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爱我一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今天也爱我一下(阮虞沈聿怀)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阮虞沈聿怀小说————今天也爱我一下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雏耳所著,讲述了1.高二这年,阮虞喜欢上了受她母亲恩情的沈聿怀。她本想默默暗恋,但受不住被朋友灌醉后挑拨,于是阮虞勾

阮虞沈聿怀内容介绍

你的限定浪漫
2021.04.15
– 文 / 雏耳
六月底。
明城刚刚步入绵长的夏季,虽不像八九月那样燥热,但午间的阳光穿过窗户玻璃照进落在人身上时,仍能感受到刺入皮肤的灼热温度。

今天也爱我一下全文阅读

明城三中,高二十三班。
教室内吵吵嚷嚷,刚下了两节连在一起的物理课,大多的学生都被搅得昏昏欲睡。
趁着课间便都起来四处走动。
擦完黑板的陆正宁回头,视线落在靠窗那侧的倒数第三排的位置上。
那张课桌上懒洋洋地靠着个女生,长着张极其漂亮的脸,眉眼绮丽到攻击性十足,并不是他们这个年纪会喜欢的长相。
或许是因为年纪小,所以少女软趴趴的样子颇有几分稚气。
陆正宁下意识敲了敲板擦,飘起的白色灰尘在空中浮起。
随手捻起一截断了的粉笔头朝少女砸去,见她被吓到,随后乐不可支:“阮小玉,发什么呆呢。”
被砸到的女孩子回了神,不紧不慢地抬眼:“我在想,下个月的期末考试要再甩你多少分才好。”
“别吧。”陆正宁丢了板擦,从过道过来,临近她座位时还双手撑了把两边的桌子脚下悬空往前跳了一小步,“你再这样的话,咱俩朋友可没得做了啊。”
“噗——”
他的话音刚落,前面的人就憋不住笑,转过身子打趣:“宁哥,您哪次考试不都这么威胁,但人家阮虞不照样甩你几十分吗。”
陆正宁反手在那人后脑勺敲了把:“去!那是我让着她。”
说完就不再搭理,俯身认真地去看眼前的人:“阮小玉,你惆怅个什么劲儿啊。”
“没惆怅。”阮虞直起身子,抽来本化学书,“我就是在想家长会的事。”
陆正宁这才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而后又问:“这个你怕什么啊,你的事情不一直都是沈大哥亲手操办吗。”
阮虞翻书的手指微顿,随后故作镇定地耸耸肩膀:“他上周四出差了。”
“那也不用担心,再忙他不一样会赶回来。”陆正宁没看出她的异样,拍了把阮虞的后脑安抚。
大抵是因为他的话起到作用,阮虞神色间夹杂的躁意散去不少。
察觉到陆正宁垂眼看她,阮虞抬头睨他,语气又变回从前那副刻薄样:“你不去看看书吗?觉得年级第二的位置坐的很轻松是不是。”
“……”
陆正宁忍着翻白眼的冲动,竖起中指比划了下:“小白眼狼。”
阮虞偏头,难得地伸出舌头做了个鬼脸:“万年老二。”
上课铃声响起,教室重归安静。
每周一的最后一节课都是安全教育课,中年男班主任站在讲台上,缓慢地说着班会主题。阮虞单手托腮,另一只手抓着支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思绪缥缈。
刚才陆正宁说的没错,这两年来她的大事小事都是由沈聿怀决定经手的。
但这个月开始,她明显感觉到,两人之间的距离在逐渐拉开,并且是沈聿怀单方面开始行动的。
可他并没有苛待阮虞的吃穿用度,仍旧一如往常。
正是因为没有苗头,所以阮虞没办法取证,更没办法横冲直闯到他眼前问他——你最近为什么这么疏远我,不陪我吃饭,连出差工作也没有告诉我。
毕竟阮虞也明白,这样的事情沈聿怀并没有必要告诉她。
今年是她跟沈聿怀一起生活的第三个年头。
以前沈聿怀不管做什么都告诉她,是因为那时候她年岁尚小,又刚刚被他接到身边,遇到事情找不见他难免会两眼一抹黑。
但现在她再有一个月就要过十七岁的生日了。
半只脚迈入成年人世界,过了十八岁,沈聿怀就没有再继续照顾她的义务。
阮虞轻轻地眨了一下眼睛。
教室静悄悄的,只有班主任温吞的嗓音持续不断的回荡。
“……还有这周五的家长会,到时候我会把你们这学期的表现做个总结……”
“快到期末了好好复习,对了阮虞,上周五我让你去把花名册里你家长的联系方式改改,改了没有?”
班主任的声音落定,好半晌都不见有人接话。
前排的同学都纷纷转过脑袋,悄悄去看他们十三班的门面。
然谁知,阮虞低垂着眼睑盯着桌面,中性笔被她机械地画着,看起来像是在走神。
陆正宁跟阮虞相隔不远,自然也看到了这幕。
他侧过脸小声的叫了几声阮小玉,阮虞仍旧保持着那动作,并没有搭理他,陆正宁一着急,张嘴正要再喊时,口水呛住自己随即又用力咳了起来。
咳得几下有点厉害,倒是把阮虞勾回了思绪。
她抬眼,发现同学都盯着自己看,耳尖倏然通红有些不知所措。
班主任向来偏爱学习好的同学,见状清了清嗓子又重新问了一遍,阮虞啊了声,才认真回答道:“我还没改呢,我也不知道我家长的联系方式换成了什么,等我回去问问。”
“……”
陆正宁余光睨过阮虞,只觉得哪里不对。
班主任揭过这茬话继续他的主题班会。
阮虞放下笔,无意间扫过草稿纸上面被她划拉下来的熟悉字眼,心中略微有些烦躁。伸手撕下那页纸,正要揉成团时又停顿下来,绷着嘴角对折叠好塞进桌兜里。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陆正宁愣神。
冷不丁对上阮虞的视线,他疑惑皱眉。

