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震宇沈欣然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谁忘不了谁孤单(陆震宇沈欣然)

《谁忘不了谁孤单》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陆震宇沈欣然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夏必秋所编写的,讲述了眼前映入陆震宇帅气的脸,脸上闪过一丝惊喜,还未反应过来,身下的衣服已经被撕开,纤细的肩膀被抓起,陆震宇毫不留情的冲入她的体内,疯狂的运动着。

小说简介

深夜,陆宅。少爷,你回来了,少奶奶刚睡着。佣人张妈收拾好屋里正准备回房间,见陆震宇回来了,连忙说道。
嗯。陆震宇点了点头,直接往屋内走去,身后的张妈一脸忐忑的表情。
陆震宇推开门,径直走到床前,一把掀开被子,瘦小的身躯紧紧缩在一团,突如其来的凉意,沈欣然迷迷糊糊将眼睛睁开。

谁忘不了谁孤单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深夜,陆宅。少爷,你回来了,少奶奶刚睡着。佣人张妈收拾好屋里正准备回房间,见陆震宇回来了,连忙说道。
嗯。陆震宇点了点头,直接往屋内走去,身后的张妈一脸忐忑的表情。
陆震宇推开门,径直走到床前,一把掀开被子,瘦小的身躯紧紧缩在一团,突如其来的凉意,沈欣然迷迷糊糊将眼睛睁开。
眼前映入陆震宇帅气的脸,脸上闪过一丝惊喜,还未反应过来,身下的衣服已经被撕开,纤细的肩膀被抓起,陆震宇毫不留情的冲入她的体内,疯狂的运动着。
沈欣然痛的失声喊了起来,身后的人毫无联系,只做着最疯狂的原始行动。痛,震宇,我痛剧烈的疼痛终于让沈欣然忍不住哭诉。
痛,你也知道什么叫做痛吗?你当初找人强了茵茵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痛!沈欣然的求饶,不仅没让陆震宇停下来,反而更加用力了。
我没有,我没有做过对不起梁茵茵的事情,我根本就没找人强奸她沈欣然拼命的想要解释。
我亲眼看到的难道会有假?沈欣然,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不知道悔改!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
沈欣然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道。你还狡辩!我亲眼看到茵茵被人,而你却在旁边站着
陆震宇突然退出了沈欣然的身体,直视着沈欣然的眼神,仿佛要杀死她一般。
沈欣然不再辩解,这三年来解释的话她已经说得够多了,若是陆震宇有心早就听进去了,她低下头,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
这幅模样,落在陆震宇眼里更是心虚,想起梁茵茵所受到的遭遇,他上前一步拽着沈欣然的头发,将她整个人从床上拉下来,往地上一拖。
你放开我!头皮处传来的疼痛,让沈欣然话说出来牙齿都打颤,她顾不上下身还是裸着,连滚带爬的被陆震宇拖到了窗前。
窗帘瞬间被打开,外面的灯光照射进了屋内,刺的她睁不开眼睛。
下一秒她身上仅存的上衣被撕开了,身子被陆震宇往飘窗上一放,她们的房间飘窗是开放式的。陆震宇,你要干什么?
沈欣然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话刚刚说出口,就被陆震宇按住,她整个上半身全部裸露在阳台外面,她甚至能够清楚的听到对面人家和隔壁人家的说话声。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出来,一定能够看到她赤裸着上身躺在外面。干什么,你还不知道吗?你不就是喜欢看着别人做吗!我今天就让你自己也体会体会!
陆震宇说话间下面以最粗暴的方式进入沈欣然的身体,剧烈的撞击着,毫无怜惜感。不要,你疯了
沈欣然两只手紧紧护住自己的胸部,羞耻感与疼痛感同时袭来。我疯了,你才是个疯女人,你竟然站在旁边看着茵茵被强,我不过是要你体会这种滋味!
