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苏然江虞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禁止动心(程苏然江虞)

《禁止动心》是作者佚名 所创作的一部现言 小说,主人公是程苏然江虞 ,小说讲述了 她穿一身白纱长裙,披散着乌黑柔顺的头发,轻灵飘逸。银色面罩遮住了上半张脸,只露出薄薄的唇,瘦削的下巴,柔光照着她的肌肤没有一点血色。小编为你带来程苏然江虞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周日夜晚,市区商业街灯火流丽,人来人往,高楼外墙闪动着斑斓色彩,到处是喧嚣。
NOTTE是整条街上最瞩目的存在。这家夜店开业不到三年,以奢华的装修和超高的消费闻名江城,常有社会名流出入,据传老板是某位背景深厚的女明星。
此刻八点刚过,一楼大厅渐渐热闹起来。

禁止动心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周日夜晚,市区商业街灯火流丽,人来人往,高楼外墙闪动着斑斓色彩,到处是喧嚣。
NOTTE是整条街上最瞩目的存在。这家夜店开业不到三年,以奢华的装修和超高的消费闻名江城,常有社会名流出入,据传老板是某位背景深厚的女明星。
此刻八点刚过,一楼大厅渐渐热闹起来。
舞台中央悬挂着一架花藤秋千,程苏然坐在秋千上,一手扶着吊杆,一手握着话筒,口中唱出婉转的调子:
白风车,想谁呢,六月的萤火悄声寂寞
清润温和的嗓音在大厅里回荡。
她穿一身白纱长裙,披散着乌黑柔顺的头发,轻灵飘逸。银色面罩遮住了上半张脸,只露出薄薄的唇,瘦削的下巴,柔光照着她的肌肤没有一点血色。
四周升起缭绕的烟雾,仿如仙境,每个经过舞台的人都忍不住望她一眼。
仙女妹妹!底下不知谁喊了一声。
几个年轻男人冲她吹口哨,蠢蠢欲动,像是随时要冲上去。但舞台被二十几个保安团团围住,轻易上不去。
程苏然皱了皱眉,藏在面罩下的眼睛毫无波澜。
两个月前,她成功应聘上NOTTE的兼职歌手,每周日晚八点过来唱歌,十首歌,挣三百块,不包括客人送花的提成。
与其他歌手不同,她每次都戴着面罩上台。
面罩为她增添了几分神秘感,加上声音好听,唱得不赖,不到半个月便积累了高人气。
也渐渐习惯这种场面。
NOTTE内部分为两层,一楼是开放区,客人只要消费得起就可以进,二楼则是VIP区,只有老板的朋友和三百张限量会员卡的持有者才能入内,进出走专用通道和电梯,安保严格,与楼下是两个世界。
虽然是正经的娱乐场所,但来玩的人当中免不了有怀着其他心思的,须得小心提防。
唱完最后一首歌,秋千缓缓下降,程苏然站起来,在一片别走啊仙女妹妹再来一首的声音中轻轻鞠了个躬,转身走下舞台。
四五个保安护送她回到休息室。
一直等在旁边的杨经理跟在她身后,笑眯眯地说:小程,再唱两首吧,有些客人是大老远专门来看你的。说话间,他比了个手势,给你加一百。
程苏然抓起桌上的矿泉水,闻言,胳膊一顿。
一百块。
钱的诱惑
她捏紧了瓶子,眼底挣扎一闪而逝,笑着摇头道:不好意思,杨经理,今晚我还有事
说话时不像唱歌,声音少了温和,脆脆的,有着少女的青嫩。
喝过水,程苏然摘下面罩,露出了一张清丽秀气的小脸,初雪般剔透,两颊在正常灯光下微微泛红,有浅浅的小梨涡。
杨经理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秒,略有些遗憾地点头:好吧,那你回去路上注意安全,我先去忙了。说完转身离开。
程苏然心里不舍,但想到今晚要做的事又觉得可以舍一舍,或许,舍下小的,就能换来大的
休息片刻,她拿出手机看时间,点开屏幕却见四五个未接来电,几条微信消息,都是姑姑发的语音。
她心一紧,手也哆嗦了下。
装死?不想管你奶奶了?
