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笑李建兰文智轩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重生之悍妻难为(唐笑李建兰文智轩)

《重生之悍妻难为》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唐笑李建兰文智轩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二乔所编写的,讲述了切,这有什么?这李氏纠缠陈沐晨不是一两天了,哪次陈沐晨拒绝她,她不是要死要活的?

小说简介

夏日炎炎,蝉鸣阵阵。
正午时分,一阵叫喊声打破石窝村的宁静:快来人,文家那丑媳妇跳河了,快去救人啊!
村民听到叫声,纷纷往河边跑。
人群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跑得飞快。

重生之悍妻难为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夏日炎炎,蝉鸣阵阵。
正午时分,一阵叫喊声打破石窝村的宁静:快来人,文家那丑媳妇跳河了,快去救人啊!
村民听到叫声,纷纷往河边跑。
人群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跑得飞快。
河边已聚集了一些人,见到他纷纷让开一条道来。
男人远远看见,李氏在河中央扑腾,几个好心的村民正向她游去。
他迅速脱掉上衣,扎进河里。
河边的村民纷纷议论。
是不是文家那丑媳妇表白又被陈沐晨拒绝,才跳河的?
哇,你怎么一猜就着了?
切,这有什么?这李氏纠缠陈沐晨不是一两天了,哪次陈沐晨拒绝她,她不是要死要活的?
啧啧,这个女人又丑又懒又恶毒,关键还不守妇道,要是我干脆让她淹死算了,文智轩干嘛还要救她啊!
唉,李氏这副德性,竟然还嫌她男人长相不好!听说文智轩回来这几天,那李氏硬是不让他进屋睡觉!
不好了,那李氏沉下去了!

唐笑觉得自己仿佛身处汪洋大海中,浑身冰冷、麻木。
她费力地睁开双眼,四周白茫茫一片。
脑子突然一阵剧痛,涌现出很多不属于她的记忆。
像被人强塞进来,凌乱又残酷,似要将她脑袋涨裂。
她叫李建兰,独女,自小被养得过度肥胖,遭未婚夫梁成嫌弃退婚。
去年,母亲再度怀孕、父亲摔断了腿,家里乱成一团,她奶奶便趁机将她卖到文家当冲喜媳妇。
她暗恋上秀才陈沐晨,这一日又找他表白。陈沐晨让她跳河表决心,她当真跳了下去
所以她穿越到这个臭名远扬的胖子李建兰身上???
她来不及反应,便感觉被人抱上岸边,帮她清理口鼻上的异物,在她心脏处按压。
口中吐出一些水和异物,意识昏昏沉沉的。
文智轩犹豫了下,往她口中渡气。
嘶远远站着的村民倒抽一口冷气。
那李氏像座小山似的躺在那儿,脸上的赘肉掉到了脖子上,连五官都看不清。
真正的丑胖如猪啊,也真难为文智轩下得去嘴!
她哼了一声,似有醒转的迹象,文智轩便把她抱起,准备离开。
文文大哥,李氏一直纠缠我,我摆脱不了,就说,如果她敢跳河,我就答应她,等她和离娶她我不是真的要娶,我只是想让她知难而退,没想到
身穿月牙色长衫的陈沐晨摇手又摇头,脸红耳赤,羞窘不已。
她睁开双眼,虚弱地道,陈公子,以前是我不懂事缠着你,我以后再也不会了。你收了我的那些东西,不用还回来给我了,就当作是我对你造成困扰的补偿吧。
陈沐晨气白了脸,李建兰,你
她却闭上了双眼,似多看他一眼都不愿。
文智轩淡漠地说了句,你以后离她远点!抱着她离开了。
陈沐晨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文智轩抱着她一路走到房子里,把她扔在堆满杂物的破旧木床上,撑在她身侧,蹙眉头看她。
她哼了声,迷迷糊糊醒来。
四目双对。
面前的男人脸上蓄了络腮胡子,乌蓬蓬的一大片,一看就是个莽汉,只余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可取。
她呆滞的眼神逐渐有了焦距。
目光一寸寸往下移。
文智轩救人心切,从河里出来后,身上只披着一件短褐。
李建兰的目光停顿在他古铜色的壮硕胸膛上,而后,啊!发出石破天惊的尖叫,粗壮的双腿一蹬。
噗通!文智轩猝不及防,被她踹倒在地。
该死的登徒子!李建兰腾地坐起,想下床去将衣衫不整的文智轩暴打一顿。
文智轩从地上一跃而起,揪住李建兰的衣领,将她提拉而起,咬牙咆哮,马上收拾东西,给老子滚蛋!
声音之大,足以把只盖着茅草的屋顶掀翻了去。
文智轩的老母亲惦着小脚闻讯而来,被儿子的大嗓门吓了一跳,在门槛上绊了一跤。
文智轩把李建兰扔回床上,过去扶起小老太。
轩儿,你做什么要这么大声说话啊,把建兰吓坏了怎么办?
文母推开儿子,走到床前,兰儿,轩儿说话都这样,你别往心里面去,啊?
李建兰只是闭着眼摇头。
文母的眼里满是担忧,你有哪里不妥当的吗?娘请大夫来瞧瞧可好?
谢谢,不用了,我只想静一静。李建兰语气冷淡。
文智轩看不过去,吼他母亲,你是她婆婆,为何要对她低三下四的?
文母着急跺脚,兰儿都这样了,你少说两句罢!
文智轩怒气腾腾,这样的媳妇,不要也罢!
文母气得打了几下儿子,兰儿累了,让她好好休息,我们出去说。拼命给儿子使眼色。
文智轩气冲冲地走了。

