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尽皆知我爱你全文免费阅读-人尽皆知我爱你(周明乔洛阑珊)

主角是周明乔洛阑珊小说《人尽皆知我爱你》特别推荐,人尽皆知我爱你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手上握着两个手机,进来瞟了眼亮起的楼层,约莫是目的地一致,就直接去按关门键,嫌电梯门闭合太慢,又烦躁地多按了好几下。总盯着人看也不礼貌,洛阑珊很快就收回目光,切回手机屏幕上,再看一遍群里发的包厢号。

小说简介

手上握着两个手机,进来瞟了眼亮起的楼层,约莫是目的地一致,就直接去按关门键,嫌电梯门闭合太慢,又烦躁地多按了好几下。
总盯着人看也不礼貌,洛阑珊很快就收回目光,切回手机屏幕上,再看一遍群里发的包厢号。

人尽皆知我爱你全文阅读

刚下过一场小雨,地上的湿迹深一块浅一块,昏黄的路灯光打下来,又沉沉晕开。
倒春寒的风一吹,洛阑珊缩了缩脖子,睡裤下露出的一截脚踝也冰凉一片。
这么晚不回家啊?小区楼栋保安经过,看她眼熟,寒暄了一句。
等人。洛阑珊礼貌笑笑。
男朋友?保安大叔很八卦。
不是不是。洛阑珊连忙摇头,解释,就一个同学。
不熟的同学。她在心里补了一句。
正因为不熟,所以她这会儿还真摸不准,对方是真的会来,还是在遛她。
她今晚难得心血来潮在家做一次卫生,清理马桶时倒了瓶84,看里面没什么反应,顺手又添了瓶洁厕剂。
马桶里液体立刻变浊,电光火石间,她想起一则社会新闻,当即瓶子一扔,捂住口鼻,夺门而出。
一口气憋到楼下,呼吸了好几口新鲜空气,才缓过劲来,她摸出手机百度84消毒液和洁厕剂混合,果然搜出一系列生成氯气可能致死的消息。
洛阑珊蹲在自家楼下,翻着通讯录有些头疼,前段时间手机被扒了,换了个新的,联系人如今只剩下个位数,一划到底,能帮忙的好巧不巧这会儿都不在本市。
她戳着手机屏幕,又点进微信,高中班级群正热闹着,今天肖吉强结婚,群里正发着闹洞房的视频。
她无心多看,直接发了条带定位的朋友圈:有人在附近吗?求帮忙!急,在线等!!!!
飞快收到三个无情赞。
她恨恨戳着那三个人的名字,突然想起一件事:肖吉强的婚宴邀请了她。
白天微信上她给他发红包时说的是,不好意思啊正好这几天出差不在本市,不能过来了。
现在这条朋友圈不是昭告天下自己撒谎吗
洛阑珊火速删除动态。
亲手掐灭自己最后一丝希望洛阑珊抱着腿叹气,不知今晚何去何从。
这时一条新消息进来。
在哪儿?
