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扫地出门第7章全篇章免费阅读

没事的时候,研究着玩玩的,病理命理本是同理。周准笑道。

现在我儿子昏迷不醒,你别卖关子,他的命相跟玉龙人参有什么关系?

玉龙人参生长在海拔近5000米的玉龙雪山上,常年被烈日照射,也就是你们说的紫外线很强,如此至阳之物,你给一个四柱火命的年轻人狂补,当然物极必反。

周准讲得头头是道,江家人不得不服气。

江妈妈是看儿子高考后,瘦了很多,精神奇差,记忆力下滑,便想买点好东西补补身体的,专门跑到骆氏大药房买最贵的玉龙雪参。

骆佳瑶卖给她的时候,吹得天花乱坠,说什么这参吸收了天地精华,吃了便能生龙活虎之类的。

骆佳瑶和妹妹也惊得哑口无言,刚才对方情绪如此激动,闹得不可开交,没想到却被周准这小子几句话给震住。

骆诗诗更是挠挠头,她也是医学生,完全听不懂周准在说啥。

周准盯着错愕的江妈妈,继续说道:所以,问题不在人参,而在于你们自己。

放屁,胡说八道,就算人参没毒,那也是你们卖给我的。

江妈妈暴跳如雷,她早已心虚。

此刻就算知道自己错了,也只能无理取闹,将错就错,转移责任,否则家里人就会怪罪于她。

那你当时买的时候,也没提供这种信息嘛。陈海生辩解道。

都给我闭嘴。江正阳厉声喝道。

他看出来周准不简单,抱拳说道:小先生,事已至此,可有解决之道。

当然,我叔叔陈海生乃是中药专家,他现在知道病因,肯定可以治好江洪淼。周准说道。

陈海生很快就领悟到周准是在扶持自己,将这个功劳交给他来获得,以提升在骆家的地位,心中很是感激。

没有哪个男人不希望老婆女儿崇拜自己,尊重自己。

他连忙说道:江老爷子,我回去开一味药送过来,保证能让令孙恢复。

行吧,我们在这等着,给你一个时辰。

陈海生和周准走后不久,骆老爷子匆匆忙忙赶过来,这可是大客户,又是老熟人,出了这种事,他必须得亲自来。

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江正阳还是给了他一点面子,说道:骆兄,出了这种事,你说该怎么解决?

江兄,一定是我那不争气的女婿粗心大意,你孙儿怎么样了,咱们先治好他再说。

昏迷不醒,医院折腾了几个小时,没找出准确病因,觉得像是食物中毒。你们药店有个年轻人讲得倒是有几分道理,现在他们回去配药了。

哪个年轻人?骆老爷子有点迷茫。

骆佳瑶和骆佳欣连忙将老爸拉到一边,把刚才的情况大概讲了下,但她们压根就不信周准的那一套,更讲不明白。

胡闹,这要是弄出人命,我们骆家岂不是完蛋了。骆老爷子说道。

爸,那现在该怎么办?

交给医院治疗啊,出了问题,责任也有人分担,陈海生真是越活越蠢了,这点道理都不懂,人参是不是他卖的?骆老爷子怒道。

骆佳瑶没有回答,明明是她卖的,但不敢承认。

她知道江太太人傻钱多,先是把15年的人参夸成百年,价格翻倍卖给江太太的,三两玉龙雪参收了80万,比宰猪还狠。

骆老爷子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是陈海生,被一个小屁孩忽悠得团团转,我看他是魔怔了,实在不行把周准赶走。

骆诗诗连忙说道:爷爷,刚才江家人差点把我们撕了,是周准唬住他们的,能不能别赶他走啊。

靠忽悠能治病吗,耽误病情怎么办,他只能忽悠你那不争气的爹。

骆老爷子走到江正阳跟前,说道:江兄,那个小子只是店里的学徒杂工,什么都不懂,不要耽误了你孙儿的治疗,还是让医院的专家给治疗方案吧。

江正阳有点迷茫了,说道:我却觉得那个小先生有几分道理啊。

骆老爷子听着心里一咯噔,江正阳是身家十亿的人物,怎么会称呼周准为小先生呢。

这可是很尊敬的称呼。

那小子叫周准,是我骆家收养的孤儿,养了他几年,有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吗,别听他瞎忽悠。

江太太顿时就急了:骆项华,你们是耍我们玩是吗?能不能有个准信,你女婿都回去配药了。

绝不是,你也知道我这女婿没什么能耐。江夫人,听我一言,赶紧让医生治疗,至于赔偿方面,我们之后再慢慢沟通。骆老爷子说道。

江家也没办法,只能改变主意,让骆佳欣和会诊专家沟通治疗方案。

就在此时,周准和陈海生配好药,匆忙赶到,还没说话,就被骆老爷子叫到楼道破口大骂。

陈海生,你四十岁的人了,能不能动动脑子,处理这种事,竟然听信那个乳臭未干的孩子?

爸,周准只是通过命理学分析了病情,我是按照药理配的药,不试试怎么知道?

人家现在昏迷不醒,你若试错药,治死人你赔得起吗?

骆老爷子气得直哆嗦,然后指着周准说道:立即让他离开骆氏药房,以后不许靠近骆家一步。

爸,这药是我配的,跟周准没关系啊。陈海生回道。

那你就跟他一起滚,以为我不敢赶你走是吗?凭我女儿的条件,他能再找个比你好一百倍的。

周准却并不搭理骆老爷子,径直走向江家人,骆诗诗担心他又乱来,彻底把爷爷给得罪了,便紧紧跟在后面。

周准,不许乱来,听我爷爷的话。

周准也不搭理她,对江正阳说道:

江老爷子,如果您信我的,立即喂服我陈叔叔专门配置的药,或许还有救,若是由医院盲目尝试治疗方案,你孙子可能就真的醒不过来了。

若是出了问题你负责吗?江正阳问。

没问题,我负责。

骆诗诗将周准拉到身后,说道:江爷爷,还是让医院来吧,他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也没法承担责任啊。

江正阳真是要被骆家人烦死了,意见不一,他都不知道听谁的。

周准确实年轻,孑然一身,要钱没有,贱命一条,能付什么责任。

但老头白手起家,见多识广,脑子还是很聪明的。

他打量着周准,说道:我选择相信你一次,把药拿来吧,若我孙儿因此出了问题,我会让你百倍奉还。

周准刚才露的那一手,确实惊艳。

在不知道完整的生辰八字情况下,几分钟就能对孙儿命相做出精准无比的推断。

普天之下,恐怕也没几个人能做到吧。

陈海生拿出自己刚配制的药,跟江正阳讲了服用的剂量和时间。

骆老爷子追上来,吼道:陈海生,你若敢把这副药给江先生,所有责任你一人承担,而且我会立即将你扫地出门。

爸,我相信我配的药不会有问题,请您相信我。

骆佳瑶也说道:你现在连我爸的话都不听了。

老婆,你就让我试试嘛。

小姨子骆佳欣冷笑着说:姐姐,你就别拦着了,出了问题,反正跟我骆家无关。

江正阳接过药,按照陈海生的要求给孙子喂服。

陈海生自己心里也没底,他就是出于对周准的绝对信任。

他在病房门口,来回度步,焦急等待。

额头已渗出冷汗,若是这次玩砸,不仅江家人不会放过自己,骆家恐怕也是回不去了。

为骆家服务20年,老婆孩子都有了,就这么净身出户吗?

他有点不甘心。

只有周准异常淡定,坐在那拿出手机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