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清欢慕容麒冷清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冷清欢慕容麒穿越(冷清欢慕容麒冷清琅)

《冷清欢慕容麒穿越》由作者狐狸九原创所著的热门精品小说,主角是冷清欢慕容麒冷清琅,为大家带来冷清欢慕容麒冷清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二人加惠妃往门口一站,就这气势,也能让人立刻猜出身份。那男子立刻走上前两步,朝冷清欢一拱,朗声问道:请问这位可是。。

小说简介

慢着!
议论纷纷的人群后面,传来一声焦急的呵斥,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夫人拄着五福寿星拐杖,在下人的搀扶下,急匆匆地迈出麒王府大门。
慕容麒凌厉的薄唇抿了抿:外祖母。
来人正是慕容麒的外祖母,安国公府老太君。

冷清欢慕容麒穿越全文阅读

啊!
喜婆一声惊悚的尖叫,盖过了四周喜庆的鞭炮声:新娘子,她,她叫不醒了!
麒王府门口贺喜的宾客顿时一片惊呼。
死了?一身喜服身姿伟岸的麒王脚下一顿,眸中寒光凛冽,掠过一抹讥讽:直接抬回相府,别脏了我麒王府的地儿。
宾客们压低了声音交头接耳:听说麒王虽然与相府大小姐早有婚约,但是却对她庶妹一见钟情,曾经两次向太后请旨退婚另娶,太后不准,这才勉强应下让她二人一起进王府。这大小姐得偿所愿,怎么又要做这种事情呢?
喜婆第一次见识这种阵仗,大着胆子上前,哆哆嗦嗦地扯下新娘子的龙凤盖巾,伸手去探新娘子的鼻息。
喜轿里看起来气息奄奄的新娘子冷清欢却在这个时候猛然睁开了眼睛,吓得喜婆一激灵,后退两步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没,没死!
冷清欢艰难地动了动僵麻的身子,痛得一声闷哼。
没死?这是在哪里?
记得自己所在的病毒研究所被一伙歹徒闯入,想要窃取她们最新研制成功的纳米戒子库。戒子库只有一枚戒指大小,空间里却储存了研究所的所有研究成果,还有几乎用之不竭的药品,若是落在歹徒手中,后果不堪设想。
她在同事的掩护下,带着戒子逃到了病毒所的顶楼,面对歹徒穷凶极恶的步步紧逼,她脑袋一昏,就再也想不起来了。
她迷茫地低头,自己一身艳丽的凤冠霞帔,一抹鲜红直接流到了花轿外面。
一个梳着双抓髻的小丫鬟正扒着轿窗惊喜地大呼小叫,眼泪鼻涕糊了一脸:没死,我家小姐没死!麒王爷,求求您,快给我家小姐找个大夫,我家小姐还有救。
小姐?麒王爷?这是什么情况?冷清欢整个人都傻了,莫非自己命不该绝,穿越了?第一次投胎没赶上,直接第二次投胎嫁人现场?
慕容麒修长入鬓的剑眉蹙了蹙,转身厌憎地看一眼轿子,冷声吩咐:传郎中。
府里的郎中提着药箱气喘吁吁地跑出来,探进大半个身子,查看了一眼她的伤势,搭上手腕,面色顿时变得不太好看。直起身,压低了声音:王爷,借一步说话。
周围宾客将花轿围得水泄不通,抻着脖子看热闹,慕容麒不得不上前两步,离轿门近了一点,清冷掀唇:是生是死直说无妨。
郎中仔细斟酌措辞,凑近了他跟前:伤势没有什么大碍,偏离了心脏。不过……王妃似乎是有了身孕。
声音很小,但是靠在花轿里的冷清欢却听了个清楚,顿时目瞪口呆。这女主才多少岁?这里民风这样开化吗?
她难以置信地用指尖搭上自己脉搏,心里瞬间万马奔腾,被马蹄子狠狠地踹了一脚。
好,好!
慕容麒接连道了两个好字,齿缝里渗透出来的寒气令郎中自觉地退后了两步。然后他上前一步,声音冷彻骨髓:左相真是好样的,教养的好女儿!