她盯着对方的名字看了两秒,又点开头像看了一遍,确定此刻唯一向她发出施援信号的人真的是周明乔。
自打高中毕业,两人见面的次数一个手就数得过来,还基本都是同学聚会或者同学结婚这样的场合,各有各的聊天对象,一整个局下来两人不说话也是不奇怪的。
唯一一次比较意外的是大三的时候,洛阑珊竟然在自己学校看到了周明乔,说真的,她当时就有点蓬荜生辉的意思了。
毕竟当年周明乔高考分数比她高了两百多,带着满身光耀录入了金光闪闪的Q大。说得现实点,以后两人都不在一个层次了,谁成想还能在自家这破锣学校里见到他呢。
跟瞪着眼、张着嘴,你了半天没说出一句囫囵话的洛阑珊相比,周明乔就淡定多了,插在裤兜里的手都没有拿出来,只是定定看着她,嘴角仿佛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大概很享受自己刷到的这一番强烈存在感。
还是后面从男生宿舍出来的刘曜给她解释情况。
刘曜也是他们高中同学,跟她考进了同一个学校,只是读得不同专业,平时见得也不多。
原来周明乔老家有事就从学校回来了,飞机晚点,索性在省城留宿一晚,正好刘曜学校在这边,就过来看看他。
为老同学接风是应该的,但那天刚好是洛阑珊男朋友生日,她不可能缺席,只好跟两人解释自己今天确实有事,不能作陪了。
周明乔当时没什么反应,仍旧维持着方才的姿势,目光有些无聊地瞥向别处,倒是刘曜指着她说重色轻友没意思。洛阑珊这厢还在赔着小心,周明乔已经拉下刘曜激动的手,凉凉来了句,行了,走吧,本来就是找你的。看也没看她。
洛阑珊愣了下才听明白他的意思:她本就不在计划之内。
这么一来她也松了口气,便没负担地赴男友的约了,不过她也没忘记必要的礼数,私底下发了刘曜一个两百块的红包,让他帮忙招待老同学。
那天晚上洛阑珊在外面耽误到太晚,宿舍已经关门,只好住在外面酒店,第二天早上前两节有课,她打电话让室友帮忙带课本,自己这边就直接去教室,经过酒店大堂的时候,好巧不巧又碰到正在办理退房的周明乔。
周明乔见到她有一点意外,目光自上而下在她身上轻轻扫过,眼瞳渐渐浮上一层薄冰。
洛阑珊有些尴尬地招呼,早啊。你昨晚住这里啊,刘曜没跟你一起?
周明乔仍自盯着她,没说话。
这是要回去了吧?她看着他脚边一个黑色行李包,记得昨天刘曜说他要回老家有事,她礼貌地补充道,要我送送你吗?真送他当然是不可能的,她上课就要迟到了。
不用。周明乔收回目光,提起行李包,往外走去。
洛阑珊暗舒了口气,也跟着出了门,那一路顺风。
她胡乱挥挥手,也不等他打上车,便拔腿往学校奔去。
最近一次见面是前两年春节的时候班长大人结婚。
大家也都是奔三的人了,好几个同学已经带上了家属,周明乔也带上了他的小女朋友,女生皮肤白嫩得能掐出水,眼睛也汪汪的,黑曜石似的,又穿着一身毛茸茸的白大衣,像一只漂亮的萨摩耶,笑起来特别甜。
洛阑珊听到男生那边打趣说周明乔这个女朋友居然还是95后,既惊讶又觉得不很意外,娇滴滴的小女孩谁都喜欢,她最近也比较迷小奶狗呢。
饭后班长大人安排大家去包厢打麻将,洛阑珊左右没什么事,就跟大伙儿一块儿玩了,对桌玩了十圈之后接到电话,有事先行离开,这桌便缺了个腿儿。
他们叫新郎官亲自上,新郎官自然不允,说信不信隔十分钟就有人找他,一桌人都别想安心玩牌。
眼看一桌要散伙,班长大人不知从哪儿把周明乔揪出来,按在了那张空椅上。
众人都说情场得意,赌场得失意平衡一下,要给周明乔放放血,谁知周明乔气势如虹,一上来连胡五把,把把都是洛阑珊放炮。
洛阑珊表情渐渐僵硬,眼睛不断地飘向门口,希望来个人替她下去,快山穷水尽的时候,终于盼来了一个赶晚饭的同学。洛阑珊得以下场,偷偷去厕所数了数钱,顿时呕出一升血。
晚饭自然没心情吃了,洛阑珊推说自己家里还有事,先行离开。
在外面等车的时候,洛阑珊看到周明乔停在路边的那辆路虎,忍不住仇富心理作祟,结结实实踢了路虎的大轮胎一脚自己开豪车女朋友背香奈儿,还不放过她这么穷的人。
所以,基于两人这样的关系
扪心自问,要是换了她,大半夜躺床上刷朋友圈看到周明乔发了条这么求助动态是会直接划过去的。
正胡思乱想着,一辆车牌号非本地的白色奔驰缓缓停在她面前。正好把她遮得一干二净,洛阑珊有些恼:
万一待会儿周明乔真来了,看不到她错过了怎么办
她横着腿往旁边挪了挪,把自己露出来。
那车却也跟着前进了数米,正正好又给她挡个干净。
洛阑珊来了脾气,腾地站起身要开口。
这时面前车窗缓缓降下,露出男人不耐烦的脸,上车啊!
