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一世之尊张庭小说(张庭林佳)

小说简介:张庭林佳是著名作者张庭经典小说中的主角,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第二天,张庭和妻子林佳都起的很早,6点来钟就起来了。看妻子的样子,明显比昨天精气神稍微好了些。或许是这么多天始…

第6章 电子科技与王经理

第二天,张庭和妻子林佳都起的很早,6点来钟就起来了。

看妻子的样子,明显比昨天精气神稍微好了些。

或许是这么多天始终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吧,连有个地方踏实睡个觉都成了享受。

张庭对此依旧无比愧疚。

妻子在洗漱,7点钟就要上班,张庭索性主动出去买了早餐,几根油条,两个小肉包,和三碗豆浆。

小肉包是芸芸爱吃的,尤其在长身体的时候。

看着女儿小嘴又吃的油嘟嘟的,一脸笑意,张庭内心无比畅快。

终于不用再吃了上顿没下顿,林佳一直压抑的心情也终于放松了些许。

今天芸芸还是跟我去上班吧,你那虽然孟老板对你不错,但那场所总归有点乌烟瘴气的。

林佳边吃早饭边说。

张庭也只是简单应了声:嗯,行。

但其实内心还是满怀歉意的。

确实,妻子单位的环境要比烟雾缭绕的游戏厅强。

但,这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啊。

四岁的女孩儿,不是应该上幼儿园的么!

张庭的心中除了对自己过去的自责,还有马上改变现状的决心。

而对妻子能理解的主动说出这句话,张庭心里一阵感激。

起码没有说出那种堂堂大男人,女儿连幼儿园都上不起这样的话,这已经很为张庭留面子了。

果然,在张庭抱着闺女芸芸送妻子上班的途中,就经过了一个铁路幼儿园,这是为一些铁路职工子女准备的幼儿园。

看着一个个或是穿着运动服,或是穿着花裙子,或是背着新款小书包的小朋友们被家长一个个送进校园。

在张庭怀中的芸芸小脑袋始终随着目光一直瞥向幼儿园。

看到女儿这样,张庭问了句:芸芸想去幼儿园啊?

听了爸爸的话,芸芸努力的别过头去,乖巧的说了声:才不想呢,幼儿园还要上课,不好玩!

可是就这样说着,眼光却偷偷的又看了眼幼儿园的方向。

这话让张庭心里如针扎一样疼。

哪有4岁的女孩儿不想跟小朋友一起玩的?哪有小女孩儿不想穿的漂漂亮亮背着小书包去幼儿园的?

芸芸这么说,不过是安慰爸爸,违心的说辞罢了。

一想到让4岁的女儿如此善解人意的来安慰自己,张庭这心里啊,对自己过去的痛恨更甚了一分。

而一旁看到女儿这样的林佳,不自觉的眉头紧了紧,轻叹了一声。

送妻女到单位的张庭,一边往游戏厅走,一边满脑子琢磨的就是要赶快赚到让女儿上幼儿园的钱。

再穷,也不能穷了闺女,那可是张庭的心头肉!

其实,在99年的时候,幼儿园除了公立的,也已经出现一些稍微高端的私立幼儿园了。

比如刚才路过的铁路职工幼儿园就属于公立的,一个月托儿费加伙食费要将近150块钱。

而如果条件稍好一些的,私立双语幼儿园,一个月托儿费加伙食费甚至要400多块钱。

在张庭没执迷赌博的时候,芸芸就是上的这种幼儿园。

此时,张庭暗自发誓,要让女儿尽快的回到原来的私立幼儿园上学!

而且这种私立幼儿园,都是要按年缴费的,一下子要拿出几千块来。

这,已经成了张庭的当务之急,不能再让女儿受委屈了。

想到了为女儿赚学费,张庭就又想起了昨晚妻子说的5万块外债。

以及被这5万块外债逼的走投无路的妻子林佳。

仔细回想起来,貌似今天妻子背的不是那个装农药的包包,这让张庭放心了不少。

张庭索性深深的吸了口气,心里暗狠狠的着: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不就是钱么!作为一个重生者,要是连钱都赚不到,那我张庭也就别站着尿尿了!

孟哥,忙着呢?

哎呀,兄弟你来啦。

啊,孟哥,我先去收拾收拾隔间,有啥事儿需要帮忙你随时叫我哈。

来到游戏厅的张庭,只是简单的跟老孟打了个招呼,见老孟正忙的不亦乐乎,也就没过多打扰。

拿出钥匙去了自己的那个小单间。

昨天老孟说是要帮收拾收拾,其实压根没收拾。

当然,张庭也不介意,一个小单间,自己收拾也不废什么功夫。

一进屋,还行,这个小单间还不算太乱。

之前就是被当做小储藏室用的,放些多余的桌椅板凳什么的。

昨天那两张大餐桌和凳子就是从这里拿出去的。

结果还给张庭留了四五张办公桌和椅子。

擦,不错呀,正愁去哪弄办公桌呢,真是瞌睡送枕头啊!

有了这四五张桌椅,张庭的打算是再弄四五台电脑。

虽然在99年电脑极其昂贵,别说目前的张庭,就算是把演唱会门票全变现了,也未见的能买得起一两台。

但这些都难不倒2020年回来的张庭。

因为他早已有了目标,前世一个偶然的机会在一个社交场合来巴结自己的、求着自己投资的、卖电脑的老王。

后来经过了解老王的发家史,发现这老王做买卖的头脑还真挺活络。

在90年代末以及21世纪初,是电脑大规模进入国内成为普遍性生产工具的时代,也是互联网爆发的阶段。

而那个时候的电脑还是极其昂贵的,一般般的电脑就要起码5000多快,好一点的专业电脑都要上万块!那可是99年,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总收入也不过大几千块。

而这老王,则专门把国外淘汰的二手电脑和组装件弄回国内来,重新组装一下,变成新电脑出售。

要知道在还没有WTO的时候,电子垃圾的进口可是税很低的,这一下子,老王就赚了不少。

张庭甚至还记得他单位的座机电话。

这并不是老王有多重要,而是这家伙的座机电话实在太好记了开头豹子号,中间一个单号,结尾豹子号。

而且张庭还记得这个有趣的老王,明明是电脑销售公司,却注册了个什么高大上的电子科技;明明是个卖电脑的小老板,非喜欢别人叫他王经理那个年代的创业者,多少觉得老板是贬义,经理才是有才干有能力的代名词。

想到此处,张庭直接找老孟借用了游戏厅的电话,给这个王经理拨了过去。

你好,哪位?

hello,你好,是王经理么?

我是,请问您是

王经理,久仰啦,听说贵公司一直在找投资人想开拓商业渠道,我对贵公司的商业模式十分有兴趣,不知王经理何时有空,我们见面聊聊。

这老王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这家所谓的电子科技公司确实是在积极的找投资和拓宽商业渠道,没想到真有人感兴趣。

他没想过对方是否是骗子,要知道自己怎么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公司老板,能聊到这种程度,并且知道自己要找投资人的,起码是圈里的大佬。

想到这里,老王赶紧殷勤的说道:哎呀,您看您这说的哪里话,一切可着您来,这样,您啥时候有空,我在雅园居安排一桌,您可得赏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