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师尊他不想[穿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反派师尊他不想[穿书](江怀玉谢眠)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江怀玉谢眠小说————反派师尊他不想[穿书]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冬日下的暖猫所著,讲述了江怀玉穿成反派的师尊。原著中,师尊因嫉妒主角受对反派好,疯狂虐待反派。反派是朵黑莲花,隐忍多年后,残

江怀玉谢眠小说简介

天色昏暗,冷风卷着细雨直扑长廊。
长廊尽头是建筑恢宏的长明殿,锦衣胖子满脸是血,顶着冷雨,直奔长明殿。
“尊者!”
“尊者!”
魏延边跑边喊,跑得太急,还摔了一跤。顾不得疼痛,魏延连忙站起,冲到长明殿前,撞开殿门。

江怀玉谢眠全文阅读

“尊者,出大事了!”
殿内昏暗,只点着盏鲛油灯,借着微弱的灯光,隐隐约约可见殿前端坐着个手拿利剑的青年。
青年身着一身做工精细的白衣,衣摆领口皆用金线绣上繁琐图案,隐隐有暗光流动。
他长相艳丽,墨发随意用发带束起,散在肩头,明明没有什么多余装饰,却无端显出几分缠绵旖旎。
听到喊声,青年不耐烦地抬头看向魏延。
微皱起眉,抬腕将手中利剑朝魏延砸去,蛮横的破坏了对他的好感。
“聒噪,还有没有规矩了?出了事不知道自己解决,吵到本尊面前,想死不成?”
“尊者息怒,听我说!”
魏延早已习惯青年动不动就发脾气,扭动肥胖的身体飞快躲避横飞来的利剑。
利剑碎在地上,发出“啪”一声巨响。
魏延躲过利剑,快速为自己辩解。
“我按照尊者所说,放谢眠那小崽子的血引凶兽出来。可没想到,凶兽喝到谢眠那小兔崽子的血,直接冲破封印!若不是我平日里刻苦修炼,尊者这会儿就见不到我了。”
魏延回想起凶兽冲破封印时一口咬中谢眠肩膀,血溅他一脸的场景,不由手脚发软。
心想还好有谢眠垫底,要不然,这会儿他就该横死了。
“你说什么,冲破封印?!”
江怀玉呼吸一滞,猛地站起身,视线落到魏延脸上。
殿内昏暗,魏延刚闯进来时,光线不足以看清他脸上的血,此时魏延为了躲突然砸来的利剑闪到长明灯下,就非常清楚的能看到他脸上的血。
——血鲜红,还没凝固,经冷雨稀释,正一滴接一滴往地上滴,在地面溅出漂亮的血花。
看清魏延脸上的血,江怀玉心凉了半截。
剧情线居然已经进展到这里了。
江怀玉是个穿书者。
前一刻,江怀玉还在修改设计图,下一刻,天旋地转,睁眼就穿成《万人迷他谁都不爱》里活不过二十章的炮灰。
他没有原主的记忆,只是凭借周围环境,才确定自己是穿成炮灰了。
《万人迷他谁都不爱》是本纯爱小说,主角受万人迷,所有天之骄子都爱他,为他痴为他狂为他哐哐撞大墙。
文中炮灰跟江怀玉同名同姓,也叫江怀玉,典型的仙门纨绔,仗着家世好,在两年前对主角受一见钟情后,疯狂纠缠主角受。
主角受被他纠缠多年,成功“看上”了他……小徒弟。
多年忙活,全为他人做了嫁衣。
文中炮灰恨死小徒弟“谢眠”,就像阴沟里一只老鼠,逮住机会就想弄死自己这个小徒弟。
在知道主角受因救人受伤,需要凶兽心头血疗伤后,文中炮灰卑鄙无耻的派人绑谢眠,想借谢眠的血引出禁地里的凶兽,好取凶兽心头血。
他本来是想借凶兽弄死谢眠,顺便取凶兽心头血讨好主角受,一箭双雕。
可他万万没想到,谢眠真实身份是龙族,凶兽喝了他的血,冲破封印。
“私闯禁地、放徒弟血导致凶兽冲破封印,不用想,肯定要受到重罚。”
寒风从殿外乱入,刮得人浑身冰凉。
魏延被寒风吹得瞬间冷静下来,他见江怀玉半天不说话,抬起手胡乱一擦脸上的血,掏出乾坤袋,扭身就装殿中贵重物品。
“尊者,凶兽心头血反正也拿到了,我们赶紧回江家避避风头,趁大家都没察觉凶兽冲破封印。”
魏延这人就不是好人,从来到原主身边做下属,就带着原主花天酒地,硬生生把原主带成了个声名狼藉的纨绔。
原著中,原主在得知凶兽冲破封印,一开始本想去阻止凶兽逃出禁地,但经魏延一通吓唬,怕受罚,更怕死在凶兽嘴下,卷着包袱就躲回江家。
凶兽无人阻拦,屠杀数名无辜的巡山弟子。
谢眠凭借龙族手段,才逃过一劫,不过也因此断了左臂,瞎了双眼。
“不回。”
江怀玉心想:回去送死。