洛阑珊表情生硬地由怒转笑,悻悻往前走了两步,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
换了车哈?洛阑珊故作轻松地开场。
换?周明乔挑眉。
你之前好像开一辆路虎来着?毕竟踢过一脚,洛阑珊还算印象深刻。
周明乔想起什么,面色稍缓,哦,那是我爸的。
洛阑珊灰溜溜侧开头。
车开了好久,洛阑珊才想起问一句,去哪儿?
大强那儿呗,他今天不是结婚嘛,在酒店开了几间房,有的是地方住。周明乔显然是困了,说着话就打起哈欠,只是还没打完就被洛阑珊的惊叫吓得吞下去一半。
不要!!
你嚷什么啊。周明乔莫名瞪她一眼。
快快快快掉头。洛阑珊抓着他方向盘上的手,急道,我跟他说今天出差不能去参加婚礼,现在这样子跑过去不就穿帮了吗!不行不行,不能去他那里!
周明乔斜了她一眼,鄙夷道:我跟何晏他们天南地北的都过来了,你就在本市去一趟怎么了?还撒谎,虚伪。
是是是,我虚伪。但是本来大家相安无事,捅破的话大家都不开心呀。还是让这个没有恶意的谎言维持下去吧洛阑珊逻辑自洽,又提醒道,前面这个路口可以掉头还是回我家那边吧,那里就有酒店。
你就不能早点说?周明乔一边掉头一边絮叨,我今天累了一天晚上困得要死到底为什么要来接你,还横跨整座城市来回三趟?
对不起洛阑珊其实也没想到他真会过来。
见她服软周明乔也没再追着怼,他今天当伴郎,早上七点不到就起床,不折不扣地折腾了一整天。
周明乔连打了两个哈欠,最后实在撑不住,按下车窗,点了根烟。
洛阑珊自然不敢发表异议,只默默降下一点车窗。
一张有效身份证当然只能开一间房。
周明乔拿了房卡就径直往里走,洛阑珊惴惴跟在他屁股后面,一直跟进房间,他都没有要走的意思,甚至开始脱外套。
洛阑珊忍不住问出声,你不回去了吗?
我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你还要我开车回去?
可是,可是我们这样同处一室你真的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吗
洛阑珊后面的话难以启齿。毕竟都是同学,不好把话说太直白。
老子对你没兴趣!周明乔扯了扯领带,不耐烦道,爱睡睡不睡出去睡大街。
洛阑珊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凌晨1点,周明乔肯为她折腾到这份上已经是仁至义尽,自己再得寸进尺就有点不知好歹了。要她去睡大街当然是不可能的,毕竟刚从大街上进来,再回去那真是由奢入俭难。
我不是那个意思。洛阑珊为自己找台阶下,这不是怕传出去对你名声不好嘛当然你不介意的话我没问题的!
周明乔懒得理她,径直脱了衣服钻进浴室。
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让洛阑珊更尴尬。
她在房间徒劳地转了几圈,不知过了多久,水声突然停了,洛阑珊立刻飞扑上床,扯过被子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闭眼装睡。
周明乔甩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找吹风机,一眼扫到床上已经鼓起白色人形小包,连头都没露出来,也不怕憋死。
他冷哼一声,插上吹风机插头,直接把风速按到最大。
超高分贝的吹风噪音一刻不停地肆虐了十分钟,当然也没能吵醒洛阑珊。
周明乔照着镜子意犹未尽地摸了摸头发,又瞟了眼裹在被子里动也不动的人,让人忍不住想戳一戳。
周明乔正要说话,手机响起来,看清来电显示的名字,他微微一怔,又瞟了眼床上那个捂得严严实实的小山包,蓦地一笑。
他走到自己那张床边,划开电话,按了下免提,喂?
