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每天都在想复婚第7章全文在线阅读

是吗,再丑也丑不过上赶着破坏别人婚姻的小三吧。

阮星晚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舒思微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当即气的白了脸,扬起手就想打下去。

阮星晚截住她的手腕,毫不犹豫的给了她一个清脆的巴掌:我之前没有跟你计较,是因为你能怀上周辞深的孩子是你的本事,但这不代表着你能拿着怀孕这件事三番四次的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怎么,当小三还给你当出优越感了吗?

因为阮星晚的这一巴掌,引来了周围许多人的目光。

舒思微脸瞬间又白又红,想要把手抽回来,却敌不过阮星晚的力气,她大声道:你别血口喷人,我才不是小三,是你死不要脸占着周太太的位置不放,辞深恶心死你了!

你不觉得你这话说得逻辑有问题吗,不管我要不要脸,我现在都还是周辞深法律上名正言顺的妻子。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你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婚内出轨的证据,你信不信我去起诉你们,一告一个准?保证告的他净身出户。你要试试吗?

舒思微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你敢

试试。

明明是七八月,正值酷暑,身后传来的男声却如同被深冬里的寒川所浸染过,冷的让人后背汗毛直立。

阮星晚微怔,握着舒思微的那只手慢慢松开。

舒思微马上跑到周辞深身边,手捂着被打的那边脸,眼泪不停的从眼睛里滚出来,哭得伤心极了。

周辞深视线落在她身上,又抬头看向阮星晚,目光冷冽,吐出的话没有丝毫温度:需要我给你介绍律师吗。

阮星晚牵了牵唇角:不用了。

开什么玩笑,她哪有钱去请律师打这种不仅耗时耗力还会把自己搭进去的官司。

不过是吓唬舒思微而已。

周辞深朝她走了一步,微微偏头,用只有两个人听见的声音道:原来你离婚协议书上说的净身出户,指的是这个。

阮星晚抬头,看见他黑眸里不加掩饰的冷嘲,当即明白他的意思,张嘴想要介绍:不是的,我

只要钱是满足不了你的野心了,你想要的,是整个周氏。是吗?

不等阮星晚回答,他便继续:不然你这次大费周章的演了这出离婚的戏,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早点成全你们这对狗男女。

阮星晚,你是不是太高估你自己了?如果我真签了字,你岂不是得不偿失。

求求你,像个男人一样爽快,快点给我一个解脱,不要只打嘴炮。

阮星晚对上他讽刺的目光,笑了一下:那就麻烦周总尽快签字,我们民政局见。

周辞深嗓音凉薄:等我签了字,你又有什么打算?拿着离婚协议书当做证据去起诉我么。

阮星晚继续保持着笑容:周总你真的想多了,我们能不能直接给对方一个痛快?如果你实在不放心的话,我可以给你写一个保证书,保证离婚以后,不会以任何目的,任何名义,去敲诈你一分钱,再按上手印,具有法律效应的那种保证,可以吗?

周辞深大概是没料到她会说的这么绝对,像是急于要摆脱他一般,他眉头不着痕迹的动了一下,削薄的唇微抿。

舒思微见他们说的时间太久了,赶紧上前:周总我们走吧,我有点不舒服。

阮星晚再次看向舒思微,好心的提醒了句:舒小姐,你以后最好不要穿这么高的高跟鞋,化这么艳的妆,喷这么浓的香水。你把自己打扮成这样,便宜的只是那些色欲熏心的臭男人。受苦的却是你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

周辞深:

她这是在内涵谁呢?

说完后,阮星晚潇洒的收回视线,先他们一步离开。

阮星晚一走,之前一直看戏的舒思微的朋友们纷纷上前拍着马屁:微微,周总可真维护你啊,刚才那个女人的脸色简直是太精彩了。

就是就是,周总也太帅了,真羡慕微微,有一个这么为你出头的男朋友。

要我说啊,微微说的没错,那个女人也是真的不要脸,微微都怀孕了,还不想离婚

周辞深缓缓收回目光,扫了眼面前的几个人,薄唇微启:你们,是不是脑子有什么毛病?

他就算再讨厌阮星晚,也不至于真做出婚内出轨的丑事。

在场的几个人,包括舒思微都一惊,不知道是哪句话得罪到他了。

周辞深又道:怀孕的事,给我个解释。

这句话,是对舒思微说的。

舒思微双手紧张的抓住裙子,半晌才结结巴巴的道:我我是听说周总一直很讨厌那个女人,我就就找了一个借口,想要让她和你离

周辞深打断她,脸色微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用这种理由逼婚的有阮星晚一个就够了。下次再让我听到这样的传言,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舒思微咬紧了唇瓣,不敢说话。

等周辞深走了,她周围的朋友才松了一口大气,又问道:微微,周总不是你男朋友吗?他怎么对你这样说话?

舒思微一张脸惨白惨白的,这段时间周辞深带着她参加了不少宴会,外界有传他们关系的谣言他也没有制止,她就理所当然的认为她是他身边的女人了。

所以才会找上门让阮星晚识趣的给她让位置,并且还伪造了孕检报告。

不过听周辞深刚刚的意思

当晚,舒思微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一点关于周辞深和阮星晚结婚的事。

当初阮星晚父亲欠下高利贷,债主把她卖到暮色,她逃出来后遇到了周辞深,求周辞深救她。

没想到的是,两个月后阮星晚拿着孕检报告上门,周家是名门望族,极其重视颜面,不想把这件事闹大传出去惹出不好的名声,又加上她怀了孕,就让周辞深和阮星晚结了婚。

婚后不到两个月,孩子突然就没了。

这从始至终就是阮星晚演的一出戏,她在暮色被人下药,遇见周辞深,假怀孕逼婚,为的就是嫁进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