别跟我说没钱,你暑假不是在打工吗?还有那什么奖学金,都给我拿出来!供你吃供你穿这么多年,让给你奶出点医药费磨磨唧唧中年女人尖细的声音如针扎耳。
程苏然抿着唇,眼角微红,全部听完后才慢慢打字:
【手机静音没听见】
【明天吧】
这个月第四次催,想拖延也拖不下去。
她退出微信,打开了通讯录,找到一个号码拨了过去,田助理,我下班了
.
半小时后,程苏然上了一辆黑色凯迪拉克。
车内亮着暖黄的光,一个约莫三十出头扎着马尾的女人坐在后排,见女孩上来,微微一笑:程小姐,我想再跟你确认一下,你真的考虑好了吗?
顶灯柔柔地洒在女孩身上,她侧着脸,额前鬓角散落了几缕毛绒绒的碎发,领口露出晶莹的锁|骨。
她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愿意。
田助理没再说什么,转头让司机开车。
一路上很安静,程苏然绷着身体坐得笔直,两手搁在膝上,细白的手指交握在一起。车窗被布帘遮住,她看不见外面的景象,一如无法预测今晚过后的人生。
目的地是一家名为云锦丽华的高档酒店。
二十七楼,VIP电梯入户,大厅空荡荡的,墙上挂着几幅景物油画,灯光像雾一样。
程苏然还没有来过这种地方,忍不住四处打量,跟在田助理身后的步子迈得规规矩矩。
田助理推开那扇白金色大门,里面是个套房,她指了指左斜前方,说:程小姐,浴室在那边,洗漱用品和衣服都准备好了,你先洗澡,老板她稍后就来。
好程苏然抓紧了背包带子。
记得洗仔细一点,我们老板喜欢干净的女孩子。田助理微笑着,声音却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另外,最终结果如何,取决于你今晚的表现能否让老板满意。
程苏然顿时小脸就烧了起来,嘴唇抿得发白,仿佛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扇了一耳光,屈辱,难堪。
但她还是淡笑着应了声好。
人走后,程苏然独自站在原地,抬手摸自己的脸,有点烫。
那一瞬间她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
田助理口中的老板是NOTTE二楼的女客人,月初她被点上去包厢里唱歌时,见过一次背影,在昏暗的灯影下,长发,人很高,腿特别长。说是单身。
老板想让她做她的情人。
她正缺钱,考虑大半个月,同意了。田助理说,今晚老板有空。
程苏然叹了口气,与其在这里纠结耽误时间,倒不如想想一会儿怎样让未来的金主满意。她遂打消了逃跑的念头,放下包,往浴室去。
浴室里有个圆形大浴缸,背后是一整面玻璃墙,可以清楚地看见外面林立的高楼和星星点点灯光。洗漱台上瓶瓶罐罐都是不认识的牌子,旁边的木质架子上挂着换洗衣物。
一件粉色睡袍,摸起来丝丝滑滑的,很舒服,旁边还有一套半透明的情.趣内衣
要她穿这个吗?
程苏然脸又热了起来,有点害怕,不禁猜测那位老板是不是有某种变.态的爱好,比如
她闭起眼,咬了下嘴唇。
不敢想。

程苏然把自己里里外外洗了三遍,用了磨砂膏,浴盐,精油,然后抹了牛奶味的身体乳,连脚趾间都没放过。
她咬牙穿上情.趣内衣,披好睡袍,把腰.间的带子系得紧紧的,生怕露出一丝光景。吹干了头发,迎着水汽走出浴室。
窗边的背影让她脚步一顿。
女人站在八角窗前,身形高挑挺立,乌亮微卷的长发直直地垂散在肩后,两条腿又长又直。与她仅仅见过一次的背影一模一样。
程苏然心头猛跳,手指不由自主地攥紧了睡袍。
似乎察觉了动静,女人忽然转身,彼此的视线一瞬间对上了。
那是一张骨感冷厉的脸,五官生得清淡,却显出锋芒,柳叶般的眼睛长而不细,单眼皮,越看越觉得特别,有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又有点难以接近的距离感。
像蛇。
还有点面熟。
程苏然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漆黑的眸子微微发亮,整个人石像似的僵立在那。
程苏然?