放学铃声响起。
班主任刚离开教室,后门口的学生就一窝蜂的抓着书包跑了出去。
“阮小玉,你干妈今天亲自来接我,先走了啊。”
陆正宁向来忘性快,一晃眼就忘了上课那会儿心里的疑惑,扯着嗓子喊了声后,也没等阮虞回应就拎着衣服跑出教室。
阮虞抬了抬眼。
坐在座位上磨磨蹭蹭好半晌都没起身,直到教室里只剩下打扫卫生的学生,她才将兜里的手机翻出来。
打开屏幕,正好看见司机小杨叔叔发来的消息。
– [小虞,下课了吗?]
这是给沈聿怀开车的司机。
从阮虞初二暑假来沈聿怀这边,小杨叔叔便有了附加的工作。
就是上学放学接送她。
看到这消息时阮虞愣了愣,倒也不是别的,是她已经有好几天都没有让小杨叔叔来接过她了。
从沈聿怀出差那天,阮虞就住在城西那套父亲给她置办的复式小公寓里。
房子不算大,胜在温馨。
比起醒来后活物只有自己和做饭阿姨的那个家,她更喜欢小公寓。
所以眼下看见小杨叔叔的消息,阮虞没回过神。
手指抠了两下屏幕,才回复。
[下课了。]
小杨叔叔那边回复的很快:[那快出来,校门口不让停太久的车。]
阮虞鼓了鼓腮帮子:[但我今天不想回去。]
小杨叔叔:[你三哥回来了,今晚说好陪你吃饭。]
“……”
阮虞瞪大眼睛,又仔细地再看了一遍这句话,下一秒嘴角猝不及防地溢出声惊喜的笑。

阮虞沈聿怀免费阅读

而后也不再继续犹豫,背好书包提步下楼。
明城三中是明城的老牌中学,全城除却附中能跟三中勉强打个平手,其他都是手下败将。当初阮虞选这里,除了师资力量强大外,还有便是沈聿怀也是从这里毕业的。
平时傍晚放学,校门口总是极其拥挤。
但自从年前发生了起连环车祸后,学校就不再允许接学生的车辆停在校门口附近了。
阮虞双手抓着肩前的两根书包带子,嘴边带着笑,脚尖不受控制地轻踮着往前走。
一出校门,她就看见小杨叔叔照常把车停在平时那地方。
大步走过去拉开车门,将书包丢进去后坐在后车座问:“三哥什么时候回来的?”
“凌晨回来的。”小杨打转方向盘,顺嘴说:“兄妹感情真好,我们家那两个成天团在一起打架,跟对生死对头似的。”
阮虞心里记挂着事,也没在意小杨叔叔说了什么,只随口附和了两句。窝在驾驶座后面的那个位置上,侧头盯着窗外,手指揪着裙摆。
沈聿怀在外面常住的独栋小区跟学校间的车程不算太远,阮虞只是走了个神,再抬头就发现已经到小区门口了。
她跟小杨叔叔告了别,提着书包迫不及待地往家赶。
然而刚打开门,偌大的房子里安安静静,只有厨房里阿姨炸东西的细小声音。
还以为一回家就能见到沈聿怀呢。
心理上的巨大落差让阮虞眼里光彩骤失,有些赌气似的将书包重重放在玄关口的柜子上,换好鞋子无精打采地说:“我回来了。”
“小虞回来啦。”
阿姨系着围裙从厨房里面走出来,手上还捏着双筷子:“快洗洗手准备准备,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说完这话她又转身折回去。
阮虞在门口站了几秒,才提着书包上了楼。
推开房间门,把书包放在书桌上,翻出宽松的运动衣裤换好,拖着步子出门。
她下楼时阿姨正好将饭菜摆放上桌。
看着那些菜色,阮虞迟疑地问:“小杨叔叔不是说……三哥回来了吗?”
“是回来了,但刚才又打了个电话说他会晚点到家,让你先吃,不用等他。”
阮虞捏着勺子的手指紧了紧。
低头喝了口汤,才又低低地“哦”了声。