肖吉强的声音流泻出来,乔哥你不在房间?上哪儿去了,喊你吃夜宵呢。
哦,出来接个人。周明乔气定神闲,撩了下额前的碎发。
接谁啊?男的女的?肖吉强语气暧昧起来,笑着说,肯定是女的!我认不认识?
嗯,就是那个周明乔微微一顿,隔壁床上的小山包突然炸了。
洛阑珊猛地跳下床,一脸焦急地扑过来,死死捂住他的嘴,在他耳边压低声音,极为用力地强调,我不在本市!!!
周明乔猝不及防被她扑倒在床上,一时没反应过来,只觉耳边微微发痒,嘴唇覆上一抹温厚的柔软,鼻息之间嗅到一股淡淡香气。
他一动不动,目光灼灼盯着她,然后眨了眨眼睛。
这时手机传来肖吉强的说话声,喂?乔哥?怎么没声音了
洛阑珊转头把手机拿过来,一脸紧张地盯着周明乔,用嘴形说了三个字,别提我。
周明乔眼睛染上些许笑意,他听话地点点头。
她这才把手机凑过来,慢慢松开捂住他嘴唇的手,也没移开太远,手掌边缘仍贴着他下巴,防着万一他乱说话她好随时按住。
乔哥?听得到吗?肖吉强的声音有些急了。
听到。我今晚有事不回来了,你们吃吧周明乔跟那边说着话,却看也没看手机一眼,目光始终紧攥着身上的女人。
安全收线。
洛阑珊紧绷的身体终于松懈下来,支起的膝盖软了软,一屁股坐下来,长长松了口气,好险。
空气安静两秒。
不对,屁股下的这个触感平坦中又有沟壑,隔着薄薄的睡衣料子,依然清楚感觉到熨贴在肌肤上的滚烫。她低头一看,顿时惊恐地睁大眼睛,自己竟坐在周明乔肚子上
她一抬头,正对上周明乔无辜又戏谑的眼神。
洛阑珊惊叫一声,慌慌张从他身上下去,一下退开好长一段距离,膝弯碰到床沿,又摔坐到床上。
周明乔缓缓坐起来,理了理衣服,歪着脑袋,也不说话,就这么直勾勾盯着她。
洛阑珊尴尬地头皮发麻,她避开他的眼神,支支吾吾道,我、我不是故意的,就是太着急了没别的意思,真的。
周明乔突然站起来,一步一步走过来,停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她。
洛阑珊整个人都僵住了,愣愣盯着他。
正不明所以之际,周明乔突然俯下身,带着强烈的压迫感,凑了近来。
洛阑珊尖叫一声,闭着眼扭头避开,你干什么?!
