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樾白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大宝剑他过分可爱(钟樾白鹭)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钟樾白鹭,大宝剑他过分可爱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一句话简介:神匠,与他的大宝剑①钟樾原是锻剑的神匠,数千年光阴里为帝王将相造出过无数王剑神兵。民国年

钟樾白鹭小说简介

闪电的亮光很快消逝,维修铺内重归漆黑。
钟樾的双眼很快适应了这种黑暗,眼见着年轻人被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穿上西装裤。
再从地上捡起西装外套,十分局促地裹上了自己赤.裸的上半身,像生怕别人看见那些伤痕。
“我是来这儿避雨的,不是什么可疑的人。”年轻人慢慢地说,而后补上一句:“抱歉。”
从他身上,钟樾感受不到任何妖力,这应当是个普通的凡人。

大宝剑他过分可爱钟樾白鹭全文阅读

不过当然,妖要想隐藏自己的身份,也是一件极其容易的事情。
钟樾不过是名神匠,伏妖一事不在他的司命范围内,他便没再深究这件事。
“没事儿。”钟樾说完,朝店外看了眼。
这会儿雨势渐小,但依旧不见接班者的身影。
钟樾找到了店内的照明开关,想起年轻人被雨淋得湿漉漉的模样,决定烧一壶热茶。
“过来坐会儿吧,等雨停了走。”钟樾招呼道。
店内被橘黄色的暖光笼罩,年轻人慢慢挪了过来,手里抓着被揉成一团的白衬衫,在钟樾对面坐下。
他那头卷发有些儿被雨水打湿了,分别贴在额角与脖颈上,仿佛刚运动完出了一身汗。
正巧面颊也是绯红的。
钟樾将泡好的热茶递到年轻人面前,两人对坐,沉默地喝着热茶。
没过一会儿,钟樾便注意到对方在看自己。
今天出家门这一路,钟樾一直能感受到不少视线,但每一种视线都是一闪而过,不像眼前的年轻人这般,直接而毫不避讳。
让人感觉他仿佛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
钟樾于是从茶盏间抬了头,微微一笑,年轻人便即刻怔了怔。
脸似乎看着更红了,但依旧没有移开视线。
“您长得很好看。”年轻人解释,而后斟酌了片刻,说:“先生。”
在店内橘黄色灯光照耀下,年轻人的五官轮廓更加清晰,钟樾这会儿也看着对方,同样没转移过视线。
他很喜欢——这样好看的人,以及一切造物者的杰作,光是注视便能让他感到舒适。
他们就这么在静默中对视,彼此都久久没有动作。
未待钟樾回应点儿什么,远处传来踩着湿漉地面的脚步声,有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慌忙闯入了维修铺。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男人跑进来,不见李师傅,看见店内坐着两个陌生人,愣了一愣。
钟樾简单道明缘由,对方当即不住道谢。
不消片刻,店外雨已经停了,钟樾准备回家去,却在起身时,被对面的年轻人拉住了袖角。
钟樾:“?”
年轻人似乎很着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张了嘴却没说出话,仿佛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旁边的店员有些儿奇怪地看着他们。
“那个,先生…”年轻人依旧抓着钟樾袖角没松手,喉结轻轻滑动,仰头看着钟樾,颇为难道:“您能…带我回家吗?”
钟樾站着,整个人僵了一僵。
怎么突然要跟他回家?再说,把凡人带回家做什么,用食物和水养起来?
虽然他作为地神,不像一些天神那样排斥凡人,但也鲜少有与凡人长期接触的经历,他只知道凡人脆弱,这要是养不活…
“不是回您家,是把我送回我家。”年轻人看出他误会,忙解释道,“我这腿,经常下雨天就疼…现在完全动不了了。”
钟樾很快回过神来,视线落在年轻人那双腿上。
难怪对方脸这么红,原来是腿疼。
“不是吧,你才这么小,就老寒腿哇?”店员在旁边听了,惊讶道。
钟樾倒是不懂凡人这些怪病,略微俯下身子,问年轻人:“你家在哪里,想让我怎么送你?”
年轻人朝外看了看,转过脑袋诚恳道:“您把我带到能叫到车的地儿就行。”
“这个点数,车只怕都弯在舞厅戏园子外边,离这儿远得很。”店员说着,忽地一拍手道:“哎这样,二位不妨骑店外的三轮儿,那是店里拉货的车,明早还就行。”
年轻人连忙道谢,随后红着脸,朝钟樾伸出一手:“麻烦您了,先生。”
“不麻烦。”钟樾走过去,伸出左手。
但他没有拉住对方的手,而是很自然地抓起了年轻人的后衣领——
当着店员的面,钟樾轻而易举地将年轻人给拎了起来。
就像拎兔子拎小鸡那样,年轻人的腿还维持着坐椅子的姿势,突如其来悬了空。
店员目瞪口呆。
年轻人感到万分惊恐,却动不了。
钟樾礼貌地向店员告辞,轻轻松松拎着人出店去。
三轮车就停在店外,一场雨过后,月亮重新从云雾间冒了头,三轮儿修正过的车把闪着银光。
年轻人眨了眨眼,被轻轻搁在盛货的木板上,眼看着钟樾跨上车。
操纵三轮车可比骑白虎简单得多,钟樾蹬着车行进在微微潮湿的夜路上,背后年轻人主动朝他搭话。
“我叫白鹭,那是一种鸟的名字。”年轻人轻声说,“您见过吗?”
钟樾愣了愣,而后说:“见过。”

