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北疆王全本阅读 云飞扬

小说简介:萧战楚语嫣是小说《镇国北疆王》里面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云飞扬,这本小说的主要讲述的故事是:此番话,全场皆惊。乃至于萧战带着楚语嫣与曦曦离开,这些人也良久之后才回过神来。那唐昊脸红筋涨,已是火冒三丈。嚣张跋扈二十…

第6章 患难见真情

此番话,全场皆惊。

乃至于萧战带着楚语嫣与曦曦离开,这些人也良久之后才回过神来。

那唐昊脸红筋涨,已是火冒三丈。

嚣张跋扈二十多年,第一次被人骑在头上拉屎,还要问一句要不要纸。

这是从未有过的耻辱。

萧战,楚语嫣。这件事没完。不知死活的狗东西,还敢叫我父亲带着全家老小去给你跪下赔罪?好,很好,接下来本少爷要看你怎么死!

唐昊愤怒咆哮,大发雷霆。婚宴现场的酒水被他拿着一顿乱扔,宾客们见了纷纷逃离,不敢上去劝说,更不敢在此逗留,哪怕是出去了,也不敢随意交谈,怕唐昊报复。

钱春香见此,颤颤巍巍上前,低着身子硬着头皮道:唐少爷,老身一定会惩治楚语嫣这个不知好歹的贱人,您

话没说完,唐昊横眉怒目,甩手就是一巴掌打过去,钱春香被打的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贱妇,不是你管不好一个贱人,本少爷怎么会丢尽颜面!与唐家合作的事情,除非楚语嫣裸着跪下求我,否则你楚家一个垃圾企业想跟我合作,想都别想。现在,立刻滚。

楚俊才与楚志军,马上低头哈腰带着钱春香离开。

楚家只不过不到五亿的市值,而唐家三十多亿。是没法儿比的,所以不敢有丝毫怨言。

但楚家所有人,都把这次的错怪罪到了楚语嫣身上。

此时此刻,大马路上,身穿洁白婚纱的楚语嫣,俏脸布满了担忧,她抱着曦曦,拦下一辆出租车快速催促道:现在马上回家,然后我问爸妈借点钱,送你和女儿离开江州,再也不要回来。

曦曦听了当场落泪大哭:不要,我不要跟妈妈分开,我要妈妈。

楚语嫣双眸泛红,强忍不让眼泪落下来,十分苦涩的安慰道:曦曦不哭,你必须跟爸爸走,不然在江州,会有危险。

曦曦小手臂擦拭眼泪,眼巴巴的看着妈妈,又抓紧爸爸和妈妈的手,瘪嘴委屈道:妈妈呢,为什么不能一起?

楚语嫣心已碎了千万块,她抹掉眼泪露出微笑,声音沙哑:妈妈,会去找你和爸爸的。

曦曦依旧抽泣,小手死死攥紧自己妈妈的手臂:我,我还是不想跟妈妈分开。

这话,让楚语嫣泪流不止。

她又何尝想与女儿分开呢,可现在萧战得罪了唐昊,这唐家有钱有势,萧战又才从监狱放出来势单力薄,就算有个能打的朋友,可只是能打,没有任何用。

所以,她能想到的只有这个办法。

牺牲自己,保全萧战和女儿,尽管她对萧战还满心怨恨。

萧战心痛,看楚语嫣为了保护他而做出这番决定,他对楚语嫣的愧疚更浓了。

五年内,他镇守边塞,保家卫国。

今后,老婆和女儿,将由他来守护。谁胆敢欺负,定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语嫣,这件事不用担心,唐家不敢拿我怎么样。

这话,却换来楚语嫣的怒气:别说大话了,你才放出来没钱没势,那唐家势力很大,公司市值三十多亿,在江州跺跺脚都会颤抖,有钱有势,那些商贾名流见了也要忌惮三分,你怎么斗!现在时间紧迫,就别废话了,唐家反应过来封锁运输通道,你就走不了,快点上车。

萧战想了想,还是上车,他的身份如今不能告诉楚语嫣,先稳住楚语嫣这边,再好好收拾唐家。

想灭掉唐家简单,可想要获得楚语嫣的原谅,并不简单。

孙武在后面跟着,心里是万般的无奈,他知道萧战身为战神心系天下人,那是身兼重任。

俗话说,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所以很多话,很多事情不能明说。

第一属于最高机密,普通老百姓知道了也没好处。

第二,知道多了,也是一种负担,了解到萧战真正的敌人是谁,那时楚语嫣为了萧战整日担惊受怕,也只是徒劳无功罢了,还不如就此隐瞒。

只等到,时机成熟之日。

然而,楚语嫣带着萧战刚到自家门口,便看到父亲楚志勇与母亲黄桂兰,急冲冲的关门出来。

爸妈!

楚志勇见了,急忙迎上来道: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和萧战已经彻底惹怒了唐家,你奶奶也不肯善罢甘休,正在召开家庭会议,要我们大家必须都去。

楚语嫣面色一变,慌忙道:爸,那现在赶紧借我一点钱,我送萧战走,不然唐家会弄死他的!

黄桂兰听了这话,就像是被点燃的鞭炮,瞬间爆炸了,上来便指着萧战,咬牙切齿无比愤怒的吼道:还管这个废物干嘛!都是这个王八蛋,五年前拿了五十万丢下我女儿,强奸未遂进了监狱就算了,还回来做什么,这个败类。

今天这件事,都是因为你,要是你不回来,语嫣和曦曦还有机会可活,现在你回来闹的这么大,还敢得罪唐家,语嫣和曦曦能活下来都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渣,都是因为你,现在害了我们一家人,你个灾星。滚,滚啊,永远不要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

这番辱骂,曦曦无比慌乱,立刻奔上前去,抱住黄桂兰的腿,昂起头那清澈的明眸含着泪,看向黄桂兰,摇晃着哽咽道:外婆,曦曦求求您,不要赶爸爸走,曦曦要爸爸,不要成为没有爸爸的野孩子。

黄桂兰落泪,她的确恨萧战,但是她却非常舍不得这个乖外孙,便叹气哀怨道:孽债啊,孽债。

继而又摸了摸曦曦的小脑袋,苦笑着安慰:好了我的乖孙,不要哭了,哭的外婆心里难受,外婆不赶你爸爸走。

最后一句话,重重的叹息。若不是曦曦,她现在恨不得把萧战的皮扒了。

曦曦抹去眼泪,跑过去抱住萧战的腿,昂头欣喜道:爸爸,你不用走了,真是太好了,以后曦曦就有爸爸,别的小孩儿就不会说曦曦是没有爸爸的野种了。爸爸答应曦曦好吗,不要离开。

楚语嫣掩嘴落泪,心如刀割。

萧战同样心中十分难受,他欠这对母女,实在是太多了,用余生去弥补,可能都偿还不了。

他蹲着身子抹去曦曦小脸上的泪痕,郑重道:爸爸保证,不会再离开!

楚志勇摆手急忙道:好了,别墨迹了,你奶奶让我们十分钟内赶到,她现在气头上,要是再激怒了,我们家以后的日子很难过。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保住语嫣和曦曦。

话说到这里,楚志勇看了一眼萧战,眼中虽说仍旧愤怒,但是看自己的女儿为了萧战等候五年,外孙女也这么依赖,渴望爸爸,所以他又补充道:还有你。

萧战身体轻微一颤,他欠的,是楚语嫣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