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桑抒霍非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霍少夫人她总想离婚(聂桑抒霍非遇)

聂桑抒霍非遇小说叫做《霍少夫人她总想离婚》,为您带来聂桑抒霍非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也是你新婚丈夫温彦阑的爱人。什,什么?!聂桑抒瞪大双眼!

小说简介

几年前,弟弟将豪门刚回来的少爷撞成了植物人,替弟弟顶罪,她获刑十年。好不容易得到提前出狱的通知,谁知道代价竟是嫁给植物人冲喜,为了获得自由,聂桑抒答应了;可意想不到的是,结婚之后的某一天,她才发现自己的植物人丈夫居然换人了。

霍少夫人她总想离婚全文阅读

男人紧接着又说:你过来。
聂桑抒背靠着墙,没敢动,全身紧绷如临大敌。
你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儿?你要干什么?
你问题太多了,聂小姐,好奇害死猫。
霍非遇话音落下,慢慢朝女人走去。

不等聂桑抒呼救出声,他的手臂捂上她的嘴巴。
因为过于用力,甚至将聂桑抒的脸挤压变形。
他的唇贴在她的耳边,嗓音阴沉:真不听话,是我放你一条生路的,记得吗?
唔唔!
安静,懂?
聂桑抒使劲儿点头,她快喘不上气了!
霍非遇松手,下一秒却反手拽住她的头发,将她拖拽到床边,按着她的头,抵在温二少的枕头边。
聂桑抒距离温二少不过咫尺,鼻子里钻入他身上的气味。
那股味道让她联想到四个字
死气沉沉!
看,他被你害成什么样了!
我没我不是故
不是故意的?霍非遇接过话头,一脚踹在聂桑抒侧腰上。
聂桑抒痛呼,捂着腰倒下去,倒下去的时候头又磕在床头柜上,顿时眼冒金星!
霍非遇还不罢休,上前握住女人的胳膊,将她强硬拖拽起来。
他双手握着她的双肩,黑暗中,一双眸迸射着精光,说,是谁指使你的!
什么指使?
还装蒜?
话落,霍非遇低头咬住女人的脖颈。
聂桑抒哀叫一声,伸手去推他,可是根本推不开!
他像暗夜里的吸血鬼,聂桑抒被他咬住,颈侧又疼又麻,全身的血液仿佛逆流而上!
就在聂桑抒以为自己的血真的会被这男人给吸走的时刻,门外响起脚步声。
下一秒,门被人推开,同一时刻霍非遇放开了她,聂桑抒双腿一软跌在地上
啪一声,灯光透亮,整间房瞬间亮如白昼!
温老太看见房间里第三人,皱起眉头,厉声质问:你怎么进来的!
光亮之下,聂桑抒先看见的是一只拐杖,视线继续往上,只见握着拐杖的那只手,骨节修长,根根分明。
再然后她终于看清了男人的脸
是那种第一眼就惊艳的容貌,俊美无双。
我来看看彦阑。霍非遇答非所问。
有什么好看的!他现在跟死人没两样!
温老太第一句是对霍非遇的回应,语气厌恶,第二句是对床上温二少的埋怨,虽然话不好听,但能听出来她的心痛惋惜。
她深吸一口气,克制着情绪说道:温家不是你随便能进出的!
哦?霍非遇闻言,淡淡一笑,我倒不知还有我不能出入的地方。
你!温老太被男人的张狂气得不轻,年轻人,别有点资本就不把人放在眼里!温家再怎么样,也不会任由你搓圆捏扁!出去!立刻马上!
霍非遇还是那副好整以暇的表情,不过却也拄着拐杖一步一步往门口移动。
他走得慢,能看出来左腿不太方便。
温老太眼底满是厌恶,当着他面,大声责骂一旁的聂桑抒:彦阑没办法,你也是个死人?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打扰彦阑吗!
骂完这句话后,温老太带着怒意先一步离开。
这时,霍非遇也走到了门口。
聂桑抒捂着脖颈,那里还在发热,她忍不住出声叫住那人:等一下!
霍非遇站住了,但没回头。
你到底是谁?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能说把她从监狱里弄出来就弄出来。
霍非遇声音含笑,回头看向聂桑抒,我叫霍非遇。
霍非遇是谁,名震华尔街的时候还是个刚毕业的少年。

霍少夫人她总想离婚免费阅读

也是你新婚丈夫温彦阑的爱人。
什,什么?!
聂桑抒瞪大双眼!
爱人?!
是你把他害成这样,霍非遇眼底蒙上一层寒霜,嘴角勾着的笑,冷肆至极:让我好好想想,该怎么跟你算这笔账!
深夜,温家隔壁的豪华别墅
手机响起,霍非遇看了眼来电人。
刚接起,那边就传来一道急切女声:非遇,你这样做太危险了!
霍非遇开了免提,将手机扔在吧台上,给自己倒了杯酒,不用担心,我自有打算。
三年前,温家要他回来继承家业。
他跟助理却在路上遭遇了车祸,助理成了植物人,他的腿也
后来他将计就计,让助理代替自己的身份躺在温家。
这么多年,人人都知道他是霍非遇,却无人知晓他就是那温家的二少爷温彦阑!
听到他这样说,电话里的女人沉默半响后叹了口气,转而问道:童童怎么样?他还适应吗?
他很好。霍非遇刚说完,就听到一阵微弱的脚步声传来。
他挂断电话,转头就看见一个小人儿揉着眼睛出现在他面前。
爸爸。小人儿打着哈欠叫他。
霍非遇放下手里的酒杯走上前,俯身将儿子抱起来,怎么醒了?
童童不说话,抱着他的脖颈,埋头在他的颈窝里,安静无比。
霍非遇拍了拍儿子,目光落在前方某处,眸色深谙。
三年前,他突然知道自己有一个儿子,是那晚他犯病时无意睡了一个陌生女人生下的。
但当时他的意识很模糊,不记得女人的长相,只知道她是第一次。
不想那女人在一年后生下了孩子,接着就抛下孩子消失不见!
该死的女人!
他一定要找到她,让她知道抛弃孩子要付出多么惨痛的代价!

在温家的第一晚,聂桑抒理所当然的没睡好。
第二天起来,她摸了摸自己干瘪的肚子,无奈苦笑。
虽说是二少夫人,但她没奢望自己真嫁入豪门,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走出房间,偌大的温家竟然没看见一个人。
她想找厨房弄点吃的,可走着走着就迷了路,来到了花园。
汪汪汪!
几声狗叫吸引了聂桑抒的注意,她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下一秒猛地愣住!
一只白色的博美正对着墙头大叫,而那墙头上赫然挂着一个不大的小男孩!
天哪!你别动!
聂桑抒被吓到了!
而小男孩正想用眼神恫吓那只朝自己乱叫的蠢狗,不想突然冒出来一个漂亮的阿姨叫自己不要动,还一脸担忧着急的向自己奔来。
他立刻收起厉害模样,转而眼泪汪汪道:怕,童童怕怕
别怕!别怕!
聂桑抒一听小男孩说怕,又看他红红的小兔眼,心都要被捏碎了。
其实她也有点怕狗,可这时她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一边大声呵斥着狗子,一边朝挂在墙头的小男孩伸出双臂
来,别怕!阿姨接着你!
眼下那个怀抱充满了吸引力,小男孩没有一点犹豫,万分信任的往下跳去。
他跳下来的冲力不算小,聂桑抒又没吃饭,本来就全身无力,勉强接住他的瞬间,身子不住往后摔去。
不能摔到孩子!

小编点评

聂桑抒霍非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