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子祁司雪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国师大人三岁半得宠着(风子祁司雪衣)

风子祁司雪衣小说《国师大人三岁半得宠着》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作为一个来自末世的女魔头,司雪衣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在穿越之后,竟然再次无语的死去。要怪就怪她太心善,没有看清身边人的真面目,历经半生坐上了国师之位,却死在了一手提拔起来的狼崽子手里!

小说简介

上天怜悯,她再次重生了,只不过重生为一个三岁半的小娃娃是闹哪样?小胳膊小腿,手无缚鸡之力,该如何报仇雪恨?更加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她被那个狼崽子带回了皇宫

国师大人三岁半得宠着全文阅读

张明权哼了一声,背手冷笑:是她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爹,究竟出了什么事?
今日朝堂上,那小娃娃胡言乱语说什么风甄国国君就要驾崩;皇上更是不知可谓的竟然听信了她的话,增兵五万,简直就是荒唐。
衣衣说的?她难道也会预言?张雅怡的脸色有些不自然的凝重。
张明权却随意摆摆手:一个三岁娃娃之言,何足挂齿?更何况,爹已经快马加鞭将这个消息传出去了。到时候谣言不攻自破,爹倒要看看皇上还如何保护那个丫头片子
张雅怡一则欣喜,却又心忧的说道:爹,你怎么就这么能肯定那丫头的话不作数?
你当你爹是傻子不成?风甄国国君年轻力壮,又怎会突然暴毙?诚然就是那娃娃在胡言乱语。
张雅怡目光赧赧,也不知如何是好。
张明权转身看了她一眼,语重心长:女儿,既然你暂且无法靠近皇上,不如就多动动心思在太后身上,得了她的宠爱,对你今后上位可谓事半功倍。
张雅怡闻言,嘴角终于扬起淡笑:爹说得对,太后的确很不喜欢衣衣那个丫头。
哦?如此不是甚好?你大可借由太后的手,一点点铲除衣衣那个丫头,到时候神不知鬼不觉
父女二人似乎一点儿也不愧疚与此时竞对一个三岁孩子萌生恶意的心思,反而是紧锣密鼓的想要密谋。
但令人意料之外的却是,不足两个月,风甄传来噩耗,国君凤弈眠失足坠马,卧病在床最终不治身亡。
风甄国大乱,几家想要争夺皇位的皇室子弟同室操戈,却偏偏让大晋国得了便宜,将风甄最为富硕的六郡全都系数拿下。
一时之间,大晋国又出了一个能勘破天明的娃娃国师的消息不胫而走;原本蠢蠢欲动的各国突然偃旗息鼓的各就各位,再没了其他算计的动静。
衣衣躺在榻上,翘着两条小胖腿,耳边尽是听着栖梧宫里面的宫女们在她耳边喋喋不休的夸耀那小狼崽子英明神武。
鼻头上挤着的一根筷子掉落在榻上,衣衣无聊的歪着头:你们都说子子英明,那衣衣呢?
众人闻听,急忙冲过来大声恭维着:小主儿,这还用说,您都不知道现如今你这娃娃国师的威名都快赶上咱们司国师了。
呸,闹了半天还是齐名,自己跟自己折腾有什么意思?
司雪衣又在榻上翻滚了一下,却忽而闻得殿外传来脚步声:小主儿,皇上来了。

