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婳萧弈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被退亲后我嫁给了皇帝(林婳萧弈洵)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林婳萧弈洵,被退亲后我嫁给了皇帝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紫云郡主林婳被谦亲王退亲了,举盛京皆惊。这这……这一个是太后亲封的紫云郡主,不是女儿胜似亲生女儿疼爱

林婳萧弈洵小说简介

长宁宫灯火通明,年味十足,挂了红灯笼,贴了福字,还在轩窗上贴了各种各样的剪纸等等。
林婳由珍珠引着往里走,太后娘娘落座在主位置,下方是一些早到的妃嫔,这会都在陪太后话家常。
奇怪?皇后阿姐怎么不在?
是还未到吗?再看一眼,没到的还有跟阿姐不对付的方娴贵妃。
她一走进去,一双双眼睛都向她看来,脸上纷纷堆起笑容来,被亮堂的灯光照耀得都像一朵朵盛开的花骨朵。

被退亲后我嫁给了皇帝全文阅读

如今文宣皇帝不过二十三,他的妃嫔们自然也都是花一样的年纪。
宁太后抬手向她招了招,眼底掩不住地欢喜,“可算到了,快过来,让母后瞧瞧你。”
林婳快步走过去,先见了礼,这才过去宁太后旁边坐下,“让母后您久等了,婳儿真是太不对了。隔一年才能陪母后您过一次除夕,婳儿想精心打扮一番讨母后开心,这才误了时辰,母后您可别生婳儿的气啊。”
娇憨的小女娃儿模样,哪个长辈瞧了不喜欢。
“哀家疼你这个小鬼精灵还来不及,又岂会生你的气?”宁太后亲昵拉住林婳的手,那张保养得意的脸半是惊讶、半是心疼,“呀,手怎么冷成这样。秋璇,快去拿一个手炉来。”
宁太后身边的亲信齐姑姑忙去取了手炉来,宁太后亲自接过塞到了林婳的手里,不由嗔怪道:“这天寒地冻的出门也不带个手炉,仔细着凉,有得你难受!”
林婳依偎着宁太后,浅笑道:“婳儿身上穿着母后您赏赐的斗篷,暖和得紧,一点也不冷。”说着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就是刚才进屋来,捏了个雪球玩。”
宁太后和紫云郡主如此亲昵,仿若无旁人在场,叫一众妃嫔实在心生羡慕和嫉妒。
宁太后只得了皇帝和瑞王两子,并未诞下公主,也不知这林国公府的嫡小姐有何与众不同之处,竟让太后如此喜欢,不仅收为义女,亲封了紫云郡主,并将其指婚给了谦亲王。
“有些日子不见紫云郡主,今日一见,紫云郡主竟成大姑娘了,”一旁的舒嫔笑容温和地夸赞:“这一身打扮着实好看,方才进殿内来,我还道是哪来的仙女呢。”
宁太后听罢,笑着打量林婳,惊道:“你不说我还没看出来,现下仔细一瞧,果然是长大了,婳儿你是重阳节那日生的,等过了年,转眼就及笄了。”
“是啊,”舒嫔掩嘴笑道:“等及笄了,那与谦亲王的婚事也能提上日程,太后娘娘,这可是双喜临门的事。”
义女出嫁,亲儿娶妻,可不是双喜临门的事。
林婳故作女儿家害羞,微微摇晃着宁太后的胳膊,“母后,您瞧舒娘娘她……”
“哈哈……”宁太后乐得开怀大笑,“可别逗她了,这孩子脸皮薄。”
坐在一旁陪着笑的季婕妤目光沉沉地从舒嫔身上掠过,随即停在林婳身上,突然目光怔了怔,落在了林婳头上插的红珊瑚步摇上,这不是南国最新进贡入宫的贡品吗?
听说进贡的只有一套,而且还稀世难得,怎么会戴在这丫头的发髻上?
目光往下移,耳环不是红珊瑚的,但手腕上戴着的是红珊瑚手钏没错。