陆震宇丝毫生怕外面没人看到似得,动作越发剧烈起来,沈欣然忍住疼痛死死咬着牙。我求求你不要这样,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沈欣然身子裸露在外面,她仿佛觉得四周的人全都在注视着她一般,嘴里不断的恳求着。
作什么都可以,你还真是下贱啊!陆震宇说着终于将已经快濒临崩溃边缘的沈欣然拉了进来,沈欣然还未松口气。 深夜,陆宅。少爷,你回来了,少奶奶刚睡着。佣人张妈收拾好屋里正准备回房间,见陆震宇回来了,连忙说道。
嗯。陆震宇点了点头,直接往屋内走去,身后的张妈一脸忐忑的表情。
陆震宇推开门,径直走到床前,一把掀开被子,瘦小的身躯紧紧缩在一团,突如其来的凉意,沈欣然迷迷糊糊将眼睛睁开。
眼前映入陆震宇帅气的脸,脸上闪过一丝惊喜,还未反应过来,身下的衣服已经被撕开,纤细的肩膀被抓起,陆震宇毫不留情的冲入她的体内,疯狂的运动着。
沈欣然痛的失声喊了起来,身后的人毫无联系,只做着最疯狂的原始行动。痛,震宇,我痛剧烈的疼痛终于让沈欣然忍不住哭诉。
痛,你也知道什么叫做痛吗?你当初找人强了茵茵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痛!沈欣然的求饶,不仅没让陆震宇停下来,反而更加用力了。
我没有,我没有做过对不起梁茵茵的事情,我根本就没找人强奸她沈欣然拼命的想要解释。
我亲眼看到的难道会有假?沈欣然,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不知道悔改!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
沈欣然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道。你还狡辩!我亲眼看到茵茵被人,而你却在旁边站着
陆震宇突然退出了沈欣然的身体,直视着沈欣然的眼神,仿佛要杀死她一般。
沈欣然不再辩解,这三年来解释的话她已经说得够多了,若是陆震宇有心早就听进去了,她低下头,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
这幅模样,落在陆震宇眼里更是心虚,想起梁茵茵所受到的遭遇,他上前一步拽着沈欣然的头发,将她整个人从床上拉下来,往地上一拖。
你放开我!头皮处传来的疼痛,让沈欣然话说出来牙齿都打颤,她顾不上下身还是裸着,连滚带爬的被陆震宇拖到了窗前。
窗帘瞬间被打开,外面的灯光照射进了屋内,刺的她睁不开眼睛。
下一秒她身上仅存的上衣被撕开了,身子被陆震宇往飘窗上一放,她们的房间飘窗是开放式的。陆震宇,你要干什么?
沈欣然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话刚刚说出口,就被陆震宇按住,她整个上半身全部裸露在阳台外面,她甚至能够清楚的听到对面人家和隔壁人家的说话声。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出来,一定能够看到她赤裸着上身躺在外面。干什么,你还不知道吗?你不就是喜欢看着别人做吗!我今天就让你自己也体会体会!
陆震宇说话间下面以最粗暴的方式进入沈欣然的身体,剧烈的撞击着,毫无怜惜感。不要,你疯了
沈欣然两只手紧紧护住自己的胸部,羞耻感与疼痛感同时袭来。我疯了,你才是个疯女人,你竟然站在旁边看着茵茵被强,我不过是要你体会这种滋味!
