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微尘里全文免费阅读-爱在微尘里(苏浅语穆景函)

主角是苏浅语穆景函小说《爱在微尘里》火爆上线,爱在微尘里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葱郁,刚刚有一件事真是气死我了!我已经按照你说的把苏浅语弄出电视台了,刚刚我在洗浴中心看见了苏浅语,做的是给人换鞋的活。谁知道我刚坐下来,苏浅语都还没来得及干活,有一个人就进来把她给带走了?你猜这个人是谁?

小说简介

葱郁,刚刚有一件事真是气死我了!我已经按照你说的把苏浅语弄出电视台了,刚刚我在洗浴中心看见了苏浅语,做的是给人换鞋的活。谁知道我刚坐下来,苏浅语都还没来得及干活,有一个人就进来把她给带走了?你猜这个人是谁?

爱在微尘里全文阅读

此时正是下班高峰期,外边的路有些堵,穆景函看着停几分钟动一下的车,心里也有些不耐烦,看向了车窗外。
现在正路过一家洗浴中心,招待的地方是透明的玻璃,穆景函视线随意瞥过,却蓦地觉得刚刚看到的一抹身影有些熟悉,再次从那透明的玻璃看进去。
只见苏浅语蹲在一个女人面前,低着头,似乎是在为她换鞋。
穆景函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沉声道:车停一下!
司机一愣,可是这里不能停车
他话还没说完,穆景函直接开了车门,大步流星地走向了那家洗浴店。
洗脚当然可以。领班见苏浅语不说话,连忙对宋思琪笑道,不过这个新来的有些笨手笨脚的,要不我给您换一个人?
宋思琪打量了一下自己新做的美甲,漫不经心地回道:不用换人,我就想要她。
那你还不快去!领班瞪着苏浅语,一改对宋思琪的温柔恭敬,面前阴沉,做不好你就别想拿今天的工资!
辛辛苦苦一整天,苏浅语自然不想就这么白做了,把自己的手从宋思琪的脚下抽出,我这就去
苏浅语的话还没说完,胳膊突然被抓住,随即她被用力一拽,站了起来。
蹲了太久,乍然站起来苏浅语眼前有些昏花,然而那人却拽着她让她往外边走。
领班惊诧了一下,连忙道:你是谁啊?这是想干嘛?
她不做了!
冰冷低沉的一句话气势十足,伴随着对方冷冽的目光看过来,领班顿时有些不敢说话。
苏浅语缓过来这一阵晕之后,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同样愕然,看着抓着她的人,她还有些不可置信。竟然真的是穆景函!他怎么会在这里?
穆穆总。宋思琪也没有想到穆景函竟然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强硬要把苏浅语带走,吓得连忙站了起来,您
然而穆景函根本没给她说话的机会,冷冷瞥了她一眼,便把苏浅语拽了出去。
宋思琪心里却慌张了起来。
苏浅语这个贱人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穆景函的?
想到穆景函刚刚看她的寒冽目光,宋思琪一颗心更是惴惴不安。万一苏浅语在穆景函面前告状,穆景函会不会来对付她?
宋思琪平日里再嚣张,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和穆景函抬杠。
宋小姐,要不我再给您换一个人吧。领班见苏浅语就这么走了,心里有些火气,但还是对宋思琪露出了笑脸。
宋思琪这会儿哪里还有心情做这些,不耐烦地回了一句:不用了!
随即她匆匆穿上了鞋子,离开了洗浴中心,刚刚上了自己的车,她就忍不住拿出了电话打给了乔葱郁。
思琪,有什么事吗?乔葱郁这会儿正在敷面膜,躺在躺椅上,姿态慵懒。
葱郁,刚刚有一件事真是气死我了!我已经按照你说的把苏浅语弄出电视台了,刚刚我在洗浴中心看见了苏浅语,做的是给人换鞋的活。谁知道我刚坐下来,苏浅语都还没来得及干活,有一个人就进来把她给带走了?你猜这个人是谁?
乔葱郁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眸光冰冷,难道是景函?
还真的是!宋思琪的语气有些忿忿,穆总一进来,黑着一张脸就把苏浅语拽走了。我心里还纳闷着呢,这个苏浅语什么时候和穆总扯上关系了?你可得小心一些了,这个苏浅语一副狐媚样,之前在电视台的时候,就勾引了不少老总,这穆总你可得看着点。遇上有本事的狐狸精,很多男人可都是把持不住的。
乔葱郁冷呵了一声,眼眸狠意浮现,她想要勾引我的男人,可没那么容易!

