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爷有点甜)(苏知画黄浦楠)完结版

小说简介:当下热门小说《摄政王爷有点甜》正在火热连载,该小说的男女主是苏知画黄浦楠,更多精彩内容快来摄政王爷有点甜吧。这世间最痛也不过如此该小说讲述了:苏知画走到前厅的时候,那个熟悉的背影已经在大厅里等着了。看到那个让…

第3章 袖手旁观

苏知画走到前厅的时候,那个熟悉的背影已经在大厅里等着了。

看到那个让自己恨之入骨的背影,那种渗透骨髓的恨意再次泛滥叫嚣起来。

黄浦耀!

听到脚步声,黄浦耀转身,一转身,正好对上苏知画那双寂冷,深邃的眸子,他心头一惊,背脊居然莫名涌起了一阵寒意。

他身子僵了僵,一旁的大皇子看他看着苏知画看呆了,皱眉冷笑着讥讽道:黄浦耀,你到底是来找刺客的还是找借口来接近苏小姐的!一个娼妓之子,居然还敢肖想镇国将军之女,你的野心倒是不小!

黄浦耀面色一白,羞辱的低下了头,眼中闪动着彻骨的恨意:苏小姐天人之姿,岂是一般人能肖想的,皇兄多虑了。

苏知画漠然的站在一旁,似没有听到大皇子对黄浦耀的羞辱,事不关己。

上一世,她就是在这个时候帮黄浦耀说话了,为了给他脸面,她甚至还给了自己的贴身玉佩,使得黄浦耀可以自由出入镇国将军府。

就是因为这样,两人接触就多了起来,黄浦耀的体贴关心,渐渐苏知画就爱上这个无耻小人,才会后来在黄浦耀的怂恿之下,在父母不同意的情况下跟着黄浦耀私奔了,曾是苏家骄傲的苏知画,最后成了苏家的最大的耻辱。以前她还当真以为黄浦耀真心爱自己,如今已然明白,他要的不是是苏家的兵权来助他登上那九五之位!

黄浦耀争辩的话,彻底触怒了大皇子,当即一巴掌甩了过去。

啪黄浦耀的脸上瞬间肿起。

黄浦耀,你一个娼妓之子居然还敢回嘴了!

苏知画依旧静静站在一旁,隐隐带着一丝残忍的冷笑,如今的皇上有五个儿子,其他四个儿子母家都是名门,只有黄浦耀的母亲是舞妓,当初生下黄浦耀之后,就被皇上赐死了,黄浦耀则被送到大皇子的母亲当今皇后膝下教养。

大皇子是长子,又是皇后之子,所以虽然皇上并未册立太子,大家心底都明白,大皇子必定是未来的太子。

大皇子自己也是如此认定的,所以对黄浦耀更是看不起,对待他连身旁的下人都不如。

黄浦耀被大皇子当着小厮,丫鬟的面扇巴掌,这对内心城府极深的黄浦耀来讲是极大的屈辱,也难怪后面大皇子被削成人彘死的极其凄惨。

苏知画如果不是死过一次,她必定是会出手了,始终事不关己的冷眼旁观。

黄浦耀低着头,片刻,争辩道:皇兄,臣弟怎敢

啪!

没等黄浦耀说完,又是一巴掌。滚一边去,碍眼的东西!

此时,苏文宣和苏夫人被佣人通报之后匆匆的打了大厅,他们进来正好就是看到大皇子黄浦仁一巴掌甩过去。

大皇子,末将刚刚捉刺客去了,和夫人来晚了,末将见过大皇子,三皇子,刺客的确之前躲在了将军府,但刚刚从后院逃了。末将和夫人一起追了出去,追到后院巷子出就不见了!苏文宣一进来,只当没有看到这一幕,从容的给两个皇子行礼。

苏知画看到父母,眼眶再次红了。

爹爹,娘亲都好好的!

他们都好好的!

爹娘,你们没事吧!苏知画此时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冲到父母面前,抱住了他们。

苏文宣被自己女儿这一抱弄的有些尴尬,轻笑着说道:让大皇子和三皇子见笑了,小女定是被刚刚的刺客吓到了!

说着扭头,对自己的参将交代道:林参将,你带着大皇子和二皇子去刺客消失的地方找人。

林参将应了一声,恭敬的和两个皇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大皇子离开时,在苏知画身边停了下,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镇国将军,苏小姐也到了婚嫁之年,不知可有

没等大皇子的话说完,苏文宣再次朝他那参将说道:林参将,你还不快带两位皇子去抓刺客,这个刺客是从宫中潜逃出来的,关系到皇上的安危。

这话一出,大皇子看了他一眼,拂袖离开。

当黄浦耀从苏知画身边经过的时候,他的步子微微停了停,似有些迟疑,然后幽幽开口道: 苏小姐,这是你的东西吗?

苏知画听到黄浦耀的话,抬头朝他手里的东西看了一眼,神情微微变了变,随即漠然的说道:不是!

黄浦耀没再说什么,朝着苏知画抱了抱拳,离开了。

苏知画死死的盯着黄浦耀的背影,攥紧了拳头。

他果然是有备而来。

他刚刚给她看的是她的荷包,女子的贴身之物。

上一世,她出言护了他,还给了他可以出入将军府的玉佩,所以他并未把这个事先准备好的荷包拿出来。

这一世,她并没有出言帮他,所以他就把荷包拿出来了。

一旁的雪青看苏知画没说话,迟疑了下,小声说道:小姐,三皇子手里为什么会有你的荷包!

苏知画掩去眼里的晦暗之色,轻轻摇头:我也不知道!

黄浦耀的心计有多深沉,他又多狠辣,她最清楚。

一个能做得出弑父杀兄的人,有什么做不出来。

知画,刚刚刺客没伤到你吧?苏文宣看女儿一直盯着黄浦耀离开的方向出神,关切的问道。

苏知画这才回神,紧紧的抓住了父母的手:爹爹,娘亲,知画不会再让你们伤心,也不会让你们受任何伤害。

苏文宣和夫人听见苏知画这般说,是面面相觑。

还是苏文宣颤颤巍巍的问道:知画,你可是又闯祸了?

苏知画揉了揉泛红的眼角,她撒娇着对苏文宣说:爹,您说的哪里的话,女儿像这样的人吗?

二老连连点头:像,实在是太像了。

虽说苏文宣和苏夫人时长会数落她,但是他们二人是真心实意待自己好的,倘若没有黄浦耀同苏红菱的出现,苏知画一家三口定然是其乐融融。

想到此处,她的心又忍不住的痛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