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灿沈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团宠假少爷和万人迷真少爷HE了[穿书](顾灿沈榆)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顾灿沈榆,团宠假少爷和万人迷真少爷HE了[穿书]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破茧》是本集豪门真假少爷、万人迷、打脸等多元素为一体的耽美买股文。主角受沈榆是流落在外的豪门真少爷

顾灿沈榆内容介绍

似乎是他看得太久,那人偏头看了他一眼。少年散落额发掩住冷冽眉目,神情漠然。他的眼睛很黑,像是被冰浸过,如墨一般深不见底,没有一丝温度。
没来由的,顾灿心底莫名生出一股直觉,觉得这就是他要找的人。
“顾灿。”
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顾灿回头,看到陆飞白一脸焦急地跑过来,“天,你怎么在这,我到处找你。”

团宠假少爷和万人迷真少爷HE了[穿书]顾灿沈榆全文阅读

“嗯……”
顾灿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再回头看过去,发现那人不知何时已经收回了目光。
他垂在身侧的手轻轻拨弄着瓶口旋转,微垂目光不知落在何处,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受顾灿目光所引,陆飞白也往那边看了一眼,低声卧槽了一句,“沈榆?卧槽,他怎么会在这。”
还真的是沈榆?
顾灿回头,“你认识他?”
“我们学校的。”陆飞白略忌惮地往那边看了一眼,似乎不愿多说,拉着他就往回走,“别看了,我们回去。”
顾灿不太想走,正想找借口留下,身后突然又是一阵喧哗,隐约传来男人咒骂的声音。
“老子不就是让他倒个酒吗,你看他这是什么态度。”
顾灿微微蹙眉,硬扯着陆飞白停下,回头看去。
方才他的注意力都在沈榆身上,这才注意到卡座里的情况,那里坐着几个三四个人,正中的男人染着一头红毛,憋红着脸,形态狼狈,头发成缕贴在头皮上,还在往下滴水。
而沈榆身边也多了一个男人,看着装似乎是这里的经理,微弯着腰,似乎是在跟卡座里的男人说着什么。
“道歉?道歉也行啊。”红毛抹了一把脸上的酒水,冷笑道:“老子点的可是你们这最贵的酒,他这一瓶子给老子砸了,你说怎么算吧。”
“要么你们给我赔十瓶一样的,要么就让他把我这剩下的酒都喝完。”红毛坐回到位置,把桌上的酒瓶重重往前一推,看着沈榆的方向冷笑道:“怎么着,选一个吧。”
除了被沈榆砸了的那瓶酒外,红毛桌上还点了一些其他的酒,先不说这么混着喝下去会不会难受,只说量也够让人喝一壶的了。
红毛这是仗着经理不会给一个小服务生赔几万块,而这服务生要是能拿得出来那么多钱,也不会在这打工了。
看到经理面露迟疑,红毛就知道自己赌对了,他心中生出几丝畅快,看向沈榆的目光也不由得多了几分恶意。
他正等着沈榆过来喝酒,旁边忽然插过一道声音,“赔你十瓶的话,你就喝完吗?”
少年嗓音清润,悦耳动听,引得人不由自主看过去。
经理看到他身后的人,连忙过去,“陆小少爷。”
后者“嗯”了一声,摆摆手示意他别说话。