陆震宇丝毫生怕外面没人看到似得,动作越发剧烈起来,沈欣然忍住疼痛死死咬着牙。我求求你不要这样,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沈欣然身子裸露在外面,她仿佛觉得四周的人全都在注视着她一般,嘴里不断的恳求着。
作什么都可以,你还真是下贱啊!陆震宇说着终于将已经快濒临崩溃边缘的沈欣然拉了进来,沈欣然还未松口气。 深夜,陆宅。少爷,你回来了,少奶奶刚睡着。佣人张妈收拾好屋里正准备回房间,见陆震宇回来了,连忙说道。
嗯。陆震宇点了点头,直接往屋内走去,身后的张妈一脸忐忑的表情。
陆震宇推开门,径直走到床前,一把掀开被子,瘦小的身躯紧紧缩在一团,突如其来的凉意,沈欣然迷迷糊糊将眼睛睁开。
眼前映入陆震宇帅气的脸,脸上闪过一丝惊喜,还未反应过来,身下的衣服已经被撕开,纤细的肩膀被抓起,陆震宇毫不留情的冲入她的体内,疯狂的运动着。
沈欣然痛的失声喊了起来,身后的人毫无联系,只做着最疯狂的原始行动。痛,震宇,我痛剧烈的疼痛终于让沈欣然忍不住哭诉。
痛,你也知道什么叫做痛吗?你当初找人强了茵茵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痛!沈欣然的求饶,不仅没让陆震宇停下来,反而更加用力了。
我没有,我没有做过对不起梁茵茵的事情,我根本就没找人强奸她沈欣然拼命的想要解释。
我亲眼看到的难道会有假?沈欣然,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不知道悔改!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
沈欣然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道。你还狡辩!我亲眼看到茵茵被人,而你却在旁边站着
陆震宇突然退出了沈欣然的身体,直视着沈欣然的眼神,仿佛要杀死她一般。
沈欣然不再辩解,这三年来解释的话她已经说得够多了,若是陆震宇有心早就听进去了,她低下头,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
这幅模样,落在陆震宇眼里更是心虚,想起梁茵茵所受到的遭遇,他上前一步拽着沈欣然的头发,将她整个人从床上拉下来,往地上一拖。
你放开我!头皮处传来的疼痛,让沈欣然话说出来牙齿都打颤,她顾不上下身还是裸着,连滚带爬的被陆震宇拖到了窗前。
窗帘瞬间被打开,外面的灯光照射进了屋内,刺的她睁不开眼睛。
下一秒她身上仅存的上衣被撕开了,身子被陆震宇往飘窗上一放,她们的房间飘窗是开放式的。陆震宇,你要干什么?
沈欣然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话刚刚说出口,就被陆震宇按住,她整个上半身全部裸露在阳台外面,她甚至能够清楚的听到对面人家和隔壁人家的说话声。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出来,一定能够看到她赤裸着上身躺在外面。干什么,你还不知道吗?你不就是喜欢看着别人做吗!我今天就让你自己也体会体会!
陆震宇说话间下面以最粗暴的方式进入沈欣然的身体,剧烈的撞击着,毫无怜惜感。不要,你疯了
沈欣然两只手紧紧护住自己的胸部,羞耻感与疼痛感同时袭来。我疯了,你才是个疯女人,你竟然站在旁边看着茵茵被强,我不过是要你体会这种滋味!
陆震宇丝毫生怕外面没人看到似得,动作越发剧烈起来,沈欣然忍住疼痛死死咬着牙。我求求你不要这样,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沈欣然身子裸露在外面,她仿佛觉得四周的人全都在注视着她一般,嘴里不断的恳求着。
作什么都可以,你还真是下贱啊!陆震宇说着终于将已经快濒临崩溃边缘的沈欣然拉了进来,沈欣然还未松口气。 深夜,陆宅。少爷,你回来了,少奶奶刚睡着。佣人张妈收拾好屋里正准备回房间,见陆震宇回来了,连忙说道。
嗯。陆震宇点了点头,直接往屋内走去,身后的张妈一脸忐忑的表情。
陆震宇推开门,径直走到床前,一把掀开被子,瘦小的身躯紧紧缩在一团,突如其来的凉意,沈欣然迷迷糊糊将眼睛睁开。
眼前映入陆震宇帅气的脸,脸上闪过一丝惊喜,还未反应过来,身下的衣服已经被撕开,纤细的肩膀被抓起,陆震宇毫不留情的冲入她的体内,疯狂的运动着。
沈欣然痛的失声喊了起来,身后的人毫无联系,只做着最疯狂的原始行动。痛,震宇,我痛剧烈的疼痛终于让沈欣然忍不住哭诉。
痛,你也知道什么叫做痛吗?你当初找人强了茵茵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痛!沈欣然的求饶,不仅没让陆震宇停下来,反而更加用力了。
我没有,我没有做过对不起梁茵茵的事情,我根本就没找人强奸她沈欣然拼命的想要解释。
我亲眼看到的难道会有假?沈欣然,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不知道悔改!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
沈欣然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道。你还狡辩!我亲眼看到茵茵被人,而你却在旁边站着
陆震宇突然退出了沈欣然的身体,直视着沈欣然的眼神,仿佛要杀死她一般。
沈欣然不再辩解,这三年来解释的话她已经说得够多了,若是陆震宇有心早就听进去了,她低下头,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
这幅模样,落在陆震宇眼里更是心虚,想起梁茵茵所受到的遭遇,他上前一步拽着沈欣然的头发,将她整个人从床上拉下来,往地上一拖。
你放开我!头皮处传来的疼痛,让沈欣然话说出来牙齿都打颤,她顾不上下身还是裸着,连滚带爬的被陆震宇拖到了窗前。
窗帘瞬间被打开,外面的灯光照射进了屋内,刺的她睁不开眼睛。
下一秒她身上仅存的上衣被撕开了,身子被陆震宇往飘窗上一放,她们的房间飘窗是开放式的。陆震宇,你要干什么?