江虞注视着女孩许久,念出了她的名字。这声音很薄,气息很足,和人一样森冷。
程苏然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正盯着人家发呆,忙移开目光,点头。
可很快她的目光又落在对方脸上。
明明不敢看,却忍不住看。
江虞把一切收在眼底,笑了,朝她勾了勾手指,过来。
这一笑,春水融化了坚冰,温暖许多,程苏然稍稍放松,听话地走过去。等到站在江虞面前她才发现,这人真的很高,她得抬起眼睛看她。
一米六五的她大概够到对方耳朵中间。
身高差距带来一股强烈的压迫感,程苏然退开半步,放低了视线,一眼扫到江虞脚上的酒店拖鞋。
视线由下往上,修身的黑色直筒西裤,同色无袖衬衫,最上面开了两颗扣子,露出大半鹅白的颈线。再往上,落入一双黑沉的眸。
程苏然一怔,佯装镇定道:老板好
只是面前这人气场太强,她的声音不由自主低下去。

江虞轻声打断,竖起食指抵在唇间,是姐姐。
程苏然愣住。
姐姐
这称呼不仅过于亲密,还承载着太多不好的记忆,有点难开口。可是今晚她必须听话,就像穿上那件内衣一样。
江虞俯视着女孩,眼尾带笑,如同欣赏一件新鲜的玩具,想叫阿姨?
说罢,她上前半步,两人离得更近了,衣服几乎要贴在一起。
不、不是程苏然连连摇头,姐姐。
头顶沉下凛然的威压,她抬着眼,从来都没觉得自己有这么矮,像只小鸡仔似的,随时都能被人单手拎起来,放在手心里搓扁揉圆。想着,她情不自禁绷紧了身体。
很乖。

别紧张,小朋友,江虞抬手摸了摸她头发,露出温柔的笑容,姐姐不吃人。
程苏然小声辩解:我二十岁了。
哦?
不能算小朋友吧她想说不是小朋友,但又觉得这样听起来不乖,不像一只合格的、顺从的金丝雀,于是用了更委婉的语气。
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模样,江虞反而更加想逗她,细长的手指松开了头发,指尖在她柔.嫩的脸蛋上,轻轻擦过,对我来说,你就是小朋友。

程苏然抿住唇,不再辩解。
要听话。
女孩垂着眼,秀浓的睫毛在柔光下翕动着,乖巧如羊羔。
江虞心里顿时生出一丝掌控欲被满足的快意。她上身微微向前倾,一只手托着程苏然的下巴,抬起来,细细端详。
奶油般细腻柔.润的肌肤,一双小鹿似的眼睛干净得过分,很年轻,嫩得像春日里树梢吐出的新芽,生涩,单纯,眉眼间藏不住心事。
唇角有颗棕色小痣。
江虞大拇指轻轻按住那颗痣,揉了揉,目光落在女孩领口处。
粉色睡.袍很衬皮肤白,真丝布料温和地贴着她纤弱轻盈的身体,长度只到膝盖上面一点,中间细细的系带被打了个紧结,像要把她的柳腰截断。
还在读书?
嗯。
哪个学校?
江城外国语大学。
小金丝雀低眉顺眼,江虞满意极了,自己的眼光果然不会错,非常合胃口。
她像一条锁定猎物的蛇程苏然被她盯得浑身发毛,打了个颤,想挣扎,忽然后腰被一股力道托住,往前一带,她整个人扑进了江虞怀里。
一阵温.热的呼吸洒在耳朵上,就听见江虞低柔的声音:是第一次吗?

禁止动心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程苏然身体僵硬,小脸和耳朵烧得滚烫,愣了许久才明白过来这句话的意思,有些羞耻,很小声地应道:嗯
她依偎在江虞怀里,两手垂立着,抱也不是,退开也不是,一颗心砰咚砰咚跳到了喉咙口。
那可有点难办了。江虞轻笑一声,仿佛在自言自语。
淡淡的牛奶沐浴露香气从女孩身上散出来,萦绕在她鼻尖,清甜纯净。她收紧了手臂,将人抱得愈紧,浓艳的红唇几乎要碰到那片耳垂。
程苏然愣住。
不是喜欢干净的女孩子吗?难道她理解错了?
