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爷的掌心娇又野又甜第8章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被偷偷议论的程钺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尴尬过,他拿出几张红票子,往收银员面前一放,抢过袋子便赶紧走了。

诶,帅哥,不需要这么多。

程钺深无视收银员的话,迅速的出了超市,直到上了车,他才松了口大气。

余云初坐在马桶上,闭着眼睛打瞌睡,直到听到浴室门被推开的声音,她才猛然睁开眼睛。

三叔,你终于回来了。她说着要站起身。

坐着别动。程钺深赶紧喊住她,将手里的袋子塞进她手里:会不会用?

余云初看着袋子里各色各样的姨妈巾,有点懵逼。

程钺深看着懵逼的小姑娘,无奈的深吸一口气,拿出一包仔细的看了看,然而包装袋上只有产品介绍,并没有使用说明。

他又看了看其他的,确定都没有,才拿出手机搜索。

余云初看着认真的程钺深,心中升起一股甜蜜,白皙的小脸上不自觉地浮起两朵红云。

程钺深查到后,将手机塞到余云初手里:自己看,弄好了叫我。说完,先出了浴室。

余云初‘哦’了一声,看清手机里的介绍后,猛然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流那么多血。

她她竟然把初潮误认为绝症!程钺深刚刚还脱下她的裤子看了。

轰的一瞬,两朵红云在她脸上炸开,染红了她白皙的肤色。

想到程钺深知道了自己的情况,还亲自去给自己买姨妈巾。

一股甜蜜又袭上她的心头,暖了她的心窝。

她手忙脚乱地处理好一切,才拍着自己的小脸,出了浴室。

房间里没有程钺深的身影,她拿着他的手机下楼,刚到楼下,便闻到一股浓郁的香味从厨房里飘来。

她循着味道,往厨房里走,看到自家三叔正在厨房里忙活。

三叔,什么味道呀,好香。余云初开心的跑进去,从身后抱住程钺深的腰。

程钺深浑身一僵,尽量正常的开口:放手,我在炖汤,你先出去,好了就能喝了。

三叔是给我炖的吗?她刚才在手机上看到了,女孩子第一次来月事,需要补充营养。

嗯,你先放手。程钺深现在一被余云初碰,脑海里便闪过之前看到的画面。

不要,我就要抱着三叔,三叔对我最好了,我要快快长大,然后好好报答三叔。

还不等程钺深说话,厨房门口便传来一道惊悚的声音:三少,你们在干什么?

程钺深一副被踩了尾巴的样子,赶紧甩开余云初。

三叔,你弄疼我了。余云初撅着小嘴,不开心的哼哼。

你先出去,我和林临有事要谈。程钺深恢复冷漠道。

三叔。

出去。

余云初撇撇嘴,瞪了眼站在门口的罪魁祸首一眼,慢腾腾的出了厨房。

林临把厨房门关上,震惊的来到程钺深身边,看着在商场令人闻风丧胆的程三少竟然在熬汤,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三少,你这是在干什么?

熬汤。

我不是问这个。

程钺深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听到林临声音的那刻,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对余云初,好过头了。

余云初于自己而言,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对工具,怎么能注入感情呢?

三少,您别忘了

我没忘,改最近的一班机票。程钺深说着关掉火,面无表情的转身,出了厨房。

坐在客厅里的余云初还在幻想着待会儿和程钺深一起喝汤,结果还没高兴多久,就看见程钺深从厨房出来,一言不发的上楼。

她赶紧站起身要追上去。

林临拦住她:小姐,三少临时有急事要去出差,您别去打扰他。

这么急吗?

嗯,很急。

余云初失落的咬着唇瓣,坐回到沙发上,乖巧的等着程钺深下来。

程钺深很快便提了行李下来,声音里没了之前的温柔:我要出差,时间不定,你自己呆在家里,不要乱跑。

三叔,我余云初本能的想去抱抱程钺深。

可是她刚起身,林临就过来挡住了她。

走了,你乖乖的。程钺深说完,转身出了别墅,林临也赶紧跟上。

余云初小跑着追出去,在门口朝程钺深大喊:三叔,我会乖乖等你回家的,你处理好工作就赶紧回来,我会想你的。

程钺深忍不住回头看了小姑娘一眼,阳光打在小姑娘的身上,将她整个人都衬得明亮至极,好似一个落入凡间的天使。

可惜这个天使,终究要折在自己的手上。

程钺深出差的这段时间,余云初很听话,除了学校便是家里,哪里都没有去。

她乖乖的呆在家里,每天三个电话,问程钺深什么时候回来。

程钺深一开始很冷漠,甚至不接她的电话,让她的小心脏忐忑不已。

不过三天后,程钺深便每个电话都会接了,声音也温柔不少,她这才彻底的放下心,等着她的三叔回家。

这天放学,她照例早早的回到家,但是一到家,陈妈就开始道:小姐,先生回来了。

三叔回来了?余云初开心得差点蹦起来,放下背包便要冲到楼上去。

诶,小声点,三少很累的样子,现在应该睡下了。

好,我会小声的。余云初蹑手蹑脚的上楼,轻轻推开程钺深的房门,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丁点的声响。

程钺深紧闭着双眸,躺在大床上,浴袍微敞,露出一些精壮的胸膛。

余云初看得有点脸红,但她还是和之前一样,悄悄爬上床,安静的躺在他身边,看着他的睡颜。

这个男人,是她的光,也是她的一切。

她以后的人生,都会有这个强大的男人在身边。

余云初满足的笑了笑,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程钺深醒过来时,觉得怀里有个东西,软乎乎的。

他疑惑的睁开眼,看见已经长大的小姑娘正埋在他怀里,睡得香甜。

他本能的想像之前一样,伸手揉揉她的脑袋,结果脑子里突然闪现他出差前脱她裤子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