洗发水的清爽气息轻轻从鼻尖掠过,同时,她感觉手头一松。
他抽走她手上的东西,直起身子,懒懒说了一句,你拿了我的手机。
洛阑珊:让我去死吧。
照理说退完房,洛阑珊就该跟周明乔说再见,各回各家了,可她到底还是怕死。
昨晚跑得匆忙,她也不记得出门之前有没有开排气扇通风了,窗户也没开,也不知道毒气在家里散不散得出去
那个,上去喝杯咖啡?洛阑珊慢吞吞地解开安全带,试探道。
周明乔转过头来,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满脸的一言难尽。
洛阑珊知自己这话让人误会,连忙解释道,就万一我被毒死了,还有个人帮我收尸。
周明乔很想提醒这个智障,家用的洁厕剂和消毒液化学成分浓度不会很高,生成的氯气经过一晚上的挥发也早该消散了,根本不用这么战战兢兢,可他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没发表意见,直接熄了火,解开安全带。
走吧。
洛阑珊住的是28楼走廊尽头那一户,旁边是楼层小阳台,临街俯瞰楼下车水马龙,地段倒是不错。周明乔环顾一阵,再回头见洛阑珊还握着钥匙站在自家大门前做心理建设,他无语地推开她,抢过钥匙自己去开门。
哎等等。洛阑珊拉住他的袖子商量道,要不我下去买两个口罩吧,我怕
放心,要死也是我先死。周明乔开门进屋。
洛阑珊犹豫了一下,还是捂住嘴跟进去,万一他要真出事,她也脱不开关系。
周明乔开了排气扇和窗户,把地上的洁厕剂空瓶捡起来扔进垃圾桶,又冲了下马桶和地板才算完,转头见她还跟在自己屁股后面,死死捂着嘴,脸都憋得通红。
他无语地拉开她的手,我看你不会被毒死,憋死还差不多。
真的没事吗?会不会无色无味,吸进去了也不知道?
周明乔看白痴似的,你以前化学课怎么听的?氯气什么气味不知道吗?老李都要给你气死。
老李是他们以前班主任,洛阑珊在一个化学老师当班主任的理科班经受两年洗礼,还说出氯气可能无色无味这种没常识的话,确实有点不像话,她尴尬笑笑,小声道,我忘了嘛。
危险解除之后,洛阑珊的意识才迟钝地回归到正常不适,39平的一室公寓,并没有隔开会客区和起居区,反正她没有客人,除了闺蜜叶灼,这里从来没有人来过。
此刻一个自带强烈存在感的男人站在这里,审视的目光在她从不示人的私密空间每移动一寸,她皮肤上细细密密的尴尬便多蔓延一分昨晚心血来潮整理了一下房间可能是不幸中的万幸。
洛阑珊忍着头皮发麻,请周明乔在沙发上坐下,帮他倒了杯水。
这次真是谢谢你了。
周明乔瞟了眼,一杯白开水,咖啡呢?
额她哪来的咖啡,她连茶叶都没有,刚想起上次喝完了,不好意思啊。
周明乔却没再找茬,莫名其妙笑了笑,低头喝了口水,还行。

两人沉默地坐了会儿,周明乔不知看到了什么,忽然站起身,往电视机旁边的书架走。
洛阑珊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却在他拿起其中一本书时,腾地站了起来。
周明乔拿的那本是她写第一本也是最后一本小说,她已经很久没有再碰过了。
你现在在做什么?还写书吗?周明乔翻了翻,《爱你是我唯一的秘密》,标题取得也真矫情,几年前他买过一本,好像还看完了,不过写得什么现在也不记得了,大概是个爱情故事吧。
洛阑珊面色有些不自然地从他手上拿过来,佯装翻两下,又重新插进书架偏僻的位置,才接话道,早就不写了。现在不写书,只做书。
哦?哪些是你编的?周明乔的目光重新落到这一面书架。
洛阑珊扯了扯嘴角,有些尴尬,自己也做的那些书深度谈不上深度,畅销也没有多畅销,有的为了迎合市场,标题还格外俗,真真拿不出手,样书到了她都不想拿回家。
这里没有。洛阑珊敷衍着,然后装作无意地转开话题,你这次是特意为了给强哥做伴郎赶回来的吗?
虽然联系不多,但她有耳闻周明乔毕业之后发展不错,但不在本地。
差不多。周明乔目光仍未看她,径自一一扫过她收藏的书目。
洛阑珊往前走了两步,恨不得把身体挤进去,挡住他的眼睛,但嘴上话还是接着上一句的来,那你什么时候走呢?
