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625211第7章整篇免费阅读

我没有回家,而是将之前和陆清泽约会过的地方都走了一遍。

可无论走到哪儿,我发现回忆里真的笑的只有我一个。

天渐渐黑了,我坐在中央公园里的秋千上发着呆。

手机不知响了多少次,都是陆清泽的电话和短信。

我看着又一次响起的电话,深吸一口气后按下接听键:喂。

你去哪儿了?已经十二点了。陆清泽一向温柔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怒气。

我无力的笑了一声:没有车,回不去。

你在哪儿?

我眯了眯眼,竟觉视线模糊到连路灯都有些看不清了。

中央公园。

电话那头陆清泽沉默了几秒,而后才低声道:我去接你。

又是一阵忙音,我将眼中的眼泪擦干,希望视线模糊只是因为泪水。

我不断的数着时间,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陆清泽没有来。

因为他从不会食言,所以我心里跟着生出了几丝慌乱。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他的手机也关机了。

正霆

我心一紧,难道他路上出了什么事?

我站起身,紧了紧衣服一路走回家。

可是当我到家后,看到黑漆漆一片的屋子时,我的心更慌了。

凌晨两点半,我给所有亲戚朋友打电话询问陆清泽的下落,然而他们都不知。

我无助得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抱膝蜷缩着靠在柱边,时间流逝一秒,我的担心就多了一分。

我望着漆黑的天空,眼眶酸涩到连眨眼都能掉下一滴泪。

直到天明,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大门外,陆清泽从车上出来。

我脑中紧绷了一整晚的弦倏然松开,疲倦感差点把我压垮。

陆清泽见我坐在台阶上,走过来将大衣脱下来披在我身上,皱眉道:怎么坐在外面?

我嘴中那句你去哪儿了因为大衣上的气味味而噎住。

又是这股气味,所以他没去接我,不是因为出事,而是去找苏倩林了。

我站起身,将大衣还给他:谢谢,我不冷。

陆清泽眉头一蹙:怎么了?

你知道我等了你一个晚上,找了你一夜吗?我看着他,声音沙哑的有些不像我。

陆清泽接过衣服,解释:突然有事要处理,忘记接你了。

我听后,只觉心被扔进了冰窖,凉意从头顶直浸满全身。

一向被人说是耳闻则诵的陆清泽居然会忘记

我没再说什么,只是垂下头,不愿让他看见我微红的眼眶。

进去吧。陆清泽开门,走了进去。

他才刚上楼,我脑中的晕眩感突然变成了剧痛。

我踉跄着扶住沙发,一只手重重的捶着犹如被蚂蚁啃噬着的头。

我手忙脚乱的从包里翻出药,但手抖得如同筛糠,药落了一地。

我咬着牙,忍着痛伏在地上一颗颗将它们捡起。

你生病了?

陆清泽的声音忽然从身后响起。

我扭头,就看他捡起脚边的一颗药,朝我走来。

我喘着粗气,声音有些颤抖:没有,就是维生素而已。

我将他手里的药拿过,生怕他多问几句。

陆清泽眸色渐深,但也没有再问,转身进了书房。

看着他的背影,我含泪将药塞进嘴里。

疼痛伴随着更加模糊的视线,我耳畔突然响起医生的话。

脑癌晚期,通知家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