走神之际,耳边的温度渐渐蔓延到后.颈,她猛地哆嗦了下,只听见江虞逗哄的语气说:没关系,姐姐会教你。
托在她背后的手绕到两人之间,缓缓拉开了系|带
薄薄的真丝睡|袍向两边滑开,锁|骨显了出来,在灯下轻轻颤动着,因为瘦,凹陷得略深,像一片柔光滟滟的小水洼。
程苏然呜咽一声,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推开了江虞,往后退了一大步,两只手紧紧揪住睡|袍。那点好不容易显露出来的雪色风景又被遮得严严实实。
她惊惶地看着江虞,水润的黑眼睛微微睁大了,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鹿。
江虞也望着她。
那眼神中糅杂了惊奇,疑惑,还有很浅淡的无奈。
我女孩嘴唇动了动,想说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她的身体行动比脑子还要快,那一秒,来不及思考。
一阵诡异的沉默。
江虞凝视她半晌,好像明白了什么,唇角一勾,单手插进西裤口袋,另一手指了指右边的房间,说:今晚你住那间卧室,早点休息。
然后她迈开一双长腿,越过程苏然走向左边房间。
咔哒
门关上了。
程苏然愣在原地,脑海中一片空白,抓着睡袍的手指无意识松了一点。许久,她侧过身,望着那扇紧闭的房门,上前两步,又停住,一时不知所措。
她竟然拒绝了未来的金主
对方不满意,就不会要她。事情被她搞砸了。
程苏然懊悔地垂下头,轻轻咬住嘴唇,她有什么可忸怩的,难道做那种事会比山穷水尽更难过吗?不就是眼睛一闭,身体一瘫
可是若要她现在去敲门,好像也办不到。
四周很静,吊顶折射出华丽光泽,笼罩着她散乱的头发,粉白盈盈的小脸,清瘦的身体,她孤零零的影子在地毯上融化成一团。
这时左边卧室的门又开了。
程苏然倏地抬头,望见女人修长的身影从房间里出来,略略惊讶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顿时不知哪儿又来了勇气,走过去,姐姐
不睡觉吗?江虞听着这声嗓音低弱的姐姐,心口微微发痒,语气都不自觉温柔起来。
超过十点半睡觉是要长皱纹的。
程苏然垂下眼皮,想说自己今晚可以的,话涌到嘴边却只有一句道歉:刚才对不起
她攥着睡袍的手指关节用力到泛白。
分明紧张无措,却拼命想要让自己主动表现出讨好,小金丝雀这副挣扎的样子,极大满足了江虞内心的恶趣味,她忽而低头,凑到女孩耳边轻声说:既然对不起,那你说,要怎样赔罪比较好?

嗯?
程苏然心一颤,艰难地抬起眼。
她当然明白金主的意思,只是她高估了自己,纵使考虑这么久早已有了准备,当这一天真正来临,也还是无法立刻接受。
越想松开手,就攥得越紧,她的大脑好像控制不了肢体,绝望一点点漫上心头
忽然,江虞笑了一声,直起腰,敛了逗弄玩笑的神色,认真道:好了,去睡吧,明天再说。
晚安。她抬手捋了捋女孩的头发,径直走向浴室。
明天?
程苏然怔怔地转头。
还有明天吗?
.
