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绥陆景琰重生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燕绥陆景琰重生(阮溪陆景琰)

重生热文燕绥陆景琰重生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火爆来袭,主角是阮溪陆景琰,面对着盛怒中的陆景琰,阮溪选择了镇定坦白:我是去找她了,我跟她说,她现在的所作所为是在破坏我的家庭,她再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我就将她曝光,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个可耻的第三者!

小说简介

面对着盛怒中的陆景琰,阮溪选择了镇定坦白:我是去找她了,我跟她说,她现在的所作所为是在破坏我的家庭,她再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我就将她曝光,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个可耻的第三者!

燕绥陆景琰重生完整版全文

夜里九点,阮溪把女儿哄睡之后下楼,刚要给自己倒杯水喝,门忽然砰得一声被人给狠狠踢开,她的丈夫陆景琰怒气冲天地走了进来。
陆景琰几步就冲到了她面前,抬手一把揪起了她的衣领,赤红着眼朝她吼:你今天去找夏瑜了?你都跟她说了什么?
面对着盛怒中的陆景琰,阮溪选择了镇定坦白:我是去找她了,我跟她说,她现在的所作所为是在破坏我的家庭,她再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我就将她曝光,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个可耻的第三者!
你这个毒妇!陆景琰怒不可遏地吼了一声,一把将她给甩了开来。
陆景琰力道之大,让纤瘦的阮溪脚步踉跄了几下之后重重跌倒在地。
尾椎骨撞在冰凉坚硬的大理石地面上,疼得阮溪眼泪一瞬间在眼眶里打转。
陆景琰丝毫不关心她的状况,而是居高临下地站在那里,一字一句对她宣告:她吞安眠药进医院了,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陆景琰这样吼完之后又转身匆匆离开了,阮溪的眼泪无声地滑下。
她做错了什么?
她捍卫自己的婚姻有错吗?
夏瑜是陆景琰心里的白月光,是陆景琰的心头好,结婚的时候阮溪就知道这件事。
阮溪没将夏瑜放在心上,一是因为夏瑜之前常年生活在国外,二是阮溪觉得,她能够用真心焐热陆景琰的心,能够让陆景琰爱上她。
可几天前她撞见的那一幕,让她没法再自欺欺人下去。
前几天她以陆太太的身份陪陆景琰出席一个晚宴,却在从洗手间出来的拐角处,撞上了陆景琰跟夏瑜抱在一起的画面。
景琰,我最爱的人是你。
五年前我跟你提分手,跟你大哥在一起,那是因为他们逼我的,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我不在乎你结婚了,哪怕做你在外面的女人,我也无所谓,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就好。
景琰,我真的很爱你,很爱你,跟你分开的每一刻,我都在想你
夏瑜埋在陆景琰怀里哭得伤心欲绝,而陆景琰则是一言不发地沉默着。
作为一个已婚男人,陆景琰没有推开夏瑜。
那一刻阮溪躲在拐角处痛得撕心裂肺,陆景琰没有推开夏瑜,看在阮溪眼里,就等于他用沉默做出了决定:他要放弃她跟女儿,敞开了怀抱来接纳夏瑜。
这就是为什么阮溪今天去找夏瑜的原因,一个女人对着她的丈夫如此情真意切的表白,甚至还说什么做他外面的女人也无所谓,她能不找夏瑜算账吗?
然而,刚刚陆景琰的行为,让她艰难且卑微爱着他的那颗心瞬间死去。
夏瑜吞安眠药了,错的人就是她吗?
她就要被他称做毒妇吗?
夏瑜要是有事,他想怎样对她?
让她一命偿一命吗?
阮溪坐在冰凉的大理石地上,哭着哭着就笑了起来,像个神经质一样。
陆景琰一夜未归,阮溪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肯定在医院陪夏瑜。
第二天一早,阮溪一如既往温柔将女儿送去幼儿园之后,便回家收拾自己的行李。
今晚是陆景琰母亲的生日宴,她决定当着所有亲朋好友的面跟陆景琰提离婚。
直接撕破脸,不给自己留任何后悔的余地,这也是她自认自己最体面的一种离开方式。
除了女儿,她什么东西都不会要,所以阮溪只收拾了一个行李箱,里面装了她跟女儿的几件当季衣物和一些证件。
下午五点半,陆景琰脸色阴沉地回到家,准备换衣服参加他母亲的生日宴。
陆景琰进卧室的时候,阮溪已经换好了明艳的大红色礼服,正坐在化妆镜前为自己描绘狭长的眼线。
陆景琰一见她这幅怡然自得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说话的语气不自觉地就染上了愤怒:你还有心情化妆?
夏瑜昨晚经历了一波洗胃,整个人死去活来了一场,她却在这儿把自己打扮的妖艳又夺目,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做什么去呢。
阮溪放下手中的眼线笔,懒洋洋回头轻笑着说:我为什么没有心情?今天可是你妈的寿宴,我当然要好好打扮。
今天也是他们夫妻缘尽的一天,她自然要盛装出席,好好跟他告别。
许是阮溪今天化的妆太凌厉,她歪着头看过来的时候,眼尾的眼线飞扬,陆景琰生生感受到了几分她极其薄情寡义的味道。
他忍不住出言讽刺道:你再打扮,也掩饰不住你是个蛇蝎毒妇的本质!
以往他要是对她说这样难听的话,她总是一瞬间就委屈地红了眼眶,他厌恶极了她这幅装可怜的样子。
她要是真的可怜无辜,当年就不会趁着他醉酒到他的房间了,更不会借着怀孕逼他娶她了。
可这一次她一点都没有受伤的表情,反而迎着他的视线展颜笑得嚣张:我怎么就恶毒了?你的心上人是死了呢?还是昏迷了醒不过来了?
阮溪用的这几个词儿可谓是刺耳刻薄至极,陆景琰上前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怒不可遏地吼:阮溪!
她是疯了吗?竟然咒夏瑜死
阮溪被他掐得快要窒息,可她依旧倔强地嘲弄说道:有本事你就掐死我,掐死我正好你就可以跟夏瑜双宿双飞了。
陆景琰气得额头青筋暴涨,他不明白之前一直懂事大方的阮溪,这会儿怎么这么尖酸刻薄。
他盯着她那张嫣红的唇,又瞥了眼她身上那件扎眼的礼服,抹胸的设计将她白皙滑嫩的皮肤衬托得如凝脂一般,而那抹胸包裹下的玲珑身段更是让人想入非非。
他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松了她的脖子猛地用力将她按在了身后的床上。
阮溪骤然被这样对待,本能地就喊道:你干什么!
陆景琰冷笑道:还能干什么?自然是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听话!
他说完便一把扯掉了阮溪胸前的礼服,倾身覆了过去。
阮溪花容失色地挣扎:陆景琰,你放开我!
你疯了吗?我们还要去参加你妈的生日宴!
陆景琰人在气头上,她越挣扎越激起了他强烈的控制欲。

