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锦霍司铭苏安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曾许来日晴方好豆芽(年锦霍司铭苏安然)

年锦霍司铭苏安然小说《曾许来日晴方好》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年锦霍司铭苏安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见我没有睡,她看向我道,年锦,你太低贱了。听见他们,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低眸看见手上的钻戒,很久才抬眸看她道。

小说简介

未及多想,便见卧室门被打开,他一身湿意,未曾看我一眼便直接进了浴室,随后便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他这一来,我是没办法继续睡了,起身将衣服穿好,从衣柜里将他的睡衣取出,放置在浴室门口,随后我便去了阳台。

曾许来日晴方好豆芽全文阅读

孕期:六周
看到B超报告的时候,我被这四个字惊愣在原地,才一次,怎么就怀上了?
现在要怎么办?
告诉霍司铭,他会因此不离婚吗?不会,反而会觉得我卑鄙无耻,用孩子来要挟他。
压下心中的郁结,我将B超报告单塞入包中,随后出了医院。
医院大楼外,耀黑色的迈巴赫里,车窗开了三分之一,从外看隐隐能看见驾驶位上男人清隽冷冽的眉眼。
豪车美男,自然是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眼球。
有钱有颜,是霍司铭的标配,这么多年,我已经见怪不怪了,忽视了路人的目光,我上了副驾驶。
原本闭目养神的男人察觉到动静,只是微微蹙眉,并未睁眼只是声音低沉道,处理好了?
嗯!我点头,将同医院签好的合同递给他,开口道,苏院长让我带他向你问好!今天的合同,原本是我自己过来签的,但途中遇到霍司铭,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会顺路送我过来。
这个案子接下来你全程负责!霍司铭向来话少,没有接合同,只是淡淡交代了一句,便启动了车子。
我点头,不多言。
沉默久了,除了听话和做事,其他的我似乎不会了。
车子开往市中心,此时已经是傍晚,他不回别墅,打算去哪?心里虽疑惑,但我向来不会主动追问他的事,索性便沉默了。
想起那张B超单,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向他开口,侧目见他双眸看着前方,目光凌厉,一如既往的冷冽。
霍司铭!我开了口,拽着包的手心有些潮湿,想来是紧张,所以出汗了。
说吧!冷冰冰的两个字,没有多余的情绪。
他一向对我如此,时间久了,我也释然了,压下心中的忐忑,吸了口气,我道,我怀孕了。
最多不过三个字,但此时他的手机响了,这话硬生生被吞回去了。
安然,怎么了?有些人的温柔,注定只会倾覆于一人,或深情,或欢愉,最后都是给予一人。
霍司铭的温柔是为苏安然准备的,听他和苏安然的对话便知。
不知道电话那头的苏安然说了什么,霍司铭突然踩了刹车,对着电话安抚道,好,我一会过去,你别乱跑。
挂了电话,他恢复了满脸的冷厉之气,看向我道,下车!
毫无余地的命令。
这不是第一次了,我点头,将所有的话都吞回肚子里,开了车门,下车。
我和霍司铭的婚姻,是意外,也是命定,但都与爱无关,霍司铭心里放了苏安然,我的存在只是摆设或者说是障碍。
两年前霍老爷心肌梗塞,在病床上逼着霍司铭娶了我,霍司铭虽然不情愿,但碍于老爷子,还是将我娶了回去,两年来有老爷子在,霍司铭只是当我不存在,如今老爷子断了气,他便迫不及待找律师拟写了离婚协议,就等我签字了。
回到别墅,天色已暗,偌大的房子里空荡得像鬼屋一般,大概是怀孕的关系,没有食欲,我便直接回了卧室,洗漱睡觉。
迷迷糊糊还未睡熟,便隐隐听到院子来传来车子熄火的声音。
霍司铭回来了?
他不是去陪苏安然了吗?

曾许来日晴方好豆芽免费阅读

未及多想,便见卧室门被打开,他一身湿意,未曾看我一眼便直接进了浴室,随后便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他这一来,我是没办法继续睡了,起身将衣服穿好,从衣柜里将他的睡衣取出,放置在浴室门口,随后我便去了阳台。
已是梅雨季节,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天色已暗,隐约能听到雨水打在砖瓦上的滴答声。
听到身后有动静,我回头,见霍司铭已经出了浴室,下身披着浴巾,头发湿湿的,有水珠顺着他健硕的身体滴落,男色惑人,莫不过如此了。
大约是察觉到我在看他,他瞧向我,俊眉微蹙,过来!毫无情绪的语调。
我是听话的,走至他身边,见他将手中的毛巾丢给我,声音低沉,帮我擦。
他向来如此,我早已习惯,他坐在床沿上,我上了床,半跪在他身后给他擦着头发。
明天是爷爷的葬礼,要早些过去老宅。我开口,倒也不是故意和他扯话题,只是他一心都在苏安然身上,若是不提,只怕他早已忘记。
嗯!应了我一声,他便再无其他。
知道他不愿意与我有过多交流,我也不多说,替他擦干头发我便再次躺在床上,准备入睡。
兴许是怀孕的缘故,总是觉得困得厉害,往常霍司铭洗完澡都会去书房待到半夜,不知今夜为何,换了睡衣,他便躺了下来。
虽然奇怪,但我也不多问,只是他突然将我搂住,拉入怀中,随后细碎的吻落下。
身上的睡衣被他扯落,我一时慌了神,猛的按住他探向那里的手,不明所以的抬眸看他。
霍司铭,我
不愿意?他开口,一双黑眸漆黑如夜,凌冽又带着野性。
我垂眸,是不愿意,可由不得我。
可以轻一点吗?孩子才六周,若是不小心,会有危险。
他敛眉,未语,只是翻身,随后并不温柔的开始这一切,我疼得卷了身子,只能尽可能的保护孩子不受伤害。
伴随他的凶猛,窗外的雨也越下越猛,一时间竟打起了雷电,灯影起伏,许久他起身进了浴室。
我疼得直冒冷汗,原本想起身吃些止疼药,顾忌到孩子,便也放弃了。
呜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霍司铭的,我抬眸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11点了。
这个点会给霍司铭打电话的,也只有苏安然了。
浴室里的水声停下,霍司铭裹着浴巾出来,擦开手接起了电话,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
见霍司铭微微蹙眉,开口道,安然,别胡闹!
说完,他便挂了电话,准备换衣服离开,若是以往,我可能会假装视而不见,但此时我猛地拽住霍司铭,软了声求他道,今晚不走可以吗?
霍司铭蹙眉,俊朗的脸上浮现出几分冷冽和不悦,刚吃到点甜头,就开始放肆了?
这话冰冷且讽刺。
我愣了神,一时间不由觉得好笑,仰头看他道,明天是爷爷的葬礼,你就算再放不下她,是不是也应该有个分寸?
威胁?他眯起黑眸,猛地掐住我的下颌,声音低沉冷冽,沈姝,你长本事了。

小编点评

年锦霍司铭苏安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