这一夜忐忑,程苏然睡得不怎么好,翌日早早醒了。她躺在床上发了会儿呆,起来洗漱。
卧室自带小厕所,里面有酒店准备的一次性洗护用品。她把情.趣内衣换下来,看着那近乎透明的布料,又红了脸,匆忙用睡袍裹住才出去。
客厅里敞亮,阳光刺目。
窗边有台跑步机,江虞正在上面慢跑,她闭着眼,长发挽在脑后,黑色运动背心贴着紧实的腰.线,同款短裤,两条修长匀称的腿有节奏地交替动着。
她虽然很高,但身材薄,比例优越,线条紧实而流畅,整个人看起来十分轻盈。
程苏然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腰和腿
身材真好。
她叹道,脸颊不禁发热,一丝微妙的情绪涌上来,像风,转瞬即逝,还来不及捕捉便没了踪影。
不知多久,跑步机上的人渐渐停下来,睁开眼睛,做了几个拉伸动作,一转身,就瞥见女孩站在卧室门口,眼眸晶亮地望着她。
早上好,小朋友。江虞淡淡一笑,拿起搭在跑步机上的毛巾,擦了擦脖.颈,放下,径直朝女孩走去。
程苏然恍惚回神,人已经站在自己面前,微微垂眼,俯视她。
那目光像在看猎物。
她与之对视,莫名紧张,姐姐早上好。
昨晚住得还习惯吗?江虞伸手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仿佛无意识的动作,自然而然。
才起床,女孩脸上仍沾染着些许睡意,乌黑的眸子里有一丝迷糊,离得再近点,能看到那对纤长秀浓的睫毛一下又一下颤动着,轻薄如蛾翅。
程苏然有些受宠若惊,乖巧点头道:嗯,很舒服。
江虞笑容愈深,指尖穿过她发丝落在颊边,一点点往下滑,按住了唇角那颗棕色小痣,细细揉着,早餐想吃什么?
我程苏然张了张嘴,来不及说完,江虞就放下手,转而抓握起她的手腕,往桌边走。
手心温度微热,她本能想要抽离,却忍住了。
桌上有个平板电脑。
江虞熟练地点了几下屏幕,推到女孩面前,选你喜欢的,稍后会有人送上来。
程苏然看了她一眼,涌到嘴边的不用终究咽了下去,不想太扭捏,金主说什么她听话就是了。好,谢谢姐姐。
江虞的目光落在女孩侧脸,带了点审视的意味,她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像程苏然这样青嫩生涩的女孩子,在她面前几乎是透明的,说几句话便能看穿。
小朋友很拘谨。
不太自信,没什么安全感,家庭人文环境不会好。长得倒是很漂亮,基因不错。
与她从前那些情人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好控制,好玩弄。
等待的时间,程苏然听话地坐到了沙发上,江虞回卧室片刻,拿了一份薄薄的文件出来,在她对面坐下,谈过恋爱吗?
女孩的坐姿很乖,两条腿并拢端正,规规矩矩的,白纱裙裙摆下露出一双穿着杏色凉鞋的小脚,脚踝纤瘦,
程苏然摇头。
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
江虞弯了弯嘴角,把手中的文件递给她。
程苏然疑惑地接过来,翻开看了看,是一份类似协议的东西,白纸黑字列明了两个人需要遵守的条款,对她的要求尤其多。
她抬头看了江虞一眼。
江虞亦含笑望着她,只是那笑意仅仅流连在表面,并未深入眼底。
程苏然又低下头。
协议期三个月,期间她禁止与任何人恋爱、有暧.昧行为,禁止向任何人提到金主或间接透露金主的信息,禁止在外面过于招摇一条又一条。
最底部有一条红色加粗字体:禁止动心。
猩红的颜色像血,鲜明刺目,程苏然看着那四个字出神,有种说不清的滋味,她再次抬头,望进江虞那双蛇一样冷艳魅惑的眼睛。
怎么会在不对等的关系中动真心呢?
她不傻。
能接受吗?江虞手里把玩着一支黑色钢笔,眸光深不可测。
程苏然点头,嗯。
江虞朝她伸手,拿回了文件,用那支钢笔在金额栏填上大写数字,每个月你将得到十万人民币。
程苏然呼吸一滞,咬住了嘴唇。
十万,对她而言简直是天文数字。她感觉自己像菜市场里的猪肉,被挑来拣去估价出售,被买家品头论足,屈辱和难堪针一样扎在心上,酸酸麻麻地疼。
可是三个月就是三十万,至少大学剩下的两年里她不用到处兼职,可以专心读书,为将来去留学做准备,并且能还上大一大二的助学贷款。
有钱多好啊
姐姐,这个有法律效力吗?她指了指文件。
没有,江虞缓缓盖上笔帽,随手把它连同文件放到一边,给小朋友一个仪式感,只要你乖,姐姐说话算数。
程苏然心头一刺,垂下眼,自尊早已被磨得不成样子,好。
却也松了口气。
成了。
彼时她并不知道,在将来的某一天,自己会万分后悔两人之间曾有过这样一段关系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程苏然江虞完整版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