难道是太后向皇上要来,赏赐给这丫头了?
她不认为是皇上会赏赐给皇后,毕竟皇后身子弱无宠已久,这是后宫人尽皆知之事,皇上便是要赏赐要该赏其他妃嫔,这红透如血的颜色,最适合气色好、年轻的妃嫔,衬得人明艳动人,可不适合皇后那个病秧子。
季婕妤忍不住道:“郡主头上戴着的这支步摇可真好看,做工可真精致,用料讲究,寻常工匠肯定制造不出这样好的红珊瑚步摇。我记得前些日子南国进贡了一批贡品,里面就有一套红珊瑚首饰,郡主头上的莫不就是了?”
“这我就不知了,”林婳伸手抚了抚头上的红珊瑚步摇,道:“ 是皇后娘娘赏赐的。”
“那便是了,”季婕妤掩嘴假笑,这可着实是打了她的脸,没想到皇上会把这等好物赏赐给皇后,说明皇后在皇上的心中还是有份量的,更没想到皇后竟如此疼爱这个紫云郡主,这样珍贵的东西说赏赐就赏赐了。
这时,殿外传来一声传唤,“皇上驾到,娴贵妃到——”声调拖得老长,一听便知道是太后宫中郭公公的声音。
除却宁太后,其余一众人起身行礼。
“嫔妾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
“嫔妾请贵妃娘娘安……”
“臣女给皇上请安……”林婳弱弱的声音夹杂在其中,忍不住拿余光瞧了一眼皇上和娴贵妃,只见得皇上一如往常冷峻着一张脸,而娴贵妃一如往常温柔贤淑,贵妃稍稍往后站在皇上身旁,两人就像一对蒹葭情深的夫妻。
林婳看得心里憋上一口邪火,皇后久病在床,娴贵妃掌管后宫大小事务,宫中流传着娴贵妃终将皇后取而代之的传闻,就连她这个宫外之人都知道,可想而知,平日里这个皇上是如何对阿姐薄情寡义,而这个娴贵妃是如何挤兑阿姐的。
文宣帝萧弈洵抬手免了她们的礼,随即往里走来向宁太后请安,起身时,深邃而冷清的目光不经意与林婳的视线碰上。
惊得林婳忙挪开目光去看向别处,小嘴却微微撅起,表达着自己内心的不满,哼!冷落阿姐的坏蛋!喜新厌旧的坏蛋!
当然也不敢做得太过分,他是皇上,敢给皇上脸色看,被人扣个大不敬的帽子可就糟糕!
“臣妾给太后娘娘拜年,祝太后娘娘您福如东海,万事如意!”娴贵妃紧随其后,大方得体地给太后请了安。
这边刚请完安,皇后娘娘身边的福公公就急急忙忙地赶进来,先行了礼,这才说话道:“奴才是来替皇后娘娘传话的,娘娘突感身体不适,不能来除夕夜宴,还请太后和皇上恕罪。娘娘说等改日身子好了,再来向太后您请罪。”
“没什么大碍吧?”林婳心里着急,一下脱口而出问道。
福公公瞧了林婳一眼,道:“回紫云郡主,太医已诊治过,无大碍了。只是身子骨弱,现又下大雪,经不起寒风吹,又有头晕目眩之症,故而不能前来。”
“皇后身子不好,不能来也不能怪她,你回去叫她放宽心养好身子,切勿多想伤神。”宁太后又唤来齐姑姑,道:“秋璇,你去领一些冬虫夏草,人参鹿茸,还有天山雪莲和血燕这些滋补之物给皇后送去,顺便看看皇后叫她安心养病。等除夕夜宴过后,我再让紫云过去瞧瞧她。”
“是,太后娘娘,”齐姑姑领命退下。
这时,太后宫中侍奉的大宫女珍珠上前来,“太后娘娘,皇上,夜宴已准备妥当,请移步青莲宫。”
“走,跟母后一块过除夕去。”宁太后笑着拉住林婳的手,说:“今日我让御膳房准备了你最爱吃的菜,你难得进宫陪哀家过年,可得让你高兴了。”
众人入座,林婳就坐在挨着宁太后的桌子,一旁的宫女上前替她掀开桌上佳肴的盖子,打量了一眼,确实是她最爱吃的菜。
宁太后笑望着她这边,道:“可还合心意?”
林婳娇俏点头,道:“母后您对婳儿真好,上一回过年婳儿就随口说了一句喜欢吃冬笋,您就放在心上,让人给安排上了。”
“你是哀家的心头肉,哀家不疼你,疼谁?”宁太后笑得合不拢嘴来。