沈欣然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话刚刚说出口,就被陆震宇按住,她整个上半身全部裸露在阳台外面,她甚至能够清楚的听到对面人家和隔壁人家的说话声。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出来,一定能够看到她赤裸着上身躺在外面。干什么,你还不知道吗?你不就是喜欢看着别人做吗!我今天就让你自己也体会体会!
陆震宇说话间下面以最粗暴的方式进入沈欣然的身体,剧烈的撞击着,毫无怜惜感。不要,你疯了
沈欣然两只手紧紧护住自己的胸部,羞耻感与疼痛感同时袭来。我疯了,你才是个疯女人,你竟然站在旁边看着茵茵被强,我不过是要你体会这种滋味!
陆震宇丝毫生怕外面没人看到似得,动作越发剧烈起来,沈欣然忍住疼痛死死咬着牙。我求求你不要这样,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沈欣然身子裸露在外面,她仿佛觉得四周的人全都在注视着她一般,嘴里不断的恳求着。
作什么都可以,你还真是下贱啊!陆震宇说着终于将已经快濒临崩溃边缘的沈欣然拉了进来,沈欣然还未松口气。 深夜,陆宅。少爷,你回来了,少奶奶刚睡着。佣人张妈收拾好屋里正准备回房间,见陆震宇回来了,连忙说道。
嗯。陆震宇点了点头,直接往屋内走去,身后的张妈一脸忐忑的表情。

谁忘不了谁孤单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陆震宇推开门,径直走到床前,一把掀开被子,瘦小的身躯紧紧缩在一团,突如其来的凉意,沈欣然迷迷糊糊将眼睛睁开。
眼前映入陆震宇帅气的脸,脸上闪过一丝惊喜,还未反应过来,身下的衣服已经被撕开,纤细的肩膀被抓起,陆震宇毫不留情的冲入她的体内,疯狂的运动着。
沈欣然痛的失声喊了起来,身后的人毫无联系,只做着最疯狂的原始行动。痛,震宇,我痛剧烈的疼痛终于让沈欣然忍不住哭诉。
痛,你也知道什么叫做痛吗?你当初找人强了茵茵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痛!沈欣然的求饶,不仅没让陆震宇停下来,反而更加用力了。
我没有,我没有做过对不起梁茵茵的事情,我根本就没找人强奸她沈欣然拼命的想要解释。
我亲眼看到的难道会有假?沈欣然,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不知道悔改!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
沈欣然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道。你还狡辩!我亲眼看到茵茵被人,而你却在旁边站着
陆震宇突然退出了沈欣然的身体,直视着沈欣然的眼神,仿佛要杀死她一般。
沈欣然不再辩解,这三年来解释的话她已经说得够多了,若是陆震宇有心早就听进去了,她低下头,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
这幅模样,落在陆震宇眼里更是心虚,想起梁茵茵所受到的遭遇,他上前一步拽着沈欣然的头发,将她整个人从床上拉下来,往地上一拖。
你放开我!头皮处传来的疼痛,让沈欣然话说出来牙齿都打颤,她顾不上下身还是裸着,连滚带爬的被陆震宇拖到了窗前。
窗帘瞬间被打开,外面的灯光照射进了屋内,刺的她睁不开眼睛。
下一秒她身上仅存的上衣被撕开了,身子被陆震宇往飘窗上一放,她们的房间飘窗是开放式的。陆震宇,你要干什么?