酒过三巡,沈聿怀扫过对面的合作方,见那几人仍旧意犹未尽,他眉尖不由得蹙了蹙。
陈助理坐在他身侧,压低声音说:“聿哥,小虞已经睡了。”
“嗯。”
沈聿怀抬起茶杯小抿了一口,不着痕迹的垂眼扫过腕表,时间已经十点过半,轻叹一声扬了扬脖子问:“阿姨走了?”
陈秘书悄悄将手机屏幕给沈聿怀看。
男人侧目,家里阿姨发来的短信在眼底一目了然,侧脸微微动了下:“你去找服务员结账,再等五分钟就走。”
陈秘书瞬间愣怔,诧异地看了眼对面的合作方。
“可是今晚这游戏项目您准备很久了。”
沈聿怀眉目之间仍是温和,语气间反常地夹杂了几丝不耐:“这顿饭没有五个小时也有四个半了,难道我得把整晚的时间都扔在这上面吗。”
“快去吧。”
陈秘书神色微凛,应声后悄然离席。
掩门时,陈秘书又看了眼沈聿怀。
席间的这个男人在沈家排行老三,年幼时身体不好,该吃的不该吃的苦都尝了个遍,以至于小小年纪就养成了处变不惊八风不动的性子。
陈秘书跟在沈聿怀身边工作了五年,就算是再怎么棘手的事情落在他手上都能温和以对。
今天倒是第一次。
五分钟后陈秘书重返席间,沈聿怀垂眸扫过表面,抬眼看向对面侃侃而谈的男人。
他唇畔扬起笑:“李总,今天的饭局就到这,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欸小沈总您这是……”
被唤李总的男人瞬间抬起头,见沈聿怀起身满脸惊诧。
沈聿怀没搭理他,单手拎起靠背上的西装边穿边提步往出走。
李总站起来绕过椅子作势就要去拦他,陈秘书在旁边伸手挡了一把,沈聿怀脚步未停,视线轻飘飘地扫过那人的脸,直直出了包间门。
李总瞪大眼:“这!这是做什么?”
陈秘书客套地笑着:“您难道还不明白吗?小沈总可从没有过超过三小时的饭局。”
闻言,李总被酒气熏晕的大脑霎时间清醒,心脏骤停一秒讷讷道:“可这项目不是你们准备很久了吗?”
“是又怎么样。”陈秘书依旧挂着和煦的笑容,眼睛却清亮的吓人,“今天小沈总已经是给足了您这边的面子,这机会,是您自己不好好把握的。”
陈秘书看见面前这行人脸色煞白,满意一笑,转身离开。

沈聿怀在席间喝了几杯酒,这会儿脑袋发沉,手肘抵着车窗缓缓揉按着太阳穴。
“聿哥,需要喝点醒酒药吗?”
陈秘书心惊胆战地从后视镜往他这边看,微微拧眉。
沈聿怀摆手:“开快点。”
一路安静着开到了家。
沈聿怀站在门檐下,手指捏了捏眉心醒神,随后翻出钥匙打开门。
屋子里面笼罩着一层暖色调的光,沈聿怀站在门口。
小姑娘还知道给他留盏灯,倒是没有气得太狠失去理智。
换了鞋往楼上走。
不知道怎么,刚才那个念头涌上心口时,他居然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气。
站在阮虞房间门口,手指刚刚覆上门锁把柄,又停顿在那里。
沈聿怀低垂着眼不知道想到什么,抓了几秒又松开手,转身推开房间对面右侧的门。
半个小时后,沈聿怀再度出门。
他已经洗过澡换了身舒适的灰色运动衣裤,湿漉的额发耷拉着落在眉眼间,整个人看起来年轻的不像样。他手里捏着黑色礼盒,在阮虞门口站定,这次终于没再犹豫,放轻声音推门进去。
屋子里面并不算黑,床头柜上的暖黄灯亮着。
刚推开门,空调凉意扑面而来,白色大床上鼓起一个身影,半截被子就那么掉落在床畔。
沈聿怀无声地走过去,将东西放在床头柜上,确保阮虞明早醒来就能看见。
俯身捡起地上的被子给她盖好,视线紧接着落到她紧捏的手机上,小心将其抽出来,看了眼电量,转而扯过充电线。
临走前,沈聿怀不忘把空调温度调高些。
他知道小姑娘从小被养的金贵,娇气的像个小公主。
这一切就像默剧,可他却熟稔到如同吃饭睡觉般日常。
沈聿怀合上门离开。
卧室内,阮虞抱着被子翻了个身。

小编推荐理由

今天也爱我一下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