爱在微尘里免费阅读

妈妈。熟睡的小女孩儿翻了个身,又朝身边温暖的怀抱挤了挤,粉嫩的小胳膊搂住了苏浅语的脖子。
苏浅语俯身,在女儿白嫩的小脸上亲了亲,宝贝乖,妈妈要去上班了。
看着女儿乖巧的模样,她心尖软软。
出门前,她一再对着客厅里一脸不悦的女人弯腰,妈,我去上了,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张玲枝没说话,阴郁的脸上多了几分不耐烦。
苏浅语出了小区,远远就看见四十一路公交来了,她心里着急,快速朝马路对面跑。

眼看着就要赶上了,一道刺耳的刹车声在她身边骤然响起,距离她不足一米。苏浅语惊恐的瞪大眼睛,脑子瞬间空白了。
开车的人也被吓一跳,急匆匆落下车窗,张口要指责她,然而,在看清楚她的样子时,瞬间一愣,似乎有什么话到了嘴边,可生生被他吞下去了。
对不起,对不起。苏浅语平复了惊恐的心跳,急忙对着司机鞠躬,然后又急匆匆穿过马路,追公交去了。
穆总,刚刚那个女人半响,司机才吃惊的看向坐在后面面色的玄寒的男人,那女人就是穆总最近一直要找的人吧?他不会看错的。
开车。男人清冽的声音传来,司机不敢再多说话,立刻发动车子。只是,后座男人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那道纤纤身影,直到她上了公交。
公交上已经没有座位了,苏浅语找了个地方站着,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如果刚刚那人刹车不及时,那她不就
她深呼了几口气,受惊的心神这才缓和下来。
半个小时的拥挤,又换了一次车,她终于辗转到了拿道具的地方,甚至来不及擦擦汗水就忙着开始清点,额头上硕大的汗水滚落下来,湿哒哒的黏在身上。
电话就跟催命似的响起:苏浅语,我让你七点之前拿的道具呢?你死哪去了?
已经清点好了,马上就送过去。她看一眼时间,六点半,应该能赶上。
这都几点了?什么叫应该?我告诉你,赶紧送过来,要不然就给我卷铺盖滚蛋!我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个吃闲饭的东西,什么都干不好!
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就过去。她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娇小的身子扛起大大的行囊,整个人几乎都要被淹没了。
这里距离送道具的地方差不多五站地,她原本想要坐公交的,可是早高峰,她背着硕大的行囊根本没有站的地方,打车也装不下,只好一路狂奔。
自从五年前发生了那件事情以后她就辍学了,只能以高中生的身份到处打杂,在别人的白眼和不屑里忙的浑天黑暗。
差一分钟七点,她终于把道具送到了,小小的身体几乎要被压垮了。
然而
苏浅语那个贱人呢?我让她复印的东西呢!人呢人呢!
她刚把道具放下,就听见宋思琪又在发飙了,一大早她还没喝一口水没吃一口东西,就又被宋思琪指着鼻子破口大骂,我让你复印的东西呢?一天到晚偷懒,别以为在这里就可以吃闲饭,我警告你,再给老娘干不好就滚蛋!
我马上去复印,马上就去。苏浅语没有丝毫辩驳,只是一直低着头道歉。如果是在以前,也许她还会试着解释,可现在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蠢女孩儿了,她清楚地知道,别人要的不是解释,而是一个羞辱她的契机。
老娘等你复印好黄花菜都凉了,我告诉你,今天穆总来,你要是再给我出半点差错,我要你狗命。说话的时候,宋思琪一脚踹在她辛苦扛来道具上,袋子倒了,东西散落了一地。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捡!宋思琪狠狠推她一把,径直从她身边走过去了。
苏浅语一言不发,犹如这五年来的每一天,习惯卑微的任人欺负。因为她知道,如果不让宋思琪骂够,待会儿只会变本加厉。
她不是没想过换工作,可是她的学历太低,又没有一技之长,很少能找到正经工作。在这里虽然经常被骂,可起码工资好一点,还能养活张玲枝和悠悠。
她蹲在地上,犹如没有生命的娃娃麻木的捡着道具,完全不在意周围看好戏的那些嘴脸。
中午的时候,张玲枝打电话过来,说是她晚上要去打牌,让她早点回去,我一天到晚给你看孩子,你真把我当保姆了?
苏浅语啃着面包,惨白的小脸上满是汗水,低声说,我尽量早点回去,辛苦您了。
知道我辛苦就多给点钱,每个月那么几个子还不够吃饭的。
苏浅语已经习惯了张玲枝开口闭口都是钱,卑微说,我已经应聘了一份兼职,下个月钱会多一点。
兼职才能挣多少?我说苏浅语,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我说过多少次了,让你去找悠悠的父亲,你是聋了还是傻了?我养你这么多年,可不是为了跟你过苦日子!张玲枝越说越气,恨不能顺着手机信号爬过来掐死她,我不管,下个月你要是交不上来八千块生活费,悠悠你就自己看,我可不是廉价老妈子!
啪!
电话被重重切断了,听着里面的嘟嘟声,苏浅语咬咬唇,查了下自己的银行卡,里面只有七百多了。她每个月除了电视台这边的三千工资,再加上兼职的两千,不吃不喝也才五千,几乎全都给了张玲枝,八千啊,她去哪里挣八千?
她落寞的吃完最后一口面包,又听见宋思琪在叫骂她了,她匆匆忙忙过去,迎面就是宋思琪劈头盖脸一顿臭骂,还愣在这里干什么?道具用完还不收?真是个没用的东西,滚滚滚!
她伸手就推苏浅语,苏浅语一天就吃了一块面包,这会有些发晕,被她一推,人没站稳,下意识去扶东西,岂不想无意中推了宋思琪一把,宋思琪穿着八公分的高跟鞋没站稳,直挺挺就摔在地上了。

小编点评

爱在微尘里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