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沐月墨千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火爆萌妃邪王榻上欢(萧沐月墨千城)

《火爆萌妃邪王榻上欢》小说由晓芝麻所创作,主角是萧沐月墨千城,这里提供萧沐月墨千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萧沐月猛然醒来,坐下。禀报王妃。屋外寒溪传来的声音,冷冷而恭敬地道:王爷说他今天政务繁忙,就在书房睡觉,还请王。。

小说简介

萧沐月全身湿透,薄透的纱裙和墨发都湿嗒嗒得沾在雪白的脖颈,看起来既狼狈又诱人。
打算这么走出去?男人眸色微深。
萧沐月皱了皱眉,放下警惕,顺着男人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衣服上,湿透了,尤其是衣服,大囧

火爆萌妃邪王榻上欢全文阅读

头昏昏沉沉的,全身没有力气,身上湿嗒嗒的难受。
萧沐月,要怪只能怪你自己,不该缠着太子,你知道我有多嫉妒你,凭什么你有家世,有地位,我却要寄人篱下,不过很快,你的一切都会是我的。

沐月皱了皱眉,吃力得睁开眼,眼前,一个十五六岁的妙龄少女,杏眼桃腮,一双美眸里却充斥着不甘心的怨毒,见沐月睁开眼,她的脸上,闪过一抹慌乱。
沐月?
沐月不着痕迹得移开目光,扫视周围的环境,发生了什么,我这是怎么了?
你不知道怎么了?女子试探问,见萧沐月一脸茫然不知,让她悬着的心悄然放下,眼底快速闪过一抹精光。
不知道,对了,不是你约我来桃林小河,说有要事告诉我,可是我怎么沐月低头,扫过身上湿透的衣服,眼中疑窦渐深。
她不是受了伤,还被渣男从百层楼上摔下去,此刻,她的身上,没有一点受伤的痕迹,难道
沐月瞳孔微缩,她穿越了。
是我约你来,沐月,你知道么?我看到你落水,差点被你吓死,你怎么会这么想不开。宁柔儿挤出两滴泪水,脸上全是惺惺之态。
我想不开?沐月疑惑道。
前些日子,你不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此生非太子不嫁。昨日皇上下旨让你嫁给焰王,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你怎么能跳河,姑母知道多伤心!宁柔儿面色更急,眼底却一片冰冷,视线落在几步之外的河水,虽然不深,却足以淹死人,萧沐月必须死,否则,她就没有出头之日!
可是,为什么她觉得,萧沐月有点不一样。
沐月揉了揉太阳穴,缓解脑袋涨涨的感觉,她突然明白,为什么脑袋里,找来找去,都只有一个男人的身影。甚至一举一动,都那么深刻得印在脑子里,她竟然穿越到一个痴情的女子身上!
真是一万只草泥马踩着泥浆呼啸而过。
我没有跳河,是一不小心摔下去的,柔儿,是你救了我对不对?沐月眼中全是感激。
宁柔儿终于放下心里的不安,看来萧沐月还是以前的萧沐月,蠢得很。
是啊,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救你上来,以后不要再吓我。
嗯,我不会的,扶我起来吧!沐月认真得点点头,嘴角勾勒出一弯浅浅的月牙,滢亮的黑眸如泉水清澈,就连宁柔儿,也短暂失神。
下一刻,宁柔儿脸色就变了,她竟然觉得萧沐月很美,虽然萧沐月一直有第一美人的头衔,可她从不觉得萧沐月美,她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玩偶,可是刚才自己怎么!
宁柔儿看着眼前的河水,眼中闪过坚定的光芒,脸上皮笑肉不笑,伸出手扶萧沐月。
萧沐月本就是柔弱,而且她的身体,宁柔儿再清楚不过,落水之后,更是虚弱极了,此刻,只要她有意一推,要取萧沐月的命,不是没可能。
萧沐月在搭上宁柔儿的手,目光扫过宁柔儿的袖口,没有一点水,也就是说,根本不是宁柔儿救的人。
萧沐月疑惑了,原身不会游水这点,她能肯定,否则肚子也不会涨涨的,喝足了。
那是谁救了她?
来不及想那么多,沐月一开始就知道,宁柔儿不会轻易罢手,就在她搭上宁柔儿的手瞬间,一道恐怖的力道朝她袭来,而此刻,她没有任何力气,这个大家闺秀的身体,真是弱爆了!
然,沐月是谁!
二十一世纪神偷沐家的人,哪怕是穿越,处于危险的境地,也绝不影响她的判断力。
就在宁柔儿使出全身力气,推开萧沐月,宁柔儿只觉得手腕忽的一紧,身体不受控制得朝河水扑去,两人瞬间换了个位置。