周明乔目光终于落到她脸上,嘴角蕴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谑笑。
他早已察觉她不自然的尴尬,却并未识趣地收敛自己在这里一切审视的意味,她给他的礼貌而疏远的老同学的剧本,他并不打算接受。
想起自己还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微一勾唇,伸出手,修长的手指在某一排书脊上不经意地轻轻拦腰一划。
不走了。
洛阑珊对周明乔口中的不走了并没有什么实质感觉。
直到一周之后,刘曜打来电话,说下周有没有空,本市几个同学一起给周明乔接风洗尘。
她才意识到,这尊大神是真的要回来发展了。
不过这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没空。借口都懒得找。
后面这一周洛阑珊确实很忙,同组的同事林阿娇要回归家庭,辞职交接过来不少事情,另一边自己手上的一个图书项目也赶上这个时候需要出片下印。
月度编辑大会上,万年透明体质的洛阑珊还被大领导点名,表达了高层对她那个从林阿娇那里新接手过来的重点项目的厚望。洛阑珊自然也不敢怠慢,一边忙自己项目出片,一边见缝插针地看完稿子,把修改方案给作者发过去。
一直忙到周五,连阿娇的散伙饭都没赶上,她晚了三个小时,才检查完出片文件发去印厂,关电脑下班,去赶散伙夜第二场。
林阿娇在公司服务超过六年,是业绩斐然的资深编辑,一直以来人缘也不错,这次散伙聚餐基本上各个部门领导都过来了,就连最近出差不在公司的印务主任,也特意派了部门代表过来。

人尽皆知我爱你免费阅读

不过到第二场领导们都已经先走了,只剩下活力四射的小年轻们,唱歌的唱歌,桌游的桌游。
林阿娇的定的地方档次不低,电梯都装得金碧辉煌的,所以当一个穿着家居棉衣的女人拦着电梯门冲进来时,洛阑珊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女人身材微胖,面色惨淡,手上握着两个手机,进来瞟了眼亮起的楼层,约莫是目的地一致,就直接去按关门键,嫌电梯门闭合太慢,又烦躁地多按了好几下。
总盯着人看也不礼貌,洛阑珊很快就收回目光,切回手机屏幕上,再看一遍群里发的包厢号。
电梯叮地一声抵达,微胖女人就嗖地冲了出去,洛阑珊看着那个气势磅礴的背影,暗暗猜想:这个架势,不是干架就是捉奸。
洛阑珊进包厢,林阿娇起身迎过来,拉着她嘴上仍是嗔怪,就你忙,等下罚酒。
洛阑珊跟大家打完招呼,转头跟她求饶,放过单身狗吧,我喝醉了可没人接我。不像某人,准老公24小时待命。
哎呀,这话说的。阿娇巧笑倩兮,捂住了脸,然后跟旁边人招呼,准备切蛋糕吧。
洛阑珊这才瞧见桌上摆的蛋糕,造型很奇特,是一本合上的书,她好笑地看向阿娇,干嘛这是?
庆祝结束社畜生涯,不行啊?林阿娇挑眉,傲娇道。
洛阑珊当然没意见。
包厢灯光熄灭,蜡烛点燃,这气氛,大家伙儿除了生日快乐歌一时竟想不起可以唱什么,正选着歌呢,包厢门突然被推开,一个身形磅礴的妇人冲了进来,目光逡巡一阵,很自然地就锁定了头戴纸皇冠,站在C位的林阿娇,只见她吐出两个字,贱人!然后挥手一掷,有什么东西瞬间脱手,朝林阿娇飞过来。
速度太快,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林阿娇更是一动不动懵在当场。
洛阑珊也只来得及认出面前那张暴怒的脸就是刚才电梯里的女人,眼看着那物体照着林阿娇的脸砸过来,她眼睛一闭,飞快兜住林阿娇的头反身一挡,几乎是瞬间,后背传来一阵剧痛,洛阑珊闷哼一声,结结实实挨了这一下。
那女人却还不解恨,嘴上骂着小三贱人,又凶神恶煞地扑过来想扯林阿娇的衣服。

小编点评

人尽皆知我爱你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