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子难为第5章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郭安谨面无表情地看着郭安澜,这还是他近几年最为靠近他的一次一眼就能看到郭安澜的脖子雪白细腻、纤细修长,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何会对一个男人的脖子感兴趣,竟然直直地盯着瞧了好一会儿。

这让的事若是让他身边那帮好友知晓了,怕是下巴都要惊掉了,几乎不近女色,对女没有任何兴趣的郭安谨会盯着一个少年的脖子愣神,简直是匪夷所思。

郭安嘉回过神来后,很快便将目光投向了一边燃着香的烟炉子,声音不带一丝起伏道:二弟若是觉得熬不住了,我会进去跟祖父求情。身为侯府唯一的嫡子,可别在这点小事上伤了身体。

只要是顺德侯府的人,上至老爷子和侯爷,小至家里的仆人小厮,待上几个月都会听闻一件事,那就是他们侯府的小主子自幼身体就不好,说是从娘胎带出来的病气,宋氏怀小世子的时候,顺德侯府遭了难,正赶着向南方逃难,在路上遇见了流寇匪徒,宋氏受到惊吓,肚子里的孩子便提前了一个月出来。

郭安澜从小体质就不太好,个头虽然高挑,可体型却比同龄的郭安嘉瘦很多,天气一转凉不注意的话,容易得风寒咳嗽。

宋氏找了接连找了几位大夫来看,都没得法子,只能小心注意着,开点调养身体的中药喝喝。

老爷子当然知道自己这宝贝孙子的情况,只是,他的脾气倔起来比谁都要犟,郭安澜不肯低头认错,找不到梯子下去的老爷子又死要面子,怎么可能主动开口让她回去休息。

于是,便有了她在祖宗祠堂里跪着的情形。

郭安澜意识已经不太清醒了,她迷迷糊糊中听到了大哥郭安谨的声音,冰冰冷冷的,内容是什么没太注意。

不过,这个时候出现在她面前多半还是为了劝她不要跟老爷子拗气,郭安澜努力压制住昏沉沉的感觉,礼貌冷淡地回了一句:多谢大哥,安澜身子扛得住,不劳大哥费心了。

只不过,她的话还没讲完,头晕目眩的感觉宛如波涛汹涌的潮水向她袭来,再也无法凭借自己毅力坚持下来的郭安澜头一沉,整个身体失去了重心朝一边直直地倒去。

郭安谨心中一动,几乎是下意识地身体一移,双臂一捞将那具身体接在了怀里。

他修长的剑眉微微一动,这具身体比他想象的要柔软轻盈的多,这个时候,他才想起郭安澜还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年,然而家族的重担几乎全压在她一个人身上,还是少年的郭安澜却一声不吭地将这一切背负起来,聪慧早熟,有着同龄人所没有的沉稳,也总是会让人遗忘掉她的年纪。

等在门口的小厮见自己少爷抱着人出来,立刻迎了上去:大少爷,还是让奴婢来背着世子吧。

小厮跟在郭安谨身边伺候了几个月,知道他不喜靠近府里的世子爷,想必也不愿抱着她。

哪知道听到这话的郭安谨冷冷地斜了他一眼,寒意点点,看得这小厮立马低下头,跪了下来,哆嗦道:是奴婢多嘴了,奴婢这就给自己掌嘴。

说完,两手交替朝着脸上啪啪啪地扇了下去,下手那是一点情面都不敢留,主子的事可不是他们这种下人能够多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