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欢顾绍光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第1章一言不合就掘坟(秦欢顾绍光)

秦欢顾绍光小说《第1章一言不合就掘坟》特别推荐,秦欢顾绍光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月黑风高,夜色暗沉,坟山上乌鸦啼叫不止。微凉的夜风吹过,坟头上的草被吹的哗哗作响。乌云遮蔽了明月,天色显得暗沉,又带了几分阴森。

小说简介

月黑风高,夜色暗沉,坟山上乌鸦啼叫不止。
微凉的夜风吹过,坟头上的草被吹的哗哗作响。乌云遮蔽了明月,天色显得暗沉,又带了几分阴森。

秦欢顾绍光小说完整版全文

秦欢跑了。
她吃的满脸油滋滋的,渣了人家的婚礼后,她跑了。
青山镇地处边陲,虽说偏远了些,但百姓安居乐业倒也乐得自在。
真山镇风景秀丽,时常有达官显贵建了别院,在青山镇调养。这也让青山镇多了几分繁荣。
你们可是不知啊,那顾家又出大事了。
顾家怎么就生了个这么命硬的公子啊,还是个独子。这将来可怎么娶妻生子?前前后后订了七门亲事,这都出了事。要我说啊,那顾公子就是个乌鸦嘴。有人压低声音说着话。
顾家从京城跑来青山镇建宅子,听说也是为了公子祈福。咱们镇上的娘娘庙,不是远近闻名么?
秦欢顺着众人的眼神望去,原来便是镇子边上的那处大宅院啊。
要我说啊,娘娘庙估计都救不了他。那顾公子,嘴巴太毒了。说话的男人是做生意的,平常走南闯北,自然听了不少顾家的闲话。
也是了,顾家那点事都快传遍了。
顾家公子今年都十九了。据说十七那年便定了亲,他见了人姑娘,说人姑娘长相俊美,能撑起整个青楼的长相。这话吧,啧啧,听着倒像是夸人家的。
问题是,没两个月,那未婚妻家便因犯错被革职,那姑娘真沦落到了青楼做头牌。说话的男人连连惊叹,那顾公子是不是脑子少根弦啊。
秦欢听了不由驻足脚步,这怕不是个憨憨?
这也就罢了,他第二任未婚妻,是京城中数一数二的人家。听说是什么定国公家的嫡女?身份高贵着呢。
咱那顾公子,见了人的面便夸上了,说人气质出尘,犹如那九天仙女一般。这话,我听着倒是没错的,估摸着是顾家人背地里教过了。说话的男人不由叹气,这会瞧见周围人都眼巴巴的看着他,连顾家别院做工的下人都围了过来,男人越发来劲儿了。
这话哪里不好了?你说哪里不好了?众人急急忙忙问道。
那商人这才摇着脑袋:话倒是好的,可才半个月的功夫,那定国公嫡女便绞了头发做姑子去了。定国公夫人哭天抢地,那闺女都不回头。这出尘的,直接出了尘世了。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这,这怕不是什么巧合吧?总不能冤枉了人家公子吧?
此事听起来太过悬乎,这顶大帽子往人公子脑袋扣,倒是有些牵强了。
秦欢掏了两铜板,买了两把瓜子,蹲旁边听着。
只见那商人撇了撇嘴,顺手还从秦欢手里抓了几颗瓜子。
那你可想岔了,咱们那顾公子是什么人啊?这不前年年底又定了一门亲,这回定的是皇商嫡女,那姑娘虽说是商户之女,但那才情是数一数二的。顾公子见了面便夸人才情出众,知书达理懂规矩。
这不,过完年,那姑娘跟人私奔了。去年有人见着她,肚子都挺起来了,怕是孩子都出生了。商人将瓜子一扔,便挥手驱散着人群。
去去去,别听了别听了啊,我这还忙着送货呢。人家再倒霉,至少这辈子不缺吃少穿的,顾家是什么人?人顾公子一气之下报效国家,现在都是大将军了。那男人将瓜子一扔,擦了擦手便急忙往前面跑去。
秦欢垫着脚看了一下,似乎是那别院出来了什么人。
秦欢意犹未尽的将瓜子壳扔下,颇有几分不舍,这故事还没讲完呢。七个未婚妻,这得多贱的嘴啊?
顾家别院。
哥,你就跟我回去吧。爹娘保证不给你相亲,也不给你定亲了。再说了,这京城哪还有姑娘给你订啊?小姑娘大概十二三岁,看着软萌,说话声音跟黄莺似的,小脸略有些婴儿肥,看起来格外喜人。
哥,你别气了。那爹娘打听了无数回,也没想到那姑娘居然是好女色的。这,这其实也不能怪爹娘顾子衿看着她哥,虽说看着她哥很憋屈,但是
忍不住好想笑怎么办?
顾韶光转头沉默的看了她一眼。
顾韶光年后便二十了,身高八尺有余,长身如玉,相貌俊秀。一双如墨的眸子更是深邃幽深,剑眉凌厉,身上颇有几分杀气。
再说了,哥,其实你也有责任。爹娘都嘱咐多少次了,见着人姑娘别开口,别开口。说什么都别开口!你就是当个木桩子,都比开口好!顾子衿也快绝望了,她哥开口跪啊。
声音倒是好听,可说出去的话没人承受得住。
特别是她哥的赞美。
曾经六岁那年,她哥夸她一头青丝堪比丝绸般光滑,将来一定能让京城众公子踏断了门槛。
啊哈,第二天,她那头秀发就掉成了个秃子。
当时哭的撕心裂肺,只恨不能杀了他。后来还是她哥自己剪了头发给她做了顶假发。
如今十三了,她很担心顾家的门槛。