国师大人三岁半得宠着免费阅读

一张脸憋得通红,穆莲溪几乎是张牙舞爪的冲上来,一把揪住了司雪衣的衣领。
司雪衣不明白自己一手养大的狼崽子怎么就瞎了狗眼看上这种佛口蛇心的蠢货,她的教育还真是失败到家!
叹息着摇摇头:噗,嗯,铛,砰
一系列有节奏的声响之余,面前之人摇摇欲坠,接着倒在血泊之中。
五短的肥嫩小腿儿费力的从高大的太师椅上爬了下来,司雪衣郑重其事的走到了穆莲溪的面前。
看着她一脸血污倒在血泊之中,她却啧啧称奇的弯腰
琉璃奶瓶被她从地上拾掇起来,小包子仔仔细细的擦拭着上面的血迹。
这东西可要保护好,这可是我的口粮!
正在御书房中商谈着国之大事的风子祁,听说司雪衣哭了,就跟听说国破了似的,急匆匆地赶了过去。
远远的风子祁就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哭声:啊哇,哇
心乱如麻,风子祁健步如飞,怎么回事儿?
皇上饶命,小主儿兴许是被血腥场面给吓坏了!
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让他为之蹙眉,接着就看到跪了一地的宫人,其中不乏两个平侯府的婢女正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用手捂着地上女子仍潺潺冒血的额头。
心跳了几下,不知该说是何种滋味;风子祁怒吼道:这到底怎么回事儿?衣衣呢?
小狼崽这么快就知道是她干的啦?
这边正被人安抚着擦鼻涕眼泪的司雪衣忽而丹田一口气,铆足了朝天大吼:哇
风子祁被震得肝胆俱裂,这才慌慌张张的跑向被嬷嬷抱着却怎么也哄不好的小娃娃。
衣衣乖,朕不是在吼你,我只是只是害怕失去你。
他一双凤眸极冷到了冰点,但伸出去接过司雪衣的手却还是那般的小心翼翼,连对着她说话的语气也轻缓了许多,衣衣,能告诉我出了什么事么?
呜呜,嗝,她,她要杀我!肥胖的小手轻颤着指向了地上仍旧昏死之人。
空气骤然凝结,风子祁冰刃一般的眼神直直射向了地上之人,却见她身侧两个婢女不停磕着头。
皇上莫要轻信了她人言语,我家小姐人美心善,断然不会做出此等卑劣之事的。
住口,你们的意思是衣衣在说谎了?谁给你们的胆子?众人大惊失色,惶恐对望。
且不说皇帝以往对平侯府上从不曾有过大的动怒,就是与平侯之女说起话来,也还算得上温润;竟没想到会为了个孩子,突然变了天颜。
但见众人震惊却无人应承,风子祁戾声: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她怎么会倒在这里?
回,回皇上,奴婢们就听到栖梧宫里一声惨叫,接着推门就看到,看到穆小姐倒在这里。
推门?看到?你们当时不在场?
是、是穆小姐让我们不用近身伺候的。
婢女、嬷嬷们唯唯诺诺,不敢抬头。
朕竟不知这后宫如今是平候之女说了算。
第5章 气死你个祸害人的
转眼看向那群宫人,风子祁牙根抵着上牙床,冷声下旨:来人,将这些伺候不力的,全都拉下去杖毙!
狼崽子不愧是狼崽子,真狠!
偌大的栖梧宫中今日哀嚎震天,但皇帝怀中那位却巍然不动,眨着一双狡黠的大眼,淡看着面前的一切。
稍息雷霆之怒,风子祁睨眸看了看又在填肚子的奶娃娃,一点点理智在慢慢恢复,以他对司雪衣的认知
衣衣,是你砸了她的头对不对?
又怀疑她?不行,绝不能穿帮,她还没报仇呢!
思及此,司雪衣哭唧唧小奶包上身:子子帮坏人欺呼我,你也是坏人,坏人!
小拳头半空挥舞,鼻尖早已红的一塌糊涂,水泡泡的大眼又掉了金豆豆,惹得风子祁没来由心乱如麻。
不哭不哭,朕信你!风子祁慌乱地温柔哄着。
从前规矩到都不敢直视她,如今却抱着她,还摸她的脸,这项认知让风子祁的心漏跳了一拍。
怦怦,怎么回事儿?她心肌梗死了吗?心怎么跳的这么快?
就在风子祁认真地给司雪衣擦眼泪,司雪衣却红了脸。
嘬着奶嘴,司雪衣避重就轻的解释:她想要当我娘,我不肯就打我,后来她就一脚踩在奶瓶上,就砰的一下,摔倒了!
稚嫩的嗓音断断续续的话语,却能让人飞快的脑补出一出惊心动魄的画面。
倏而,掌心收拢,风子祁的眸子里映出冷骇杀机:想当衣衣的娘,那岂不是想当太后?
骤然起身,风子祁下旨:将穆莲溪轰出宫去,终身都不准她再踏进宫门一步,平侯教女无方,罪降三级,罚俸半年。
岂料鄙夷的小眼神偷偷的瞟了一眼风子祁:要不怎么说是他小子的心上人呢!瞧瞧,她这个师父都快被人害死了,他却只来个禁足的惩罚,真真是泄气的很
如论到当今大晋国第一受宠之人,外人惟津津乐道之栖梧宫里面那位;那可是惹得皇上将平侯之女轰出宫的主儿。

一双大眼睛又眨巴眨巴的看着面前颠颠儿的替她夹了几片菜叶入口的男子,司雪衣吧唧了几下嘴巴,随即:呸,不好次,要次肉肉。
这性子,这喜好,还真是三岁看到老,她司雪衣可真是一点儿也没变。
风子祁叹口气:衣衣,太医说了,你在换牙,不能吃太硬的。
肉肉,肉肉!手中抓着奶瓶子上下挥舞,惊得旁人一身冷汗。
若是这小丫头片子稍不留神,那琉璃奶瓶砸在皇上的头上
她倒是这么想来着;但看着满屋子的人,要是小狼崽子在这时候出了事,她非脑袋搬家不可。
忍着心头一口气,就算不宰了你,老娘我也非要折腾死你;顺着这条心思,这几日司雪衣没少在栖梧宫欺负天子风子祁。
偏偏这小狼崽子就像是转了性似的,对她可谓是千恩万顺,怎么也不生气,这才是让她更为恼火的一点。

小编点评

风子祁司雪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