沈欣然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话刚刚说出口,就被陆震宇按住,她整个上半身全部裸露在阳台外面,她甚至能够清楚的听到对面人家和隔壁人家的说话声。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出来,一定能够看到她赤裸着上身躺在外面。干什么,你还不知道吗?你不就是喜欢看着别人做吗!我今天就让你自己也体会体会!
陆震宇说话间下面以最粗暴的方式进入沈欣然的身体,剧烈的撞击着,毫无怜惜感。不要,你疯了
沈欣然两只手紧紧护住自己的胸部,羞耻感与疼痛感同时袭来。我疯了,你才是个疯女人,你竟然站在旁边看着茵茵被强,我不过是要你体会这种滋味!
陆震宇丝毫生怕外面没人看到似得,动作越发剧烈起来,沈欣然忍住疼痛死死咬着牙。我求求你不要这样,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沈欣然身子裸露在外面,她仿佛觉得四周的人全都在注视着她一般,嘴里不断的恳求着。
作什么都可以,你还真是下贱啊!陆震宇说着终于将已经快濒临崩溃边缘的沈欣然拉了进来,沈欣然还未松口气。 深夜,陆宅。少爷,你回来了,少奶奶刚睡着。佣人张妈收拾好屋里正准备回房间,见陆震宇回来了,连忙说道。
嗯。陆震宇点了点头,直接往屋内走去,身后的张妈一脸忐忑的表情。
陆震宇推开门,径直走到床前,一把掀开被子,瘦小的身躯紧紧缩在一团,突如其来的凉意,沈欣然迷迷糊糊将眼睛睁开。
眼前映入陆震宇帅气的脸,脸上闪过一丝惊喜,还未反应过来,身下的衣服已经被撕开,纤细的肩膀被抓起,陆震宇毫不留情的冲入她的体内,疯狂的运动着。
沈欣然痛的失声喊了起来,身后的人毫无联系,只做着最疯狂的原始行动。痛,震宇,我痛剧烈的疼痛终于让沈欣然忍不住哭诉。
痛,你也知道什么叫做痛吗?你当初找人强了茵茵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痛!沈欣然的求饶,不仅没让陆震宇停下来,反而更加用力了。
我没有,我没有做过对不起梁茵茵的事情,我根本就没找人强奸她沈欣然拼命的想要解释。
我亲眼看到的难道会有假?沈欣然,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不知道悔改!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
沈欣然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道。你还狡辩!我亲眼看到茵茵被人,而你却在旁边站着
陆震宇突然退出了沈欣然的身体,直视着沈欣然的眼神,仿佛要杀死她一般。
沈欣然不再辩解,这三年来解释的话她已经说得够多了,若是陆震宇有心早就听进去了,她低下头,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
这幅模样,落在陆震宇眼里更是心虚,想起梁茵茵所受到的遭遇,他上前一步拽着沈欣然的头发,将她整个人从床上拉下来,往地上一拖。
你放开我!头皮处传来的疼痛,让沈欣然话说出来牙齿都打颤,她顾不上下身还是裸着,连滚带爬的被陆震宇拖到了窗前。
窗帘瞬间被打开,外面的灯光照射进了屋内,刺的她睁不开眼睛。
下一秒她身上仅存的上衣被撕开了,身子被陆震宇往飘窗上一放,她们的房间飘窗是开放式的。陆震宇,你要干什么?
沈欣然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话刚刚说出口,就被陆震宇按住,她整个上半身全部裸露在阳台外面,她甚至能够清楚的听到对面人家和隔壁人家的说话声。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出来,一定能够看到她赤裸着上身躺在外面。干什么,你还不知道吗?你不就是喜欢看着别人做吗!我今天就让你自己也体会体会!
陆震宇说话间下面以最粗暴的方式进入沈欣然的身体,剧烈的撞击着,毫无怜惜感。不要,你疯了
沈欣然两只手紧紧护住自己的胸部,羞耻感与疼痛感同时袭来。我疯了,你才是个疯女人,你竟然站在旁边看着茵茵被强,我不过是要你体会这种滋味!