秦欢顾绍光小说免费阅读

月黑风高,夜色暗沉,坟山上乌鸦啼叫不止。
微凉的夜风吹过,坟头上的草被吹的哗哗作响。乌云遮蔽了明月,天色显得暗沉,又带了几分阴森。
山林中时不时传来野兽的嚎叫,让人听了心口发麻。
鼓起的坟包上坐着个小姑娘。
正挥舞着铁铲使劲挖坟。
空气中微微充斥着几分潮湿的气息。
咔擦。
铁铲大概是触碰到了棺木,小姑娘黑黝黝的眼眸瞬间亮了。
肌肤莹白似雪,粉唇微翘,精致的五官像是上天最完美的作品,让人见了移不开眸子。
那双眸子灿烂如天边繁星,又黑又亮,只一眼,便让人沉醉其中。
粗布麻衣,都掩饰不住的绝代芳华。
此般容貌,又哪里是这山野能养成的!
你说好的,我若是受欺负了要寻你去说理的。可是你三天前就埋了,我只能将你挖出来了。小姑娘抹了把汗。
吱呀一声。
用铁铲撬开棺材,露出里面穿着一身寿衣,神色安详的老村长。
秦欢攥着他的脚掌,便从棺材里拖了出来。
乌鸦啼叫的越发厉害,似乎受不了这刺激,扑腾着翅膀飞走了。
此刻若是有人经过,只怕能吓得当场死过去。
秦欢攥着脚踝便往村里走,一边走一边数落。
你怎么能先走了呢?我娘还没死呢。
说好的受了委屈你得给我做主,趁着你现在身子还没腐烂,我先将你挖出来。等以后拖着堆白骨,那也没人认得出来是村长了呀。秦欢眉宇间带了几分得意,她还挺聪明的。
一路从坟山上下来,似乎那紧绷的空气都松懈了不少。
吓死鬼了。
挖坟的煞星终于走了。

奉安村村头。
秦家的,秦家的,你快出来啊。你家傻妮儿又刨坟了!
陈家妇人站在门口,嚎啕大哭:我爹这才下葬三天,她就掘我家坟,你管管她,你管管她啊!
听到这些哭闹声,秦欢也不在意,还是一副木呆呆的样子,拖着老村长走在村里。
傻妮儿回来了,她又拖着尸骨回来告状了!围观百姓一声怒吼,砰砰声,周围人急急忙忙抱着孩子跑回了家关上门。
奉安村村口,一群啪嗒啪嗒抽着旱烟的大爷直叹气。
我可不能这几年死,怕死了都不安生。还要被掘出来评评理。一个头发胡子都花白了的大爷强撑着一口气。
深怕哪天自己也被掘出来了。吓得死都不敢死。
正说着呢,那小姑娘便一路抹着眼泪回来了。还抓着双脚,拖着人往前走。
这一路瞧见的全都吓得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地。
陈老村长被挖出来,被挖出来了啊!!
他还穿着三天前下葬时的寿衣,就那么被人抓着脚,拖出来了。
村长,村长你可要为欢欢评评理你说受了委屈要找德高望重的长辈,欢欢想了想,一事不烦二主,只能找你了小姑娘啪嗒啪嗒掉着眼泪。一手紧紧的攥着村长的尸首,往自家门前拖。
陈家儿女瞧见亲爹满头树叶泥巴,被人抓着脚,一路倒拖着,那头发缠上树叶,像个硕大的鸟笼子一般。
纷纷吓得倒抽一口凉气。
秦家的,管管欢欢啊。上个月你打了她一顿,她便将肖家的祖宗都刨出来了
这个月月初,你又饿了她一天。结果她将人家准备下葬的贡品给吃了
秦家大门外,陈家妇人哭的眼都肿了。
秦欢继母王氏此刻正站在门口给众人赔笑。
王氏掐了掐自己一把,强打起精神,脸上的肉都抖了几分。这模样越发让人生厌。
看着那走近的小丫头,白生生一张脸,因着太瘦,一双眼珠子看起来大又明亮。只是那眼神里多了几分迷茫。
娘,我带着村长爷爷回来了。你看,你可以跟他说了吗?欢欢偏着小脑袋,认认真真将老村长拖到她面前。
小姑娘双手握住一起,似乎内心有些不安,继续道:你要是觉得不能为欢欢做主的话,明儿我翻过这座山,去将娘的爷爷请来吧?欢欢打听过了,埋在山那边
小欢欢点起脚,指了指山头。
你敢!王氏身后少女冒出个脑袋,王氏见众人眉头一皱,立马将女儿按了回去。
秦老大常年参军,小媳妇说不上。
他娘便说了个有两孩子的寡妇王氏。
没两年,他竟然也从战场上带回来个小姑娘。
两岁不到,似乎受到了惊吓脑子都不大清楚。
当时秦老大牵着她来到秦家时,小姑娘晃晃悠悠似乎走路都不稳,眼巴巴的看着,可怜又无助。
那孩子长相极好,便是身上到处都是灰,但也能看出以前家境良好。
秦老大将她身上的东西收了起来,又卖了一部分,秦家这才好过许多。
去年,传出秦老大战死沙场。
那秦欢的日子,一下子便难过起来。

面对村里众人的口诛笔伐,王氏几乎咬碎了牙。
她不就是骂了那死丫头一句,你又不是秦家的种,想要吃饭就找人来为你做主啊?
当时她不过是想着秦老大死了,村长也死了,没人给她撑腰了。
谁知道!!!
这憨货竟然跑去刨坟了!
王氏双手颤抖着从腰间摸出两块散银子:对不住。这孩子脑子不好,你们是知道的。劳烦你们将老村长重新埋回去,以后我定好好管教这孩子。王氏抹了把眼泪。

小编点评

秦欢顾绍光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