被退亲后我嫁给了皇帝免费阅读

这太后对紫云郡主的宠爱,可羡煞一众妃嫔,若她们中谁人得了太后的欢喜,怕是能在这皇宫中横着走,无人敢得罪,可偏偏是一个外臣之女得了太后的宠爱。
宁太后抬手挥了挥,大宫女珍珠捧了一壶酒上前,用琉璃杯给林婳斟了酒,“郡主,这是西域进贡的葡萄美酒,太后知道您喜欢喝,便一直命奴婢冰存在冰窖,专门等着除夕让您品尝呢。”
林婳小尝了一口,脸上尽是满足,“母后,您也请喝。”
珍珠立即去给太后倒上,宁太后浅灼了一口,眉目舒展,“存得久一点,似乎比刚进贡来时更香了。”
“母后,”这时,萧弈洵道:“儿臣也想讨一杯葡萄美酒喝。”他话里似乎藏了一丝醋意,宁太后听罢,笑道:“珍珠,给皇上也倒一杯。”
“是,”珍珠应着,马上去给文宣帝倒了一杯酒,萧弈洵端着酒小口浅灼,眉目间的冷峻淡了几分,唇角勾勒出一抹淡笑,“好酒,果然是更香醇了一些。”
“太后娘娘,臣妾也想讨一杯酒喝,”娴贵妃温柔地笑着说,“让臣妾沾一沾福气。”
娴贵妃这话刚落,其余妃嫔也跟着纷纷讨酒喝,“太后娘娘,也让嫔妾等人沾沾福气呀。”
宁太后笑着道:“也好,今晚是除夕团圆夜,众人应当一块共饮才是。珍珠,你带人去把冰窖的葡萄美酒都搬出来。”
“是,太后。”珍珠忙应道。
酒被倒入小巧精致的酒壶里,每桌都派上了一壶,众人一块痛饮,早就候在一旁的舞姬这时进场,随着丝竹声响起翩翩起舞,清莲殿内温暖而喜庆,人人脸上都带着笑意。
酒过三巡,林婳已经有些意兴阑珊,心里记挂着病了的皇后阿姐,可是不能贸然离席,只得努力打起精神来,听周才人弹琴。
一曲罢了,又轮到另外一位妃嫔给太后拜年,这回不是献艺,而是献物,献上了一副亲手绣的百福字屏风,百个福字皆不一样,且绣工精美,可把太后哄高兴了,当即赏赐了些东西。
“不知紫云郡主预备怎么给太后拜年?”季婕妤笑盈盈地说:“往年郡主年纪小不必准备些什么,如今大了,想来是花了心思要给太后娘娘一个惊喜呢。”
这话可把大家注意力引到了连连打了几个哈欠的林婳身上,天知道她都要睡过去了。
林婳单手撑着头,脸蛋红红的,杏眸水盈盈地打着哈欠,听见人叫她,努力睁圆一双杏眸,任谁看都是一团孩子气。
宁太后笑着说:“还小呢,还不懂花这些心思。”
林婳又忍不住想打哈欠,好歹忍下来了,眸子里又泛了些眼泪出来,看着怪楚楚可怜的。
她说:“母后,我这次有准备拜年的礼物送给您呢。”
“哦?”宁太后嘴上说还小,这会一听有礼物,立马欣喜得眉开眼笑,“准备了什么?放在哪里了?”
“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东西,就是婳儿觉得有趣,就自己亲手做了,想让母后开心。”林婳招手让珍珠去喊了她的丫鬟绿翘进殿,呈上她准备的拜年礼物。
绿翘捧着一个黄花梨匣子上前,行了礼后,将木匣子放在桌面上,接着用手拨开两侧的锁扣,再把匣子往上一提,只留了一个底面在桌子上。