一声女子犀利的尖叫,伴随着扑通巨大的水花响起,沐月,救我,快救救我,我不会游水!
落水的宁柔儿失控得尖叫,怎么会这样,不是萧沐月落水,为什么是她!
可是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顾不了萧沐月是敌人,她不想死,她还要嫁给太子。
这个念头,支撑着宁柔儿剧烈得扑腾。
河岸上,萧沐月一脸慌张,急得团团转的样子,柔儿,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你说什么,快救我,快救我!
咕噜咕噜。
萧沐月看着河里的人,脸上焦急万分,却没任何动作,柔儿,我该怎么办一点力气也没有,就算救你也是陪你送死,对了,你等等,我马上就去找人救你。
萧沐月眼睛一亮,‘跌跌撞撞’得爬起,快速朝远处的桃林跑去,一边跑,一边叫着,柔儿,你等着我,我去找人救你!
该死!你回来,萧沐月,你给我回来!咕噜咕噜。
河水中,宁柔儿气急败坏,形象也不要了,可是,哪里还有半点萧沐月的踪影。
沐月沿着原身萧沐月的记忆,很快就找到了桃林出路。
记忆中,这是萧府中偏僻一隅的桃林,寻常不会来人,所以宁柔儿才敢肆无忌惮地动手。
至于宁柔儿,先在水里呆着吧!
她不是什么恶人,也不是好人,容不得想要自己命的人。
宁柔儿是二房夫人的娘家人,宁家家道中落,她就一直寄居在第一世家的萧家,谁知道,萧家竟然养了这么个白眼狼。
走着走着,沐月脚步一顿,扬声道:阁下看了那么长时间免费戏,也该离开了。
桃林中,一道墨绿色的银光闪过,正落在沐月的身后,几步之外,同时,沐月已转过身。
银色的面具,墨绿的长袍,眼中无意露出的精光,令人不敢小觑,。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路过此地,见河里一只落水的小猫,心情不错,就做了件好事。男人踱步,走到沐月的面前,目光轻佻得勾唇,扫过湿透的人儿。

火爆萌妃邪王榻上欢免费阅读

萧沐月全身湿透,薄透的纱裙和墨发都湿嗒嗒得沾在雪白的脖颈,看起来既狼狈又诱人。
打算这么走出去?男人眸色微深。
萧沐月皱了皱眉,放下警惕,顺着男人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衣服上,湿透了,尤其是衣服,大囧
她怎么忘了,这个世界没有bra
虽然她以前也经常穿比基尼,可是,这样被人看着,终归心里不爽。
尼玛,这身体已经是她的,被人窥视,就是不爽。
我怎么是我的事,喂,臭小子,谁准你盯着我看,背过身去!萧沐月不爽得命令道。
男人眼中划过一丝微讶,随即恢复淡然,我若是想看,也不必等到现在。
倒是她,被看了,既没有寻死觅活,也没有尖叫出声。
萧沐月无语。
他在说,如果想看,刚才救她的时候,就看了。
况且,我对你的扁豆身材,没有任何兴致。
打击!刺果果的打击!
萧沐月怒目,扬了扬脑袋,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是不是?
怎么?难道希望我对你有兴致,若我是采花贼,你可就男人的眼里,全是笑意。
!!
不过,若是你希望。男人挑起萧沐月的下巴,温柔道。
啪!
萧沐月扬手一掌,拍掉某个爪子,嗤笑道:男人,脖子以上瘫痪要赶紧治,别拖着,耽误病情,说不定影响下半生(身)!
什么?
脑残。
一阵语塞。
不着急去救人了?
分明是你绊住我的脚步,所以才来不及去救人,再说,你自己怎么不去。
男人扬起一抹魅惑的笑,人又不是我推下去的。
萧沐月怒了,你丫的,哪只狗眼看我推她下去,这叫借力打力,什么叫我推下去啊!啊!到底是谁推谁,你丫的究竟有没有看清楚!
男人挑眉,为何这萧家的小姐,和传的一点也不一样,真是活脱脱一只炸毛的野猫。
是么?这么说来,倒是我不对了。可是我不想救她,怎么办?
她也不想救。