陆震宇丝毫生怕外面没人看到似得,动作越发剧烈起来,沈欣然忍住疼痛死死咬着牙。我求求你不要这样,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沈欣然身子裸露在外面,她仿佛觉得四周的人全都在注视着她一般,嘴里不断的恳求着。
作什么都可以,你还真是下贱啊!陆震宇说着终于将已经快濒临崩溃边缘的沈欣然拉了进来,沈欣然还未松口气。 深夜,陆宅。少爷,你回来了,少奶奶刚睡着。佣人张妈收拾好屋里正准备回房间,见陆震宇回来了,连忙说道。
嗯。陆震宇点了点头,直接往屋内走去,身后的张妈一脸忐忑的表情。
陆震宇推开门,径直走到床前,一把掀开被子,瘦小的身躯紧紧缩在一团,突如其来的凉意,沈欣然迷迷糊糊将眼睛睁开。
眼前映入陆震宇帅气的脸,脸上闪过一丝惊喜,还未反应过来,身下的衣服已经被撕开,纤细的肩膀被抓起,陆震宇毫不留情的冲入她的体内,疯狂的运动着。
沈欣然痛的失声喊了起来,身后的人毫无联系,只做着最疯狂的原始行动。痛,震宇,我痛剧烈的疼痛终于让沈欣然忍不住哭诉。
痛,你也知道什么叫做痛吗?你当初找人强了茵茵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痛!沈欣然的求饶,不仅没让陆震宇停下来,反而更加用力了。
我没有,我没有做过对不起梁茵茵的事情,我根本就没找人强奸她沈欣然拼命的想要解释。
我亲眼看到的难道会有假?沈欣然,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不知道悔改!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
沈欣然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道。你还狡辩!我亲眼看到茵茵被人,而你却在旁边站着
陆震宇突然退出了沈欣然的身体,直视着沈欣然的眼神,仿佛要杀死她一般。
沈欣然不再辩解,这三年来解释的话她已经说得够多了,若是陆震宇有心早就听进去了,她低下头,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
这幅模样,落在陆震宇眼里更是心虚,想起梁茵茵所受到的遭遇,他上前一步拽着沈欣然的头发,将她整个人从床上拉下来,往地上一拖。
你放开我!头皮处传来的疼痛,让沈欣然话说出来牙齿都打颤,她顾不上下身还是裸着,连滚带爬的被陆震宇拖到了窗前。
窗帘瞬间被打开,外面的灯光照射进了屋内,刺的她睁不开眼睛。
下一秒她身上仅存的上衣被撕开了,身子被陆震宇往飘窗上一放,她们的房间飘窗是开放式的。陆震宇,你要干什么?
沈欣然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话刚刚说出口,就被陆震宇按住,她整个上半身全部裸露在阳台外面,她甚至能够清楚的听到对面人家和隔壁人家的说话声。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出来,一定能够看到她赤裸着上身躺在外面。干什么,你还不知道吗?你不就是喜欢看着别人做吗!我今天就让你自己也体会体会!
陆震宇说话间下面以最粗暴的方式进入沈欣然的身体,剧烈的撞击着,毫无怜惜感。不要,你疯了
沈欣然两只手紧紧护住自己的胸部,羞耻感与疼痛感同时袭来。我疯了,你才是个疯女人,你竟然站在旁边看着茵茵被强,我不过是要你体会这种滋味!
陆震宇丝毫生怕外面没人看到似得,动作越发剧烈起来,沈欣然忍住疼痛死死咬着牙。我求求你不要这样,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沈欣然身子裸露在外面,她仿佛觉得四周的人全都在注视着她一般,嘴里不断的恳求着。
作什么都可以,你还真是下贱啊!陆震宇说着终于将已经快濒临崩溃边缘的沈欣然拉了进来,沈欣然还未松口气。 深夜,陆宅。少爷,你回来了,少奶奶刚睡着。佣人张妈收拾好屋里正准备回房间,见陆震宇回来了,连忙说道。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陆震宇沈欣然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