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偷不走初心第3章全篇章免费阅读

男人精深犀利的黑眸淡扫过客厅,精准的落在了蜷在沙发里睡着了的小女人身上。

入鬓的长眉蓦地拧紧,两片薄薄的嘴唇抿直,迈动长腿朝客厅走了去。

张惠愣了愣,看了过去。

就见男人一个弯身,探臂将沙发里的聂相思捞抱进怀,动作看上去粗鲁,实则温柔至极。

先生,我去给您下碗面吧。张惠看着抱着聂相思朝楼上走的男人背脊道。

嗯。男人沉声应。

张惠看着他抱着聂相思走进二楼某房间,这才掉头朝厨房走了去。

布置温馨,充满少女粉色气息的房间。

战廷深单臂搂着聂相思,一只手拨开粉色的纱账,动作轻柔的将聂相思放进了柔软的床上。

正要抽回手臂时,原本熟睡的少女忽然睁开了一双乌黑的眼睛,惺忪朦胧的盯着出现在眼前那张颠倒众生的俊颜,软嫩的掌心轻轻抚上男人深刻立体的侧脸,微带沙哑的嗓音格外的软腻,三叔,你这次出去了好久,我都想你了。

战廷深冰寒的黑眸闪过一抹柔光,微低头,浅浅吻了下相思的眉心,声音磁性好听,睡吧。

聂相思一眨不眨的盯着战廷深看了好一会儿,才慢慢闭上了双眼。

战廷深转身坐在床沿,宽阔修长的大手捏了捏相思软绵的小手,幽深的黑眸温柔的凝着相思睡得透着粉色的小脸,良久,他说,三叔也想我的思思了。

睡梦中的相思不知是听到了战廷深的话,还是做了什么美梦,粉润的小嘴忽而向上翘了翘。

战廷深长眉微挑,平素总是冷硬抿着的嘴角亦微不可见扯开了一道弧度。

叩叩

战廷深嘴角延伸的弧度眨眼消失不见,好似刚才的微微上扬也只不过是一场错觉。

起身,拿过被子覆在聂相思的身上,转身走了出去。

先生,面做好了。张惠等在门侧,见他出来,恭敬道。

战廷深朝楼下走,我出差的这几日,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战廷深一般这么问的时候,都是特指。

特指聂相思!

张惠跟在战廷深身后,小姐很乖。

乖?

战廷深步伐微顿,回头轻瞥向张惠,她乖?

张惠抽了抽嘴角,是,是挺乖的。

战廷深眯了眯眼,继续朝楼下走,你去休息吧。

诶。张惠应了声。

看着战廷深下了楼,才微松口气,朝楼下自己的房间走去。

聂相思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上,有点懵。

傻愣愣的在床上躺了两三分钟,聂相思突然从床上弹了起来,鞋子也不穿,便风风火火的朝门口跑了出去。

隔壁房间门口,聂相思也不敲门,拧开房门便冲进去,三叔,嗷

聂相思人还没完全进去,便被一堵强给弹了回去,而后整个人晕乎乎的又被勾着腰给带了过去。

呼吸间全是男人沐浴后的清冽气息,聂相思嗅了嗅小鼻子,捂着脑门,慢慢掀开过长的睫毛,委屈的撅着小嘴儿,双眸水水的看着头顶上男人丰神隽永的脸庞。

战廷深面无表情弹了下相思捂着脑门的手背,哼道,大清早毛毛躁躁干什么?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

聂相思偷偷瘪嘴,踮起尖叫搂住战廷深的脖子,小鼻子在他下巴上各种蹭,表达她的小委屈和小不满。

战廷深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微微勾了唇,大掌从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声线柔雅,好了。是三叔不好,昨晚回来晚了。

哼。聂相思小气音哼道,你昨晚回来为什么不叫醒我?

战廷深扫了眼她踩在地板上的白嫩小脚,握着她软软的细腰轻轻往上一提,聂相思的双脚便落在了他的脚背上。

聂相思看了眼自己的脚,对他耸耸小肩膀,无辜的说,忘了。

战廷深无奈摇摇头,垂眸盯着她吹弹可破的小脸肌肤,一本正经说,你去问问你张阿姨,看我叫没叫你。

相思愣住,大眼直直盯着战廷深,懵懂得像只小猫,不确定的小声道,叫了吗?