一阵诡异的安静,萧沐月睨了眼前的男子一眼,突然觉得他没那么讨厌了。
小姐小姐
桃林外,突然响起,此起彼伏的喊寻声。
男人的目光,扫过声音的来源,不远处似有人影而来,有人来找你了。
哼。
回去换衣服吧!当心着凉。好心提醒。
不用你假好心。
后会无期!
银色光芒闪过,萧沐月面前,哪里还有半个身影。
轻功!
萧沐月眼睛一亮,看到宝贝一样,轻功,原来这个世界有轻功,有轻功偷东西可是方便千百倍呀。
就在萧沐月算计着,有了轻功,好处多多,一个绿色的身影气喘吁吁地跑来,拉着萧沐月,一阵泣不成声。
小姐小姐这是怎么回事,啊!衣服怎么会湿了。
啊!哦,刚才在河边玩耍,一不小心掉进去,刚爬上来。沐月撒谎道。
她没有证据,指证不了,况且,根据原身的记忆,她和宁柔儿关系很好,宁柔儿一向柔柔弱弱,没人相信宁柔儿会做出这种事。
什么,掉进了河里!怎么那么不小心。绿翘一脸担惊后怕,这里摸摸,那里看看,小姐,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绿翘这就帮你去找大夫。
沐月看着身边的丫鬟,心中感慨一声,转移话题,没事了,我们回去换衣服,这一身实在是难受。
好好!我们立刻回去。
对了,宁柔儿落水了,找人去救她。
绿翘看着大步离开的萧沐月,一阵风中凌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又扯上柔儿小姐。
小姐,你等等绿翘。
直到桃林里的人,都离开,深处才传来两人对话。
主子为何救萧沐月,她死了不是更好?黑衣男子不解的音线。
男人收回目光,磁性的嗓音如同陈年美酒般,淡淡说道:好什么?
这样主子就不用娶了!
就算本王不救,以后还有第二,第三个萧沐月,况且,萧沐月喜欢的是太子,这样也省的本王去周旋。

话音未落,身边已然空无一人。

廷芳阁。
一座极为奢华的楼阁院落,萧家家主在萧沐月出生时,专门为她建的阁楼。
院中粉墙环绕,奇花异草,错落有致,清流假山,清脆悦耳,流水潺潺。清雅,幽致。
卧房,屏风后。
萧沐月躺在氤氲的热水里,惬意地舒了口气。
柔小姐已经救上来了,听大夫说,再晚去半刻,就没命了。
命挺硬的。萧沐月淡淡应道。
咦?
小姐要去看看么?
没心情。
绿翘。
有问题!
难道是今天小姐落水,和柔儿小姐有关。
绿翘眼中闪过一道气愤之色,小姐,您今日落水,是不是和柔儿小姐有关系?
萧沐月撇向一眼屏风外,想说什么?
绿翘思忖一会儿,气呼呼的,奴婢一直觉得柔儿小姐对小姐别有目的,她又不喜欢小姐,还总是尾随小姐。
绿翘没有忘记,因为说了一句宁柔儿的坏话,被萧沐月罚了半个月禁闭的事情,话说的很是委婉。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仿佛能听到咚咚的心跳声。
绿翘担心地看了屏风内一眼,小姐是不是又生气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眼圈都红了。
萧沐月撑着脑袋,暗叹,这丫头都看得出来,这原身属猪的!
过了很久,一声出水的声音。
嗯。
绿翘听到一声应答,仿若天籁般。
小姐。
萧沐月皱了皱眉,嗯?你哭什么,我又没怎么你。水做的。
没有,小姐终于愿意听奴婢的话了,奴婢还以为,又要被罚禁闭。绿翘一抹眼泪,水笑。
萧沐月无奈地直翻白眼。
一个小丫鬟,本就身不由己,忠心还不被主子信任,是悲哀。
焰王,是个什么样的人?想了想,萧沐月问出自己的疑问。
也就是刚才宁柔儿提起的。
原身要死要活不愿意的。
比起那个在她脑子里跳来跳去的太子,她对这个人更感兴趣。

毕竟,还一无所知。
神秘的东西最令人感兴趣了。
绿翘刚擦干泪水,就听到萧沐月这么一问,嘴巴张得老大。
小小姐,你问谁?
焰王。
小姐,你没事吧?你不要吓绿翘,绿翘经不起吓的。绿翘急忙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似乎很惊异她的变化。

小编点评

萧沐月墨千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