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顾情深自难忘第2章全文阅读无弹窗

陆蛮蛮不想丢了这份工作,硬着头皮走上前,将设计图整齐的放在洛锦辰的面前。

谁知,洛锦辰并不看一眼,而是抬脚架在了桌上: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陆蛮蛮一愣,脑中也是轰的一声响起。

门口的模特也冷笑着,得意的看着陆蛮蛮。

让她坏了自己的好事!

我说的是你!你笑什么?

手中把玩着的笔指向那个模特。

门口的模特一张娇俏的脸蛋瞬间惨白,偏偏洛锦辰是公司最不能得罪的人,她要是敢在洛锦辰的面前发脾气,只怕她的事业也要到此为止了。

沉默了一阵,洛锦辰突然看向陆蛮蛮:你还不走?怎么,你也要在我的办公室里来一段?

陆蛮蛮当然知道洛锦辰说的来一段是什么意思,连忙后退一步,尽量让自己不显得那么慌张。

总监,那我就先离开了!

陆蛮蛮一走,洛锦辰办公室后面的一道小门突然被打开。

陆孟极一身黑西装,眼角眉梢恍若尽是寒霜:捉弄人,很有趣?

声音不重,但是质问的气息极浓。

洛锦辰并不害怕,笑嘻嘻的打趣道:心疼你干嘛不接回去?再说了,你特地过来交代我找这个陆蛮蛮送文件,就不是捉弄……

洛锦辰的话没说完,抬眸刚好撞见了陆孟极的目光,剩下的话悉数咽进肚子里,怂了。

悄悄将转椅向后,拉开了与陆孟极之间的距离,连声道:好好好,我的错……

洛锦辰永远忘不了,上次自己就稍稍的提了一句陆蛮蛮,被陆孟极派到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待了三个月!

至于陆蛮蛮,洛锦辰原以为是什么大美人,亏得陆孟极为了见她一面,还想出了这样幼稚的法子,根本就不像陆孟极的作风!

这次见到了,哪里比得上苏桐的半分?陆孟极是瞎了不成?

陆孟极当然知道自己想出这样的办法来见陆蛮蛮很窝囊。

可又能怎么样呢?

他不想再看见陆蛮蛮眼底的陌生和拒绝。

六年了,他在这个名为陆蛮蛮的情局中越陷越深。偏偏陆蛮蛮,好像真的将他从生命里抹去的一干二净,什么也不存在了。

陆蛮蛮浑浑噩噩的下班回家,站在楼梯口,却看见自己家的大门打开,门口还有两只小包子的鞋子,歪歪斜斜的丢在外面。

见到这情景,吓得陆蛮蛮瞬间清醒了起来,冲到家门口,大喊道:小包子!

到了门口,却见到一脸奶油的小包子抱着一个小蛋糕,一边上游戏观战,一边道:妈咪,你今天回来晚了!人家叫了一个外卖哦!

那双小葡萄似的眼睛咕噜噜的转着,还摇了摇手中的蛋糕叉子,对于自己能点外卖的举动很是得意。

陆蛮蛮长吁一口气,直接瘫坐在家门口。

明明六年都坚强的挺过来了,怎么昨天见到陆孟极之后,整个人就魂不守舍的,就好像又回到六年前那个软弱的自己?

妈咪!

小包子也被陆蛮蛮吓着了,丢了手中的蛋糕,光着脚一路小跑的冲到陆蛮蛮的身边:妈咪,你没事吧?

陆蛮蛮摇头,宠溺的捏了一下小包子的脸:没事,今天工作太累了!妈咪休息会儿!

小包子狐疑的看了陆蛮蛮一眼,一张小脸紧绷,竟然有几分像陆孟极:好吧!那你去休息,我再给你叫你一个外卖!

小包子从小生活在国外,刚刚回国,国语说的还不算流畅。

好!真是妈咪的好包子!

陆蛮蛮试图亲一下小包子,却被他一脸嫌弃的躲开了。

肉肉的小手抵着陆蛮蛮的脸:妈咪,你还有鼻涕,我不要你亲!

将陆蛮蛮赶去了房间休息之后,小包子悄悄的打开了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白嫩的小肉手在键盘上飞快敲击,乌溜溜的眼珠透着认真仔细,盯着电脑屏幕不放。

陆蛮蛮睡着了,却睡的极不安稳。

梦里,是六年前陆孟极的一夜醉酒,是陆妈妈将一叠一叠的钱狠狠的扔在她的身边,是她一边哭着一边将地上的钱一张一张的捡起来。

忽的,陆蛮蛮蜷在床上,身上冒着冷汗,忍不住的呻吟出来。胃绞着生疼,让陆蛮蛮从那个梦里生生的醒了过来。

客厅里,小包子一脸满意的将电脑关上,起身便朝着陆蛮蛮的方向走去。

刚推开门,就看见陆蛮蛮毫无血色的躺在床上,疼得在床上发抖。

妈咪,你怎么了?

小包子吓得连手里的ipad也顾不上,迈着小腿朝陆蛮蛮的方向奔去。

妈咪!

偏偏陆蛮蛮疼得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整个人几乎都要昏死过去。

小包子伸手摸上陆蛮蛮的额头,给她擦去额头上的冷汗,急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能不停的喊着陆蛮蛮。

电话……打电话找人!电话!

小包子一双眼睛慌得四处转悠,见到陆蛮蛮的包,又迈着小短腿跑了过去,连忙翻出手机。

打……打急救电话……

陆蛮蛮刚刚回国,手机号码也是刚刚办理的,里面只存了两三个同事的电话。

其中,还有一个备注是孟极哥哥。

小包子皱眉,看了床上的陆蛮蛮一眼,短短的手指一摁,拨了出去

陆孟极站在阳台上,手边放着一杯葡萄酒。明明是在看着月色,但脑子里总是会浮现起陆蛮蛮的那张脸。

饭厅里,苏桐将最后一道菜摆上了桌。这一桌子菜,都是她精心准备了一天的结果。好不容易才约到陆孟极,当然要好好的表现一番!

满意的看着桌上的菜,苏桐接下围裙,朝着陆孟极走去。

苏桐身材高挑纤细,一头长卷发温柔妩媚,眼下还有一颗泪痣,看起来更是我见犹怜。

孟极,饭好了,咱们去吃吧!

苏桐勾起唇角,一双漂亮的眼睛看向陆孟极。一转到陆孟极的身上,便自带了崇拜的神色,不能移开半分。

陆孟极只是放下酒杯,轻轻点头。

刚一转身,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铃声一响起,陆孟极便停下了脚步,宽阔的身子也跟着一颤。那双眼睛甚至带着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