睡得像只小猪,怎么叫都叫不醒。战廷深说得越来越逼真。

聂相思嘴角抽动,慢慢将两只细胳膊从战廷深脖子上拿下来,白净的小脸慢慢红了,伸手悻悻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我还以为没叫我呢。嘿嘿。

战廷深眸光藏着宠溺,松开聂相思,快去洗漱,吃早餐。

聂相思点点头,一阵风似的冲回了自己的房间。

战廷深轻摇了摇头,从房间出来,朝楼下走去。

别墅餐厅。

聂相思和战廷深对面而坐。

战廷深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但在家时,每天早上都会出现在餐厅,陪聂相思用早餐。

聂相思用筷子插着一个菜包子有一口没一口的咬着,一对琉璃般的眼睛却乌溜溜的在对面看报纸喝咖啡的战廷深身上转悠。

有什么话就说。低沉的男声冷不丁响起。

聂相思吓了一跳,手一抖,差点没把筷子上插着的肉包子给抖下去。

战廷深从报纸里抬起黑眸,看着聂相思。

那不动声色的样子,最让聂相思心口发毛。

吞了吞喉管,聂相思放下手里的筷子,双手做祈祷状抵在下巴处,明净的双眼巴巴的瞅着战廷深,小声道,三叔,我想参加下礼拜学校组织的秋游。

不行。战廷深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三叔,我都高三了,还从没参加过学校组织的秋游或者春游,而且一般同学聚会你也不让我参加。这次你就让我去吧,好么,求求你了三叔,三叔聂相思搓着两只白嫩的掌心,小声祈求。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可怜兮兮的小脸,在聂相思以为有戏的时候,一盆凉水从聂相思头顶浇了下来,没得商量!

聂相思气苦,暴君!

聂相思气呼呼的干瞪了战廷深一会儿,发现人家压根懒得理她,顿觉无趣,哼哧的起身,就要离开餐厅。

把你盘子里的早餐吃完,牛奶喝光。某人慢条斯理道。

聂相思握了握小拳头,一屁股又坐了回去,直接用手抓起一个包子往自己嘴巴里一顿塞,活像包子跟她有仇似的!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边忿忿的吃早餐,边用一双发红的眼睛瞪他。

眉心微蹙,抿着薄唇,漆深的眼眸轻敛着,让人辨不清他此刻真实的情绪。

蔚然高中。

怎么啦,没精打采的。

夏云舒痞里痞气的单肩挎着书包从教室门口进来,远远就见聂相思有气无力的趴在桌上,拿着笔戳着课桌。

坐在她身边的位置,夏云舒看着聂相思道。

聂相思又是叹气又是摇头的。

夏云舒抽了抽嘴角,从课桌下拿出一份早餐吃了起来,一面吃一面说,昨天你不是说回去请示上级领导么?怎么样,上级领导批准你参加秋游了么?

唉。聂相思长叹一声。

得嘞。夏云舒一听就明白了,看来是上级领导没批准啊。

我就弄不明白。三叔他为什么就是不同意让我参加秋游这类的活动?聂相思不能理解,所以特别郁闷。

不止不让你参加秋游这类活动。就连平时你跟我单独吃个饭都得跟你家三叔请示。相思,你家三叔简直是要把你掌控在他的手掌心里,就算给你插上翅膀,你都飞不出去那种。

聂相思舔了舔嘴唇,小声道,也没那么夸张。

呵呵。

除了呵呵,夏云舒也只能呵呵了。

聂相思瞥了眼夏云舒,长长的睫毛微微垂了下来。

下午,最后一节课后,聂相思边往书包里塞试卷,边和夏云舒朝教室门口走。

聂相思。

有人自后叫她的名字。

聂相思和夏云舒双双停了下来,回头朝后看。

就见穿着干净白T恤和休闲裤的清秀少年,英俊帅气的脸颊颧骨微红,直直看着相思。

相思认得他。

陆兆年!

四班班长,兼学校篮球队队长,学校无数少女少年暗恋的对象。

事实上。

就连聂相思和夏云舒都偷偷去看过他打篮球。

扣篮的姿势帅翻!

只是他怎么,认识她?

聂相思眨巴着大眼茫然的盯着陆兆年,声音是少女的清脆和软糯,你,叫我?

陆兆年似提了口气,朝聂相思和夏云舒这边走来。

看着他一步步靠近,聂相思呼吸微微屏住。

而夏云舒很有自知之明的往后退了退。

扫到夏云舒的动作,陆兆年脸上的红晕加深,站定在离相思还有两步距离的位置。

少年眉目舒朗,清俊腼腆,凝着聂相思的双眸仿似躺着星河,濯濯发光,嗯。

聂相思歪歪头,疑惑的看着他,有事吗?

我叫陆兆年。陆兆年微微握着拳头,似有些紧张。

我知道。聂相思对他笑笑,陆兆年这个名字在学校,应该没人不认识吧。

岂料,聂相思一句寻常的话,却叫陆兆年俊脸一下子红了个透,连带着耳尖都红红的。

那样子,莫名让聂相思觉得有点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