冷清欢一阵窒息,原本就失血过多,头晕目眩,现在更是脑中缺氧,一片空白。
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排山倒海一般涌了上来。
这人一身的杀伐之气,俊朗不凡的男人正是自己早有婚约的夫君,当今二皇子,长安王朝的战神传说麒王!
据闻他自幼跟随外祖安国公征战沙场,擅兵法谋略,出奇制胜,屡立奇功,是长安多少儿郎难以企及并肩的榜样,多少闺阁女子梦寐以求的夫君良人。
原主与他早有婚约,只可惜,原主在一个多月以前,到庙里上香,回家的途中遭遇了蒙面歹人,然后就失了贞洁。而且,更要命的是,她昨日才发现自己竟然有了身孕!
给皇家戴绿帽,这可不是玩笑,可是不嫁又是抗旨不遵。所以,走投无路的原主左思右想,不敢面对接下来的局面,就在花轿里结束这一切。
一把注定要糊的烂牌,让自己还魂接手,也就是早死晚死的区别。
冷清欢连忙大喊。
放,放开我!
放开你?本王就问你,你相府将我麒王府当做什么地方了?冷清欢,你不是想寻死吗?本王就成全了你!
冷清欢全身的力气也逐渐被抽离,朝着慕容麒奋力的爬了过去。
慕容麒眸光一沉,往后退了一步,冷清欢没有支撑点,整个人就像一个破布包袱一般,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小姐。丫鬟兜兜扑过来,虽然害怕得浑身直抖,但是仍旧勇敢地将她护在身后:王爷饶命,我家小姐这么重的伤,您会打死她的。
慕容麒一步步向着她逼近,棱角分明的脸上席卷着骇人的怒火:死有余辜。
冷清欢一口气吊在嗓子眼,引起一阵急咳,胸口的伤更是血流如注。
王爷!
相府二小姐冷清琅在婆子的搀扶下,分开人群,急匆匆地走过来,掀开盖巾,露出一张楚楚可人的小脸,风拂杨柳一般,在慕容麒面前敛衽下跪。
千错万错都是清琅不好,不应当忤逆姐姐,嫁给王爷。姐姐性子烈,这才会做出这种反应。王爷若是怪罪,清琅愿意帮姐姐承担。
一句看似央求的话,瞬间给想要结束这一切的冷清欢定下了善妒的罪名。
人群顿时一阵议论纷纷:自己的妹妹都容不下,这分明就是一个妒妇,德行有亏,难怪麒王爷不想娶。
就是,看这二小姐这样忍气吞声,可知这大小姐在相府里是怎样嚣张跋扈!
慕容麒一双深沉如墨的眸子在看到冷清琅的那一刻,柔和了许多,冲着她伸出一双匀称修长的手:她自愿寻死,与你有何干系?这里不是相府,你用不着这样委曲求全。
冷清琅抬起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微蹙柳叶细眉,将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搁在他的掌心:姐姐与王爷您有婚约在先,她不愿意让清琅进门也是情理之中。还请王爷恩准,送清琅回相府吧,免得坏了我们姐妹之间的情分。
慕容麒亲自将她搀扶起来,不悦地冷哼一声:笑话,难道本王纳侧妃还要她同意不成?她用不着寻死觅活的拿捏本王,该走的是她!来人呐,将这个女人抬回相府,让相爷好生管教管教。
此言一出,顿时一片哗然。
大婚之日就被休弃,这大小姐不识好歹,连麒王都敢得罪,真是自讨苦吃。
丫鬟兜兜急得手足无措,冷清欢却是一脸的平静。
好一招以退为进,哀兵必胜!这庶妹看来绝非简单人物,难怪能够挤走原主,自己顶上!
冷清欢不争不辩,毕竟原主已经不是清白之身,慕容麒多少给相府留了颜面,没有张扬,若是再死皮赖脸地留下来,无疑就是自取其辱。
她艰难挣扎着起身:兜兜,我们走。
冷清琅低垂下眼帘,遮掩住眸子里的一抹得意之色。
慕容麒一声冷哼:算你识相!