经理识趣闭嘴,看了眼前面的人,在记忆里搜刮一圈,确定没见过,不由得好奇是谁才能才陆飞白跟在后面。心底又不由自主有些感慨,见鬼,现在的小孩儿都怎么长的,一个二个都这么好看。
看红毛不出声,那人又问了一遍,“赔你十瓶,你喝吗?”
红毛语气不善,“你谁啊你?”
“这个问题不重要。”顾灿目光在桌上一扫而过,落在红毛身上,“赔你十瓶,我敢赔,你敢喝吗?”
明明他没用什么咄咄逼人的语气,身上气势也没有很强烈,唇边甚至还带着点笑,红毛却莫名被压得有些不敢出声,“关你什么事,老子……”
“你跟谁老子呢。”陆飞白不满,“嘴巴放干净点。”
顾灿没管他,轻轻抬眼,“二十瓶。”
红毛:“老子……”
顾灿语气不变,“三十。”
三十瓶,怎么也得快六位数了。有不少人注意到这边,人群骚动,传来隐约的抽气声。
被这么多人看着,红毛脸上有些挂不住,向后靠在椅背,冷笑道:“三十瓶,你赔得出来,老子就敢喝。”
这酒之所以能卖那么贵,不止因为它本身的价值问题,还因为它在夜色是属于限量供应,每天至多二十瓶,还有几瓶早就被提前定下了。想一下拿出来三十瓶,那也不是有钱就能做到的。
红毛这是笃定了他拿不出来,才敢这么说。
事实上,单凭陆飞白一个人的面子,还真不够,林橙在这还差不多。
经理正想上去提醒一句,就看到前面那人指尖夹着一张卡递过来,“麻烦帮这位先生取三十瓶过来……”
看到卡身上的纹样,经理原本想说的话瞬间咽了回去,他双手接过卡,态度变得更加恭敬。随便从旁边拉了个几个服务生去取酒,自己则留下陪着。
服务生见状更加不敢怠慢,效率奇高,不过几分钟就把三十瓶酒全带了过来,堆了满满一桌。
顾灿亲自起了一瓶,推到红毛跟前,“喝吧。”
玻璃瓶底碰触桌面发出一声脆响,红毛咬了咬牙,抓过瓶子一饮而尽,他抹了抹嘴,还没来得及说话,顾灿已经开了新的一瓶推到他面前,眼皮轻抬,“继续。”
这么喝了三四瓶,红毛有些撑不住了,他站起来就想走,身后突然多了两只手把他按了下去。
周围不知何时多了几个保安,整个围在桌旁。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呢。”红毛挣扎不动,呼吸粗重,骂道:“老子不喝了,不喝了听见没?”
顾灿刚起开一瓶新的,闻言看着他,“确定不喝了?”
“就不喝了。”红毛梗着脖子跟他对视,瞪大的眼睛赤红,破罐子破摔道:“你拿老子怎么样。”
“不怎么样。”顾灿起身,手里的酒瓶翻转过来,笑吟吟道:“你不喝,那我只能换个方式给你喝了。”
冰凉的酒液从头顶淋下,红毛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你他妈……”
他后半句没能骂出来,被保安一拳揍在肚子上,痛得出不来声。
浇完一瓶,顾灿觉得有些没意思,看向卡座里另外几个跟红毛一起来的人。那几个人似乎是被吓傻了,生怕被殃及池鱼,坐得离红毛远远的。
顾灿问他们,“想走吗?”
几人忙不迭点头。
“行。”顾灿曲指懒懒点了点桌面,朝红毛的方向抬了抬下巴,“一人喂他一瓶,就可以走了。”
几人互相对视一眼,神情有些犹豫。
顾灿挑眉,“或者你们替他喝?”
这下连那半分犹豫也没有了,几个人争着抢着抓过瓶子,往红毛头上倒下去。红毛张嘴想骂,被倒下来的酒液呛住,咳得昏天黑地。
几人倒完酒,迅速起身离开,顾灿说话算话,没让人拦。
剩下的酒有人去倒,顾灿懒得自己动身,起身退开。他手上沾了点酒液,问身边的陆飞白,“有纸吗?”

