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幼楠凌少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穿越八零成大佬(安幼楠凌少乾)

安幼楠凌少乾小说《穿越八零成大佬》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安幼楠是众人心目中的医学天才,在参加晚会的时候遭人谋害,醒来以后就穿越到了八零年代,成了一个身世悲惨,不被人疼爱的小可怜。后来小可怜遇到了凌少乾,有这个男人宠爱着,她再也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凌少乾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对一个女人动心,当见到安幼楠的第一面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一生,他非她不娶。

小说简介

见安楠沉吟不语,李心兰有些自嘲地笑了笑,继续往卫生站走去:
婶子是个寡妇,家里的条件你也知道,是不怎么好,你要是跟着婶子,比别人家是比不得的
婶,我愿意!我愿意的!

穿越八零成大佬全文阅读

安幼楠没想到无意中的一句话会戳到何东扬的忌讳,有些尴尬地解释了一句: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一股大力突然把安幼楠拉了起来:洗个菜都这么磨蹭,快去厨房帮看着火,婶要炒菜了!
凌少乾拉得有些猛,安幼楠冷不丁地站直了身子,眼前一片眩晕,身子不由晃了晃。
凌少乾连忙抱住了她:小楠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你轻点声,别让我妈听到了,我就是刚才站得有些猛了眼花了一下。脑子里的眩晕还没过,安幼楠闭着眼没敢睁开。
何东扬也急忙站了起来:安幼楠
凌少乾突然打横把安幼楠抱了起来:小何,剩下的菜就麻烦你洗了,我先送小楠回房间休息。
哦,好
看着凌少乾抱着安幼楠头也不回的背影,何东扬慢慢蹲了回去,一片一片慢慢洗着蒜叶子,心底却浮起一种说不出来的、有些空落落的感觉。
安幼楠还没进房间门就能睁开眼了,推着凌少乾的胸膛想下来:快放我下来,我没事了。
凌少乾不为所动,反正安幼楠那点力气对他就像挠痒痒:老实点,先去床上躺着,我帮你冲杯糖水过来喝。
不要,床上冷!
凌少乾的脚步果然顿住了,转身就要往外走:那我们去客厅,那里烧的有炭盆。
安幼楠挣扎着想跳下来:那我不如去厨房烧火呢,那儿最暖和。
之前凌少乾就是想借着烧火的名头,支着她去厨房,天气冷的时候,灶膛前面就是最暖和的地方了,顺便还可以把有说有笑洗着菜的这两个人隔开。
没想到自己一个用力过猛,反而让安幼楠晕眩了,凌少乾心里后悔,抱着安幼楠的手紧了紧:要你再晕一下,把你这一头黄毛烧着了怎么办?我带你去客厅歇着。
安幼楠恨恨掐了凌少乾胳膊一把:谁一头黄毛了!还不是你刚才突然拉我起来得急,不然我也不会晕。赶紧放我下来,这么抱着像什么样子!
她长期营养不良,头发是枯涩发黄,可是被凌少乾这么叫黄毛,安幼楠也是有小脾气的。
凌少乾胳膊上的肌肉太硬,又是隔了两层衣服,安幼楠根本掐不动,恼得又捶了他一拳:吃什么长了这一身铁疙瘩一样的肉,杵的我手指头都疼!
凌少乾失笑,把她放了下来,伸手拢住了她的手:刚才是我错了,来,我帮你揉揉。
安幼楠的手不大,完全被他合在了掌心,即使凌少乾手掌上长着硬茧,也感觉到了那双手的粗糙。
想到婶子说的安幼楠原来在安家的处境,凌少乾有些心疼,轻柔搓着她的手:
以后洗什么都烧热水洗,不怕费那点柴火,我又不是买不起,明天我就去再买两担回来
他的掌心热烘烘的,安幼楠惬意地眯了眯眼,等听到后面那句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好牛逼啊,一出手就是买两担柴火回来,真是好大的手笔!土豪,你身上还缺挂件不?求把我带上!