她在床上躺了很长时间,才接受穿越的事实。
环顾四周,房间里堆满了杂物,散发着臭味。
虽然婆婆隔三差五的帮她打扫房间,可有些角落还是打扫不到位。
她叹息一声,挪动水缸般粗壮的身子,艰难地翻下了床。
把湿衣服脱下,一瞧身子,层层叠叠的肥肉堆积在一起,手一抓,一大坨,真是
像敷了几层烂泥的坚果墙!,她实在是好吧,以后她会减掉的。
把湿衣服换了下来,然后把破烂的窗户打开通风,再把屋子里的杂物清除。
脏衣服搜出一堆,还有刚弄湿了的被单,足足两大桶。
她在角落里找到皂角液,然后挑着两个大木桶去了河边。
河面水波粼粼,河水特别清澈。
李建兰一蹲下来,便清晰地看清自己的相貌。
一张盘子般大的脸,上面满是痤疮、青春痘,五官被肥肉挤得看不清,比猪头还难看。
李建兰呆滞地看着河里那个陌生的自己,半天说不出话来。
哈哈笑死我了!大家快来看哪,李建兰被自己丑哭了,哎哟,不行,我肚子好疼
李建兰抬眸,在她斜对面,一个年轻女孩正捂着肚子,指着她夸张地大喊大叫。
张荷花,跟原主一样,是陈沐晨的爱慕者。
真是冤家路窄。
李建兰蹙眉不理她,低下头,自顾自地洗衣服。
张荷花笑了一会儿,见李建兰没反应,便恼羞成怒,捡起小石子扔她。
死肥婆,又肥又蠢又丑,还敢肖想我沐晨哥?真是笑死人,是人都说你下贱无耻,沐晨哥遇上你,那是他倒了十八辈子的霉!你就是一坨泥,又臭又脏,要是我直接死了算了!
李建兰将那些小石子一一接住,冷冷地道,那你就去死吧。
嗖的一声,一颗小石子扔回去,砸中张荷花的脚面。
张荷花愣了愣,须臾,猛地抱住脚嚎了起来。
哎哟,我的脚救命啊,李建兰杀人啦!
因过了晌午,很多人都出工了,河边、田埂上、地里都有些村民。
张荷花一嚎,许多村民便往河边跑来。
李建兰慢悠悠走到张荷花面前,往她痛处又踩上一脚。
啊!张荷花尖叫!
李建兰装作惊慌失措地大喊,哎哟,荷花啊,你脚可能是被蛇咬了!你别急,我来帮你把毒吸出来!
张荷花很清楚自己的脚是怎么回事,又见李建兰那狭小的眼睛闪烁着狡黠的光芒,顿时就气炸了:
李建兰你这个恶毒的死肥婆,你给我滚开!恶狠狠地用力一推。
李建兰顺势往地上一坐,哎哟!嘴上夸张地喊疼,暗地里却冲张荷花挑衅一笑。
张荷花愤怒得浑身发抖,不顾脚疼,扑过来要打她。
赶过来的村民,看到的便是张荷花把李建兰推倒在地、打她,连忙阻止,住手!
荷花,你做什么害人!
张荷花被村民碰倒在地。
而李建兰则被人小心地扶了起来,有个大娘还帮她理了理凌乱的头发。
张荷花憋屈极了,双眼变得通红,怒喊,你们都眼瞎吗?死肥婆用石头砸伤我脚了!
村民一听,更加生气,荷花,我们好心过来帮你,你还骂我们,真是狼心狗肺!
就是!姑娘家家的,说话这样恶毒,小心嫁不出去!
几个村民骂骂咧咧走了,只有那个大娘还记得方才李建兰说张荷花被蛇咬了,便提出要张荷花把鞋袜脱了看看。
张荷花气昏了头,不等大娘触碰到她的脚,便一脚就踹了过去,滚开!我还没嫁人,我的脚能随便让人看吗?
李建兰没想到她这么愚蠢、嚣张,快速地把大娘拉到了一旁,对她冷笑道:
你还知道自己没嫁人啊!连一个关心你的大娘你都要害,你的心真是黑心棉做的。你瞧瞧自己的模样,比泼妇还泼妇,谁敢娶你?送人都不要!
这话戳中张荷花的痛处,脸蛋因愤怒而扭曲了,她猛地从地上跳起,死肥婆,我跟你拼了!朝李建兰撞来。
李建兰是个旱鸭子,身后却是河。
只要把李建兰撞入河里,她准没命。