反派师尊他不想[穿书]免费阅读

原主躲回江家,虽然一时避开了风头,没有受重罚,但后期却因此事被小徒弟“谢眠”算计,死得十分凄凉。
谢眠阴狠狡诈,口蜜腹剑,是文中的黑莲花反派。
他瞎了双眼,断了左臂,心中记恨原主,借此事疯狂报复原主,把原主污蔑成歪魔邪道,迫使原主众叛亲离,遭名门正派全界追杀。
想着着原著中,死无全尸、魂飞魄散的下场,江怀玉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凭借身体本能,将刚才砸魏延的利剑召唤到手中,疾步想去禁地。
“尊者。”
察觉到江怀玉的意图,魏延收拾东西的手顿住,冲到大殿门口,眼疾手快地关闭掉殿门,用背抵住,面色严肃。
“现下明智之举是跟我一起回江家。”
大难当头,江怀玉没心思跟魏延扯,阴沉下脸,剑指对方,“魏延,你好大的胆子,教本尊做事?”
作为文里出身仙门世家的纨绔炮灰,原主身上集其了飞扬跋扈、不务正业、仗势欺人等等一切缺点。
江怀玉从穿书那一刻起,就刻意在模仿原主。
毕竟是修仙界,如果让江家察觉自己不是原主,指不定要被抽皮拔骨。
魏延被这目光看得通体发凉,觉得面前的人跟以前不一样了,但具体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上。
谄笑着推开指着眉心的剑尖,魏延讨好道:“我怎么敢教尊者做事,我这完全是出于为尊者考虑。自打尊者少时离家拜入玄魏宗时,家主就叮嘱我,一定要照顾好尊者………”
话没说完,左腿小腿一疼,江怀玉一脚把他踹开。
“废话多,滚一边去,再拦着,本尊要你命。”
魏延被踹得踉跄几步,稳住身影,却见江怀玉已经御剑直往禁地去。
不仅如此,江怀玉还用灵力凝结出一只千纸鹤,看样子是告知宗主凶兽冲破封印了。
魏延皱起眉头,眼皮直跳,他思虑片刻,狠狠一跺脚,连忙御剑去追。
“尊者,你等等我!”
……
禁地一片狼藉,断剑混着鲜血倒插在潮湿地面,充刺着绝望。
几个青年浑身是血,半跪在地上,双目赤红地看着前方和凶兽厮杀的黑衣少年。
黑衣少年大概十六七岁,脸色苍白,左肩血肉模糊。冷雨穿过遮天蔽日的古木砸到他左肩,冲得鲜血如滚珠,没入衣袖。
他目光阴狠,死死咬着牙,持剑抵着向自己张来的血盆大口。
凶兽宛如一只狼,足有小山般高,背部长翼,浑身覆鳞,泛着绿光的双眼贪婪地盯着少年持剑的手腕。
少年手腕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割破,深可见骨,因为持剑用力抵着朝自己咬来的嘴,溢出血的速度比左肩溢出血的速度快很多,山涧溪流般直往地上流。
地面积水无法溶解流下来的血液,浓郁的血腥味刺激的凶兽涎水直流,低吼一声,狠狠咬碎抵着自己嘴的剑,凶兽张嘴朝少年头咬去。
“谢师兄,快躲开!”
几个青年见状,心里一惊,挣扎着就想爬起。
谢眠修为早被江怀玉封住,血又被魏延放掉大半,跟凶兽周旋片刻已经是极限,根本做不到躲避。
喉咙一痒,谢眠咳出口血,跪倒在地。
“不要!”几个青年还没爬起,就见凶兽一口将谢眠吞没。几个青年的脸刷一下全白了,瘫软在地。
凶兽吞没谢眠后,贪婪目光投向几人。
大概知道没有活路,几个青年绝望到极点,又哭又笑,抓起地上断剑朝自己胸口捅去。
“江怀玉,你丧心病狂,不得好死!”
“我们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今晚轮到他们训听到响动,前来查看时,正好看见魏延顶着一脸血慌慌张张离开禁地。
宗内谁人不知魏延是江怀玉的人?
再加上谢师兄被放血,此事猜都不用猜就知是江怀玉那个禽兽指示魏延干的!
断剑刚触碰到衣服就被一道白光弹开,几人心中一惊,纷纷回头。
谁?!

小编推荐理由

反派师尊他不想[穿书]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