顾灿沈榆免费阅读

陆飞白掏了掏兜,比脸还干净,“没。”
顾灿轻啧一声,甩了甩手,隐藏的洁癖蠢蠢欲动,他正想着找个地方洗洗手,旁边突然有人递过来一包纸巾。
那人不知何时把沾过酒液的手套摘掉了,顾灿却还是一眼认出了它的主人,是沈榆。
说不出是为何迟疑,顾灿停顿了一秒才伸手去接,“谢谢。”
两人指尖短暂相触,出乎意料的,沈榆的手很烫,顾灿指尖微缩,莫名心想,奇怪,这个人居然是有温度的。
沈榆递过纸,一言不发转身。
陆飞白看不过去,叫住他,“喂,你就这么走了?”
被叫到的人停下脚步,半回过头看他们,“有事?”
和体温相反,他的声音很冷,让顾灿莫名联想到冬日里被积雪埋住的阁楼。
“你不应该跟我们道谢吗?”陆飞白压着火气,“刚才可是我们帮你解围。”
“哦。”沈榆语气没变,依然没有半分温度,视线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谢谢。”
他说完这句话便没再停留,转身离开。陆飞白不太满意,小声嘀咕,“什么人啊,哪有人这么道谢的,看都不看我们一眼。”
顾灿擦着手指,心下莫名一动。
不,他看了的。
在说那句谢谢的时候,顾灿确定,沈榆的目光是落在他身上的。
*
两人解决完事情往回走,陆飞白好奇着想看他刚才用的那张卡。顾灿随手把林橙那张递了过去,陆飞白没认出不同,摸得爱不释手,念叨着回去也要跟林橙要一张。
顾灿满脑子都在想沈榆的事,心不在焉地应着,怕他说个没完,转移话题道:“你女朋友呢?”
“卧槽,我忘了。”陆飞白一拍脑袋,也顾不得卡了,拉着顾灿往回走,“完了完了,这次肯定要被骂死了。”
陆飞白的女朋友名叫赵璐,今年刚满十六。小姑娘爱面子,被放了这么久鸽子,情绪已经加倍,不管陆飞白说什么都冷着脸不肯理人。
想到陆飞白刚才也算帮了自己,顾灿便帮着解释了一句,“不好意思,飞白他本来已经到了,是我没找到地方,他又回去找我,在后面耽误了点时间。”
赵璐闻言面色稍缓,看向身边的人,“真的?”
“真真真。”陆飞白猛点头,“我们刚才还在后面碰见那个谁了,沈榆!”
“沈榆?”
卡座里的几人纷纷面露惊讶,她们坐的位置就在舞台下面,离刚才出事的地方很远,并不知道后面发生过什么,闻言七嘴八舌追问。
“他真的在这打工啊?”
“你们还看见他身边有别人没?”
“他在干嘛?”
“没干嘛。”陆飞白被问得头疼,统一回复,“就他一个人,我们在大堂看见他的,你说他能干嘛。”
顾灿听出他们讨论的感觉不对,随便问了旁边一个人,“沈榆怎么了吗?”
“他……”
那人正要回答,陆飞白抢着打断道:“他没什么,就是好学生,跟我们不太搭边。”
“对对对。”那人接收到陆飞白的眼神暗示,磕绊了一下顺着道:“他勤工俭学,跟我们这群人玩不到一起。”
看出陆飞白不太想让他知道,顾灿没再追问,配合着换了话题。
乐队表演结束后已经快十一点,众人商议着换到A区的包间唱歌。
顾灿已经见到沈榆,不打算跟过去继续凑热闹,主动道:“我就不去了,坐了一下午的飞机,有点累。”
陆飞白道:“那我送你。”
“不用。”顾灿起身道:“我打车回去就好。”
离开卡座,顾灿先去了趟洗手间,边洗手边琢磨着要不要去找经理打听沈榆的下班时间,脑海里的系统忽然“嘀”了一声。
“检测到主角沈榆生命气息发生波动,数据紊乱。”
波动……
顾灿愣了一下,连忙追问,“他在哪?”
系统“嗡嗡”两声,迅速给出回应。
它似乎趁歇一会儿短暂升级过,没有再像之前那样报一个方位,而是给出了一个模拟地图。地图上亮着两个光点,一蓝一绿,分别代表着沈榆和他的方位,还细心地标出了最优路线。
看到沈榆的位置离自己不远,顾灿稍稍放心,顺着系统给的路线朝外追去。
沈榆似乎是走的员工通道,顾灿出去,发现外面是一处小巷。他追着往前,隐约听到前方有人打架的动静,伴着几声闷哼,连忙加快速度。
转过巷角,顾灿看到眼前的场景,脚步微顿。
几米外的位置,沈榆微弯着腰,脚踩在人身上,正按着人的脑袋往地上锤,看头发颜色,似乎是先前的红毛。旁边还歪七扭八地躺着几个,呻/吟着爬不起来。
似乎是听到动静,沈榆手上动作微顿,偏头看过来。他似乎是出了点汗,沾湿的额发凌乱着向两边散开,眉眼却依然冷漠。
昏黄的路灯下,他身上有股惊心动魄的,近乎颓艳的美感。像暗夜里盛放的扶桑花,妖异而诡丽。
顾灿停在原地,一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过去。
短暂寂静过后,沈榆丢下躺着的人,起身朝外走。
顾灿看到他起身时似乎是晃了一下,担心他在刚才打架时受了伤,踌躇片刻,还是追了上去,“那个,你……”
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前面的人身形晃了一下,向前倾倒。
没时间多想,顾灿几乎是本能地往前跑过几步,伸手接住对方。直到肌肤相触,他才发觉怀里的这具身体烫得惊人。
顾灿迟疑两秒,忍不住戳了一下系统,“他这是发烧了,还是……”

小编推荐理由

团宠假少爷和万人迷真少爷HE了[穿书]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