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爷的掌心娇又野又甜第7章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程钺深没有再搭理女孩,转身往床边走去,安静的躺下休息。

余云初愣愣的看着程钺深,确定他没有要赶自己走的意思,才小心翼翼的躺在地上,将自己整个小身体都蜷缩成一团,努力压抑着低低的抽泣声。

翌日,余云初醒来后,再三确定了自己睡的是程钺深的床。

她昨晚不是在地上睡着了吗?怎么会在程钺深的床上醒过来?是不是程钺深把自己抱上来的?

还不等她细想,浴室门便被拉开,洗漱好的程钺深穿着帅气的从里面走出来。

还不下来?

余云初听着他低沉的嗓音,小脸登时红了,赶紧从床上爬下来,紧张的站在床边,犹如一个犯了错,等待惩罚的孩子。

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监护人,你叫我三叔,这里是你的家。学校已经安排好了,等病好了就去上课。

不许给我丢脸。程钺深说完,先一步出了房间。

余云初消化掉程钺深的话,激动的朝门口的程钺深鞠了一躬,大声感谢:谢谢三叔,我一定不会给您丢脸的。她说着,快步跑了出去,正好撞见来给程钺深拿东西的助理林临。

林临看见余云初从程钺深的房间里跑出来,大惊失色的看向下楼的程钺深。

程钺深眼神都没给他一个,快速下楼。

在外漂泊了两年的余云初过了好几天,才确定这里真的是自己的家。

自己不会再被抛弃了,三叔也对她很好。

平常女孩有的,她都拥有了。

平常女孩不能拥有的,她也拥有了。

这样的三叔,让她不敢有丝毫懈怠,把这两年所落下的功课,全都补了回来,就怕三叔会嫌弃她,觉得她丢脸。

她绝对不能丢三叔的脸,三叔给了她新的生命,她要好好学习,长大以后好好报答三叔!

怀揣坚定信念的余云初,突然在某一天,哭着跑回了家。

程钺深正在给自己收拾出差用的行李,老远听到余云初的哭声。

他皱眉站起身,要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刚到房门口,已经长得亭亭玉立的娇俏女孩,便扑进他的怀里,哇哇大哭。

呜呜三叔,我要死了,呜我不想离开你

程钺深听着余云初的话,眉头蹙得更深了,伸手要将怀里的女孩推开:怎么回事?好好说话。

余云初不肯离开程钺深的怀抱,紧紧地抱着他不撒手,伤心得眼泪直流:呜三叔,我得绝症了,好多血,肯定是要死了,三叔。

我还没有好好报答你呢,呜我不想死,我不想离开三叔。

血?哪里有血?是不是受伤了?程钺深听到小姑娘说好多血,平静的心登时悬了起来,赶紧拉开怀里的姑娘,仔细检查她身上有没有伤。

视线最后落在她染了血的白裤子上。

他没有思考血的位置为什么会在女孩的屁股上,只以为是受伤了,直接伸手把女孩的裤子脱了下来,想要检查下是哪个部位受了伤。

下一秒,程钺深猛然松开余云初,一脸被雷劈了的模样,万年不变的冰山脸,红到了脖子根。

余云初看见程钺深这模样,更确定自己得绝症了,哭唧唧的挪动自己的小步子,抱着浑身僵硬的程钺深:三叔,呜呜你别不要我,我哪怕死了,也会一直记着你的,呜呜

程钺深感觉到女孩的身体,浑身紧绷,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不敢乱瞟一下,手也不敢乱动。

可是刚才看到的一幕,却不停的在他脑海里闪现。

他怎么就没意识到,每天和自己躺在一张床上的小女孩,长大了呢?不仅没意识到,还

三叔,你是不是不打算要我了?呜呜我不想死在外面

怀里的女孩还在不停的掉眼泪,程钺深强迫自己反应过来,尴尬的出声:别自己吓自己,你不会死的。

呜三叔你骗人,我同学说,有一种绝症,那里会出好多好多血。

谁说的?以后不许和他说话了,快把裤子穿起来,我去打个电话。程钺深不敢再看余云初,推开她便去拿过自己的手机,要给林临打电话。

但是电话刚拨出去,他又赶紧挂了。

林临也是个男人,怎么能给小姑娘买那种东西?

可是今天别墅里的佣人都放假了,也不可能让惊吓过度的小姑娘自己去买。

他纠结了一阵,只能自己去。

临走前,他把余云初抱进浴室:坐在这里别动,我马上回来。

余云初睁着一双泪眼朦胧的眸子,不肯松开程钺深的手,抽抽噎噎的道:三叔,你要去哪里?别不要我。

傻丫头,三叔怎么会不要你呢?你这血是正常现象,不是生病了,现在三叔去给你买需要用的东西,很快就回来。

真真的吗?

三叔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三叔快点回来,我在这里等你。

好,乖乖坐在这里等我回来,哪里都别去,听到没?

看着余云初点了点头,程钺深才起身离开。

开车去超市的路上,程钺深接到林临的电话:三少,您东西收拾好了吗?我现在过来接您?

不用,飞机改签,改成明天的。

啊?为什么改签?

让你改就改。程钺深说完直接挂了电话,他总不能说家里的小姑娘长大了,需要人照顾吧。

今天佣人都不在,他得留下。

此刻的程钺深完全忘记了自己领养余云初的目的,脑子里全是她长大了的事。

姨妈巾这种东西,是程钺深的知识盲区。

他从来没有买过,也从来没有了解过。

为了避免尴尬,他拿了个大袋子,趁边上没人的时候,每样都拿了一包,然后迅速的去买单。

结果收银员把袋子里的姨妈巾全都倒了出来,一包包的刷完再装进袋子。

排在程钺深身后的两个女人,注意到程钺深买的东西,又看到他英俊的侧颜,激动得窃窃私语。

你看你看,好帅啊,肯定是给女朋友买的姨妈巾。

天呢,还买这么多,果然好男人都是别人的。

好羡慕他的女朋友,拥有这么帅气又这么贴心的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