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气的胎宝宝第3章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交给警察去处理!顾睿寒冷冷地回答,将手机塞进口袋中,只身继续往前走。

昆杰连忙点头哈腰地跟了上去:我马上吩咐下去!

黄璇优终于跟上了顾睿寒的步伐,与他并肩走在了一起。

顾睿寒眉心蹙紧,薄唇微微下扬。

黄璇优见他心事重重,忍不住关心地问道:睿寒,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顾睿寒语气淡然,有些心不在焉。

黄璇优不依不饶,继续追问:是不是刚才投影幕上的那个小孩子的事情?

你很吵!顾睿寒冷冷地说。

黄璇优惊怔地停下了脚步,黯然神伤地看着顾睿寒和昆杰逐渐远去的背影,心口隐隐作痛。

她浑然不知,此刻他的心情非常糟糕。

甚至,糟糕到了极点!

此时,不知何时走在身后的张佩姗,高扬着下巴,洋洋得意地走到黄璇优的身旁。

张佩姗停下脚步,驻足顺着黄璇优的目光,意味深长地往顾睿寒和昆杰的背影看去。

原来如此!

张佩姗红唇微启,忍不住对黄璇优冷嘲热讽起来:黄总监,听闻您和顾大Boss是青梅竹马!原来,你俩这青梅竹马的关系,也不过如此嘛!

你给我闭嘴!黄璇优回眸,瞪着张佩姗冷斥。

张佩姗一脸不屑,侨情地学着刚刚黄璇优那高傲的样子笑了笑:呵――

然后,她故意撞着黄璇优的肩头,挺胸扭臀地往前走。

黄璇优才不会跟张佩姗这种低级的女人计较。

她微微偏头,对身旁的女秘书吩咐道:找人查查今天投影幕上那个小孩子是怎么一回事。

是。女秘书颔首,模样比那张佩姗要乖巧许多。

接下来,这件事情上了今日各大媒体媒介的头条新闻,且瞬时间便窜红了整个网络。

原来中了这个萌宝入侵病毒的人,不仅仅只有顾睿寒和陆之昂两人,还有全城只要是符合高富帅标准不管是已婚还是未婚的所有男人。

事到如今,已婚的男人要面对妻子的质问,至于未婚的男人,则开始不停地回忆自己到底是跟哪个女人不小心造了这么个小恶魔出来。

当然为此事忙得焦头烂耳的要属警察和记者,前者得忙追查,后者得忙追踪。

不久后,黄璇优便从女秘书那里得到了消息。

据说是明天将要在万达音乐喷泉广场进行表演的马戏团,为了吸引人气,在幕后故意如此大动干戈地宣传炒作。

事情,真的就如此简单?

黄璇优半信半疑。

可事实上,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四岁萌宝赖小柚,此时正抱着一桶爆米花,陪着妈咪赖馨儿在电影院里看爱情喜剧片。

小家伙还完全不知道自己那单纯地只是为了寻找谁是自己亲爹的行为,已经轰动了全城,并成为史上最坑爹的话题。

妈咪呀,我已经当了你一天的小男友了,那你晚上要怎么补偿我呀?看完电影,从电影院里出来。赖小柚就拉着赖馨儿的手,不依不饶地问。

谁知妈咪赖馨儿却是没心没肺地回答:这一天还没过完了,等过完了再说!

那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约会了?赖小柚又问,给妈咪当男友,他可是十分地乐意。

赖馨儿凝眉想了想,随后眉开眼笑:当然是去酒店开房!

要不是家里要停水停电二十四小时,这大热天,她才不会拖着小行李箱拉着儿子说是要儿子给自己当一天的男朋友,再来个什么浪漫的约会!

那我要住五星级酒店!赖小柚连忙向赖馨儿伸出五个小莲藕般的手指头,一本正经地说。

赖馨儿听后,甩开赖小柚的手,双手叉腰,微微弯身,对赖小柚谆谆教诲:小柚,我们要勤俭节约才对,不能铺张浪费,住个普通的宾馆就行了!

NO!赖小柚双手抱臂,白了赖馨儿一眼。

赖馨儿挑眉。

只见赖小柚竖起右手的小食指摇了摇,然后拍着胸脯,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

既然我今天是你的小男友,那么我身为‘男人’,就应该为自己心爱的女人买单。所以,今晚我请你住名扬市里的六星级酒店――风娇国际大酒园!是六星级的噢!

赖小柚那得意洋洋的话语刚落,小耳朵就被赖馨儿揪住。

小样!竟然敢背着老娘我藏私房钱!

哎呀呀!妈咪快放手啦!哪是什么私房钱,明明就是我日积月累的零花钱和压岁钱啦!

赖小柚捂着小耳朵,可怜兮兮地望着赖馨儿求饶。

赖馨儿这才松开儿子那水嫩嫩的小耳朵,满脸笑嘻嘻地捧起赖小柚的脸蛋,在他那粉嫩嫩的脸颊上啄了一下。

真是我家的乖小宝!妈咪赏你一个木马(PS:Mua,亲吻的表示,谐音体)。

然后,赖馨儿摸摸赖小柚的头,满心欢喜。

那我要亲亲嘴

赖小柚得了便宜又卖乖,趁机踮起脚来,嘟着嘴巴求香吻。

赖馨儿抬手捏住赖小柚那撅起的小嘴唇摇了摇。

亲你一头!小小年纪,色到你老娘头上来了是不是!

谁叫妈咪你长得这么漂亮了!

赖小柚眨了眨圆溜溜的大眼睛,表示自己的话十分真诚。

这话赖馨儿爱听!

来来来!让妈咪再亲一个!

接着,赖馨儿又捧住赖小柚那水嫩嫩的小脸蛋,吧唧吧唧地亲了两口。

妈咪不是说只亲一个的么?

顿时,赖小柚苦着脸,像是有种被妈咪占了便宜的错觉。

随后,赖馨儿满意地放开赖小柚,态度接着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一脸憧憬地说:那我要住总统套房!要享受总统级别的服务待遇!

赖小柚又撅起小嘴,不禁鄙夷地瞪着赖馨儿。

刚刚是谁说要勤俭节约来着?是谁说不能铺张浪费来着?

刚刚,刚刚她有说这句话吗?

赖馨儿很意会地回了儿子赖小柚一个眼神。

再说,小样,不知道女人爱说反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