穿越八零成大佬免费阅读

见安楠沉吟不语,李心兰有些自嘲地笑了笑,继续往卫生站走去:
婶子是个寡妇,家里的条件你也知道,是不怎么好,你要是跟着婶子,比别人家是比不得的
婶,我愿意!我愿意的!
条件差算什么,安楠上辈子随便研制出一项药学专利,就有无数药厂拿着支票排队等着想买。
重生了这一回,那些东西依旧牢牢记在她脑子里,还怕改善不了以后的生活条件?
重要的是,李心兰心地善良,常常悄悄地把挨过打的安囡囡带到家里来,给她上药,给她塞点好吃的,还允许她翻阅家里的书
这样的人愿意收养她,帮助她摆脱眼前的困境,安楠怎么会不愿意?
婶,谢谢你
安楠几乎是感极而泣,李心兰连忙安慰:别哭,别哭,小心眼泪浸了伤口,以后会留了疤。
你愿意的话,等婶把你送到卫生站了,我就去找你家里说这事。
你也别听她们骂的什么‘扫把星’,婶不信这些,到时候,我们娘儿俩把日子好好过起来,看她们还怎么说!
安楠努力忍住了泪,连连点头,又赶紧提醒了一声:婶,这事儿你不能这么过去说!
别看张银桂刚才叫着什么那贱胚子就送你当女儿了,她跟我安家没关系了之类的,李心兰真过去谈收养了,张银桂根本就不会轻易答应!
安楠死了也就算了,要是还继续活着,安家肯定会把她继续拖回来做牛做马。
而且15岁的姑娘,再养个两年,都能放出去说婆家了,很快就是一笔彩礼进账,安家会舍得丢得这一注大财?除非李心兰出得更多!
安楠凑近李心兰耳边,压低了声音:婶,一会儿你把我送卫生站以后,就请廖大夫帮个忙
把安囡囡那个扫把星扔了出去,张银桂觉得家里空气都新鲜了几分,刚剥了几粒烤花生扔进嘴里,院子门就被人砰砰拍响:良材娘,开门!
一听是丈夫安向红的声音,张银桂急忙跑过去开了门。
大白天的,你关什么门!
农村的院子门平常都不关的,安向红在村头打牌输了一块多钱,口气就有些冲。
张银桂连忙解释:还不是囡囡那个死丫头,也不知道给李寡妇喂了什么迷魂药了,哄得李寡妇过来帮她强出头。
刚刚才吵了一架,李寡妇把那个死丫头背卫生站去了
一听到安囡囡被送去卫生站了,安向红的脸就拉得老长:送什么送!
那个贼骨头敢偷钱,没打死都算轻饶她了,还浪费钱送她去卫生站做什么!有那闲钱
安向红,你在家里就正好!
院门被人拍了一下,卫生站的廖大夫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李心兰。
刚刚李妹子把你家囡囡送到我那里,她现在的情况很危险,得送到镇医院抢救才行,你们赶紧拿上存折本子准备走。
一听到要钱,张银桂就跟脖子上竖毛准备开打的公鸡似的:
廖大夫,这钱你别跟我们要!李心兰之前可是一口说得好,给那死丫头治病的钱由她付的!
要是小病小痛,李妹子这里出了也就出了,现在囡囡被打得太厉害,情况很危急,这钱你们也有脸让李妹子出?
想到安楠那一身新旧斑驳的伤痕,廖大夫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火气就腾腾又冒了出来,
你们是囡囡的爹娘,还是李妹子是她娘?打人还是你们打的呢!你们赶紧准备好钱,抓紧时间送她去镇医院抢救
天杀的扫把星,我就知道她生下来就是个讨债的!
接到丈夫安向红递过来的眼神,张银桂张嘴就骂了一句,拉着脸看向廖大夫,廖大夫,都是一个村儿的,我家里的情况你也不是看不到。
一家子六口人,老的老,小的小,个个都张着嘴巴等着要吃要喝!
两个小的还要交学费书费杂费,全都指着从地里刨出来的那点收息,家里现在哪里拿得出钱?
廖大夫对村里各家各户的情况确实是门儿清。
别的不说,安家年前才杀的那头大肥猪,自家没舍得吃肉,只留了些零碎,剩下的就全卖钱了。
那头大肥猪,可是安囡囡每天背着个大背篓去打猪草回来喂大的呢,结果要救命安家却不肯拿出一分钱!
安向红,你每天有钱去村头打牌,就没钱给你家囡囡救命?
廖大夫口气不好,安向红连忙辩解:廖大夫,我也就是看得多、玩得少,也就偶尔玩个一毛两毛的而已。
廖大夫摆了摆手:你别给我解释这些,囡囡还躺在那里吊命呢!
你们赶紧想办法把钱凑出来,跟我一起送她去镇医院抢救!
安向红闭着嘴不吭声了,张银桂拍着大腿叫苦:
难不成为了治她一个,让一家子都得吃糠咽菜?廖大夫,你也别管她了,是死是活,都是那扫把星的命!
囡囡是你们的女儿,你们当父母的,怎么能这么狠心,一点都不管她呢?
跟在廖大夫身后的李心兰又气又急,你们把她打成这样,还眼睁睁看她去死
李心兰不开口就算了,一开口,张银桂早冷笑着等在那儿了:
我们狠心?刚才是谁就在这个院子里口口声声说什么你们不管我来管的?
怎么,一说到要花钱,就撒手不管了,又想推回来?李心兰,我早就看透你这副面甜心苦的假样子了!
李心兰也气笑了:我撒手不管推回来?我面甜心苦?好,刚才在这院子,你也是口口声声说不要囡囡了。
你们不要,现在就立个字据,把她户口拿出来,我现在就上到我户口上去!
你们不要她,我要她,我认她当女儿,你们不救她,我来救!卖房卖地去筹钱我都认!
话赶话说到这份儿上了,张银桂转身就去屋里头把户口本翻了出来,直接撕下安囡囡的那一页扔给了李心兰:户口给你了,你拿去认啊!去认啊!

小编点评

安幼楠凌少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