燕绥陆景琰重生免费阅读

他语气强硬否定了她的话,然后眉眼冷冽地看向她陈述着,
她不是那样的人!
阮溪看着他这副维护夏瑜的样子,不由得呵呵的笑了起来。
他那么强调夏瑜不是那样的人,那么就意味着他肯定了她在撒谎。
呵,在他眼里,她阮溪就是这样一个谎话连篇的人。
已经没有什么心思去在乎他对她什么看法了,也没有什么心思跟他继续这个话题,她看了看车里面的女儿,坦然跟他提议,
那么,现在可以让我带女儿走了吗?
他拧眉瞪着她,
你把刚才的话说清楚!
阮溪嘲弄一笑,
陆先生,您还是赶紧去赴约吧,别让您的心上人等着急了。
她一口一个心上人,话语极尽嘲讽,狠狠中伤了陆景琰骄傲的自尊心,让他气的很想掐死她。
阮溪说完之后便绕开他打开车门将女儿抱了出来,她把话说的再清楚又有什么用,他又不相信她。
将女儿身上披着的他的西装丢给他,便看也没再看他的抱着女儿迈步朝着跟他相反的方向走去了,准备打车带女儿回苏依那儿。
陆景琰刚要迈步去追,手机再次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只好作罢,看了一眼那母女俩离去的方向,然后匆匆坐进了车里。不知道怎么了,他坐进车里之后,从后视镜里看到那个女人抱着女儿一步步离他越来越远的时候,心里某个地方难受的让他呼吸也跟着不顺畅了起来。
尤其是,被她抱在怀里的女儿,就那样软趴趴的趴在她肩上,不停的朝他车子的方向看来,那样失望而又委屈的眼神,那样落寞却又懂事的不吵不闹的表情
阮溪抱着女儿刚离开没几步,就又听到了身后陆景琰的手机响了起来,想都不用想,一定是夏瑜又来催了。
女人的直觉告诉阮溪,夏瑜一定是知道陆景琰今天下午来幼儿园接女儿了,夏瑜也一定知道陆景琰跟她会见面,所以才不知道找了什么借口将陆景琰叫走了。
电话里夏瑜好像是哭了,呵呵,刚刚她也在他面前流泪了,然而,夏瑜的眼泪让他心疼,而他对她的眼泪却视若无睹,谁重要谁不重要,一眼就明白了。
心上人果然是心上人,一滴眼泪都能让他心疼。
阮溪带着女儿打车去了苏依的住处,苏依还没下班,阮溪做了色香味俱全的晚饭。
五年婚姻,她的厨艺从只会煮面,到了差不多能做满汉全席的地步。
一开始是为了做给陆景琰吃,那个时候她坚信,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所以整天钻研厨艺,手指被刀切的鲜血直流过,手背上也被溅起的油烫出水泡过,后来终于用一身好厨艺,换得他只要没有应酬就会回家吃饭。
女儿出生之后,又多了一个人需要她照顾,她自然更加万能了。
做好晚饭,阮溪给晚归的苏依留好饭菜,母女两人便开始吃晚饭。
在这期间,阮溪的心情一直忐忑不安,她生怕女儿再继续追问她跟陆景琰要离婚的事情,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回答,谁知小姑娘却一点都没再提离婚的事情,还是像以前那样叽叽喳喳的跟她说着学校里的趣事。
阮溪怕女儿提这个话题,可是女儿真的若无其事的不提了,她却又觉得难受。
因为她不认为女儿是将离婚这个话题给忘掉了,小姑娘想必是看出了她一晚上都兴致不高,所以才懂事的不提。
面对着这样一个心思晶莹剔透的女儿,阮溪又怎能不难受?
每个孩子都是母亲的心肝,每个母亲都想给自己的孩子最完整温馨的家庭,都想给孩子无尽的快乐,她却给自己的女儿带来单亲家庭的氛围

小编点评

燕绥陆景琰重生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