冷清欢慕容麒穿越免费阅读

慢着!
议论纷纷的人群后面,传来一声焦急的呵斥,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夫人拄着五福寿星拐杖,在下人的搀扶下,急匆匆地迈出麒王府大门。
慕容麒凌厉的薄唇抿了抿:外祖母。
来人正是慕容麒的外祖母,安国公府老太君。
这是做什么?老太君看一眼地上的红色印迹,紧捂着心口,嘴唇有点青紫,直喘粗气:还不赶紧让人把王妃扶进府里去,命大夫救人?这是会出人命的。
进我麒王府的门,她不配!慕容麒的语气不容置疑。
冷清欢强忍着心口的疼痛,深吸一口气:谢老太君好意。王爷不想娶,清欢也不想嫁,这就离开。
她倔强地仰着下巴,冷冷地扫过慕容麒身边小鸟依人的冷清琅,吩咐兜兜:我们走。
兜兜彻底地傻了,她不明白一向软弱可欺的小姐怎么突然变得这样尖利而又倔强起来。她们能往哪走啊?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相府里还能有她们主仆的容身之地吗?
老太君焦急地用拐杖敲打着地面:胡闹,婚姻大事岂是儿戏?这可是太后娘娘赐婚,哪能一句话就轻描淡写地退了?麒儿,你还愣着做什么?
慕容麒低头看一眼哭得梨花带雨的冷清琅:这麒王妃的位子原本就应当是冷家二小姐的,退了正好。
嫡庶有别!
总比她德行有亏要好。
老太君刚要说话,忽然感觉身体不适,紧紧地捂着心口,突然两眼一翻,手脚都开始抽搐。
慕容麒面色大变,两步上前,一把将突然晕厥的老太君抱住:外祖母,您怎么了?
适才,有个鞭炮丢到老太君脚底下炸响了,她说被惊得心口绞疼,已经服了一粒药丸,怎么,怎么反倒厉害了?跟前伺候嬷嬷语无伦次地回禀。
府上郎中就在一旁,立即上前,搭上脉搏,就吓得一个哆嗦:这,这……
快点救人啊?这什么?慕容麒怒声催促。
郎中鼓起勇气,颤着声音:急火攻心,又是旧疾,小人不擅长啊。
伺候嬷嬷急得冒了一头热汗:不行就赶紧送老太君回府吧?府上大夫叮嘱过,一旦犯病,绝对不能耽搁救治,否则有性命危险!
冷清欢已经转身,听到身后乱作一团,叫嚷着备车,略一犹豫,吃力地劝阻道:老夫人若是犯了心疾,最忌挪动!
慕容麒只冷冷地扫了她一眼,满是不耐烦:走开!
冷清欢紧捂着心口,转身平静地望着慕容麒:人命关天,我绝非玩笑,你若是想要救回老夫人的性命,请暂时放下你我之间的恩怨,听我一言,赶紧让人群散开,松开老夫人衣领和腰带,使她保持呼吸顺畅。
老太君病重,可绝非儿戏。姐姐你又不懂得医术,千万不能胡乱指挥。冷清琅义正言辞道。
慕容麒一身怒气,冰冷地眯起眸子:再不离开,休怪本王手下无情!
冷清欢好心反倒讨了一个没趣,知道多说无益,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郎中身上:快想办法救人!
郎中此时镇定下来,战战兢兢地道:老太君此时的确不宜颠簸,王爷,不如派人火速去国公府请大夫前来,小人试试行针,此术药典里的确有记载,是心疾病人急救良方。
慕容麒此时也是六神无主,略一犹豫,依照郎中所言,一面命人快马前去请大夫,一面紧盯着他行针,四周宾客也全都紧张得大气也不敢喘。
过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郎中苍白着脸,手哆嗦得厉害,终于承受不住:不行啊,老太君,她,她心跳几乎都停了。
砰!的一声,慕容麒一拳击打在地上,顿时土屑飞扬,令人心惊:冷清欢,你给我闭嘴!
冷清欢非但没有后退,反而迎着怒火勇敢上前:让我来!
姐姐,我知道你气坏了老太君心里害怕,但是凡事量力而行,不能当做儿戏逞能啊。
冷清琅在一旁说道。
慕容麒这次手下更没有留情,抬手推开了她。
千钧一发,冷清欢纤腰一紧,一阵头晕目眩,整个人都轻飘飘地离地,躲避开了这几乎碎石开碑的狠厉一掌。
表哥,王妃娘娘一心想要救祖母,你怎么不分好歹?更何况,她原本就身受重伤。
慕容麒咬牙一声冷哼:沈临风,这是本王的家务事,不用你插手。
冷清欢好不容易才摆脱这一阵晕眩,知道自己已经从鬼门关里跑了一圈,感激地扭脸,见救了自己的,是一位面如冠玉,目如朗星的英挺男子。正是安国公府的世子爷沈临风,慕容麒的表弟。
兜兜慌忙上前将摇摇欲坠的冷清欢搀扶住,她紧捂着心口,皱眉望着慕容麒:我还没有与你拜堂,算不上家务事,你也没有权利伤我。我也不是求着要给老太君看病。我只问你一句,救还是不救?不救的话,我扭脸就走,回我的相府。我什么都不怕,还怕什么抗旨不遵么?
这话说得硬气而且无畏,慕容麒不由就是一愣。
表嫂仁心仁术,我沈临风信得过,还请您救我祖母一命。
冷清欢有心不管,但是这老人家心脏病发自己的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再加上沈临风言辞恳切,所以她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上前跪倒在老太君面前,伸手接过郎中手里银针,娴熟而又精准地刺中几大要穴,屈指轻弹,银针立即发出嗡嗡的铮鸣之声,此起彼伏。
郎中一声惊呼:蜂鸣针!怎么可能?
人群里顿时也有人交头接耳地议论纷纷:不可能!传说当年怪医一手蜂鸣针可活死人,医白骨,失传百年,她一个足不出户的闺阁千金,怎么会这手法?
冷清欢浑身虚弱,额头渗出冷汗,整个人摇摇欲坠。
沈世子看得不忍心:王妃娘娘你……
冷清欢抹一把头上的虚汗,吃力摇头,只觉头晕目眩,实在是撑不住,一手扶地,一手行针,紧咬着牙关。
四周安静极了,只有针鸣声此起彼伏。
冷清琅依偎在慕容麒身侧,轻声细语地劝慰。慕容麒望一眼冷清欢倔强硬挺的脊梁,紧了紧袖子里的手,抿抿唇,一言不发。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冷清欢搭上老太君颈脉,终于长舒一口气:暂时,脱离危险了,但是还需……
话未说完,眼前一黑,身子一歪,就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耳边,一片惊呼声:醒了!老太君醒了!
她安心地陷入了昏迷之中。

小编点评

冷清欢慕容麒冷清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