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神医把王爷的马甲扒了第7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是,大小姐。

随从的人都是林府亲兵,自然唯林家人命是从,

一些粗壮的亲兵活动手腕,提起大刀

周书玉脸色大变:桃音妹妹,你这是干什么?我们不是不是好朋友吗?

林桃音反唇相讥:好朋友?好朋友难道不知男女授受不亲之理?我一未出阁的女子,手是你可以摸的吗?

此话一出,周书玉脸色顿时红了起来。

此刻,那些亲兵也已经黑着脸迎上来,眼看就挥刀砍下周书宇的手。

周书玉虽然出身农村却也是家中供着的神童,没见过此种残暴,白着脸手一抖松开来

陈招娣眼见情况不对劲,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呜呜呜,书玉哥哥,都是我不好,是我惹得桃音妹妹不高兴,才会让你被这么对待

陈招娣,你这话可是在说我不分青红皂白,以你的罪责怪罪他人?还是说周书玉的事与你陈招娣是分不开的?林桃音语调平淡一针见血。

要知道,在这个年代,女儿家的贞洁就是最重要的,更何况刚刚众人都看着周书玉两人同乘一骑

周书玉脸色更白了,往陈招娣相反的方向挪了一些要是他和陈招娣的事情被发现了,自己还怎么娶富家小姐?

桃音妹妹,你别误会,我绝对干干净净!

陈招娣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书玉哥哥,我们不是说好

周书玉连忙瞪了陈招娣一眼,陈招娣迅速闭了嘴巴,眼珠子转了转。

林桃音看着周书玉巴巴的上前,搓着手拿出一个竹蜻蜓:桃音妹妹,你前几日说想要竹蜻蜓,你看我一直记得的,我给你买来了你看。

林桃音伸手,穿过车窗接过。

她前世的在村里的时候,心心念念的竹蜻蜓啊,前世她还当定情信物一样宝贝。

但是她后来才知道,这竹蜻蜓是陈招娣挑剩下的!

不过是破落货!

林桃音脸色一肃,直接将竹蜻蜓砸在周书玉脸上。

拿着你的东西,滚!

周书玉完全蒙了。

林桃音脸上一抹冷意:周书玉,我不管你和陈招娣到底怎么样子,我也不在乎,但你若是再在这里污我的眼睛,我便真的剁了你的手,我说到做到!

车帘子一拉,不再看他们一眼。

车轮子咕噜咕噜的扯开距离,车后周书玉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冷漠。

他可是全村的骄傲,那个林桃音之前不过是爱慕他的姑娘里面最不起眼的一个,现在居然学会羞辱他了!

陈招娣拉他的袖子:书玉哥哥

周书玉一把推开她的手:你闭嘴!你刚刚不是说林桃音绝对会带我去京城的吗?

他本来已经做好被别人羡慕的准备了!

陈招娣忿忿不平: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嘴尖牙利的,是不是平时不说话憋着她了!

周书玉黑着脸上马,也不带陈招娣,直接一骑绝尘的离开。

陈招娣被呛了一口的尘土灰:你倒是带上我啊!

周书玉不一会儿就没了踪迹,留下陈招娣一个人愣愣的追赶着前方的马车。

走过几大关卡和黄土漫天的大漠,马车飞速回京,三日之后便到了京都。

走到宣武门的时候,白衣男子百里荣和林洛凡作别,离开之前蒙着白布的眼睛往林桃音这边望过来。

他淡淡的看着林洛凡说:过刚易折,看好你妹妹。

林洛凡一愣,回过神的时候百里荣已经离开了这里。

林桃音趴在马车窗户口,看着脚下如散漫却行动如风的白色背影,整个人的鬓发随风而起。

这个人看人真准。

自己的打算的确很是危险。

前世她没怎么理会这个言辞甚少的大哥,竟也不知道他有这么一个风华绝世的朋友。

马车往别的方向飞逝,不久之后停在高大恢弘的易阳侯府门口。

已经有了两个身影等在那里,伸长了脖子翘首以盼。

林洛凡走下马车,就看见一道身影朝着自己这边飞奔过来,头蹭在林洛凡胸口,脸鼓成了包子:大哥你总算回来了,可把我着急坏了!

林洛凡都是无奈,拍了拍他:骄儿,以后你可不能像曾经那样随便撒娇了,以后你不是最小的了

林洛骄一愣:难不成

一旁的老三林洛羽比起林洛骄来说更加老成,手中折扇一合,看着马车上探出个头的脏脏小团子问道:大哥,这莫非

林洛凡深深吸了口气:这才几年不见,便把妹妹忘了?

林洛骄蒙了:妹妹?

接着惊叫:小桃花?!

林桃音微微红了脸颊,这一世再次见到家中的哥哥们,居然是说不出的紧张。

上一世她这四位哥哥各个是人中龙凤,大哥林洛凡是朝中御史,政绩了得,深受百姓爱戴。

二哥林洛尘一身儒雅书生气,确实京城第一书院白鹿书院最年轻的大儒,不仅学富五车,且医术了得。

三哥林洛羽,翩翩公子长相,却有九曲心肠,不恋功名诗书,反而最喜市井商贸,上一世竟成了华国首富。

四哥林洛骄虽只年长林桃音两岁,但闯荡江湖,习得一身绝世武功,更识人无数,三教九流皆有朋友。

可就是这些天之骄子,上一世都接到林桃音的消息匆匆回京,被设下圈套,为救林桃音而殒命

想到这里,林桃音就鼻子一酸。

她尽力显得像个大家小姐,从车上下来,林洛骄就嗖的一下往前看,发现这个才找到的妹妹看起来如此瘦小,面黄肌瘦的。

可是眉目间萦绕着的熟悉感觉做不了伪。

四哥林洛骄激动地扯开她袖口,果然看见了熟悉的桃花胎记。

一下子十五岁的少年郎跳脱的像个小顽童。

大哥,你是怎么做到的?

小桃花,你可受了很多苦?我看你这么瘦弱!

我总算不是最小的了!

三哥林洛羽也看见了,松了口气拍拍林洛凡的肩膀:大哥,这算是咱们四兄弟今日来最好的消息了。

林洛凡看了眼还在几分激动地林洛骄和林桃音,摇摇头:娘亲到底如何会

娘是被人害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