钟樾白鹭免费阅读

白鹭于是没再说话,三轮车静静行驶在空荡荡的街道上。
他们的行踪为天上万千星辰所注视,在车轮碾过低洼地的积水里,有月牙儿朦胧破碎的影子。
钟樾忽而觉得背后有些儿异样,随后发现是白鹭伸了手,撩起了一小撮钟樾的长发。
“先生的头发很漂亮,现在留长发的男人不多。”白鹭淡淡地说。
黑发在他纤长的指尖盘绕,钟樾已经忘了有多久,没被他人这样触碰过。
他心底里不排斥,却也觉得发痒。
“请你放手。”钟樾耐心而认真道,“不然我就要把你扔在路边了。”
身后人轻轻一笑,还是松了手,老老实实坐好了。

这一路还算顺利,不出半个时辰,钟樾便看见了年轻人所说的地方。
那是好几幢西式大别墅,只有三层高,别墅门前设有偌大的喷水池,与别处对比,这处宅邸显得十分豪华气派。
房子的主人,约莫是这城里数一数二的富豪。
“我是这儿的少爷。”年轻人这时努力支起身子,兴许是终于到家,语气里略微有点儿高兴,“先生,待会儿您先不要走,我让我爸给您报酬。”
“不必。”钟樾淡淡答道。
他对钱财没有太大兴趣,会送对方回来也只是举手之劳。
三轮车驶进敞开的银色大门,在白鹭指引下转弯,驶上一条下坡路…
钟樾忽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但车已经开始快速往下冲去!
他竟然忘了,这三轮儿的刹车还没有被修好。
眼看着车就要冲进花园里的池塘,钟樾及时扶稳车头,双脚撑地,迫使车停了下来。
但他忽略了坐在身后的人。
因为刚才的车速足够快,在车子被强行带停的一瞬间,白鹭从后边摔了上来。
在钟樾颇为遗憾的注目下,白鹭大喊一声,沿着坡路翻滚,最后无法控制地栽进了池塘里——
水花四溅,池内锦鲤惊慌逃散。
这动静惊动了房子里的佣人们,管家以为是遭了贼,带着一批人拿着木棍锅铲杀出来。
“你是什么人?夜晚闯进白家来做什么?”老管家指着钟樾大喝。
钟樾一低头,淡定地躲过一杆子不求人,而后一手拎起三轮儿,以车后木板挡住女用人扔过来的几个钢丝球。
幸而在这时,落水的白鹭抓住了池中荷叶,勉强露出头来,挣扎道:“都住手!他是我的人!”
待得发现池里是自家少爷,众人一下子慌了神,手忙脚乱中没一个习水性,只能在池边跳脚。
“少爷啊!你别害怕,我们这就把你捞上来!”管家大声招呼:“快!给少爷递根晾衣杆!要长一点儿的!”
钟樾:“……”

在众人齐心协力下,白鹭总算被救了上来。
这下他浑身湿透,整个人面色苍白奄奄一息,完全动弹不得,被佣人们抬进了屋内。
虽然看上去十分狼狈,但应该不至于死去,钟樾稍微松了口气。
离开前,老管家还硬是给钟樾塞了一锭金子,以感谢他把少爷送回来。
钟樾出门在外大半天,最后推着三轮车回到住处时,已是亥时。
今天邱煜没有玩到三更半夜,十分罕见地早归了,钟樾跨进院门,就能感受到白虎的气息。
但除此之外,钟樾还能感受到另一只妖的气息。
他将三轮车停在院子里,推门入正厅,一眼就和踩在椅子上的瘦长青鸟对上了视线。
“可算回了。”那青鸟展开翅膀,化形成青衣男子,坐在了钟樾平时爱坐的位置上,“神匠。”
钟樾目光一凛,知道青鸟过来,是要传达天降下的旨意。
换言之,时隔数百年后,他作为神匠又有新工作了。
邱煜维持着人类的模样,坐在一旁喝青鸟衔来的仙酒,此刻醉醺醺的,白虎的耳朵已不自觉冒了出来。
钟樾无暇顾他,礼貌地朝青衣男子点了个头,算是打过招呼。
“今日过来,所为何事?”钟樾直接问。
“倒不是为铸兵一事。”男子从衣袍中取出卷轴,打开道:“只是需要你们去寻一妖踪迹。”
卷轴上画着一把鲜红的细长宝剑。
“这…”邱煜歪歪扭扭走过来,指着宝剑,看向钟樾:“这不是你锻造的…叫什么来着,你用你自己的…”
“朱鹭剑。”钟樾打断了邱煜的话。

小编推荐理由

大宝剑他过分可爱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