什么时候力气这么大了?不对,一定是因为门不是实木的,是偷工减料的!告他!上消费者协会去!
他咳了两声,悄悄抬眼看苏蘅芜,越看越心惊胆战,甚至还看出了一丝委屈——早知道这人是装的,他就不动手了嘛!
苏蘅芜本来打算走的,这会儿突然又不想走了。
原主用功太过,方向没对,愣是把自己搞成了几百度近视眼,要带啤酒瓶厚度那种眼镜,才能看得清东西。
苏蘅芜站在房间和走廊的交界,眯起了眼睛,伸手之时,看到了一点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中指处延伸出来一条长长的粗线,另一端穿过天花板,不知道终点在哪里。
仔细看,不仅是中指,浑身上下穿过数十根线条。
线条微微一动,他身体便不受控制。
苏蘅芜无视这点操纵计俩,摸了下下巴,随即伸手将线合拢一扯,扔在地上。
有意思。
没想到还能看到传说中的傀儡术。
什么人会舍得给这么一个大胖子,用这种高级玄门诡术?
“你!”许星河看着苏蘅芜的动作,心里还泛起一点委屈。
他刚才上下一拍,活像是嫌弃跟许星河接触过一样。
许星河心思也很简单,他看不起苏蘅芜,那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但是反过来不行,苏蘅芜怎么可以嫌弃他?
想他许星河,A市公认“最想谈恋爱的男人”,A大校草,追他的人能够绕着三环走两圈,跟他对视一个眼神,那都该觉得看到了神仙!
可是苏蘅芜,不仅爬了他的床!还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他不能接受!!!
许星河握了握网球拍,看到了那扇门……
“把你忘了,骚凹瑞~”苏蘅芜甩了下身上恶心的丝线,甜甜笑着,蹲到许星河面前。许星河脸都气红了,如一只鼓鼓囊囊的河豚,若是两人相遇再和顺一点,苏蘅芜也许能对他更温和一点,但现在的苏蘅芜,只想拿个人出出气。

玄学大佬穿成万人嫌炮灰免费阅读

他原是上古凶兽,投入宗门后,创立世间大道,却不想被同宗师兄弟封印千年,这一千年来,他看了数不胜数的名著、小说,玩了几百年单机游戏,差点活生生闷死,好不容易出世了,却占了别人的身。
苏蘅芜很难受,他难受就有人要倒霉。
他做坏事就特别爱笑,笑得越灿烂,对方越倒霉。
此时他肉嘟嘟的脸笑出一条彩虹弧度,真切感情带动眼眸弯出月牙。
抛开这张肉包子似的脸,但从眼睛来说,这是一双迷人的眼——俏而不骚、魅而不妖。
许星河失神一秒,下一秒感觉到火热的巴掌打到了自己脸上。
苏蘅芜笑得灿烂:“给你个——你最爱的大嘴巴子,嘻嘻。”
“啪!”
清脆、利落。
指甲尖修理过,扇耳光的时候,剐蹭过许星河的皮肤,留下又痛又痒的烧灼感。刹那,许星河眼泪都出来了,更甚者他有种灵魂被打飞的撕裂感。
“苏、蘅、芜——你死定了!!!”许星河在呆滞了一分钟后,才反应过来,想要背着两斤TNT,两人一起魂飞湮灭算了。
然后,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许星河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不太对。
他亲眼看着“许星河”面无表情站了起来,开始收拾东西,而苏蘅芜站在旁边,黑白分明的眼睛,先是看了看“许星河”,再缓缓移到自己身上,接着眨了眨眼睛,对着他挥了挥手。
苏蘅芜:“哎呀,不小心把你的一魂一魄打出来了。”
许星河:“???”
苏蘅芜:“唔,不会影响你的正常生活啦,安心安心,走啦,祝您新生活体验愉快,小恐龙~”
说完,他对着许星河wink了一下,潇洒离开。
而许星河看着自己的身体,自觉收拾好了屋内狼藉,去了浴室。许星河吞咽了一下口水,迈着短小精悍的身子,走向房间内的落地镜。
透亮光洁的镜子里,出现的不是全世界最帅的帅逼,而是一个不到60厘米的恐龙玩偶。
玩偶从头到尾都是绿色,瞪着一双水汪汪、雾蒙蒙的大眼睛,身后还挂着条大尾巴,丑萌丑萌的。
许星河:“……”
半晌后,苏蘅芜走出许宅,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开门进去的一瞬间,听到穿云破雾一声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
苏蘅芜微微一笑:“心情好像稍微好了一点~师傅,麻烦去三鲜路。”
“好嘞!”出租车司机扣下打表仪,露出个专业20年的笑容。
“小哥你是本地人吗?”
“小哥你读哪个大学啊?”
“小哥你有女朋友了吗?”
“……”
无人应答,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眼,人闭着眼睛在休息。
司机不好意思开口说话了,专心开车。他们开出租车的,很重要一点就是营造氛围,有的人单独上车,会觉得车里闷,就需要司机善于聊天,也有的像苏蘅芜这样的,眼睛一闭,很明显拒人千里之外,这时候要是接着说,反而会让顾客烦心。
司机默默调低了车内温度,好让苏蘅芜睡得舒服点。
苏蘅芜并没有睡觉,他正在梳理脑海中的记忆碎片。
他从15岁后,便一直跟白月光林月徽一家住在一起。林月徽是本文的万人迷、白月光,无论是谁,只要一见到他,便会被他的魅力所征服。
林月徽比苏蘅芜小6岁,眼下是个高考应考生,跟苏蘅芜同一个学校,学习成绩还算不错,在班级乃至年级,都挺吃得开的。
从原主记忆里来看,林月徽应该是个温柔懂事的小弟弟,就不知道真相如何了。
想到兄弟,苏蘅芜又想起了把自己镇压千年的宗门师兄,顿时恨得牙根痒痒。
那一箭刺骨,散了他千年道行。
这一回他出来,一定要撅了那老混蛋的祖坟!
“小哥,三鲜路到啦。”司机体贴的摇了摇苏蘅芜的肩膀,随后对上了一双干净凛冽的眼。
那眼神容易让人想到一月封疆的大雪,瓦凉瓦凉的,司机抖了一下,又重复了一声:“到啦,一共是72块。”
苏蘅芜凝视着司机的额头,在那里,有一团发青的阴郁之色。

小编推荐理由

玄学大佬穿成万人嫌炮灰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