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悠悠爱你无悔第3章全文精彩阅读

听了这话,我差点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坏掉了,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婆婆,无法控制的冲她吼了出来:这件事你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你怎么能这么武断的就把人家姑娘叫来!你知道代孕意味着什么吗!桑桑今年才19岁,她才刚考上大学!如果

话音未落,坐在一旁的袁桑桑突然哽咽了起来,她抽了抽鼻头,颤抖的说道:未晚姐,这件事我已经同意了我知道这样做会对我的生活有影响,但是这五年来,我的一切生活开销,都是你和子昂哥哥给予的!如果没有你们,我也不会考上大学!所以,在你们遇到难处的时候,我肯定是要帮忙的

听了袁桑桑不经大脑的话,我克制不住的站起了身,我拉过袁桑桑的手臂,喊道:他们说什么你不要听!你年纪还小,不懂代孕到底意味着什么!如果你的身体出现了什么不可逆转的伤害,你以后还怎么嫁人!

可眼前,袁桑桑似乎已经听不进我的话,她低着头哭丧着,彷佛这场代孕交易,她一定要妥协。

我转身,看向婆婆,妈,代孕的事你就不要想了,我就是做试管,也不会让桑桑做这种事的!

这时,愤懑的婆婆一把扯开了我的手,一字一句的辱骂道:唐未晚!你一个生不出孩子的怪物,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评头论足!你不能生,就让有能耐的人生!再说了,如果桑桑真怀了子昂的孩子,我们周家是会对她负责一辈子的!

一辈子我忽然有点听不明白婆婆的意思,只是,还没等我开口反驳,婆婆就说出了一句,让我怎么都没想到的话。

哼!做试管?你连给子昂买车的钱你都拿不出来,你会有钱做试管?再说,让桑桑代孕,也不会对她有什么伤害,直接让她和子昂圆房就可以了!至于你,是留下来好好养孩子,还是离婚,那是你自己的事!

让袁桑桑和周子昂圆房?

我怎么都不会想到,这竟然,是我婆婆说的话!

瞬间,家里的气氛跌进了谷底。

一屋子的人就这么沉默了整整五分钟,期间除了袁桑桑的抽噎声之外,没有任何人说话。

我捧着自己心里的那点残存自尊心,抬头看着周子昂,颤颤巍巍的说道:代孕的事,其实你早就知道了,是吗?

周子昂不说话,双手用力的交叉在一起,他的指关节有些发白,施力的压在大腿上,呼吸声很重,心事重重。

我仿佛记不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丈夫,竟然变成这般模样了。现在的周子昂,和结婚前那个有担当的周子昂相比,真的是差太多了。

我冷笑两声,拿起桌子上的挎包,说:代孕的事,我是不会同意的,你们好好招待桑桑吧,我出门了。

我转身就要走,可这时,周子昂冲到了我身后,他拉着我的手臂,低声劝道:我妈她只是求子心切,代孕的事我们再商量,你别走行吗?别让你爸妈知道我们因为这件事

我无奈的回过头,周子昂,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担心我会不会把这件事告诉我爸妈?怎么?怕他们对你印象不好,然后就不出钱给你买车了?

这话一落,周子昂的手瞬间松垮了下去,他的脸色发青,眼神里迸发着压不住的怒火。

我几乎很少看到他生气的样子,但没办法,我也很难过,我也很委屈。

我太能理解周子昂担心我回娘家的心情,因为对周子昂来说,我父母就是他的现金提款机,婚房是我父母买的,他的工作也是我父亲给安排的,甚至连他想要买车的愿望,我父母都打算满足。

我绝望的摇摇头,后退了两步,说道:我们彼此都冷静一下吧,我真的没想到,因为一次身体检查,我们之间的感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我转身就要走,可忽然,婆婆两步蹿到了我面前,她狠狠的推了一下我的肩膀,骂道:唐未晚!你少在这装委屈!我找桑桑帮忙代孕,那是给你们两口子减轻负担!你不理解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埋怨我儿子?婆婆上手就要抓我的衣领,好在,周子昂在身后拦了一把。

婆婆继续冷嘲热讽,行!你不同意代孕也行!那你就去给我做试管!不成功就给我做一辈子!

听她这样说,我低声冷笑,你不是说了,我没钱做试管么!

这下,婆婆的火气更大了,她扬手就要扇我的脸,而忽然,沙发上的袁桑桑飞快的冲到了我们之间,她按住婆婆的手,哭噎道:阿姨,你别这样对未晚姐,你别这样对她

婆婆涨红着脸,不可遏制的喊道:没钱?没钱就把房子卖了!抵医药费!反正你爸妈有的是钱!你还会差钱?

我不甘示弱的顶撞了过去:卖房?这是我爸妈买的房子!你没资格卖!

婆婆伸手就扯住了我的马尾,好你个唐未晚,现在竟然敢和我顶嘴了!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你嫁到我们周家,那就是我周家的人!就是我们周家的奴隶!

当我和婆婆厮打起来的时候,我也顾不得什么尊老爱幼了,为了尊严,为了解气,我直接撸起袖子反击了起来。

最后我是怎么被拉开的,我已经记不清楚了,等身边清净的时候,我自己一个人,被关在了卧房里。

门外的周子昂和袁桑桑在控制着婆婆,留我一个人,在空房间里。

我看了看穿衣镜中凌乱的自己,头发如枯草一般纠缠在一起,脖子上青一块紫一块,丑的不成样子。

我忽然很想哭,但酝酿了好一会儿,还是忍住了。

我从地板上爬起,自顾自的开始收拾衣物,我想,这个家,我是呆不下去了。

等着行李收拾好的时候,我推着行李箱,打开了卧室门,此时的婆婆正在隔壁房间里哭闹,我径直走向家门口,一声不吭的走了出去。

走进电梯间的时候,周子昂雷厉风行的跟了出来,他一把按住我的行李箱,眼神关切,你消消气行吗?她是个老人,你就忍耐一下,不行吗!

我无奈的摇摇头,捶着自己的胸口:周子昂,我忍的还不够多吗?从我和你结婚开始,从你妈住进我们家的第一天开始,我什么时候,不在忍?

周子昂低下头,一言不发的沉默着。

大概就这样过了两分钟,突然,他毫无预兆的将我拥入怀中,老婆,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对不起

说实话,当我听到周子昂说对不起的那一刻,我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刚刚在和婆婆撕扯的过程里,我曾无数次的想过,就这么离婚算了,可是,当他拥抱我的时候,我又打消了那个狠心的念头。

我哽咽着说不出话,周子昂的拥抱却愈加的用力。

对不起,我会劝好我妈的,代孕的事我也不会同意的!就像你说的,我们去做试管,生我们自己的孩子,好吗?

他的声音温柔而诚恳,而这一刻的周子昂,才让我觉得熟悉。

我默然的点点头,努力平复自己的怒气,那你留在家里劝婆婆吧,我先去朋友那住两天,明天,你和我一起去医院做检查,顺便问问试管的事。

周子昂迟疑了一小会儿,但还是点了点头,好他担忧的抓了抓我的肩膀,那你别和你爸妈说这件事,我怕老两口担心

嗯,不说,放心吧。

从家里离开后,我打算去曲玥家里借住两天,曲玥是我的大学室友,是和我形影不离的好闺蜜,这种情况下,也只有她能够收留我了。

可是我这边还没打电话,手机屏幕就欢快的闪烁了起来。

我一看,竟然是曲玥打来的,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不过刚一接通,那头就响起了她杀猪般的叫声:唐未晚!赶紧来救我!我要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