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夫后她成了大佬们的白月光第7章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凤溪玥说完,不解气一般,又狠狠地踢了踢萧雲的手,随后挺起胸膛,艰难却不见狼狈的离开。

如果不是原主的身子刚刚被萧雲打了一顿,虚弱的的要死,她才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萧雲呢。

凤溪玥按照原主的记忆,回到了她的住所。

一入眼,看到的就是残破,连下人都不如的小矮屋。

她勾唇嘲讽的笑了笑:原主啊,这就是你逼死你母亲,也要嫁给的男人呀,这么多年,你都得到了什么?

内心深处有抽痛。

凤溪玥想,那是原主残存的意识,在回应她。

她抬手捂住心脏,轻声道:不过你放心,你受到的屈辱,折磨,我都会替你百倍千倍的讨回!

她走到床头,拿起枕头下的一个木质发簪。

原主的记忆里,她娘说是不到紧要关头,不准将这个木质发簪戴在头上。

虽然因为萧雲的事情,原主和母亲向来对着干,但心底也嫌弃这个发簪过于简朴,倒也没有戴过。

萧家的人也看不上这个木制发簪,所以,嫁进萧王府的四年来,这个发簪是萧佳人唯一没拿走的东西。

凤溪玥眸光深邃,原主娘亲那般严肃的交代,想必这个木质发簪,不是个普通的东西。

她小心翼翼的将发簪放在袖子里,随后拿起地上的木炭,在一张缺了角的纸上,写下了休书。

就在她准备去找萧雲签字的时候,只听她的身后噗通一声。

仿佛是什么重物落了下来。

凤溪玥转过头,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

她皱眉,好奇的环顾了一圈四周,没有在发现其他人。

喂!

凤溪玥伸出脚踢了踢那个男人。

男人没有任何动静。

无奈,凤溪玥只好蹲下身,伸出手探了探那人的鼻息。

还有一口气。

只是胸口的匕首扎中了他的心肺,怕是要活不久了。

她不禁叹息:哎,要是我的医疗馆也在的话我就能救活你了。

医疗馆是她筹备了好几年,开的一家小型私人医院。

里面的设备,一般医院有的,她都有。

她的身后发出一声闷响。

凤溪玥本以为又摔下来一个人,却看到她身后多出了一个三层医药盒!

她打开一看盒子,就看到盒子里有着手术刀,酒精棉,纱布,一颗百味清毒丸以及蚀骨散等等!

凤溪玥红唇微张,不敢相信的伸出手摸了摸,竟然能够感受到手术刀真实的冰凉触感

凤溪玥四处张望,除了她和地上的男人,这屋里再没有其他人。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她的身后突然多了一个装满现代工具的医药盒,但眼前救人要紧。

她试图将人拉起来,但男人身体太沉。

尤其是原主身体还有点弱,废了好半晌的功夫,凤溪玥才勉强将人抬到了床上,快速的抢救着。

半个小时后。

凤溪玥抬手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细汗,看着依然昏迷的男人,轻轻一笑:算你好运,遇到了我。

她又拿了一些酒精棉,将男人脸上的血迹擦拭了一番。

就像是拼图一般,随着她的擦拭,男人黑如墨一般的眉,高挺的鼻梁,薄如刀削的唇一一展现。

凤溪玥不禁眼神一亮:没想到随手一救,竟然还救了个帅哥。比萧雲那个渣男帅多了。

几乎是这句话刚落音,门外突然传来一声爆吼。

凤溪玥你这个贱人,你居然敢打我哥哥和我母妃!简直就是找死!

凤溪玥掏了掏耳朵。

这个聒噪的人,是萧雲同胞妹妹萧漱玉。

往日里,没少辱骂,殴打原主。

原主的那些宝贝,大都是被萧漱玉抢走了的。

就连萧雲会下定决心迎娶她堂姐林明月,也是萧漱玉一手促成的。

想到这里,凤溪玥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既然有人上赶着受死,她又怎么能不满足呢?

凤溪玥将那个男人藏在柜子里面,用衣服盖住,那个医药箱单独藏在了床底下,她将那个百味清毒丸,和蚀骨散放进袖子里,后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站在院子中,无所畏惧的看着那个宛若刺猬一样的萧漱玉。

怎么?你也想打我吗?

萧漱玉皱眉,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眼前的凤溪玥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一般,那冰冷的眼神,还有那高贵的气质

不可能!

一个被她欺辱到尘土里的人,不配拥有高贵!

萧漱玉手紧攥着,眼中闪过一丝嫉妒。

是啊,今天我就要打死你,给我哥出口气!

凤溪玥笑了:萧漱玉,你信不信,我凤溪玥就站在这里,动也不动,你都打不到我。

不可能!看鞭!

话落,萧漱玉就提起内力,挥舞着鞭子,就往凤溪玥的身上砸了过来。

凤溪玥也如她说的动也不动,不仅如此,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她稳如泰山。

眼看着鞭子就要挨到她的脸时,萧漱玉突然脚一歪,浑身一种钻心的疼痛。

凤,凤溪玥

她恶狠狠地盯着凤溪玥:你对我做了什么?

凤溪玥微微一笑:没什么,只不过是给你下了一种让人痛不欲生的蚀骨散罢了。

从萧漱玉踏进院子的那一刻,她就从医疗馆里拿出了毒。

那毒飘散在空中,对于普通人发作缓慢,可对于有内力的人来说,发作时间不超过三秒。

你,你这个贱

萧漱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凤溪玥扇了一个耳光打断。

萧漱玉当即发了疯似的尖叫:你这个贱人居然敢打我?你以为你还是和从前一样是人人羡慕的大小姐吗?你现在不过是一个死了娘,被父亲逐出家门,被我哥哥玩弄的下贱啊啊啊

剩下的话,全被凤溪玥扇回在了萧漱玉的肚子里。

不过是眨眼的时间,萧漱玉的脸就变成了猪头。

凤溪玥冷笑一声,居高临下,宛若一个上位者睥睨着蝼蚁一般警告着萧漱玉。

我是被逐出了家门,是死了娘。可是你别忘了,我是随我娘姓,我叫凤溪玥!不是李溪玥!我娘生前是长公主,死后是仅次于皇上的摄政亲王长公主!我的外公是当今圣上!我的手中更有三十万大军,你不过是镇南王府之中一个小小的庶女,居然敢对我张口闭口就是贱人。如此蔑视皇室成员,难不成你萧家是想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