那底盘上搁置着用面团捏出来的小人,大一点的捏面人坐在椅子上,而小一点的捏面人匍匐在大捏面人的膝盖上哭鼻子,大捏面人微微低头似乎在哄小的捏面人,一旁还有各种装饰,像屏风、花瓶等摆件,完全是捏出了一幅立体画来。
“这是哀家?”宁太后笑问,从大一点的捏面人穿衣打扮来看,确实是她没错。
“是啊,”林婳道:“母后,您不记得了吗?这是婳儿八岁那年,晚上做噩梦撞了邪祟,吓得一晚上没睡,是母后您陪在我身旁守了一夜。这一幕婳儿永远不会忘记,母后您待婳儿真是太好了。”
“皇上,您怎么了?”一旁的娴贵妃见文宣帝面色不太对,关切地问了句,“可是酒喝多了,臣妾叫人给您做一碗醒酒汤来?”
“不必,朕没醉。”萧弈洵抬了抬手道,他目光瞥了正在说梦魇之事的宁太后和林婳一眼,似乎若有所思。
“母后可喜欢婳儿送您的新年礼物?”林婳扑闪着杏眸说。
“喜欢,当然喜欢。”宁太后高兴得眉开眼笑,“我们婳儿长大了,知道给哀家准备贺礼,还准备得这样用心,这是哀家今年收到的最好礼物。”
“母后您喜欢就好。”林婳扬着小脸笑容甜甜,突然不可抑制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囧得赶紧捂住了嘴,一脸不好意思。
“哈哈,”宁太后被逗笑了,说:“可是困了?”
“恩,”林婳重重点头,“为了给母后您做贺礼,婳儿好几夜都没怎么睡好呢。”
宁太后满脸心疼,“既然困了,那赶紧去歇着。”说罢,太后喊了珍珠,让珍珠去扶了林婳回寝殿歇息。
“母后,”林婳努力打起精神,“可是我想去给皇后娘娘请个安,进宫前,我阿娘还惦念着皇后娘娘,我总得代我阿娘去瞧瞧皇后娘娘。”
“去吧,去吧,”宁太后怜惜道:“乘轿撵去,请过安后,快些回来歇着。”
“嗯,”林婳重重点头,起身来给宁太后、皇上以及各位妃嫔见了礼,然后缓缓地退了下去。
太后宫中的大宫女珍珠自然是跟着,出了清莲殿赶紧命人去准备轿撵,紫云郡主却叫住她,说:“不必准备轿撵,我困得厉害,正好走走提提神。绿翘,我们走。”说罢,林婳一脚踏入雪中,大步往前走,走得飞快,哪里像是困了、乏了。
珍珠不由好笑摇头,也就这位主能在太后面前眼睛都不眨的说着这些托词了,分明是想早点离席去看皇后娘娘,偏说自己困了,让太后娘娘心疼得让她离席。
“郡主,您走慢些,地面积雪路滑,小心摔了。”珍珠忙从小宫女手中接过灯笼,快步地追了上去。
皇后所居住的长春宫附近,有一个莲花池,引的是地下水,便是下雪也不曾结冰,水还有一点温热,在宫灯的照耀下,还能见到荷花池上缭绕的雾气。
林婳很喜欢这处荷花池,以往经常与皇后阿姐到这池子里喂金鱼,赏荷花,不由就多看了两眼,想着这水是地下水,池子里的金鱼应该不会冻死。
却不想见着莲花池上的亭子里站着一个人,那人长发披散着缓缓地走到莲花池旁,随即一跃而下,发出嘭地声响来。
“啊……”林婳被吓得惊叫了一声,珍珠和绿翘也听见了落水声望去,她指着那莲花池道:“有个女人跳下了莲花池。”

小编推荐理由

被退亲后我嫁给了皇帝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