重生之悍妻难为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张荷花恶向胆边生,是存了心要李建兰死的。
可她没想到,眼前的李建兰身手变得这么好,只轻飘飘地一个闪身,便躲了过去。
她收不住脚,一头栽进了河里。
张荷花识水性,可猝不及防之下,也喝了不少水。
她浮出半颗头,冲李建兰边哭边骂,头发湿哒哒的黏在脸上,很是狼狈。
大娘再好心,对这种坏心眼的女人,她也懒得理了,叹息一声,便走了。
李建兰则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蹲下继续洗衣服。
张荷花骂够了,才往岸边游过来。
可是,她的脚突然抽筋了。心一慌,便被呛了几口水,整个人控制不住的下沉。
救命!她拼命地挣扎、大力搅动河水。
可河边只有一个李建兰,她恨不得她死了好,怎么会救她呢?
张荷花绝望了。
李建兰发现了张荷花的不对劲,犹豫了下,正想去救人,可身后却有一道身影疾步而来,转眼就到了跟前。
是文智轩!他作势要往河里跳。
等一等!李建兰一声大喝,她还是个姑娘家,你不能去救她!
在这年代,救她就等于与她有了肌肤之亲。
张荷花被毁了清白,肯定会讹上文智轩,她可没大方到能跟别人共享丈夫的地步!
然而,文智轩却没有想得那么远,他只觉得李建兰阻止他救张荷花,一定是还在为陈沐晨争风吃醋,因此,他特别生气!
他冷冷看了李建兰一眼,一言不发脱了外衫要救人。
李建兰知道他误会了,却也来不及解释,只是扔下一句,让我来。便扎进了河里。
文智轩愣了愣,这才想起李建兰不会游泳!
他忙扎入河里,朝那两个女人游去。
可下一刻,李建兰便浮起半颗头,冲他喊,你现在回张家,通知他们派人过来,把张荷花带回去。拖着张荷花往岸边游去。
她会游水?
那中午时为何还溺水?
文智轩眯着双眼看她,眼里满是审判意味。
李建兰喘着气把张荷花推上了岸,回过头来,斜睨着文智轩,你想娶她?
文智轩皱眉,说什么傻话?
李建兰冲他吼,那还不快走!等她清醒了,不赖你身上了吗?
文智轩这才后知后觉,一拍额头,狼狈地上岸找人去了。

张荷花被人接走了,李建兰顶着一身湿衣服勉强将两桶衣物洗干净,便挑着往回走。
方才张家人轰轰烈烈赶来,也跟着来了几个看热闹的村民,他们对着李建兰的背影,七嘴八舌议论开了:
奇怪了,这李氏不守妇道勾引陈秀才,天天跟张荷花吵,今天怎么会主动救她?
或许她以前得了癔症,张荷花睡了她男人就好了呗。唉,怪只怪她父母只生得她一个,她自小被惯坏了,养成了好吃懒做的性格。
原先她父母为她定下的一门亲事,也被退婚了,娶了她的一个好姐妹,听说她居然打上门去忒丢脸了。
可不是?李家谁都治不住她,好在她娘老蚌生珠,去年查出有身孕,她奶奶才把她扫地出门,嫁到文家来。不过,那嫁妆倒是丰厚,可惜,也让这个女人败光了。文家娶了这一门媳妇,真是倒霉!
也不能那么说,如果不是李氏嫁过来冲喜,文老头说不定早不在了。

李建兰听了有些心塞,回到院子里,又听见了这一番对话。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唐笑李建兰文智轩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