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倾城宠妃第3章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夏侯楚煜想以此来折磨她羞辱她,如果是普通的古代女子,受此奇耻大辱,肯定是要寻死的。

可是他不会想到,这具身体的灵魂已经换了人。

不过,现在浅墨还不敢轻举妄动,一是不清楚情况,二是没能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玲儿已经去了很长时间。

只不过去拿食物,王府再大,也不用那么久吧?

身上的伤疼的她睡不着,浅墨现在无比怀念自己的智能药箱,要是药箱也能随着她一起穿越过来就好了。

她背上的伤急需要处理,不然发炎了就麻烦了。

正想着,浅墨忽然感觉手边出现了什么东西,她刚要拿起来看看。

忽然听到屋顶上响起脚步声。

哒哒。

有人来了?

浅墨一惊,下意识将手里的东西握紧。

此时,门吱呀一声开了一道缝。

浅墨朝着那边看去,玲儿,是你吗?

没有人回答她,只看到来人着一身黑衣,黑巾蒙面,背着光站在光影中。

浅墨无法看清他的长相,只知道此人身量修长,眸光熠熠,挟一身凛冽的气息。

浅墨微皱眉,她不认为在这王府中会有人来看望她这个大婚之日便被王爷贬为奴的下堂妃。

那么这人会是谁?

不管怎么样,她还是小心为上。

浅墨悄悄拔下发上的金钗,低声道:谁?

墨儿来人渐渐走近。

而浅墨闻声蹙眉,难道这是原主熟人?

墨儿?没有得到回复,来人显然疑惑更深。

恍惚间,一只微凉的大手抚上她的面颊,指腹粗粝,动作却温柔轻缓,仿佛是在抚摸着一件绝世珍宝。

肌肤上传来麻痒的感觉,浅墨不由浑身一紧。

看着眼前的人扯下蒙面的黑巾,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露出。

浅墨心中疑虑更甚,那只大手在她面上摩挲半晌,竟朝着她颈部滑下,渐渐移到她胸口。

什么熟识的人,原来是色狼!

你干什么?浅墨怒了,手中金钗顿时扬起。

男子立即反手握住她手腕。

金钗掉落,男子的眸中盈满杀气。

你不是墨儿!

腕上传来痛感,浅墨心中微惊,这个人竟然看出她已不是原来的温浅墨?

此时,月光破开云层,淡淡的光线洒下。

男子忽然放开手,眸中现出疑虑。

此刻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子不是他的墨儿还会是谁?

可是为何他竟会感觉如此陌生?

对不起,墨儿温青崖薄唇紧紧咬在一起。

他脑中忽然闪现数年前那个游方道士所说的话,温青崖蹬蹬后退两步,眼睛蓦地瞪大。

他只是来迟了一步,难道一切都已发生?

而浅墨在看清来人时,只觉得胸口发闷,直觉地脱口而出:哥哥

墨儿乖。听到浅墨叫自己哥哥,温青崖收敛起心情。

他坐在床边,紧紧握住浅墨冰凉的手,火热的唇印在她的手心,浅墨身体轻轻一颤,温青崖的鼻息近在咫尺。

浅墨只觉得眼前一黑,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嘴唇已被覆盖住。

她猛地瞪大眼睛。

他,他在做什么?

他不是温浅墨的亲哥哥吗,他怎么能够吻自己的妹妹?

浅墨处于极度震撼之中,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她一巴掌甩去,虽然没什么力道,但也让温青崖的脸偏了几分。

墨儿,你干什么?

温青崖显然没料到浅墨会打自己,他眯起狭长的眸子,眸中溢出怒气。

倒是我要问你在干什么才是!

浅墨冷冷地睇着他。

真没想到,温浅墨的哥哥竟然是个衣冠禽兽,连自己的妹妹也不放过!

这么想来,那变态王爷说温浅墨是残花败柳,恐怕与她的这个哥哥也脱不了干系!

你温青崖像是受了很大的刺激。

他啪地一下打亮了火石,屋中顿时明亮起来。

一眼瞅见身下女子冷冷的打量目光,温青崖脸色霎时一变。

纵然他再怎么安慰自己,他也再无法否认,眼前的女子确实已不是他记忆中的墨儿。

眼前的女子虽然相貌和墨儿一样,但那目光却清明冷然,透着睿智的光芒。

说!你是谁?

方才还柔情蜜意的男子瞬间变成地狱修罗。

指风如刀,温青崖冷着脸并指按在浅墨颈动脉旁,浑身满是煞气。

呵!我不是墨儿还会是谁?心中笃定他不会真的动手。

她突然想到,她若是想离开这里,可能还需要温青崖的帮助。

你中毒了,如果再不解,不出一时三刻,就会暴毙!浅墨出声提醒。

刚刚在温青崖抓住她手腕的时候,她就发现他脉象不对,此时近距离查看,他眼底也泛起了黑气。

明显是中毒症状。

温青崖心中悚然一惊,你是如何知道的?

不等浅墨回答,她听见屋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温青崖转身藏在暗处,只是一对狭长的眼睛依然紧紧盯着床上的女子。

那眼神十分的复杂。

浅墨也懒得管他。

她金针刺穴的功夫可是一流。

如果他敢有什么坏心,她一钗下去,就算死不了,也会要了他半条命。

这时,浅墨只见玲儿拖着脚步走了进来。

小姐!

怎么了?浅墨看不清她的神色,却可以感觉到她的疲累。

没,没什么,小姐呜呜玲儿看着手里空空的托盘,忍不住落下泪来。

浅墨伸出手,刚碰到玲儿的胳膊,玲儿立即一抖,手往身后背去。

浅墨却还是看到玲儿胳膊上那数条紫痕。

我,我玲儿眼神躲闪。

玲儿不敢说话,如果跟小姐说她没要到食物,还被赵嬷嬷教训了一顿,小姐一定伤心死了。

玲儿?

温青崖知道玲儿是浅墨的贴身丫鬟,她是绝对不会认错人的。

所以这个看起来一切正常,又处处透着不正常的女子真的是温浅墨?

难道真的像那个道士所说,只要有一个引,墨儿天生心智不全的傻病就能治好?

温青崖从门后走出来,眼神复杂盯着床上的女子。

你刚刚说,我的毒不解会暴毙,所以,你能解我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